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04

今天 用左手吃飯

親愛的..

我說 日子以飛快的腳步溜走
你說 這禮拜總覺得過的很慢

這令我感傷了幾秒鐘 短暫的從感傷中讓時間得到緩衝的機會 好讓我跟上你的速度 最近突然強烈得感受到自己過著機械式的生活 起床-->吃飯-->出門-->回家-->睡覺 有時在想假使生活裡能出現一點點新奇的事情就好 一點點 哪怕是突然間醒來發覺自己可以用左手吃飯都好

前天夜裡我發現了躲在車子底下的那隻黑貓 穿著胸前印有V字領的黑夜紳士 在車子轉進Drive-Way的那一煞那 突然從我眼前迅速的飛躍而過 躲進隔壁空屋草叢裡 像在偷窺著細細觀察著人類逐漸的機械化中的過程 黑貓將情緒瞬間縮成一團黑色的雪球 跟著機械化的人類 越滾越大 "please becareful" 你會這樣開始向我提出警告

你知道嗎? 二十四個小時裡 扣除了八個小時的睡眠時間 八個小時的工作時數 還有額外的八個小時心甘情願的讓你佔去了一半的時間 坐也想你 站也想你 蹲著想你 時鐘的秒針不停的閃動 一閃一滅 一閃一滅 想你其實也是頗為機械化的生活著 幾點鐘就寢 幾點鐘起床 幾點鐘出門 幾點鐘在哪個騎樓下避一場大雨 這時 倘若眼前突然的出現一隻大黑貓 想你是不是也會和我一樣那麼的欣喜若狂 感覺生活裡出現了一點不一樣的新鮮感?

嗯 你知道 其實我真的沒什麼! 只是偶而會有這些突如其來的感傷 老實說 我又何嘗不是呢? 縮成一團的黑貓像顆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只是偶而我想你也得讓我擁有小小的悲哀感 弔念一下不知不覺飛快而逝的日子 我想你假裝沒聽見就好 弔念我那些以逝的六十萬四千八百秒機械式生活

"今天 用左手吃飯.."

你放心 我答應你的就一定會做得到! 我答應你 縮到腰酸背痛的時候就將自己釋放 緊緊的跟在你的背後 勾著僅屬於我的小拇指

請你。牽著我

哼首甜甜的小調 跟著你輕輕的慢。慢。走...

Love,
心甘情願的我做你的貓
07/31/04 3:56am

永垂不朽的生命

給你 我遠方的親愛的那個人...

世界 在不停的交替著! 新的舊的 小的大的 生的死的像河流 上流的水不停的將下流的水推向大海讓掌舵的人來不及停擺 今天的死亡 明天的誕生 世界不停的這樣交替著 其實我們來不及說的話還太多太多 捨不得放下的心願太多太多 這話說來或許有些不應該 只是有時想想這或許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我不想太痛苦的死去..."

這話說出來有些人或許覺得是我想得太多 甚至顯得有些無病呻吟的感覺 但是 你知道 其實我的思緒就是常常這樣漂浮於各式各樣的虛擬情境之中 我害怕與你告別 因此假想分離時百感交集的適當表情 我是該笑著哭 還是該哭著笑? 我害怕將你束縛 因此假想著我們並不太熟 我不知道你抽的是哪個牌子的香煙 也不知道脖子的左側有顆頗為顯眼的黑痣

一直到後來 我才發覺原來我是害怕"突然"的慌亂感..

前些時候向你推薦了部電影 直覺上認為那部戲的故事大綱很適合你 感覺很有"你"的味道 故事以一場喪禮最收場 故事的本身以無數個小故事累積而成 故事的主角本身就是個說故事的人 故事的最後 形容著那條河裡來的大魚游回了河流裡 牠不是死亡 只是另一則傳奇的開始

記得嗎? 那天 我就是這麼認真的對你形容這部電影的內容與感想 然後你說 "妳也是個說故事的人" (微笑) 但 你知道嗎? 每個人本身都是一個故事 有的精采 有的乏善可陳 有的起伏轉折很大 有的充滿了戲劇性的多變化 然而最終永垂不朽的仍是那一則廣為流傳的故事 "牠不是死亡 而是一則故事的開始"

老實說我不想太痛苦的死去 假使那是一種解脫..

記得一個人的容貌 記得一個人的美好 記得一個人永垂不朽的故事 讓新的舊的 小的大的 生的死的相互交替著 可以落淚 可以感傷 但我認為不論如何 我們都無法催促著一個人在一夜之間長大 相信 你會同意我的 是吧? (微笑) 不管我們願不願意 世界 是這樣不停的交替著 新的舊的 小的大的 生的死的 換個角度看 perhaps it's not really the end, it's just another beginning of what we call life..

