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3

新事。心事

昨晚一共一百二十四頁 用一百二十四頁寫完線上的祝福 每一份 我想你在來來回回慢跑中 領悟 所以 我用了一百二十四頁紀錄"這一站"最後的一夜

只是最後我還是會擔心 是很擔心 對於那些你即將面對的一切 我有些擔心 你不善言詞不善交際還不善於分辨 因此我頗為擔心 在未來的日子裡 會不會? 我只是說會不會? 因為壓力而混亂了腳步? 嗯 我想應該是不會的吧? 有我 我住在"家裡" 所以 請你穩住你的腳步 一步一步向前走

關於未來 我還有好多話想說 關於我 總覺得我渺小的有點可惡! 嗯 就是可惡! 渺小的總覺得該做些什麼 渺小的當你淚眼汪汪 我滿心憂慮

"快樂 應該是可以傳染的吧?"

想你用著哀傷的臉孔形容著Robert Palmer 我反而露出了笑容 嗯 每當你談論起屬於Robert Palmer的記憶時 "國語不太好"的樣子就會浮現在我眼前 說真的 那天關於你形容的對錯 我回頭仔細研究好幾回 一直一直沒能從"Addicted To Love"裡分析出對錯 打敗我的 不是你對錯的問題 打敗我的 一直是你過人的國文造詣

"不知不覺中 我是不是又在欺負你?"

1985年 我想著那年你走在火車鐵軌旁塞著耳機 帶著Walkman (那年的Walkman我想還是很陽春的) 傳來的是Robert Palmer的聲音 那年似乎流行髮膠 '80年代末期的記憶裡是個屬於髮膠的年代 1985年你在做什麼?

"初升上高中的你在做什麼?"

那時的Robert Palmer會讓我想起你在這個城市裡和一群朋友們勾肩搭背 書包上畫的亂七八糟頭上抹了很炫的髮膠的模樣

"好土喔你!!" 我會忍不住大笑

2002年的夏天 我們相遇 最近受到你"遷移"的季候風影響 使我忍不住經常的在屋裡回憶 我常說要等我們老了以後再一起回憶 但最近 我這樣有些憂鬱的想著 如果 如果不是我愛你 我們 我們會不會在一起?

寶貝 夏天走了 秋天來了 你在我心裡經常這樣走了又來了 我喜歡這樣 讓你自由的進出 你走了 我等你 你來了 我在大門口迎接你 只是 如果不是我愛你 我們會不會在一起?

你解讀著我的心事
我聽得見看得到也有感覺到
你解讀著我的心事

音樂。聲音。獻給你

給遠方的你..

其實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這樣的感覺 但我知道 我會忍不住在那一堆的音符裡回憶 那僅有的時間裡出現過的每一首歌 有一段你知道的故事和所有人的談話內容 是回憶吧? 在過個幾年 不知道你會在哪裡? 但是我想從這個地方到下個地點 一首歌載滿了許許多多的回憶

"那些好的 不好的 快樂的 哀傷的"

回憶的開始不是左腦也不是右腦卻是左耳和右耳 從左耳和右耳開始展開回憶 那些說過的話 做過的事 會有一種恍如昨日的感覺

"記憶在Desperado裡停留了好久好久好久"

想起昨天我們討論著對錯 想起昨天我們討論著玉置浩二和阿昇流浪時的不同 想起昨天我們一直在鬥嘴 想起昨天為了筆戰後保持的沉默 昨天卻不知不覺得過了那麼久 其實 昨晚我想你一直在回憶裡

"愛離別苦"是釋迦摩尼說的 意思是說和所愛的人離別是很苦的 因此 "愛離別苦" 你懂吧? 沒有愛的人 我想很難嚐到那離別苦帶來的滋味 "愛離別苦"

你的左耳和右耳在音符裡開始回憶 我想我可以理解 你在起跑前可能需要一點點回憶的時間 嗯 所以 我想天主的左耳和右耳還是聽得到的 聽得到你我渴望擁有這樣的能力 聽到了 所以給我這樣的時間 在那一首接著一首的"記憶"裡 想起了"昨天"

一隻筆。一張紙。一台64個琴鍵的Keyboard

不知道你想過沒有? 譜下的是一首曲一首歌 賣出去的那一首 預備載滿的是多少人對歌曲的"回憶"? 每一段回憶裡是個怎樣的故事? 賣出去的不是一首歌 歌裡裝載得不是音符是屬於左耳和右耳預備開啟的記憶

"這首歌獻給你(妳)"

屬於"子夜二時。妳做什麼?"的記憶
屬於"You've Got a Friend"的記憶

你把這些歌"獻給你(妳)"

獻給咖啡妹 獻給路邊被拖著走的小狗
獻給SARS 獻給開著計程車的樂手

獻給你 我心中的一首歌..

那首歌 歌名很簡單 很容易
那首歌 曲調時而憂鬱時而歡喜
那首歌 寫著我"昨天"的記憶
那首歌 唱著我"明日"的開始

因此 獻給你 我心中的一首歌-"你"

你的質感

假如"快樂"是可以無條件傳染散播出去的 那麼其實我常想 把在"無條件下的快樂"分給你 如果快樂是可以不受情緒左右是可以說快樂就快樂的 那麼 其實我想把快樂再多分給你一些

真的就像個填充娃娃那樣 不同的不是你和娃娃的質料 不同的是內在快樂的成分

知道和做到 我們都會同意是兩碼子的事情 因此 其實我知道你知道 卻未必能夠做得到 那些你做不到的日子裡 我常想把快樂再多分給你一些些 只是再多一些些

這幾天LA的天氣明顯的有著入秋後的感覺"夜涼如水" 晚上睡覺的時候涼到有點冷翻箱倒櫃的找出我那條Cashmire質料的毛毯 很怪 這幾晚 我把Cashmire和你聯想在一起 在秋天裡擁著你的感覺我想是會和
Cashmire的感覺相同

"什麼樣的感覺?"
"嗯 柔柔的感覺吧!"

柔柔的像我在秋天裡擁著Cashmire的感覺 柔柔的一直以來我知道那些囤積在你心裡"很介意"的感覺 你不說 我不說 但是其實我知道這些日子以來 你一直堆在心裡不說就是這樣 柔柔的 堆在心裡 堆在你眉宇之間那種柔柔的 像塊麵陀 關於那些我知道你知道卻仍然做不到的心情 像塊麵陀 揉進了我眼裡心裡

你每憂鬱一分 我總是渴望給你快樂十分 你不難了解 只是我想並非所有人都願意用"心"去感覺 因此每當你墜入這種心情上的起伏時 親愛的 原諒我只能重覆的提醒那些我們都知道卻做不到的小細節 我常常袖手旁觀 看來有些慘忍 但似乎還蠻有效

我常想 其實當一個人陷入泥沼時 越是掙扎反而容易深陷其中吧? 越是替你著急 我在想是不是越讓你喘不過氣? 嗯 所以我常袖手旁觀

還好吧? 最近我常在這個城市裡想著這樣的問題 這樣應該還好吧? 因為他們說愛一個人得用對方喜愛的方式來愛 所以我常想這樣 應該還好吧? 因此 請你一定要做你自己 這樣 愛你 我才能用著"你"喜愛的方式 愛你 對於那些知道卻做不到的事情 我看在眼裡 也寄放在心上 你的快樂 是我的幸福

擁著你的感覺像Cashmire 柔柔的暖暖的
你在我心裡 有著像Cashmire一樣的質感

得到。失去

"想我 一定要"

因為只有在想我的時候 你會因為害怕 害怕讓我寂寞而寂寞 所以 想我 一定要! 想我的時候 即使是你蹲在馬桶上也會微微的笑 所以 想我 一定要! 因為家在你心裡 而我住在家裡 所以當我在家的時候 想我 你一定要

至於我 我想我不會想你 在家裡的時候 我不會想你 每當我想起那些細節的時候 我想我不會想你 想念 是在離別以後才會發生的事情 想念 是當我陷入憂鬱的時候迷著路聽不到你 心跳的聲音 因此 當我住在家裡的時候 我並不想念你

北逼..記住了! 你記住了沒有?
"家 築在你心裡 我 住在家裡"

所以當你在家裡悶著蹲在馬桶上扮憂鬱時想我 我就是堅持的要你想我 一定要..

想我 因為我喜歡你想著我時 臉上露出毆思麥的微笑 不為什麼 只因為在許多年許多年以後"毆思麥的微笑"還是屬於我 是"我的" 想我 因為想我的時候 你臉上不會有著"沉思"時的憂鬱感 那樣的憂鬱感 像在訴說著離別 而關於離別 你一直學不會瀟灑的說再見

"你轉身 我下樓" 昨晚是我對你形容著我在 書中裡找到的哀怨感 不解的是我 對於你轉身我下樓 究竟作者在書裡在主角的身上留下了什麼? 以至於你轉身 我便下樓 害怕? 害怕割捨不了我們留在彼此身上的什麼?

