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4

乾旱的生活裡出現了一線光亮

往年入冬之後便是雨季。 雨季來臨時,總會下起這麼幾場大雨。 大雨一來,把路邊的樹木花草都澆活了起來。 但今年有別以往,入冬之後非但沒有雨季,就連氣溫也是這麼的高居不下。 
有時出門都忘了究竟該怎麼穿衣服。 穿得多了,到了中午時刻可就熱了; 但若穿得少了,又覺得冷。 氣溫沒個準,以至於今年感冒的人特別多。 幾個禮拜前,我也感冒了。 身體多處痠痛不說,整個人也跟著沒有精神,說話時也是有氣無力的。 
加州缺水,但美國其他地區則是飽受風雪之苦。 是說,比起大風雪,我想我還是比較喜歡這裡的天氣。 乾燥,卻不至於太過於寒冷。 寒冷的天氣使人陷入哀傷的機會也比較多。 
小年夜租了部電影回來看。 Dakota Fanning主演的「Now is Good」。 故事描寫一個患有白血病的女孩,在人生的最後時間裡,列下了此生要嘗試一次的行事表。 並在最後的時間裡與鄰家的男孩相識相戀。  劇情沒什麼創意,無非就是得了絕症的女孩,說了一些令人感動之事。 但,不覺得嘛? 故事裡頭總是得要死了什麼人,這故事才說得下去,也才能博得觀眾的眼淚。 雖說是老梗,但我還是哭了。 
是說,這些年發現自己的情感還是挺豐富的。 或者,換個角度來說,是更加的理解自己了? 想哭的時候哭,想笑的時候笑。 還像個小孩子一樣的,說到情緒激動之處,也是以嚎啕大哭來解決問題。 不說別的,就是上次面臨工作量上突然的轉變,不也是在大老闆的面前哭得唏哩嘩啦的。  
大年初一,和爹媽出了門上了香。 給我小妹點上了光明燈。 是說,也不知道這光明燈到底有什麼用沒有,總之點上了祈求個平安。 若是說有什麼心願的話,無非就是希望小妹今年能添個小馬讓我這阿姨好好的寵寵她(他)這的確會是很好的事情。

性愛狂好肌肉男

話說,近日認識了這麼個男人。 他傳來一張自拍,緊身的塑身衣,左手上戴著手套,凌亂的中長髮,按他所描述的平日嗜好,估計是剛從外頭運動回來。 對於此人的印象,我仍舊處於保留的狀態。

以我先入為主的觀念來看,會在一則信件之中重複使用「,,」作為標點符號的人,學問約莫不是太高。 當然,也是有人會說談戀愛的對象,通常跟一個人的學問是沒有關聯。 雖說如此,我對蛋捲之前跟我聊起的「門當戶對」這件事,也持有相同的看法。 不論是談戀愛的對象也好,亦或者是結婚的對象,自古以來的門當戶對不是沒有道理。 擁有相等的學歷,意味著有相似的品味和生活態度。 
從片面的文字上看來,此人顯然是沒有所謂的高學歷。 但,老實說讓我更加在意的是他一直在使用錯誤的標點符號。 這對一個經常在寫作的人來說,是一件很傷眼,也很在意的事情。 他傳來自拍的那晚,我正和貝姬聊著此人。 「我覺得這個人就不是我的菜!」 我差不多是這樣跟她說的。 「滿身的肌肉不說,光是那頭中長髮就已經是點到了死穴。」 
話說回來,從照片上來看,這男人沒什麼不好。 若是在寒冬時期,感到空虛寂寞冷,需要找個懷抱的女人非常適合這樣的男人來安慰,而這男人估計也是不會讓妳失望。 以這樣的身材體格來說,約莫也是會讓許多女人連夜高潮迭起。 但我想,除了在寒冷的冬天裡,想找個可靠的人來安慰以外,總還是要有點其他的期待吧。 上床像條龍,下床像條蟲。 一個無法與妳進行深度交談的人,日子恐怕只會越來越苦悶。 我想他除了能夠問妳「爽不爽?」以外,恐怕是不會問妳「核能到底能不能?」這個問題的。  人總是不能只靠性愛而活吧?
如此這般的這男人在手機聯絡人之中有了另一個簡稱「性愛狂好肌肉男」。 腦海中將此類型的男人分類為睡一晚尚可,但絕非理想對象之人。 門不當,戶不對,也沒有讓我想要撲上去的條件,故,屬於「不了了之」之「泛泛之輩」。  