河裡來的大魚游向大海裡 喪禮上有人落淚 有人感傷 有人面帶微笑的流傳著大魚敘述的故事 有真實 …

最好的是你 從每一個角度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這樣大家問妳 妳怎麼回答 哈哈哈"

知道嗎? 其實 我從來不需要向誰交代些什麼 或者看當時我的心情而定 假使我願意 我可以掛著歡喜的笑臉 眼裡閃爍的是你身上的光芒 假使我不樂意 我可以說個耶穌託夢的故事給她們聽 就說某個夏夜裡 上帝來向我託夢 祂說黎明之際朝著東北方向行走 就能撿到神奇的東西 但 你知道嗎? 其實 我從來不需要向誰交代些什麼

於是 我開始假設 假設時間真的可以倒轉 你會不會想要回去改變些什麼? 如果時間像一餅影像帶的話 你會從哪一段開始剪輯? 我? 我對剪輯懂得不多 但我會想盡辦法 把你 留在紐約 留你 在我身邊 *微笑*

假設時間真的可以倒轉 也許我們不一定會在一起太久 但假使可能的話 說不定我們可以再多開心幾年 你可能遇不上現在認識的這些人 但是你說 你深深的相信 if people are meant to know each other, then time is not a factor. 是啊! 這些話讓我突然間感到有些震撼! 很難得聽見你這麼完整的表達 多數的時候 我們之間的一些談話很容易被打斷 還好我聽得懂你說的話 還好我很習慣你表達事情的方式 但有時我在想 真的很難得聽見你這樣完整的表達內心裡的想法

你笑 我跟著你笑 你哭 我跟著你難過 是一種預感 是一份默契 是一項微妙的心電感應 感應假使現在開啟MSN 會得到你的回答 感應假使時間真的能夠倒轉 我們會選擇住在同一個地方 又好比現在感應我們該向前望 時間 它不會倒轉 相反的未來 一直來 但我和你一樣 深深的相信 if people are meant for each other, regardless when and where as time comes they would find their ways. 深深的 深深的相信 *微笑*

"我等了這麼久 才牽住你的手 我不想這麼輕易地讓你走.."

知道嗎? 我真的不需要向誰交代些什麼 假使我願意 我可以輕描淡寫的形容你的身影 假使我願意 我可以什麼都不用說 懂我的人自然就會懂 不需要我來交代些什麼

你懂的 是嗎? *微笑*

假設時間從現在開始倒轉
我想我會把你留在紐約 不讓你這麼輕易的從我身旁溜走

誰叫 愛上你 讓我變得如此執迷不悟的貪心..

貓字…

假裝不愛你

給你 我遠方的親愛的那個人...

有時 我喜歡假裝

假裝我們住在同一個城市裡 假裝只要一通電話你會以飛快的腳步出現在我家門口 假裝你只是外出一下下 假裝我們是陌生人一樣 走在熱鬧的人群裡你是我身旁的路人甲 轉身給我一個微笑 假裝從那一瞬間我們會再重新相戀一場 有時 我喜歡假裝 甚至喜歡假裝聽不懂你說的話 當你用著"某人"或者"人家"來形容我的時候 我特別喜歡假裝 假裝聽不懂你說的那個人到底是什麼人 (哈哈) 然後你會氣急敗壞的對我說 "就是妳啦!" 仔細想想 有時 我還真的很喜歡假裝

假裝哭泣 假裝悲傷 假裝快樂 假裝歡喜
假裝我討厭你 但我 就是不會假裝不愛你

於是 我不想假裝自己很大方 更不想假裝犧牲自己 令我感到十分的偉大 (縱使犧牲是到達聯繫最終的工具) 什麼都可以假裝 就是不會假裝不愛你 愛的了不起又很偉大 *微笑* 然而有時 我承認 我是喜歡假裝 最好惹來你吹鬍子瞪眼的解釋 假裝有時我真的聽不懂你說的話 假裝我討厭你 討厭你讓我不會假裝不愛你 關於假裝的事 大概就是這樣! 你不懂嗎? 還是和我一樣 只是偶而也喜歡假裝一下? *微笑*

這世界太單調 所以我們都學會了假裝..

假裝下雨的時候 天空裡有好多的飛魚一隻一隻的落下 假裝這時候你在我身旁 假裝可以把彩虹裝載口袋裡帶回家 找個溫柔的夏夜 把彩虹放出來照亮那扇窗 假裝公園裡的小草長了腳 你想它們又會去哪邊? 世界太單調 偶而的假裝 可能會讓世界更美好..

我承認 其實有時 我是很喜歡假裝 但我 就是不會假裝不愛你 就是不想假裝自己很大方 犧牲掉自己的感覺 我一點都不覺得很偉大 我可以假裝很多事 就是不想假裝下意識裡迷戀你的直覺反應

假裝我們住在同一個城市裡 假裝你只是外出了一下下
假裝你是路人甲 假裝我是路人乙 但是發誓要在一起

貓字條:
======================================
什麼都可以假裝 就是不能假裝不愛你
你偷走的是我的心 不是我假裝的面具
======================================

量身訂做

Dear 親愛的..

你好嗎? LA的氣溫剛開始才步入夏天 乾燥的氣候 讓人有種無比懶散的感覺 絲毫不想移動半步 後院的賤狗選擇在陰涼的樹下小憩 偶而周圍被飛來的蜜蜂吵醒 惹毛了牠 最多揮揮兩片大耳朵驅趕嗡嗡的吵雜聲 絲毫不想移動自己的身體半步

忽然想起你...

想念一種反射性的動作

"我這邊也是晴天 不過真是超級熱的 皮膚都是熱熱的~~"
"then you should have a iced bath"
"當果凍貓?"