昨晚 你很忙 但我原諒你 原諒你忙的不夠聰明 當我開始自言自語 你用著"啥?"來追問時 嗯 我知道 不在你的"啥?"裡尋找答案

"過兩天 等你變聰明了再說吧"

我學會了應變! 應變你腦筋轉不過來的時間 應變你放著我自言自語的時間 應變我可能講上十幾句你還來不及反應的日子

"等你變聰明再說吧!" 是吧? 說到這不免要回想起那天我自言自語 你終於忍不住的跟我說"妳不要講太難ㄛ 今天腦筋有點轉不過來" 楞了一會兒 然後我開始狂笑 真的真的就是像這樣 腦筋轉不過來時 常常我講上十幾句你就是這樣一臉疑惑的跑來問我 "啥?" 徹底被你的"啥"給打敗 但是 我知道的 知道你都有聽進去

關於我那些囉囉唆唆的自言自語 我知道你都有聽進去 所以 要記住了喔! 記住 我把家築在你心裡 我住在家裡

英雄 他之…

請。謝謝。對不起

"請 謝謝 對不起"

其實不知道是太生疏還是太接近 所以我們都同意 這幾句簡單的文字要人們說出口是多麼的不容易 "請 謝謝 對不起" 想到這邊 突然想起 昨晚 這幾個字我們都用盡! *狂笑中*

應該是這樣吧! 當我莽撞行事時 就是應該這樣 糾正 反省 讓自己在日後的行為做人處世上更好些 我很清楚 清楚的知道你的意思 只是我還是會像個做了錯事的小孩一樣的"心虛" 反省後 回頭在思考你"解釋"時的表情 嗯 那是一種無法解釋的親近感

"妳這個不知反省的傢伙 這樣提醒妳 妳還可以這麼爽?"

就是啊 回頭在反省思考那些其實我知道的確經常不經大腦思考就行動的行為時 被你提醒的有一份爽爽的親近感 第二次嘍! 這是第二次你說我"個性急躁" 我像個做了錯事的小孩一樣 心虛的躲在牆角 不是生氣 只是應該反省 雖然人們都吝於"請謝謝對不起" 但 我想假使使用氾濫的話 勢必有反效果吧? 嗯 所以在適當的時候 我們謹慎小心地使用

"請 謝謝 對不起"

用得太多了顯得客氣 用得太少了又不行 對不起說多了也是很煩人的一件事情 你說不是嗎? 所以我必須反省 在該說對不起時說聲對不起在該說聲謝謝時向你說聲謝謝.."在愛裡 我們相互的學習"應該是這樣的吧?

每當人們談論起"都市人的寂寞"時 腦海裡就會浮現出我在曼哈頓經常會遇到的情景很多人牽著狗 似乎都市裡每扇門的背後都有一條狗 只是牽著狗的 未必是牠的主人往往是代客蹓狗的人 一次可能為四五條狗兒子狗女兒服務

"都市人都很寂寞嗎?"

帶著寂寞步入愛情 怕只怕會有著更多的寂寞吧? 寂寞的是你(妳)在我身邊 卻不懂我寂寞的是我愛你(妳) 你(妳)卻不愛我 為了填補自身裡的寂寞 我們找了更多的寂寞

"愛上妳 是因為寂寞"
我們都不認為應該是這樣

究竟為了什麼而愛? 這樣的問題就好像問著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如果有答案 我想那也要等上個幾十億個光年以後了吧? 叔叔 你放心 究竟為了什麼而愛的問題 在我死以前一定一定不會拿來問你 一定不會問你這個無解的問題 但 可以肯定的是 愛上你 不是因為寂寞

"愛上你 是因為快樂…

心誠則靈

"寂寞" 我知道當她們留下祝福的籤言時 你滿心的"寂寞" 冷冷的空氣在無形的飄浮著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我好心疼好心疼

就是上車與下車的道理 我記得那天我才這樣暗示著你 你卻還是陷入了上車與下車之間的憂鬱 寂寞的看著準備下車的人們

給你 我最親愛的寶貝 你常說我是細膩敏感的 因此 我怎麼能夠忽略"子夜二時"帶來的衝擊? 想我 是從"子夜二時"開始 在子夜二時尖銳的窺探你寂寞時的表情 眉宇之間 在每一個音符裡 寂寞的表情 順著臉頰上滑落的是淚水隱藏在五十米深藍裡 只有海水知道 那是淚水 寂寞的融合在五十米深藍裡

我一直沒有告訴你 是"子夜二時"那天接收到子夜二時的下午 我去唱片行特地找了五十米深藍 我只是想知道 在五十米深藍裡 你臉頰上的不是什麼 是你寂寞的淚知道的 子夜二時的衝擊 是那麼的清晰可
見 那也是我第一次告訴你 幸福的顏色

從你的子夜二時開始 我允許你擁有這樣的權力 那不是我所填補得了的孤單與寂寞但我一直允許你擁有這樣的寂寞..

給你 我親愛的寶貝 請記得 幸福起於願望 願望是去實現一個夢想 當人們開始祈求願望的時候 我相信 我相信吳若權的理論 "幸福是心誠則靈" 在你看不清前方的路程時 請記得 記得 幸福起於一個願望 "心。誠。則。靈"

寂寞 我知道在這上車下車的簡單行為中你有些寂寞的感覺 我一直是我自己 我不是她們 因此 我拒絕告訴你 "大家"都在支持你 我一直都不是"大家" 在這上車下車的過程裡 你一直都是被允許的 我允許你
頻頻的回首 回顧那些與你驚鴻一撇的過客 但 你記得 在你頻頻回首之際 我很寂寞!

"幸福。心誠則靈"

給你 我親愛的寶貝 因此上帝在造人時就這樣設計過 設計人們的目光是放在前方 使我們不得不一直凝視著前方 當我們談起"子夜二時"時 我知道 我知道的 當我伸出手觸摸著你心臟的位置時 我是知道的

但是請你記住 你可以頻頻回首..去回顧那些下車後的人群
只是..
我會很。寂。寞

ps.
阿笨...記住嘍!! 心。誠。則。靈!! :)

一本書。光與影

給遠方的你..

"兩百六十萬分之一中的你 請和我相遇"

在全球人口總數已達六十三億時 我在你的感動中 以光速相等的速度閱讀著你闔上書本後那一秒裡的感動

"台北的空氣 真的有這麼冷嗎?" 每一個段落間 我不得不這樣思考著 你引用著書中不段重覆的這句話 我想 這可能不是我永遠的37度半女子 能夠想像的畫面瞧你感動的 在21度中吐著白煙 重覆的強調 台北的冷空氣 冷冷的在每個人的四周圍 一直到 一直要到那樣的光出現以後

"刺眼 非常非常刺眼的 填補台北的冷空氣"

《你轉身,我下樓》/ 敷米漿

細膩的形容著內心世界和那些關於離別,回憶,光與影子的內容 嗯 就是"感動" 我們都用著同樣的字眼形容

闔上書本 我想到的不是這個細膩的大男孩是大男孩吧 我想 書裡作者介紹欄上的照片給我的 是這樣直接的反應 "大男孩"闔上書本 我想到的是那天我們有過的談話

"過去的情人是不是可以變成朋友?"
你堅持著反對 我只是不出聲的予以回答

闔上書本 除了有著相同的感動 下20秒的反應則是想起我們有過這樣的談話 我想 現在可以回答你 嗯 你想當你能夠"心平氣和"的回憶曾經時 你想 過去的情人是不是可以變成朋友?

"我承認 我仍然是堅持著反對" 即使被敷米漿感動了幾個小時 我還是會持有反對的立場

"你怎麼可以傷我這麼深?" 我會這麼想

只是 我想那眼前那道光亮強到你已經無法在去頻頻回顧背後的陰影時 你會想不起那陰影的樣子吧? 像你 看到這裡 會讓我不禁想起我對你形容著光/影的樣子 就是那個樣子 好強烈好強烈 強烈到突然會有著"狂愛"的地步

兩百六十萬分之一的你 非常非常的搶眼 說到這兒 我不得不噁心的望著你 深情的對你說 "我 是在六十三億人口中選上你" 是不是? 是不是頗有日劇的影子? *狂笑中* 卻是件事實!