Carry On

Image
星期天的早晨。 
這幾日LA的天氣相當好, 好到會讓人誤以為是夏天。 前幾天幾處山區出現森林大火,住在山區附近的同事,特地請了幾個小時的假回家去看視災情,若情況嚴重的話要跟著做出驅散的動作。 這使得原本人手就不足的我們更加的忙碌了一點。 正因為這樣,最近我更是期待休假在家的日子。忙碌到總是不知不覺的就渡過一天。 
昨天和日文老師去吃午餐。 老師順便將拖了很久的聖誕禮物帶來給我。 裡頭除了有一盒巧克力以外,有茶葉也有可可粉,非常適合一個人在家時享用。 
是說,人的心很奇怪。 有的時候,不會特別去思考「存在」這件事。 當「不存在」的突然存在的時候,就會開始思考:「嗯,或者能夠存在也未嘗不是一件壞事?」 開始意識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寂寞就會開始在心裡發芽。 我覺得是這樣,妳不覺得嗎? 

獵人與他的獵物

他是這城市裡的獵人,而他視妳為他的獵物。

越是神秘的,才有需要被一探究竟的價值。
征服了妳,才能滿足獵人的虛榮心與成就感。

有捲兒自遠方來

上週蛋捲到LA來玩。

排出了幾天的假期,開車帶她去了聖地牙哥兩天一日遊。 多年前小妹曾經在聖地牙哥區住,當時還對城市裡路線蠻有概念的,但因為許久沒有前往以至於方向有點混濁的fu。 不過不論如何,一些值得拜訪的地方,也算是蜻蜓點水般的短暫拜訪了一下。 雖說蛋捲是說不想太麻煩我,但我覺得遠道而來的,機會難得啊!

是說,除了聖地牙哥之外,蛋捲說還想去環球影城看看。 說到環球影城,我也是好幾年沒有去了。 於是乎,兩人就大搖大擺的來到了環球影城。 雖說LA的環球影城沒有佛羅里達的那麼大,但裡頭設施該有的還是有了。 園區內大部份的還是以快餐廳與商店為主。 遊樂設施的話最近要屬「變形金剛」為最新的遊樂設施。 一走近影城,我倆首先嘗試的不是別的,正是環球影城裡頭的「鬼屋」。

是說,因為是很多年以前來過的事情,壓根不記得以前有沒有這個,但此番走進鬼屋裏,一片黑漆漆的就是給人很恐怖的感覺。 一路跟著前面的人走,耳邊不斷地傳來驚叫聲音,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從哪邊傳來的,時不時的又因為十分害怕,所以神經就繃的更緊了。 行徑轉彎口處,赫然有隻「鬼」跳了出來,這可把我給嚇了一大跳! 自然的驚聲尖叫了出來,嚇得後方的蛋捲拉著我拉得更緊了!

走出了鬼屋之後,我和蛋捲都感到虛脫了!
是說,我們也不過才剛到而已,就已經精疲力盡的感覺!

既然來了,總不好就這樣掉頭走人,那未免也太不划算了一點。 於是乎,再補充了一顆早餐時沒吃完的茶葉蛋之後,兩人又硬著頭皮前往下一個遊樂設施。 首先我們去坐的是侏羅紀公園。 因為是水上遊樂設施,一大清早的淋了一身濕。 雖然侏羅紀公園這部分的造景已經讓人感覺是屬於「中古世紀」時的電影造景了,但這樣搭著小船,順勢而下時淋的一頭濕的遊樂方式還頗能被接受的。

緊接著我和蛋捲想說趁人不多時趕緊去排變形金剛。 搭上了變形金剛,老娘是一整個後悔莫及的感覺。 這......也未免太顛簸了一點吧?! 僅僅是一部車子在有限的空間內旋轉,但戴上了3D的眼鏡之後,一面跟著這麼四處180度的旋轉方式,真是叫人暈眩。 然後緊接著在前往搭乘Mummy,讓我更是一時之間難以接受的超想喊救命! 心中不斷的祈禱趕緊停止旋轉吧!! 估計若時間在長個幾秒,我應該是會吐!