你來自夏天 所以不知道是不是比較能夠適應亞熱帶炎熱的氣候 喜歡夏天裡海邊的感覺 夏天裡你會說天空藍的很美很美 海風吹得很柔很柔 但我 來自冬天 有一陣子 我甚至逢人就說"我是冬天的孩子" 我來自冬天 以往在紐約每到了下雪的季節 我是真的很開心 你看過嗎? 遠處灰白色的天空裡 當氣溫從極冷回升到足以產生雪花的時候 仔細的觀察就能夠看得出雨水躲在雲層背後整裝待發 就好像有了隨時會下雪的預感那樣

從我的角度上 看得見許多稀奇古怪的景象..

"妳是霹靂怪貓" 你說

你好嗎? 台北的氣溫是不是仍停留在夏天你喜歡的模樣? LA的高溫讓我忍不住的有了反射性的動作 大口大口的深呼吸 吸進你吐出來的空氣 週而復始的循環 延伸至大腦以後出反射性的動作 但我懶散的連身體都懶得移動的望著你的天空

從我的角度上 能看得見不一樣的彩虹...

你來自夏天 我卻是冬天的小孩 我和你不一樣 但你相信嗎? 從我的角度上 看得見不一樣的彩虹 從我心裡 聽得見不一樣的聲音 噗通 噗通的跳著 syncronized with yours 反射性的想念 只。為。你。量身訂做

Love,
為你量身訂做的霹靂怪貓兒
2004/7/25 6:27am

===============================
想念的時差 我調不回來
愛戀你的心 只為你 量。身。訂。做
===============================

請你讓我保護你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那個人...

昨天明顯的感受到你工作上的沮喪 只是叫我怎能不擔心? 你向來就容易受牽於這類的失敗挫折感 該說是失敗嗎? 或者說面臨困境比較合適些吧? 孤軍奮戰的困境

不論你相信與否 我認為老天是公平的 老早衡量好每一個人的福分 有的分了才氣少了財氣 有的分了重要的地位卻也因此少了許多溫暖的安慰 你有的 是什麼? 老實說我無法形容的很明白 或者什麼是你將擁有 是你該擁有的 變數實在是太大 因此我是多麼想要和你一起相約到八十 到時也許我會更明白 更清楚的詳細的說出那些個與你有關的故事

記得嗎? 有次我是這麼對你說的 總覺得你肩上扛下了許許多多的"人情債" 喜歡你的你不喜歡 你不喜歡的卻總在身旁圍繞 沒有人問過你 你究竟願不願意? 喜不喜歡這樣的安排 從出生到長大 沒有人問過你 你願不願意出生? 喜不喜歡長大? 你知道我是多麼的心疼你? 善良的教人那麼心疼 默默的承受著只為了迎合對方的口味

會改變嗎? 我覺得那是不可能的..

肩上有了太多的"債務" 很難教你卸下來 輕鬆一下 其實我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沮喪的時候 我又何嘗不是這樣私自的躲在角落裡孤寂沉悶 然後還要說些掩飾自我的謊話 "別擔心 I'll be fine" 善意的謊言 或許就是這個意思吧? (微笑)

我不是要教你壞 只是突然想要告訴你 上天是公平的 耕耘了多少 收穫就會有多少 這段過程裡難免會有小小的沮喪 有失敗 有成果 起起落落的情緒在所難免 但你知道嗎? 還好你有我 前方的路或許有些難走 唯有手牽手才能繼續往前走 一個人跌倒還有另一個人支撐 一個人失敗還有另一個人作為依靠 過了今天 答應我 寄給我 兩滴當你沮喪時流下眼淚 我可以種花也可以種草 灌溉一棵能在四季裡盛開的植物 擁有最堅韌的生命力 (微笑) 沒有人說你不可以哭 只是我想你記得 受傷了要回家

其實我想這輩子你都不會改變 受創時依舊會這樣 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 脆弱敏感 優柔寡斷猶豫不決的性格今生今世都不會改變 但我寧可你這樣 一輩子 不要有所改變 你聽過嗎?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 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我只是在想 今生我想你是學不會了 對別人殘忍對自己仁慈些 更學不會如何保護自己

路遙遠 我卻 只。想。和。你手牽手
路艱難 所以請你 讓『我』保護『你』

十五年的結束與開始

Dear...

1989年七月19號 日本成田機場

從機場的落地窗望去 遠處的山看起來很美 很遙遠 生平第一把吉他上貼滿了各式各樣的貼紙 記得Leslie的那首"兜風心情"吧? 嗯 當時配上了機車的廣告 宣傳時期有附送貼紙 黑色的"兜風"字樣 貼在生平第一把吉他上

1989年七月19號 西北航空 台北飛往紐約 經由日本成田機場轉機 對面的外國人向我借了那把吉他 開始在機場裡抱著吉他哼哼唱唱了起來 他到底唱了些什麼 說真的 我一點idea都沒有 回想起來 一切 都好像那麼的新鮮 但不知不覺中這15年的歲月就這麼悄悄的走過 看起來很美 很遙遠

昨晚 失眠 老毛病又犯了..(微笑)

壓力 是對自己有了太多的要求
想得太多 是對未來充滿了未知感

"聽聽音樂吧?" 你說

於是摸黑翻出了那張拷貝的不怎麼樣的MD 溫習著每一首令人感動的曲子 躺在床上身體維持著同一個姿勢約一個半小時後睡去 是不是也發覺人在不同的階段裡似乎還是能找出可以煩惱的事情? 沒有工作時煩惱工作 沒有愛情時煩惱這輩子是不是將永遠不知道真愛是什麼? 嗯 "壓力 來自於要求" 不論是對自己或是對別人

如果 時間能夠迴轉15年 不知道你會不會像我一樣 選擇不要長大? 我是說如果 我們能有選擇是否長大的權利 那你會不會和我一起? 一輩子不要長大? 10年 15年 50年 對人生沒有任何的要求 對生活沒有任何的渴望

"沒什麼 我只是突然有感.."