知道的! 其實我是知道的 不過我知道我很奸詐 對於那些明明知道的事情 非等到你說了以後才算數 像我明明知道是第一個知道 還是覺得要等你說了以後才能算數 所以我承認 有時我ㄍ一ㄥ著不問 也是鱉的有點難過

"女人說的話 是全世界的聲音" 瞧! 以後我更有理…

陽光。空氣。水

給你 我的驕傲...

其實我在想 當你察覺我非但沒有哀傷的情緒 卻只感欣慰時 會不會有些訝異? 更或者當我發覺那轉變的過程時 非但沒有訝異只是感到憂心 有沒有一些些不可思議? 嗯 我心中的比例往往和一般人的比例不太一樣

就像聽著你唱歌 看著你寫字一樣的感覺 只是有些驕傲 每當人們提起你的名字時天知道 我有多麼的驕傲! 我想 假使有一天我們都決定告老回鄉的時候 你穿著七分褲在田裡彎著腰插秧 我想 即使是這樣我還是可以用著很驕傲的眼神凝視你

"在同一片天空下 認真的快樂的生活"

你就是這樣 在陽光下 給你空氣水和飼料就能夠發揮著長才 在同一片天空下 長的很好 我像買了盆栽一般 趴在窗台上凝視著 驕傲的凝視著 只是堅持的相信著 相信你會獨自長的很好! 認真的快樂的獨自的長的很好

"灑點種子 給足它空氣 陽光和水分
寬敞的空間裡 你 就是可以長的好"

我? 我在你心臟邊找到一隻腳 綁著繩子
像養著金龜子那樣綁著你 繩子放長點 縮短點 隨便在我頭頂上的天空迴旋盤繞 嗯 夏天來的時候 我帶你去海邊 秋天來時我帶你去公園 綁著一隻腳 我就是這樣賴著你 怎麼樣? 誰叫 你是我的驕傲 我這樣賴著你 你還是可以認真的快樂的獨自的長的好

給你點空氣 陽光和水分
同一片天空下 你是我的驕傲

淡水。威尼斯

"是不是每首歌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

用很多很多的故事 寫成了許多許多的歌? 所以每一首歌的背後 都可能有她們的故事? 所以 歌手唱的 不是一首歌 而是一個故事的發生開始過程與結束 就像一個人有的故事 色彩繽紛 有的故事乏善可陳?

所以 我常喜歡拿著CD 翻閱歌詞內頁裡在每首歌曲旁 附加的註解 可能是一句話 可能只是寫文案的人刻意附加的註解 從註解裡去想像連結拼湊一首歌背後可能發生過的故事 或者 即將發生的故事

"一張照片也是如此"

那樣的感覺 就像從"你"的眼裡看世界 從"你"的眼睛看四周圍 難怪有著那天"沉思"時的表情 看得到流動的人群 看得到淡水繁華與衰落 看得到夕陽西下後 人們載歸的心情 遠方的雲朵 兩岸的燈火 來往的船
隻形容著你眼裡淡水的景色 看得到你眼裡那一抹淺藍的色彩 與淡水的四周連成一線時的質感

"一抹淺藍藏在你沉思時的眼中"

還好吧! 我認為你是還好的! 即使偶而會有著一抹淺藍 絕大部分的時候 那四周的顏色還是極度OK的! 嗯 我必須承認 從"你"眼中看出的一抹淺藍 往往是我著迷的色彩 藍色的舊倉庫 藍色的上衣 藍色的淡水 偶而藍色的你的心

有著Return to Me裡頭那一絲絲的義大利風情像在暗夜裡乘著船漂浮在威尼斯 淺淺的藍散放在四周 船隻在水中漂流 輕柔的卻小有著憂鬱 柔情

"Ritorna-Me"

是船隻穿過藍色的情人橋時你眼中的景像一抹淺藍 是潛伏在你體內的色彩..

說的是一個故事.."你"透過眼睛看世界 我卻從世界的方向看你 淡水的你 有著威尼斯的味道 想起了"O Solo Mio"了吧? 嗯 我也是...在小船裡 那首歌穿透了一抹淺藍的天空..

圈套

你把相機裝在行李箱裡  把所有的寂寞丟給我
買了張車票通向南方最靠海的地方
消失 從我眼底

我將相片放在煙灰缸裡 一把火燒掉 你的身影
桌上的咖啡填不我滿心的痛楚
冷卻 苦澀的向我哭訴

知道不該為愛而煩惱  卻不是都能做到 否則
我們不會一直 走不出
那樣的圈套

知道不該為愛而煩惱  只是我卻做不到
繼續被寂寞騷擾 走不出
你遺留下的圈套



Oldtown Pasadena。節奏藍調

給遠方的你...

昨晚我去了Oldtown Pasadena位於Green St轉角口上的一家義大利餐館Buca用餐後 步行在Oldtown Pasadena街上入秋後微風吹在身上滲夾著汗水

"太少運動了!" 我這樣對自己說

Oldtown。商店街 商業化的處在我來了一個月卻不知道它存在的街上 放眼望去絕大部分都是年輕人 聽說是個年輕人喜愛的Hangout place 的確! 入夜後 燈火通明滿街的人們 熱鬧非常

在UrbanOutfitter門口有個正吹著Saxphone的樂手 你知道 我是多麼想念紐約的大街大街上那些永遠填不滿的坑洞和街上數不完的流浪漢 這些你知道 我是多麼的想念!

Oldtown Pasadena 我彷彿找到了慰藉我心深處那顆思念紐約街頭的心情 樂手的藍調在寫完黛玉葬花後 我陷入了街頭的藍調..

指尖到手挽的大小 = 7"
對角到對角的大小 = 17"
左邊到右邊的大小 = 14"

假使一顆心的大小與拳頭相等 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你是如何將你自己塞進跳躍 在我身體裡 那顆直徑約2"的心裡?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假使一顆心的大小與拳頭相等 那麼 我在你的心裡 也是可以計算出來的 而不是它們所形容的那樣虛幻無形 假使一顆心的大小與拳頭相等 那麼 給你我親愛的另外一半 這是計算出我在你心裡重量大小的公式:

體積 = (半徑 X 半徑) X Π X 高 

給你 計算出一顆心體積的公式 在寫完了黛玉葬花後 Oldtown Pasadena街頭上我被充滿著哀怨的節奏藍調牽著跑 170公分左右的身體裡 我的大小在你身體裡相當於一顆心

不追究 我從不追究
我在你心裡 究竟重不重要..

ps. 有看到芭娜娜共和國..

自由。蒲公英

起風後 蒲公英的梗留不住沾附了一整個季節的蒲公英種子 到了曠野時 你大可儘管放心的放眼望出去 那麼你會發現 起風後 蒲公英的梗 留不住蒲公英片刻

蒲公英的梗對蒲公英說 "我預備給你一輩子"

起風後 不管蒲公英願不願意 那片刻就成了回憶 徒留下那光禿的梗 在曠野裡在我手裡 起風後 我從不奢望留住你 只是我開始哭泣 我的眼淚會在起風後決堤 但我從不奢望留住你的一輩子 你用土掩埋住的不是什麼 是我淚水泣成用來滋潤蒲公英種子的水分

"起風後 你給的 不是一輩子 而是展開另一段永恆"

我想 你一定不會懂 也不明白 甚至你會像那天我比較著書和電影之間 往往是書能夠給予人們更多的想像時的反應一樣 你會一臉疑惑的望著我 楞個幾秒對我說 皺著眉對我說

"嗯嗯嗯嗯 但是 但是 我國語不好耶"

對於那一切屬於蒲公英的故事 你完全在狀況外 甚至要我開始逐字的解釋給你聽

"唉~ 巧合 巧合啦! 我只是剛好看到蒲公英才有的念頭啦!"

其實就是這樣 因此每當人們討論起我們時 我常會哭笑不得 也不知道該怎樣形容? 形容其實你的國語真的不太好 所以當我形容著風形容著雨 形容著那些關於蒲公英的種種時 你未必聽得懂!

你的國語真的不太好 因此你對黛玉葬花時 黛玉的心情 一直無法理解的比我透徹 正如你無法理解 我說著"不留"時的心情一般 以為我在起風後就要準備"遺棄你"

假如幸福 不是我能給你 起風後 倘若我仍堅持留著你 留下的 是在我身旁 即將枯死凋零的生命..

我開始哭泣 我的眼淚開始崩潰決堤 在留與不留之間 完全無法避免
我雙手用土掩埋的不是什麼 而是你屬於自由的靈魂 在留與不留之間 我在愛情裡與你相。依。為。命

p.s
說完這些 我不禁要想 你會不會又歪著頭 用著疑惑的眼神望著我 問我 "嗯 我國語不好耶 妳現在是要遺棄我了嗎?" 嗯? 沒有好嗎!

