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6, 2017

關於朋友兩三事

新年過後,一起工作的女性朋友提議說二月份要出去旅遊。 起先,我是抱著未嘗不可的心態。 想說,嗯.....可以商量看看吧?! 看是要去哪裡,如果情況允許的應該是可以。 話說,假都請好了。 但這中間發生了一些小插曲。 為了配合彼此的工作時間,約莫有兩個星期的時間,陸續會一直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訊息。 重點是,如果討論有重點的話,我是很樂意配合討論的。 但幾次你來我往之後,我發覺我們一直在針對一個問題一直打轉。 好像鬼打牆那樣。 我一股腦想要出遊的熱情就已經被澆涼了一大半了。

最後她們討論的結果是要去看北極光。

北極光耶! 誰不想去看北極光? 但,從那日之後又陸續的接到一連串的簡訊。 而這些簡訊又是毫無目標的「激進」討論。 半夜三更的手機就開始震動個不停。 若是說「討論」的簡訊也就罷了,此時收到的多半是一大串的「這個時間也可以」,「那個時段也很好」,「這個班機要飛很久」,「那個班機要轉很多地方」之類落落長的一大串資料。

我個人是覺得,關於傳簡訊這件事,如果你必須以「發文」的地方來傳訊,而不是以「句子」來做溝通方式的話,約莫拿起電話直接用講的話比較方便一點。 老實說,那幾個晚上只要看到是對方的名字在我手機上,我一整個就開始頭皮發麻。 講難聽點,老娘跟愛慕的人也沒有傳簡訊傳到這種地步。

於是乎,那幾天我就索性「已讀不回」的在應對。 因為整個簡訊裡頭,沒有我需要發言的地步。 純粹是對方馬不停蹄的非要去看極光的發文啊?! 殊不知對方完全無法理解這「已讀不回」的應答方式,第二天立馬收到對方傳來的簡訊,問我說「還好嗎?」

話說,這時不要說是北極光了,就是廁所我也不會想要跟她去。 因爲我完全可以想像那四天之中,以我的個性加上對方的強迫症,我們大概不會玩得很盡興。 約莫不會有什麼特別美好的回憶可言。 況且,我也沒有打算要花上幾千塊錢美金特地飛上個二十幾個小時到芬蘭去睡一個晚上,看一個搞不好不一定能看得到的北極光。 太扯了,好嗎?

於是乎,我跟對方建議說不然我們去一個稍微近一點的地方。 北極光以後有機會再去。 當天晚上對方回傳,說還是堅持要去看北極光。 我完全搞不清楚她到底是在糾結什麼東西? 為什麼非得要去看北極光。 最後,我直接跟她說,嗯,那算了。 我真的沒有想過要花一筆不小的數目去那邊,況且我爹媽這邊有事情,我不得不早點回來。 如此一來待在那邊的時間也就縮短了。 所以,你們去吧。 我這次就不跟你們去了。

想說,這樣事情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吧?! 不!

星期天那天一早,我又收到對方的傳來的簡訊。 內容是說她很重視我們之間的友情,很希望一起製造更多的美好的回憶。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要我考慮可以去一些其他的地方。 一起旅行。

收到簡訊時,我正在跑步機上運動。 老實說,看到簡訊我真得是超崩潰的。 首先雖說我們是多年的朋友,但還不致於好的很需要一起去旅行的地步。 不過就是閒暇之餘,會一起吃個飯,聊個天,加入個臉書什麼的關係。 況且近年來我一向都是獨來獨往的,也沒有特別非得想要和誰在一起的生活。 究竟我是說了什麼讓妳有這種假象? 非得認為我和妳應該要一起出遊這件事?

天吶~ 這是多麼大的誤會?!

假如說這些年我有什麼長進的話,約莫就是更加重視,愛惜自己的感情(感覺)。 面對不同調的人時,倒不至於惡言相向,但,會禮貌的抽離對方的生活範圍。 與其浪費彼此的時間,倒不如誠實的面對。

所以,那天我就是很誠實的告訴她。 我跟她說,我真的是習慣了一個人獨來獨往,沒有特別想要跟誰出遊這件事。 謝謝妳的友情, 我很珍惜現有的,也很樂意製造回憶。 但,一起出遊這件事,就免了吧?!

有些人在生命裡你很清楚他們所扮演的角色。 即使相隔很遠,即使不經常見面,但你就是很清楚的知道對方在你心中的地位。 你願意花許多的時間和這些人在一起。 你不用多說什麼,他們就會明白。 另外有些人,你們經常見面,但心中就是有一條始終跨越不過去的河流。 嗯,我和這位友人之間,就是有那一條跨不過去的河流。

Jan 16, 2017

天黑黑

莫名其妙的
就陷入了一陣昏暗

沒有特殊的原因
就像 有時天一黑
燈一關
我們就看不清前方的景象

沒有意義的時間
像沙漏 在眼前流逝
心一涼
昨天的熱情就 突然
煙消雲散

Jan 4, 2017

謝謝你

我嘗試著回想著:上一次像這樣寫下些什麼是哪時候? 上一次像這樣忽然的想留下些什麼是哪時候? 那些日子,顯得越來越遙遠了一些。 看似,又好像是昨天才發生過的事情。一轉眼,又是幾個年頭。 我想說,會不會是因為我們都老了? 距離那個喜好冒險,對未來總是充滿著幻想與期待的年紀有了些微的差距?

生日的前夕,我突然的想寫下些什麼。
好像過去那樣,傾訴些看似毫無意義的碎碎唸。

過去的一年對我來說是十分重要的。 回想起來會有一種「啊~ 原來我是可以的。」這種感觸。 而關於我的感觸,似乎仍舊是多到三不五時的會熱淚盈匡的狀態。

某日,我忽然回想起過去所有的種種,然後忽然發現 原來那些所謂的不如意,它們的出現與發生冥冥之中都意味著什麼重要的訊息。 彷彿是為了讓我在某日風和日麗的早晨,在他不加思索的跟我說「I love you」的那一瞬間,察覺原來我在某人的心中是這樣的一個人。

原來,我是這樣美好的存在一個人的心裡面。

但其實,那當下妳並沒有想多要求什麼。 你只是依稀記得,好像在記憶中的某一天,也有個人說著類似的話。 你依稀記得那短暫且美好的片刻。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裡,妳們溫暖著彼此的心。 只是當時,妳仍舊貪婪著,期盼對方以溫暖回應溫暖,以同心對待同心。那一瞬間,你忽然明白。 過去的種種,不過是為了讓妳在這一刻理解所謂不求回報的愛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妳終於可以淡定的聽他說著「Ilove you」而不過於大肆喧鬧的銘記在心。

愛,是不嫉妒,不貪婪,不自誇。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愛是外頭下著雨,他打著傘站在轉角等待我的出現。
愛是相信,愛是靜心的等待。

嗯,我想說的是。
我沒關係了。 那些過去所發生的種種,我覺得都沒關係。 也曾經懷疑過自己,討厭過自己,甚至於無法原諒那些傷害我的人。 但,我覺得都沒關係了。 原來,我是可以的。 也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人。 這樣,就很好了。 不是嗎?

生日前夕,我們一起聽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