有了愛情 我需要開水和麵包
有了麵包 我仍需要愛與被愛

難道 就是這樣 這是個諸多要求的人生?

十五年以前與你相遇 預備給你十五年的以後
till the day I die...

字條:
=========================================
我是真的 想你
覓食麵包的壓力讓想你的我 像糊成了一陀的麵團
你的愛 在我身體裡面發酵 膨脹 酸酸 甜甜
有點令人匪夷所思的味道
=========================================

Love,
十五年後你的貓
2004/7/20 12:58

老太太的黑膠唱片

給遠方的你...

這幾天你都做了些什麼事? 是躲在哪個角落沉澱心裡的疲倦感? 或者是和許多的人群在一起排擠心中不勝負荷的感覺? 你好嗎? 還算快樂嗎?

週末下午開著車轉進附近社區裡正在拍賣家具的房子 玄關有一點黑暗 負責拍賣屋主家當的律師坐在大門口招呼進入裡頭參觀的人群 屋主聽說是個老太太 我想是過世了吧? 遺留下的這些家產經由律師仲介拍賣後 由家屬平均分配遺產 通常外國人都是這麼處理他們的遺產的

老太太生前似乎很鍾愛收集瓷器 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陶瓷 花瓶碗盤等等 置放再廚房裡一張張的四方桌面上 有的白瓷上沾染了一點歲月的痕跡 泛著一層淡黃 有的花紋十分好看 東方味十足 餐廳銜接著客廳 客廳裡有個壁爐 屋裡擺滿了不同風味的壁畫

在屋裡繞了一圈 最後發覺放在地面上堆積的黑膠唱片 突然很想你 非常的想你 想你若此時在這屋子裡勢必會歡天喜地的席地而坐 翻閱著一張張年代頗為久遠的黑膠唱片 一面還會興奮的向我解釋每一首歌的背景 年代 歷史 縱然你說的那些我都聽不太懂 但每當你談論起音樂時就是那麼的欣喜若狂 不像我 很多時候根本記不住歌手的名字 聽不懂 但我還是喜歡聽你說 說到高潮時眼中充滿了那股對音樂的熱誠

"最愛的還是音樂 是吧?"
這讓我有些忌妒 忌妒它將是你今生唯一的最愛 (微笑)

老太太收集了不少黑膠唱片 每一張仍保存的那麼好 我在屋子裡的一角注意到客廳裡那個抱著吉他的黑人 之前看著他抱了一大疊的黑膠唱片走 嗯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面對那些對音樂充滿熱誠的人 總是多了一些些的好感 而每一次都會很自然的想起你

角落 發覺我一直喜歡待在角落裡 角落讓我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你知道的 太多人群的時候會讓我感到十分的不安 於是我在屋子的角落裡發覺了它 一台十分古老的唱機 我分不出它的年份 右邊的櫃子裡放的是一台扭轉式的收音機 左邊的櫃子裡放的是一台唱機 上頭隱約的看得出有些生鏽的地方 但我想老太太收集的那些黑膠唱片 應該是曾經很炫麗的在這唱機上旋轉

若此時你在這屋裡 看見了這些 我想你會比我更加歡喜 是會拉著我非要形容一下哪張唱片是你已經擁有的 哪張是你缺少的吧? (微笑) 嗯 面對音樂時 你就是這樣可以滔滔不絕的說上幾天幾夜也不覺得累

那棟屋子裡似乎還有老太太生前的味道 我開始聯想老太太最後的一秒是在屋子裡的哪個角落裡度過? 唱機旁的搖椅上? 或是客廳…

小妹

給你 我遠方的親愛的那個人...

過些日子小妹會搬去聖地牙哥一陣子 最近 家裡開始為了她的遠行做準備 屋裡的一些擺設即將面臨一些轉變 忽然想起我似乎還沒來告訴你 我即將再次的"遷移"這件事: 從一個房間爬行到另一個房間裡

小妹的房間大約是我目前的兩倍大 去年剛搬過來時在家具店裡買的特價商品 一組化妝台+一張虛有其表的床架+兩個床頭櫃 (虛有其表那是因為床頭和床尾用著看似豪華的木板但中間只用了簡單的鐵架而已) 聽過嗎? 金絮其外敗絮其內? 用來形容她那張床似乎是很恰到好處 (微笑) 過些日子 這張虛有其表的的床架就會有了新的主人 我不知道它是不是能夠適應我的重量 但我想我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它的寬度

"人類 擁有強大的適應能力" 記得有次我是這麼對你說的

小妹其實一點都不小 我們之間相差了四歲 聽母親說小妹剛出生的有一年她外出時留下我和小妹兩人在家 妹妹哭了 我嫌她太吵 於是順手拿著床上的衣物往她臉上蓋了過去 嗯 是啊 後來她是不哭了! 只是差點被悶死而已 (大笑中) 她是家裡的老么 巨蟹爹很疼愛她 我也很疼愛她 嗯 我想那是因為都是女孩吧? 玩家家酒的時候 可以有個人陪伴 (老實說其實我比較喜歡玩小老師和學生的遊戲 *眨眼*)

小時候你一直是很孤單的 只是我一直無法體會那份沒有兄弟姊妹的孤單感 我只能揣測那是什麼樣的心情? 是在學校裡被同學們欺負時 你只能靠著自己的力量沒有人可以為你撐腰? 或者是當小妹哭著從操場的一端跑進你的教室裡哭訴時 你心疼的拿著掃把位小妹好好的幹上一場架? 其實我一直無法體會那份沒有兄弟姊妹的孤單感 我只能揣測那樣的心情

於是 第一次聽你談論起你的小妹是在那年的春天..