信仰

不是說教 只是我常擔心 面對周遭所有的轉變與不變時 你容易披上戰袍赴一場情緒上的徵戰 因此 我總是囉哩囉唆的囑咐你 這個 叮嚀你那個 看似囉唆卻是我滿懷的憂慮我想 這是敏感的副作用吧! 連我 都常常無法克制我自己

關於"囉唆"這件事 我想 它是人們最美麗的負擔 而你 偶而有的那些囉唆 卻是收錄在心裡最甜蜜的交代

是的! 偶而我也會像你一樣 一樣的佩服我自己 但是我想 你應該會記得吧? 記得我在愛上你以前 是如何的愛著我自己 而你 則是推動與展現我"最好一面"的那雙手 如果不是你的存在 我不禁要這樣想我? 會不會一直迷失在找尋自我與真我之間?

"我若是木炭 你就是火引"

創世紀的第一篇說過 起初大地是混濁的上帝說要有光 於是它就有了光 祂說要有黑暗因此 世界有了光明與黑暗 有了天空 有了海洋 有了四季 有了和風緩緩的吹在你我的身上 看不到 人們卻盲目的信仰侍
奉祂 只因為人們看見了光明 看見了黑暗 看見了天空 看見了海洋 看見了四季和那徐徐微風吹來親吻在你稚氣的臉龐上

"我的愛 攤開 呈現在你眼前 看不見 卻只是盲目的在信仰侍奉它"
Joan Osbour 會明白 摯愛的戀人會明白

我親愛的寶貝 愛上你以前 我是如此的愛著 我自己 我若是黑暗 那你就是光明 看不見 我卻堅持著侍奉它 天地可鑒 日月為憑 在自我與真我之間 是你的愛在推動我最好的那一面

鍵盤 是我敲打記憶的武器
文字 是我見證愛情的工具


p.s
囉唆!! 麻煩鐵路便當一個來~~~ :)

音樂。海洋。生命

給你 最靠近海洋的生命...

"你贏了 我輸了!"
在你的表情陷入'沉思'時 不論那時的我是在做什麼 你沉思時的表情 總是這樣能夠讓我無條件的給你抱抱

"沒有理由 毫無條件 來得有些突然"

你贏了 雖然我常找些稀奇古怪的文字欺壓你 但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你這麼說過? 說你 在沉思時的表情 讓人很疼很疼? 最起碼 我是這樣認為的 你贏了 我輸了 我說不過你 所以我只好賴在你身上撒嬌 我
不反對你沉思 所以我想每當我察覺你臉上沉思的表情時 我就這樣 突然的抱住你像日本那種驅靈的媒一樣 手裡拿著驅靈棍 一面唸唸有詞的驅趕著惡靈..

"有點突然"

只是我喜歡這樣的"突然" 突然的我 可以突然的打斷你思緒 當你無視著我的存在偷偷陷入沉思的時候

LA 1:46pm 說著說著我想起了'夏川理美'適合在我突然打斷你沉思時撥放 是一種"踏實"的輕柔感 柔柔淡淡的每一個音階配上夏川理美的聲音 甜而不膩..

只是 不知道 有沒有人這樣跟你說..說你在沉思時的表情 最容易讓人心動 我想你很擅長用那樣的表情 那麼 你會知道每當你說不過我時 該用哪個表情 捕捉我讓我無條件的閉上那張嘴 雙手環繞著你的腰 所以我說 你贏了 我輸了..

我讓夏川理美 迴旋了三次

30分鐘堆積著文字的同時
你在我心裡迴旋了數百次

偶而想起 不得不用那四個字來形容我自己 是我 何得何能? 惹來你的疼惜? 因此請容許我 總有無數個"突然"

我想
這樣的相遇 是個很好的安排..

記憶中快樂的事

給你..

不知道你有沒有試過 悄悄的回頭閱讀那些 我們之間所有的談話內容? **狂笑中**

有機會 一定要試試好嗎? 在你心情鬱悶找不到靈感的時候 試試這樣回頭閱讀那些我們有過的談話內容 我想你也會和我一樣出現以下幾種症狀..

笑 ---> 大笑 ----> 狂笑

於是我開始懷疑 是不是我們經常這樣像兩個白痴一樣的在對話? 我說看書可以提供給閱讀的人 無限的想像空間 透過文字去組織腦海裡面的畫面 而不是像看著電影這樣的刻版 當女主角噘起了兩片性感的雙唇 說著

"吻我吧~"

人們可以從筆者的細節裡去編排那樣的畫面 那應該是個很美麗很浪漫的畫面你卻祇花了29秒的時間回應我

你說 "嘴腫起來"

於是 我又花了一分鐘的時間 回應你的回應

"腫也先腫你的嘴"

每當我想起那些有點正經有點無厘頭的對話 常讓我一個人在屋子裡痴痴的笑 我必須承認 我實在是有點"驕傲"的感覺 為我們之間能夠出現這樣的對話 實感驕傲

在往後的歲月裡 我想你會記得 每當你想起我時總是會打心底開心 我在你的記憶裡 留給你的 我想歡笑是比憂鬱來的多吧? 所以我驕傲 即使有朝一日我成為你的曾經 祇是假設而已 假設如此 我想 你一定會記得我 那個老是讓你開心的大笑的女子 平凡 卻有著引你發笑的魔力..

愛與被愛 都該是件快樂的事情..


p.s
我喜歡昨晚那個牙膏測驗..頗像默契大考驗...:)

七個笨

"笨,你的小名" 是我近期內給你留下的封號 梅米剛走 卻給朝鮮留下了一堆的問號 (?)
住哪? 吃啥? 花屁? 所有的問號 堆積在你的
心裡 懷疑著地球上有沒有一塊地是沒有風沒
有雨沒有太陽沒有烏雲

"笨,你的小名" 沒有了四季 你擱在我衣櫃裡 的大衣該怎麼辦? 沒有了烏雲 我種在院子裡
的芭娜娜會不會死掉? 沒有了風 你來的時候
我怎麼知道?

"笨,你的小名" 沒有了幾米 所有的方向會更 加的明朗清晰 只剩下前後 沒有了左右之分
沒有了幾米 你在十字路口時 就不會有著
片刻的遲疑

你自以為聰明的針對我的幾米做反應
你說 "沒有了牛頓 世界就不會顛三倒四"

"笨,你的小名" 沒有了牛頓 你在天與地之
間漂浮時 我怎麼和你相遇? 
 "笨,你的小名"  愛因斯坦留下了相對論 卻沒有告訴我 
該怎樣 讓你變聰明 相對的..

沒有你的笨 又怎麼突顯得了我的聰明  

秋。約

LA最近的天氣有點莫名其妙 清晨被一層層的烏雲給籠罩 LA的早晨是看不見太陽的 一直到了日上三竿以後才看得到嬌豔的太陽

"I'm so Happy for you"

這是今天早上起床後那一瞬間的閃過腦海裡的念頭 只是在替你感到高興 也不知道為什麼 高興 我想是不需要什麼特別的理由的吧?

我是多麼的高興 對於現在的你 我是多麼的高興 對於未來的你 我是多麼的高興 對於你的存在 我是多麼的高興 不用太胖 不用太瘦 不用太高 不用太矮 不用很多的甜言蜜語 不用很多的承諾...

我想你一定不知道 我是多麼的高興啊!

這樣高興的我 總會在人潮散去了以後 充滿著感謝 感謝那些疼愛你的人 感謝那些賞識你的人 感謝那些還沒來得及交集就和你互道珍重再見的人

像滿堂的食客 你想 那是怎樣的際遇 讓他們聚在同一個地點吃著炭燒? 他們又知不知道 吧台的那一頭 是你在窺探著他們?

即使只有一秒的相聚
我們都要心存著感謝

想像著你在吧台後面那付認真的模樣 好高興好高興 嗯 就是這樣莫名其妙的高興關於你的現在 你的未來 驕傲裡總是有著好多好多的喜悅

種在後院的檸檬樹最近結了好多檸檬 嗯 我想 後院的檸檬和你的拳頭有得比 握起來時 是這樣的結實 這兒的烏鴉經常在後院爭著搶樹上的果實 "呀呀呀呀"的叫著

最近一到了傍晚 我常在後院的搖椅上乘涼秋風吹來涼而不寒 神清氣爽 "天涼好個秋" 昨晚當你提起頂樓的溫度時 我想起了這首歌 是首歌吧?

"風兒剛剛吹過來 雲兒就要走 花兒自開水自流 天涼好個秋"

是吧? 很適合短髮妹妹在後院的搖椅上 一面搖一面哼唱著 風輕輕的吹過來 是你進門後 我給你最甜美的微笑 嗯 好吧 是傻笑 你會給我一個深情的擁抱 是吧? 是我在你懷裡撒著嬌 訴說著你遠行後頭頂上開始結出的蜘蛛網的故事..