午餐之後我和蛋捲其實都已經產生些許的倦意了,加上蛋捲約莫是有點水土不服的症狀出現,我覺得我跟她都已經沒有什麼力氣再參加什麼刺激的遊戲。 想說找個比…

光陰滿枝枒

Image
離開我們的青春,留下了光禿的枝枒。  但,親愛的,這並不令我感到感傷。 
光陰冉冉,妳輾轉的走過了無數的國度,終究來到了這裡。 我們的青春也許已經遠走,但我知道妳在這裏,是支撐著我的力量。 

一杯茶

Image
今年的假期很怪。 聖誕節和新年都是在星期三那天渡過以至於時間上是呈現一整個錯亂的感覺。 感覺今天是星期一,昨天是週末,這般的fu 。  這是星期六早晨的茶一杯。

2014 玫瑰花車遊行

Image
元旦假期的第二天,多半有兩種這樣的可能。 一種是像平常一般的時間到了就工作,另一種則是和親朋好友相邀出遊。 話說,算算日子,來到加州當起居民的時間已有十年這麼長了,但每年享譽世界聞名的玫瑰花車遊行,我是一次也沒有參與過。 但我覺得這其實也沒什麼感到驚訝的。 就像早些年居住在紐約,我也是從來沒有去參加過時代廣場的倒數活動啊!

一般而言,居住在哪個城市裡,恐怕越是類似這樣人山人海的地方就越不會想要去參與。 零下幾十度的氣溫裏,大家穿著厚重的登山外套,冷颼颼的站在時代廣場上占位子,這樣一站少說也要十幾個小時,水也不敢喝,東西也不太容易吃。 每一年要在這樣饑寒交迫的狀況下親吻與擁抱旁邊的人。 老實說,這事兒打死我也不會去做的! 雖說青春有限,但何苦為了青春而犧牲了自己? 你說是吧?


是說,因為從沒有去看過遊行現場,更沒有在三更半夜帶著帳篷去排隊的經驗,昨天開始一連休上七天的假期,帶著我爹媽去了花車展覽。 每一年在玫瑰花車遊行的第二日,主辦單位會將這些花車放在大街上供展示。 距離我居住的地方大約是十五分鐘到二十分鐘的車程。

所以說有人的地方就有商機! 花車展覽也不例外。 因為這些花車是放在住宅區附近的大街上,於是乎這附近湧入的大量觀光客成了附近居民斂財的對象。 附近車位並不足以提供這兩日瞬間湧入的人潮,於是乎附近的居民突發起想的立馬租起了自家的車位。 每台車收費$10美金的停車費用。

這樣一天下來,平白無故地坐在家裡也有數百元的收入。 除了停車要錢以外,入場的門票也是不便宜。 一個人收費要$10美金,也不過就是看這些花車的展示而已。 嚴格說起來,約莫就是有點像台灣元宵節時大家爭先恐後的要看燈籠是一樣的行為吧?

重點是,今年,看了花車展示了。

花車上除了以玫瑰花作為主要裝飾以外,主要標榜著已非加工後的化學製品做成的環保花車。 所以花車的整體除了以回收資源搭建以外,花車上的顏色均已天然材料(生的或死的)搭建出來。 比方說一些需要用的黑色的部分,他們採用了黑豆,紅豆這類的東西黏在一起所做出來的色彩效果。 若是需要綠色的部分,可能採用了蘋果或花菜之類的天然植物來構成。 過程非常耗時。

人山人海的景象,超貴的門票,讓我覺得其實看過這麼一次之後,約莫往年也不會想要再去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