其實我想我們都明白 那樣的感情是永遠無法替代的 一種微妙的情愫 異於男女之間的感情 情人會分離 然而我想我們都明白兄弟姊妹之間的關係 紀錄的是一生一世的牽掛 (但是我必須承認的是我無法體會血液相通以外的情感) 嗯 我知道這時你可能有會給我一些類似"想得太多"的評語 甚至即有可能搬出那套主觀與客觀的說辭出來反駁 說穿了我只是無法體會沒有兄弟姊妹的孤單感罷了! (微笑)

我只能揣測 我想那樣的感覺是像我和小妹之間的關係一樣 生病了會擔心 哀傷了會心有同感 被欺負了會有一股莫名的憤怒 我想我明白的 從你第一次談論起你的小妹…

美麗的灰色

給你 一萬零九百多公里外的那個人..

氣象報告說 今天台北地區多雲 氣溫28~34°降雨機率10% 天空 仍舊會出現『美麗的灰色』到了海邊記得留下一片天給我 當音樂聲響起的時候 即使有一點點的灰暗 我還是希望你能留下一片美麗的灰色給我 那樣的景色 這個城市裡並不多見

樂手的生命是不停的挖掘新的音符
作家的生命是不斷的紀錄心靈感動

獵人? 獵人的生命是不停的追尋 即使走在佈滿了荊棘的森林裡 獵人從不等待他的獵物 拼命的在危險叢林中尋找 或許他會跌倒 受傷 或許在太陽西下時一如所獲的空手折返歸鄉 但獵人的生命就是不停的追尋 尋找獵物藏匿之處 出其不意的相互搏鬥 看似座危機四伏的戰場 裡頭藏匿著各式各樣的叢林野獸 而你 像獵人 不敗的獵人 只是 誰說獵人不懂得感傷? 誰說獵人沒有需要逃走的時候?

"我很想你 從你尚未決定逃走的時候開始.."

悶熱的夏夜裡 最好現在刮起一陣風 然後下一場大雨 牆上爬滿了進來躲雨的飛蛾 翅膀上帶著紋路 那紋路看起來像一雙大眼 看穿思念人的心 是誰說獵人不懂得感傷? 是誰說天空不能有一絲的灰暗? 是誰說下雨的時候不能去海邊? 是誰? 到底又是誰? 是誰說我不能想你 即使你就在不遠的地方?  

"貼近海洋的灰色,充滿著另一種慵懶、憂鬱的美感.." 

當音樂響起的時候 你在美麗的灰色下狂歡
我在遠方 想你。很想你 用一種慵懶、憂鬱的美感

================================
今年夏天,會是個適合想念的季節
================================

15秒鐘寫一滴眼淚

給遠方的你...

該怎樣告訴你 女人 是世界上最難懂的動物?

而那隻貓樣的女人是如此的口是心非 是這麼的難以捉摸 我想 你真的是太不了解女人 太不了解貓的快樂與悲傷 不成比例的醞釀在心裡頭 想被看見又不想被發現 想被了解又不想被拒絕 想佔有又害怕離別時的傷痛 然而總總矛盾的心情 你卻暗示著我只有15秒鐘的時間可以做出反應

15秒鐘的時間裡 我能不能不要故做瀟灑? 瀟灑的讓你以為我真的可以微笑的說再見? 瀟灑的讓你以為我真的可以清新脫俗的什麼都不要? 15秒流下一滴淚 15秒後拭去那滴淚然後故做堅強的跟你說"我很好 我無所謂"? 你相信嗎? 嗯 這麼不誠懇的話連我自己都難以置信 說服不了自己又怎能說服的了你?

像水一樣 於是有人說女人就像水一樣 有時候它像冰塊 有時候它蒸氣 有時候它就只是水(H2O) 斷了一隻手 便開始有著昏昏欲睡症狀出現 若斷了兩隻手 就像空氣 沒有目的地的一屢輕煙游走在二度空間 這些 你懂嗎? 若你真的懂 那你會了解15秒鐘的時間裡我是如何的游走於思念人屋內

心在左邊 人在右邊 15秒鐘反應的時間裡 我貪圖的想要佔據你的世界 左肩上的惡魔是這樣對我說 但我可以嗎? 這麼說真的可以嗎? 這時 右肩上似乎又有個微弱的聲音在我耳邊說著"關住一個人 但不該關住一顆心" 15秒鐘魔鬼與天使在肩上拔河
這樣的戰爭裡 天使常常是贏方 但我也容易跟著陷入一種昏昏欲睡的境界中 像斷了一隻手 你帶走一隻手

給我15秒鐘的時間 只許我哭 但不許我喊痛
15秒後還要我故做瀟灑的微笑送你走 你怎麼能夠?