最近 我有沒有跟你說 我有多愛你? 愛的時常忘記如何言語? 入秋了 我親愛的寶貝 我的愛 開始朝著第三個季節方向前進

頂樓男人和他的一條狗..
入秋了 我們去公園裡走走..

森林裡的巫術

我想 你一定會什麼魔法巫術 否則你又是怎麼做到的? 每當我很無厘頭的冒出來一句話 一段感言 一個comment 而你就能如此精準的揣測到我要的答案? 我想 你一定是偷學了什麼魔法巫術!

"你回來了!"
我想每當你回家後 我都這樣歡迎你 這樣在大門口 你會有滿滿的歸屬感 回家時應該擁有那樣的歸屬感

當人們再次問起那些關於我每天用不完的"快樂"時 其實我不知道要怎樣回答她們 "快樂是一天 不快樂也是一天" 只是當快樂放在妳面前時 我想可能在幸福與快樂來臨的時候 年少的她們 還學不會 捉住眼前的幸福 享受眼前的快樂

想想 在那些已逝的歲月裡 關於"幸福" 我們又何嘗不是這樣的"吹毛求疵" 總在幸福的日子裡挑三撿四 人在幸福裡 卻渾然不知 嗯 每當我聽著她們問起

"關於妳的快樂 為什麼總是那麼多?"

我常想 也許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在幸福來臨時 我不在幸福裡頭挑三撿四..

Sunrise妹妹問我 快樂為什麼那麼多? 快樂 就像幸福一樣 沒有顏色沒有氣味 沒有特徵 要來的時候 就來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

"快樂是一天 不快樂也是一天"

有的人不快樂了一輩子 臨死以前還問著'為什麼我一生都是這麼不快樂?' 我想只好拿去問上帝嘍! *笑*

說著說著 想起昨天和在Dap那兒開始的話題 是關於李商隱的那首"無題"

"相見時難別亦難 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 蠟蚷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 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萊此去無多路 青鳥殷勤為探看"

李商隱 坎坷的人生 那股憂鬱悲愴的氣質盡寫在他的作品裡 於是我說 歷代的詩人們多半都帶有著憂鬱的氣息吧! 淒美哀怨

所有的快樂與不快樂 幸福和不幸福 是一種感覺吧! 生活 大概就是這樣用心的去"感覺" 是妳抓住了感覺 還是感覺抓住了 妳? 不快樂嗎? 那就認真的生活吧! 因為我想人不會永遠的不快樂 而快樂它還可能
很快的消失

"我不知道我明天會不會快樂 我只知道今天我沒有什麼是不快樂的"

快樂和幸福一樣 沒有顏色 沒有氣味 沒有特徵 來的時候沒有任何的預兆 走的時候也不會留下痕跡..

幸福是當我親愛的回家…

音樂。聲音。寂寞怕黑

伍思凱的"寂寞公路"適合在15號公路上聽筆直的公路 看不到盡頭 漆黑的 像摸不著邊際 只是 那是我第二次聽到你這樣形容伍思凱的"寂寞公路" 原本是多麼淒美的一首曲子 經過你的形容後 想到15號公路的我 總是充滿了恐懼?

"City of Angeles" 天使之城 中文翻譯是這樣的吧? 我想這個城市大概是不太富裕的 自私 所以人們吝於施捨付出 大概是這樣所以入夜後 不是每條街道都有路燈入夜後 這所謂的"天使之城" 在市中心以外的地點"安靜地像座死城" 我這樣形容它

最壞的是你 還說個15號公路上的鬼故事給我聽 每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 都會想起你那車窗外沒有臉的卡車司機..那條公路 如果沒記錯的話是15號公路吧?

發覺這個安靜地像座死城的城市裡 人們到了夜裡反而比白天時更好動 平常七點打烊的店面來到這個城市後仍是燈火輝煌..

"白天 太熱了吧!" 我想City of Angeles
"一定是因為白天太熱 所以連天使都不願意出來活動 一定是這樣!"

新屋裡需要添購幾樣家具 米色的沙發和一盞昏黃的立燈 應該會偏向米色家具為主流 窗簾 嗯 會選藍色系色調

"你不要笑 這樣的色調 旺我啦!"

最近閒來沒事就是這樣 翻翻雜誌 翻翻家具公司的價目表和圖片 我想 女生都會喜歡吧! 像這樣翻翻傢俬雜誌 看圖片 嗯 我最愛看圖片 去佈置組織參考收集 價格上不要太高 但一定要"舒適" 回家時要有
"回家"的感覺 我重視那種屬於"家"的感覺

我不愛出門四處走動 工作以外的時間 可以逛逛書局 逛逛超市就可以很滿足很滿足 即使是一個人 偶而也會無聊 但就是這樣可以過得怡然自得 所以我想 你一直都很放心我是吧? 嗯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昨天Annie寄來的心理測驗最後一段有幾行字

"You may be only one person
in the world, but you may also be
the world to one person."

瞧! 寫得多好啊! 一個人的時候 當然孤獨當然寂寞 只是 假使我們都學學在孤獨和寂寞來臨的時候 想想 其實也…

沒有你的天的第三天

為什麼? 拿起相機 不管你怎麼拍都是那麼美? 為什麼? 認真起來 不管你寫什麼總是詩情畫意? 為什麼藍與黑總是這麼的搶眼? 為什麼我老是問你為什麼?

"WHY WHY WHY WHY WHY?"

你知不知道為什麼? 為什麼大家不知道快樂是自找的? 而平凡是一種幸福呢? 為什麼我覺得這段有幾米的味道?

快樂就是可以赤足的走在草地上踩著月光哼個小調 嗯 別唱聽泉了 免得你又連送我30個"哈" 而幸福 幸福就是在藍與黑之間發現枝頭上的貓頭鷹在月光裡"嗚嗚嗚嗚"的叫

"是這樣叫的 沒錯 貓頭鷹真的是這樣叫的!"
在你笑我以前 我會這樣解釋給你聽

不相信? 那下次你用著比我整整低了十六度半的體溫 在月光小徑裡等待 等到貓頭鷹出現 你問牠 牠是不是"嗚嗚嗚嗚嗚"的這樣叫

"WHY WHY WHY WHY WHY?"
你也可以這樣問牠 貓頭鷹為什麼要哭泣?

大二那年住校 在餐廳的轉角口和一隻花栗鼠相遇 花栗鼠知道嗎? 嗯 就是Chipmunk 好小隻好小隻 我想小的和那朵木棉花差不多大 直徑大約10公分 木棉花朵真的 真的大約直徑10-15公分不等 你該不會真以為是我掰出來的吧?

"WHY WHY WHY WHY WHY?"

為什麼要說那隻栗鼠? 因為覺得那樣的月光 那樣的藍與黑 應該 赤足在森林裡 我想一定可以發現許多大大小小不同的"眼睛" 一閃一閃的像極了夏夜裡"火金姑" 伴著你的除了月光 是四周圍凝視著你的"眼睛" 一閃一閃的微弱卻溫暖

"像...這一路以來陪伴著你成長的人們"

我? 那我就像貓頭鷹吧? 那隻一直在樹上"嗚嗚嗚嗚"叫的貓頭鷹 三不五時飛開枝頭來到你肩上 一直問你"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這樣的月色 這樣的體溫 這樣的風吹來 這樣的貓頭鷹 所以你遲遲不肯走 站在樹下 寬厚的肩上坐著那隻貓頭鷹 一直問著貓頭鷹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妳一直問我為什麼?"

昨晚我做了一個夢 藍色的月光下有間小屋昏暗的燈光裡 身上穿的是那件我喜歡的藍色襯衫 沙發上是你是我 是我轉身後給你深情…

沒有你的天的第二天

給你 在屁屁的那一邊..

好奇怪的感覺 像在電視上放著VCR看著身旁的人在廁所裡蹲馬桶的感覺 明明在屁屁的那一邊耳邊傳來的卻是你的聲音好奇怪的感覺!

"就像在電視上看著你 你卻在便利商店" 是吧? 多奇怪啊!

你在收音機裡說著生硬又機械式的談話內容 好怪 好怪..生硬的像唸著台詞一般你才講完第一句我就笑翻了

就這樣 我在"有你又沒有你"的日子裡整理畫冊 把相機挖了出來 卻發覺電池 沒有了電 充個電明天沒有你的日子裡去充當"記者" 採訪一下你的"回憶"和未來我的笑柄!

有你又沒有你的日子裡 過的很簡單..房屋貸款的經紀們 打了幾通電話來 仲介經紀帶著一大盒老婆餅和文件等著簽名

一個月了嗎? 寶貝 我來到你的城市裡才剛滿月 只是最近我總覺得像已經過了一整個世紀?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最近覺得耳邊很吵 很吵 不同的人在講話講著不同的話..**嘆氣**

在這個很吵 有你又沒有你的日子裡..我把週末新買的孫"燕"姿專輯內附贈的DVD看了一遍 嗯 我必須強調那個"燕"字 你的山米說 ["燕"姿不艷喔!] 所以同樣對錯字敏感的我 一定要這樣強調一下
**狂笑**

我在想 那樣的落差一定很大..舞台上的熱度和舞台後的熱度 落差一定是很大的 誰不知道 我們都需要朋友 只是我猜 走在路上 他們一定會瘋狂的追逐

"啊~ 你看 那是XXX"

知心的朋友大概很少吧? 台上台下 我想應該是很容易崩潰的.."標準" 所以人們會朝著那個標準做到最好甚至會想要超越那個標準

你想 做人 是不是一定都會這麼累?

每每想到這裡 會讓我聯想到電視劇裡那些劇本對白

"人生~~" 一面說 還得一面長長的探口氣

多矛盾啊! 沒有超越的念頭 還會不會記得要進步? 有了太多超越的念頭 是不是意味著得失心重?

所以 仔細想想 你會不會開始覺得我好像還蠻偉大的? *笑* 對啊! 我在平衡你的"落差"嘛! 偉大吧!

閒著的時候 還是畫畫吧! 以後換你畫畫 我來彈琴..或者還是寫寫吧 寫那些細膩又了不起的文字 寫那些裝在你那顆奇特的腦袋裡所有的豆腐渣

這樣 我愛你 又多了好幾項..

有你又沒有你的日…

沒有你的天的第一天

給遠方的你..

昨晚 也就是你南下的前一晚 一面聽你忙著和她們說話 我則一面貪婪的趴在網上看雜誌----"失戀雜誌" 你聽過沒有? 是水瓶鯨魚的作品

"山在左邊 海在右邊 心在左邊..."
水瓶鯨魚在最後說"你在右邊" 而我 引用了這句話 我說

"山在左邊 海在右邊 心在左邊 你在哪一邊?" 瞧我多麼感性的問著你 哪知道 你的答案 唉 我被你的答案徹底打敗
"我在屁屁那一邊" 我發覺 愛我 讓你變的好沒氣質喔! 無奈啊

這是你南下的第一天 我從01:44:12am開始想念 我這樣形容 你一面安慰著我 祇不過幾天啦! 你不知道 沒有你的天 那不能以"天"來計算

你想 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沒有你的天的第一天 我站在小雅屋糕餅店外 手上提的是那些剛出爐的蛋黃酥想的不是你 我親愛得烤鴨叔叔 到底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我覺得應該是先有蛋吧? 沒有蛋哪來的雞?

我在小雅屋糕餅的對面找到一家規模頗大的書局 "創世紀生活館" 招牌上是這樣寫的"創世紀生活館 Cafe, Book, Gift" 你知道最吸引我的是中間的單字 "Book" 我像個飢餓的流浪漢 飢餓的覓食渴望文字 需要文字 把蛋黃酥放進車內以後 我便朝著書局的方向前去 右邊是精品
玩具 左手邊是咖啡亭人數不多 倒顯清靜左前方則展示著許多的暢銷書籍

<<永恆的傾訴>> 作者張曼娟

色彩繽紛的封面 隨手翻來 是她細膩的描述著女人專用品 衛生棉 胸罩 口紅等等以隨筆的形式形容這些用品

上個週末沒能遇見"美麗佳人" 我在這家書局裡又逐一的尋找置放在書架上的雜誌看了一遍 又一遍 依舊未能找到那本雜誌 我想我是不是應該開始計劃寫信給該雜誌主編 請她/他郵寄一本給我?

回到家時 已是下午四五點了..
開啟電腦 拉出檔案 繼續那則我答應你一定會認真掰出來的故事 一共花了我兩個小時的時間 兩個小時 我在屋裡 開窗 關窗 開窗又關窗 跑了兩次廁所 倒了三次水 一面還和那位你口中的"猛"我了不起的媽講話

沒有你的天的第一天 我花了兩個小時掰個故事給你 另外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寫情書給你 我答應你 …

聽覺上的霸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聽泉" 這首歌真有這麼好笑嗎? 是歌好笑還是唱歌的人好笑? 看不見 但是那張嘴已經嘟的可以掛上一百斤豬肉就知道你會這樣 就是有預感你會這樣所以我一直注意著屋裡的時鐘 區算著你可能上床就寢的時間

"你給我記住!"

我是喜歡閱讀匿藏在文字裡的情緒 常看得出 堆積文字的人是不是寫的認真 認真的文字 總讓我百感交集 完全的投入在字與字之間的情緒變化 所以 我總愛三不五時的用著白紙黑字表達字與字之間的情感 字體和字體之間 每相差一公厘 都代表著寫字人當下的情緒

多出一公厘 可能是寫字的人笑了
少了一公厘 可能是那雙眼模糊了

"那些字 害我有著淺淺的藍" 我閱讀著匿藏在文字背後的情感 是這樣的細膩 是這樣的真實的存在 我喜歡!

有沒有發現 綜藝節目總愛請些明星上來 站在舞台上把妝給哭花? 電視旁的我們也跟著一起哭的天翻地覆? 我欽佩有時真的好欽佩那些念著旁白 寫著文案的"作家" 以文字的方式 挑逗人們最內心世界的情感 令人鼻酸的故事 透過旁白透過字幕

"唉~ 文字啊文字 你叫人多麼的傷感"
我在一旁咬文嚼字中嘆息著

想想 我還是喜歡在你的文字裡玩捉迷藏..

很私人的東西 每件創作出來的作品都是很私人的東西 裡頭的表達方式 內容感覺 想法 我很霸道的在佔有著你隱藏在文字裡這些私人的東西

你會不會也覺得我有時還真是很霸道?

不許你這 不許你那 不許你笑 不許你哭 不許你用吃完了炸藥以後 那種不溫柔的方式說我的不是 我那麼多的不許 是很霸道的! 怎麼樣? *大笑*

我在你的溫柔裡放肆
你在我的霸道裡狂笑

在我佔有你的視覺以後 我霸道的佔有著你的聽覺 這樣 你會哭著想我 笑著也想我是我霸道的在佔有


ps.
..瞪瞪瞪瞪瞪..我瞪你一千遍一萬遍..爽了吧? :)

pps
我喜歡看你咬文嚼字的模樣..

練習。分離

"文字還是很細膩"

這是你給我的形容詞 你把細膩和我的名字放在一起 像我把"不協調"和這次"哈林"的新專輯放在一起一樣 在心裡 我們一致認為 這是最好的形容詞

有時 有時我也會害怕把過度的情緒擱在你面前 "細膩到有點怪怪的" 是吧? *笑* 我知道 我想我應該是知道的 知道偶而走遠走長的時候 會有著"倦怠感" 像昨晚半夜頭疼到心痛的那種倦怠感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 那些倦怠感的產生往往是當我們察覺"無力感"之後才發生的?

無力 --> 倦怠 --> 出走 --> 回家

我想那些過程應該是這樣的吧?

是的 昨晚我也遇到"倦怠" 沒什麼 只是細膩的充滿著許多的惆悵 我剛從倦怠中回家 為此細膩的你說我怪怪的和平常有著"不協調"

我記得 因為我忘記需要忘掉 我記得那年的台北 也記得那年的淡水 還記得那年的關渡大橋 那年我14歲 是初戀發生的第二年 離開家鄉的前一年 我在淡水 看夕陽 看那座側躺的觀音像 我記得 淡水的小吃和淡水的街道 還記得那年所謂的年少 是騎著機車將機車前加裝的喇叭開到最大後長嘯而過的放著小虎隊的"青蘋果樂園"和憂歡派隊的歌曲

所有的記憶發生在那一年的淡水也是那年我記得他說
"我選擇她 卻沒能選擇妳 因為她不能沒有我"
嗯 初戀 還好不算很大的打擊 *笑*

關於淡水 我有著這樣的記憶

關於分離我常有著小小的難過 只是我想那份小小的難過 不是很容易察覺得出來 昨晚 我頭疼得有些心痛 只是突然想重新"練習"一下當你走後我必須獨立的呼吸方式 很愚蠢的念頭吧?
誰會為了分離做著"練習"的動作? 我猜你一定會這樣說我 不過 細膩的我 常常這樣練習一些常人不太可能"練習"的事情

"練習一下分離
這樣當分離來臨前 我才不會太難過嘛!"