傳張小紙條給你:
===================================================
越是明白愛是怎麼一回事 越是容易陷入這樣的拉鋸戰
越是清楚的知道什麼是該與不該 越是容易分歧出雙重又矛盾的情緒
你明白的 不是嗎? 左邊的我想佔有 右邊的我要讓你自由
有時像冰塊 有時像蒸氣 有時我只是H2O
最原始的念頭 始終如一 只。要。你。幸。福。快。樂!
===================================================

15秒寫一滴淚

那是個我不熟悉的世界 裡頭裝滿了太多 我看不見
你讓我愛你 又不許我靠得太近
也許你從來不知道 愛會讓人變得不夠灑脫

你怪我沒有好好的把握 浪費太多的時間 想得太多
你讓我念你 又不許我讓心潰爛
也許你真的不知道 愛會讓人變得不夠灑脫

15秒鐘寫下一滴眼淚 眼淚裡裝滿了思念人的罪
是我不應該讓感情成為一種沉重的負擔

15秒鐘寫下一滴眼淚 洗去心裡最後一絲的眷戀
是我不應該淪陷在你心門之外

給天邊最閃亮的那顆星

給你 遠方 我眼中最閃亮的男人...

孔夫子這麼說過 關於男人..

"三十而立 四十不惑 五十聽命 六十耳順 七十從心" 在這每一個十年裡 生命似乎都有它該成就的一些大事件 它等著你成家 等著你立業 等著你走過無數個低潮 等著你抵達山頂時高歌歡唱 每一個十年裡似乎都有著它的使命 自古以來不變的真理

"世界上只有一個真理─忠實於人生, 並且熱愛它。" 羅蘭說的

聽朋友說再見到你 感覺成熟了許多 我微笑的回答著你那身上的光彩與實際的年齡相符 是該像個而立男人該有的成熟風采 (聽罷 我便又開始驕傲了起來) 人老 心不老 誰管得了數字上的奚翹 是吧? (微笑)

有時想想 男人真命苦 打從娘胎起就背負著沉重的包袱 丟得開嗎? 我倒不這麼認為 但生活是一種態度 最真切的智慧則是在於快樂的生活 有空時或許你該再畫畫 或者傍晚的時候 騎著單車在附近轉轉 記得嗎? 你牽著單車回來的那天 我說想和你騎著單車去海邊走走 沿著海岸線看夕陽 你說會買彈珠汽水給我 我不要 我說我會想要喝你的那一罐 其實理由十分的簡單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生日快樂!" 從今天開始你的人生即將再次的"前進一格" 在意今天不管昨日 每一個今天是第一天 每一個今天亦可能是最後一天 而你 在今年 在明年 在每一個十年裡 都將是我眼中最閃亮的那顆星 (微笑)

"人因堅持而偉大"

愛你唷~ :)

貓。空櫃子。撒野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在附近的禮品店買了一包藍色的信籤 上頭印著長了翅膀的鯨魚 小小的翅膀 飛舞在藍色的信籤上 感覺就像適合在夏天的時候 在信籤上寫下你的名字 讓長了翅膀的鯨魚幫我飛過那片藍色的蔚藍海 塞進你的信箱 這兩天LA的氣溫裡有夏天的味道 夏天 把泥土烤得熾熱的那股味道 有時想想如果能夠下一場大雨那該有多好? 山上的草會更綠一些 門口的花兒會開的更美一點 想你 隔著海洋遙望 若是這時能夠飛那該有多好? (微笑)

"若這時能夠飛 那該有多好?"

想不起來是何時發現 我的出走會為你帶來極大的不安 害怕那種突然失去了音訊 斷了所有的消息的出走方式 整個人就像憑空的消失了一般不存在這個空間裡 然後捲走對你所有的情情愛愛 私自逃離 白天大多窩在屋子裡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發呆 到了夜晚 心 空洞的摸不著邊際 很害怕 空洞的令人感到恐慌 然後開始哭泣 老實說 弄到非要出走的情況並不常發生 最嚴重的那一次大概是幾個月前 飛往紐約的前一晚 那天感覺自己就像憑空消失了 不存在這個空間裡 也不屬於任何一個世界 那感覺很空洞 空洞的令人害怕

"逃開吧!" 我這麼對自己說 用力的逃開你的那個世界 關上窗 鎖上門 至少我在我的這個世界裡 仍然是安全的! 很自私的想法是吧? 自私的為了保護自己 不顧一切的將你刺傷 我真的好殘忍 好自私! 然後 每次回來 隱隱約約的都會有一種羞愧的感覺 好像硬生生在你臉上嘓了一掌再賞給你一顆甜嘴的糖 好讓你忘了那些自私又殘忍的行為 忘了我的出走會為你帶來極大的不安全感

我答應你! 再也不會找出任何的藉口好讓自己捲走對你所有的情情愛愛 私自的逃離那個地方 再也不會以自殘的方式 填補那股空洞的感覺 特別是當我 開始意識到你心裡替我清空的收納櫃以後 我想 這裡 是我的家 我住在你的心裡 似乎是沒有理由需要逃離的! 既是我的家 我何以要逃走? 該走的 不是我!

於是 你說"有時適當的撒野 才不會想出走"

微笑 隔著海洋遙望 想想 這時若能像鯨魚一樣長了翅膀那該有多好?
算我 撒野的方式 佔據你的所有 只准你想我 就算我 撒野的方式...

=====================================
清出一個空櫃子 好讓貓在櫃子裡撒野
=======================…

貓來了。踩著幸福的腳步

給遠方的你...

買了一塊浴室裡的踏墊 踏墊上印著五隻不同顏色的貓咪背影 記得有一天我突然的這麼告訴你 "我決定要開始收集貓" 然後 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貓的貼紙 貓的飾品 五彩繽紛的貓貓 貓的木雕

嗯 關於那隻木雕貓 我告訴過你吧? 就是那隻我大老遠從牙買加買回來的手工木雕 說也奇怪 那年和我們一票的同學大老遠的從紐約飛去了牙買加 我卻非得買隻手工木雕的貓貓回來 你知道嗎? 回家後說真的 我望著那隻貓老半天 納悶了許久始終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要買隻貓回來擺飾 好像冥冥之中 注定了些什麼似的 於是 我就在牙買加買下了第一隻貓 (目前兩隻直聳的貓耳朵已成為我掛首飾的小架子)

後來 我發覺自己常做些突發奇想的舉動 好比突然想起了什麼就非得像交代後事一般的在你耳邊嘀咕幾句 又好比早上起床突然的決定今天預備用怎樣的心情度過一天的時間 有時突然的沮喪 有時突然的興奮不已 怪不得你老愛用"藝術家"三個字來形容我 就是這樣有著一些即興的想法 (嘶牙裂嘴的像貓樣的笑著)

嗯 沒什麼 只是突然很想你 很想你的貓 很想你的我 突然很想告訴你買了一塊五彩繽紛的浴室踏墊 突然得很想告訴你 我很幸福 真的很幸福 突然的感覺出現時往往都是有你的畫面

喵嗚~~ 貓來了
貓尾巴上面繫著愛情 走過時還拖著幸福的痕跡

音樂。聲音。鏡子聯想曲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不知道小時候你有沒有這麼想過? 鏡子的後面還有另一個世界? 有王子和公主的城堡 有會在天空裡飛翔的青蛙 天空 不是藍色的 而是一抹淺淺的橘子色 我可以在鏡子後面的另一個世界裡千變萬化 我可以是毛毛蟲 我也可以是螞蟻 白雲是用泡泡糖吹出來的形狀 一朵一朵 輕輕的飄在鏡子後面的另一個世界裡 也許你會問 "那麼海水呢?"

"到了夏天的時候 海水 是用可樂做成的!"

於是你說 鏡子反射的是最忠實的那一面 最不懂得欺騙 只是你沒說鏡子的另外一面 會不會還有一個世界? 至少小時候 我們都曾經這麼篤定的相信過! (微笑) 嗯 我懂 我真的懂 鏡子反射出來的從不會說謊 胖的瘦的美的醜的好的壞的 鏡子的面前反射這個世界的真偽 但是 你知道嗎? 從150CM的角度上 卻想看看鏡子後面的那一個世界 醜不醜 美不美 胖不胖 瘦不瘦 好或不好 壞或不壞 都不再重要

鏡子後面的那個世界 我想和你一起去探險..

天空裡長滿了橘子 太陽是被你偷咬了一口的月餅 門前的大樹是用巧克力棒做成的 上面長滿了糖果 我們大可赤足的走在棉花糖做成的草地上 肩並著肩 你會用最溫柔的聲音 唱首熟悉的童謠給我聽 沒有白天與黑夜之分 吹著泡泡糖做出不同形狀的白雲 輕輕的飄過鏡子後面另一個世界的天空裡 鏡子外面的世界 是真實? 還是虛偽? 是謊言 還是欺騙? 都不再重要...(微笑)

鏡子後面的那個世界 買一張車票
手牽手 我只想和你一起去探險

奇妙的際遇

Dear 親愛的...

際遇 是很奇妙的

大學畢業的那年我來過這裡 回想起來我承認 那年人生的確是茫然的 前途茫茫 聽家人說西岸好 但是其實自己是一點主意都沒有 於是搭上了那班飛機 飛進舊金山得那一晚 是當地時間凌晨四點左右 印象中UCSF附近有許多許多的山丘 那晚摸黑找到先前在學校附近預定的寄宿之家 老闆是個身高六尺的硬漢 那屋子位在半山腰上 早晨起來提供一頓早餐 放眼窗外望去 高高低低的屋子沿著整個山壁 遠方 在遠方可以看得見海天一線的景色 是個令人難忘的城市

後來再次造訪舊金山 感覺還是那麼的親切 美麗 以及寒冷 (微笑) 六月天乘著Cable從一個山丘過另一個山丘 氣溫從暖春到寒冬

"美 舊金山之所以美 我想 多數和當地的地形有關"

從北加回到紐約的第二週 我又飛了 這次飛南加 這兒的氣溫明顯的溫暖了許多 聽說是因為山脈的所在位置的關係 擋住了北方吹來的寒風 因此一年四季裡 除了早晚溫差大了一些 其實南加的氣溫大多數的時間裡是舒適的 (酷熱的夏季畢竟是短暫的)

一度我以為 我不屬於這個城市 是吧? 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哀怨有點傷悲? 甚至開始懷疑究竟選擇的是不是一種錯誤 這樣的想法我記得告訴過你一次 那種不屬於哪裡 為什麼在這裡的想法 印象中我曾向你提起一次