你把我的名字和細膩擱在一起 細膩的形容你 形容我 和那些我們之間的事時而快樂 時而憂鬱 時而分離 時而相聚有著說不完的話題..

練習一下分離
我才會知道在分離來臨的時候 自己是會痛苦的像快要死掉...


ps.
嗯 我知道"還在&q…

點頭。點頭

Image
沒有什麼人的下午 屋外消防車呼啦呼啦的叫 河村隆一在唱機裡喊著"LOVE" 昨天在精品店裡買的粉紅娃娃 在桌上拼命的點著頭 搖啊搖

昨天夜裡 開燈。關燈 蟋蟀藏在某個角落裡是我小妹在客廳裡等待 她說要替我抓到蟋蟀 然後狠狠的往外頭摔 奇怪的是牠突然的不叫了

桌上的粉紅娃娃 拼命的在點著頭 好像我說的每一句話它都同意似的 一輩子唯一的生存目的 就是點著頭 使勁的搖 就是這樣一直一直得搖 看不到日出日落 聽不到屋外的消防車一直都在叫 只是 你想它知不知道河村隆一在海邊唱的"Love Song"? 知不知道夏天 已經在它點頭與搖頭之間遠走了?

我在畫冊裡撿了幾片落葉 "紅楓" 它們說那是它的名字 是那年在大學裡在靠近化學系大樓附近撿回來的紅楓 用張面紙 一直被夾在幾本厚厚的課本裡頭 好像這麼做 就可以留住那年秋天裡所有的記憶 很蠢吧? 嗯 我也常認為 人們總是做些蠢事!

"大概是這樣 所以上帝才決定給人們記憶"

也只有這樣 當人們聽著河村隆一唱著屬於夏天的"Love Song"時 會想起這個夏天我們做過些什麼樣的蠢事 就這樣 其實我想我還是很吝嗇很小氣的 我寧願你失去記憶力 像桌上粉紅娃娃一樣想不起來 只是繼續的重複點頭搖頭的動作..

它不知道 夏天已經過去了..
只是很安分的點頭 點頭 點頭..

你懂嗎? 你只管點頭 點頭 點頭.. 我懂你懂 你懂我懂 我們都在點著頭 點著頭 只是有時候我不知道她們懂不懂? 懂不懂你不是個東西? 我只能點著頭 點著頭 不是個東西所以我不能把你往外送..

點頭 點頭 螢幕前的我 跟著河村隆一點著頭..

點頭 點頭 螢幕前的你
跟著我 一直點著頭..

向左向右

在SARS遠走了以後 
南方的天空泛著藍藍的紅
沒有答案 連幾米都不知道為什麼
在火星來了以後
蘆洲的天空裡閃爍著煙火
沒有答案 恐怕月娘她也不會懂

不知道第幾次聽他們問著我 沒有答案 只聽到它們不停的問我

向左或向右 沒有答案 也沒有人說著為什麼
只是窗外的風 向左或向右
隨著季節在轉動

向左或向右 誰能告訴我 不知道為什麼
我的心裡藏著淡淡的心痛
停留在路口 問著我 孤單它

現在向左還是向右?


遇見。美麗的意外

這個屬於遇見的週末 我遇見Rodeo Dr 遇見孫燕姿的"遇見"..

台北的阿計說"遇見"的歌曲配上MV還不錯 於是我想遇見那張專輯 跑了兩家書店才遇見了"遇見" 開著車子 在Valley Blvd上面向左。向右迷著路

找到了書店 卻沒有找到中文版"美麗佳人" 望著雜誌架上那些花花綠綠的雜誌 遇見"瑪莉XX。marie claire" 二月號 卻沒遇見近兩期的刊號 放棄。擇日遇見

Rodeo Dr隱藏著紐約第五大道的感覺 雖不是什麼高樓 卻可以看得出熱鬧時觀光客們拿著她們的相機。攝影機四處的拍照 我想會不會遇到大明星? 我還是像很多人一樣 渴望遇見大明星 覺得那是一種驚喜

在Rodeo Dr和Wilshire Blvd的交接口遇見"Pretty Woman"裡頭的Regean Hotel 距離Rodeo僅僅一個十字路的距離 記憶裡遇見的是Roxette

"我在Rodeo Dr上遇見這樣的畫面"

突然想起我向左。向右那過去的數十年裡我一直沒有遇見你 我時常想關於"遇見"是不是有隱藏了計時器 在某個我們看不到的地方倒數著"遇見"?

在你遇見我之前 計時器它倒數著你遇見其他人的日期 算一算 那天 你算著搬過家的次數給我聽 搬了大半個地球吧? 地球也不過只轉一圈 我們各自轉了大半圈 遇見了無數個孤單。寂寞 快樂。滿足的路人 只是多奇怪 我們始終沒有遇見彼此..

"那年 我在台北 為什麼你沒有早點來遇見我?"
每當我想起你問我過去十年裡在做些什麼時 我在想我應該這樣問你

"那年 你在紐約 為什麼我沒有早點去遇見你?"
關於遇見 這是多奇怪的問題!

"我遇見你 是最美麗的意外.." 她這樣的唱著遇見

那年
我們沒有遇見彼此 卻遇見了許多其他人 我終於遇見你 在我遇見了許多其他人以後不為什麼 只因為在這個季節裡 在這個時候 我應該要遇。見。你 我最美麗的意外..

草莓收成的季節

給我親愛的寶貝..

最近來不及告訴你 我的左手和右手呈現的是兩種不同的顏色 深咖啡和淺咖啡左手是深咖啡 而右手是淺咖啡 牽住你的那隻手是深咖啡

你看 你臉上那一臉疑惑的表情又出現了
"啥 啥 啥?" 多像白痴的問法

這城市裡的太陽 是何其的歹毒! 每當我開著車子閒逛時曬在左手 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牽住你的那隻手已呈現出你最喜愛的巧克力顏色

"沉默是有生命的"

這是昨晚我在屋裡聽著飛鳥與魚 翻閱著CD內頁裡發現的一小段文字 文字所搭配的是"話題" 黃舒駿的詞曲 也是一首簡單的曲子

吸引我的 是寫在上面的文字
-----"沉默是有生命的"

於是 我把它寫給你 "沉默是有生命的" 當我們安靜地不說一句話時 沉默裡的你是有生命的 是你在喘息 胸腔在吸氣吐吶之間上下的移動著 心臟在跳躍 脈搏在你的右手挽上微微的跳著 聲帶隨著你發音時震動 當我伸出了右手 溫柔觸摸到的是順著你說著話時吞著唾液時微動的喉結 當我們安靜地不說一句話時 我依然在你的沉默裡得到安慰

"你和你的沉默 是有生命的"

像你的聲音 即使是沉默 你在我的心裡是如此的鏗鏘有力 是極大的震撼 是一次又一次的敲擊著

因此 我從不忌妒她們甚至願意讓你把時間給分享出去 即使是沉默 你仍在我生命裡我從不忌妒她們在人群中對你的光芒如癡如狂 我看到的 是人群離散後的你 沉默卻充滿著生命力 我不忌妒

我的左手牽著你 右手撫摸的是隨著你說話時微動的喉結 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印上我的記號 我不忌妒 你忙著在人前說話 我忙著在人後你的沉默裡 在你身上印上我的記號

沉默是有生命的 像你身上的記號
人們看不到 只有你知道

p.s
你太狡猾了你! 老是讓我當壞人...:)

增值。愛你

給創作才子型60分的才子..

你該不會是以為我沒有認真的在聆聽? "請不要偷走我 那個關於月份的主題"

一月到十二月 我深刻的記得 我是從三月份開始 每個月一個主題 一個想念頂樓男人的心情 你偷走的 是我每個月的"心"

60分的你在我心裡 每個月都在"增值" 而你放在我這兒的記憶 會按照現今的利率 分算給你 一點一滴 所以你放在我 這兒的記憶情緒 和那些雜七雜八的文字 日後我比照現今的利率分期付給你 每個月都付給你 你留在我這裡的隻字片語 60分的才子叔叔 這個月我把你存在我心裡 下個月你會有63.8分

"玉置浩二" 不管在哪個時辰裡聽 總是令人充滿著感動 夜深人靜的時候 快樂的時候 悲傷的時候 日正當中的時候 只是 我沒說玉置浩二之所以令我充滿著感動 對我來說他和你都是勾起我每一個記憶屬於你的記憶最好的前因與後果

昨晚 我像平常欺負你那樣欺負你 你的回覆讓我望著螢幕狂笑不已 還好 四下無人 否則我想旁人一定懷疑我精神異常 我知道才子叔叔 其實我知道你也知道 像你知道我也知道的許多事情一樣

有點含蓄 有點害羞 這些是你身上那些容易察覺的表情 人多時不愛說話 陌生時不愛談論內心的感情 我知道你也知道 你知道我也知道 究竟還有什麼是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的事情?

19歲的年少輕狂? 還是像我一樣在19歲時做著暗戀的事情? 我知道像你也知道一樣 像我知道最近你臨走前都會給我的表情 讓人看在眼裡 甜在心裡 總讓我在大白天裡 關上螢幕以後 一路狂笑不已

60分的你 就是這樣每一天在我心裡增值 愛你的心 每天都在增值


ps.
給我神奇的寶貝..請不要忘記 你答應我要以R&B的手法 唱首"Piano Man"給我聽我答應你 唱得出來 我把"米"字倒過來寫給你!!

我紀錄在這裡 我想 我們都無從抵賴了吧? :)

音樂。文字。愛氾濫

"寫個故事" 你叫我寫個故事來填補你 每一個思想的漏洞 像玩著填充題那樣的方式嗎? *笑*

看著你認真的解釋著A1和A2的模樣 我想我的調皮 穿插在你A1和A2之間 一定讓你咬牙切齒 又愛又恨的吧? 親愛的詩人叔叔 關於A1和A2 我想 我應該是可以懂 只是我想我一定無法做到和你一樣的程度 在A1和A2之間 神奇的把故事串連成一個和絃

所以A1和A2之間 還是交給你 而我 我繼續把我所有的愛戀 紀錄成故事 呈現在你眼前"賣個好價錢 我們一起在夕陽下陶醉"

關於你的記憶 是我文字的泉源 每一個思念是一筆 每一段對話是故事 每一個你是我靈感的來源 我想你一定沒有發現 我常"重複"著你的話 你說"溫柔" 我重複著溫柔你說"那雙手" 我重複著"那雙手" 每段對話 我總是在聯想拼湊著不同的組合

在記憶和文字打結的時候 我總喜歡重複的聽著那幾張我們最愛的CD 聽著你從音箱裡傳來的聲音 BBS上你掰出來的字句 那些 都收錄在文字儲藏櫃裡 你沒發現 我怎麼可能讓你發現我藏在第四度空間裡 文字的儲藏櫃? 每當我想起你時 總是拿出來翻閱 挑選每一個最適合你當下感覺的文字 這是我所選擇的 愛你的方式

你今天認真的向我解釋A1和A2的模樣 收錄在第四度的空間裡 我用著文字的方式留給你 一個故事 未來的日子裡 每當你解釋著A1和A2時 深刻的 你會深刻的想起我"重複" 我的文字 我的模樣 和那些你對我所有的記憶 會重複的浮現在你腦海裡

"像Chorus那樣 重複性很強" 我認真的模仿著你 說這話時的表情

給我親愛的 我忌妒你 像你忌妒我那樣 我忌妒你總愛對著錄音筆 哼哼唱唱譜著曲 看似每件東西 都有他們自己的聲音 你望著桌上的咖啡杯 哼哼唱唱 譜著屬於咖啡杯的曲 彷彿世間上 每一件物品 都在發音咿咿啊啊的對你 訴說著屬於他們的故事

就像你忌妒我 總愛躲在屋裡敲敲打打鍵盤上那些ABCD 隨便你說兩句 我就敲上一大串來回應你 怪不得有些星座書上說 巨蟹和魔羯 是兩個跌破專家眼鏡的組合

我忌妒你的音符
你忌妒我的文字

聽完你說A1和A2之間的故事 下次 我答應你 下次我對你說說起承轉合的秘密! *笑*


p.s
關於我這些氾濫的文字 還不都…

我在這裡

給我最親愛的寶貝..

當一顆心和另一顆心相遇時 不論你在哪裡做什麼事 是不是想我也像我想你一樣 偶而的回想起 你嘴角上微揚的笑就是讓我心滿意足的驕傲

我什麼都沒有 只有一雙手 那雙在溫度上比你整整高出了16度的一雙手 "擁抱" 昨晚我夢見你 在屋裡彈著我變賣了鋼琴以後 換取的電子琴 唱著Desperado給我聽 只是夢見你在彈琴 朝著你的後背擁抱了過去 親愛的 我什麼都沒有 只有一雙手擁抱著你 用著我那雙37度半的溫度 緊緊的貼在你胸前 屬於心臟的位置

"在這裡! 不管你要往哪裡去 我要在這裡!!"

會不會覺得人們總在做著後悔的事情? 後悔假使當時我再對你好一些些 後悔假使當時早點分離 後悔假使能夠早點把心裡所想的事情告訴你 後悔假使當時能夠早點決定?所有的後悔 你想 在我們死後 可以裝滿多少袋? 我親愛的 好險喔! 你知道嗎? 我總是覺得好險 告訴你 我愛你! 即使未來我們未必會在一起 即使未來我們會相繼的離去 還好 我現在告訴你

人們總是在猶豫著 該與不該 對和不對 總是在猶豫著 等"現在"過去了以後 才開始清醒 而"現在"已成為"過去"..

因此 我不要過去 也不需要未來 我要現在 而現在 我要在這裡 現在住在你的心裡 不是過去 不問未來 只是現在..

你現在快樂嗎? 在我們巧合的相遇了以後 你現在還算快樂嗎? 那麼未來 你的過去會是快樂的! 因為你的現在是快樂的 是甜美的 是我用整整高出了你16度的雙手 填滿 擁抱住的..

"在這裡! 不管你要往哪裡去 我都在這裡!!"

[詞作] 左手

這是我的左手 手心寫著迷惑
他在說些什麼 等待什麼
他遮住我的雙眼 他要我憑著感覺
去尋找最接近自己溫度的右手

在我的小時候 他總是牽著我
帶著菸草香和溫暖的右手
他總在路口等著 他總在人群中找著
那隻充滿驕傲與軟弱的我的左手

我說 愛上你以前我必須先愛上你的那雙手
那雙 能給我溫暖在37度半的那雙手

握緊我 抱緊我 這是女人的要求
牽著我 帶我走 其實我要的不多
你能否擁著天邊 抱著海洋 指引著我走
捧在你的掌心 呵護

鴛鴦。咖啡和奶茶

給我親愛的..

"和你在一起越久 越覺得你是個屁" 沒有他們看著你的眼神 也沒有他們畏懼你時的膽小 和你在一起越久 感覺不到你是個遙不可及的大明星 反而覺得 你就是個自然的屁

所以原諒我 你就像個自然的屁一樣 存在我的身體裡 常常讓我來不及想念 就已經被綑綁在思念裡

我認識的你 不像個大明星 反而像個自然存在生命裡的屁
OK Fine! 是個會發光的屁!

但是 我親愛的 每當人們提起你的名字時 不論是點播的歌曲 還是印在CD上 貼在BBS裡 我的心裡就會莫名的翻雲覆雨 當人們像討論著大明星一般的討論著你時 就像小學生當著全校上台領獎一般只是 私底下 我還是覺得你就像個自然的屁 是個會和我鬥嘴 說笑的屁!

自然的沒有壓力 感覺不出 你離我相隔了千萬里 總覺得 轉個身 你就會在路口朝著我的方向迎面而來 或者 門鈴響起時 你會在大門口 蹲著 用著你習慣的方式蹲著問著我 "笨! 怎麼這麼久才來開門?"

親愛的 冰箱裡我買了新鮮的牛奶和豆漿 昨晚你說除了黑咖啡以外 你還喜歡喝鴛鴦 於是 我在冰箱裡放了新鮮的牛奶和豆漿 然後 我想起了"一半" 上次我為你寫了一半的一半 下午 我用著一半的
鮮奶調和著一半的豆漿 我想起了你和你的鴛鴦

有沒有發覺? 一半的咖啡一半的奶茶 調和著美味的鴛鴦 一半的鮮奶和一半的豆漿 我親愛的 當人們發揮創意的 調和兩種不同的口味時 常常會讓人調出耐人尋味的飲料

和你在一起越久 越是覺得你就像個自然存在的屁 當人們都討論著你 像討論著大明星一般時 你 像鴛鴦裡的咖啡 豆奶裡的豆漿 很自然的存在 沒有一點壓力

我的另外一半 在你身上

[詞作] 說不出口的愛

寫好的信 貼上郵票寄出去
只是愛你的心 還來不及告訴你
就被你輕易的放棄

該忘的人 貼上記憶的封條
唯有愛上你的我 還沒有告訴你
就被你遺落在角落裡

說不出口的愛 你還會不會在意?

望著你轉身後的背影
一步一個封印
鎖住已逝的過去

說不出口的愛
還沒來得及告訴你
我想你一生都無法明白
我心中的秘密 來不及 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