際遇 是很奇妙的

後來 我遇見了你 後來 我搬進了你的城市 後來 我還是進了南加大 後來 所有一開始選擇的 感覺 好像這時候都對了 (微笑)

際遇 真的是奇妙的東西

如果我是一隻小小鳥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故事的一開始 就是那隻渴望自由的小鳥 母親在社區裡散步時發現的那隻小鸚鵡 淺藍色的羽毛 倒勾的嘴巴 看得出來曾經受到很好的照料 只是那天黃昏的時候 被母親在路邊發現了牠 母親出於善意的將牠帶回家 給予清水和飼料 後來聽說阿姨家有空出來的鳥籠子 於是就交給阿姨一家人去照料

那天傍晚 母親和我決定拿著菜罩子罩著牠 以防牠四處跳躍 看得出來 那是一隻渴望自由的鸚鵡 我蹲在一旁觀察了許久 從來沒有看過這樣聰明的一隻小鸚鵡 不停的刺探著菜罩的四周 就這樣 第二天 阿姨把小鸚鵡關回了鳥籠裡 大門用著鐵絲纏繞 以防小鸚鵡再次奪門而出的舉動 後來 鳥兒得到了自由 卻再也沒有任何實質的籠子關得住牠的靈魂

自由 多麼矛盾又難以理解的字眼啊? 我們渴望自由 卻又害怕落單 好不容易開始比翼雙飛時 又擔心被侵占了太多存在的空間 我們 真的好貪心? 是吧? *微笑*

"如果我是一隻小小鳥 我現在就想飛進你的城市裡..."

我告訴過你嗎? 家裡附近的大樹上好多小鳥 日日夜夜的不停的叫 24小時的發出不同的聲音 有的聲音高亢 有的細小輕柔 大大小小的鳥兒 棲息在四周圍 即使在夜深人靜的時候 還是不停的叫著 有時迫不得已 我必須起身關上窗 以便隔離那些鳥兒的吵鬧聲 圖一個清靜

如果我是一隻小小鳥 我現在就想飛進你的城市裡 在腳踝上繫上一條藍絲絨 好讓你一眼就認出是我 黎明破曉之際 停靠在你的窗邊 唱一首你最喜歡的小調 好讓你踏著輕快的腳步出門工作 回家時我就在屋簷下耐心的等待你進門的身影 微笑 是的! 鳥兒也會微笑 生氣的時候蓬鬆的像陀漲了氣的羽毛球 樣子有點可笑 如果 我是一隻小小鳥 我想我會喜歡在你身旁圍繞

飛進你的城市裡 看得見你做菜的背影 晚飯後我則負責把盤子上的殘渣剩飯收拾乾淨 然後勾著你的小指頭一起出門散步 (嗯 我喜歡勾著你的小指 那會是我喜歡撒嬌的方式) 一直到日落西山的時候才回家 *微笑*

如果 我是一隻小小鳥..
現在 就飛進你的城市裡 做你 捧在『手心』上的寶

================================
野生的關不住 家居的放不掉
================================

Re: 沙拉不會來的太慢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你說的沒錯 其實寫作並不困難 不過是將許多個文字組合排列在一起 寫出來的東西 很多時候是沒有什麼邏輯 沒有什麼條理可言的 但 究竟是為了什麼? 是優越感嗎? 還是陷入一種無法寫作的情緒裡? 在那樣的情緒裡平淡的沒有一點狂悲狂喜的空間 你聽過嗎? 自古以來的詩人們往往都是活在悲劇當中 在巨大的情緒變化之中寫下感肺腑的詩句 "詩人 往往是不太幸福的"

寫作的本身 並不困難 只要選出適當的字句 以華麗的文字 細膩的去形容生活裡的點點滴滴 真正的讓十指開始敲打事實上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然而最難的是在適當的時間 適當的情緒裡 形容一件極為簡單卻令人感動的瑣事

沒有狂悲沒有狂喜 沒有誇大的表情沒有精采的劇情
說故事的人 又要怎樣傳達一個平凡中不平凡的訊息?

於是 有的人說誇大的故事 是謊言 也有人說抽象的故事 是虛無 是夢境? 是捏造? 究竟是什麼 說穿了 其實只有說故事裡的主角才知道 天會黑 花會謝 水會流 人會死 然而你知道嗎? 唯有故事 故事不論是夢境 還是捏造 或許三分屬實七分虛幻 唯有故事乃是世間永恆不滅的紀錄

多數的時候 書寫的目的並非滿足心中那份優越感 粗糙的 細膩的 允長的 感動的 書寫的目的為的是敘訴一個故事 有誇大的動作 抽象的擁抱 有如夢境般美麗 但故事裡的人物以及內心那份感動的情緒是真實的 書寫的目的是在適當的時間裡 適當的情緒之中留下永恆不滅的紀錄 想想 我們的孩子 孩子的孩子 世世代代流傳的將會是同一個故事

以文字作為紀錄 我目的 不過如此..
而你知道 而你知道 故事的背後 夢境幾分? 幾分真實..

我不是你的天使

Dear 親愛的...

我想我一定很恨她!

十六歲那年 你還能記得你在做什麼嗎? 仔細回想起來我一直記得那年她留在我心裡的印象 我甚至記得那天話筒的那頭傳來的字字句句 那天的氣溫 室外的陽光 附近公園裡孩子玩著盪鞦韆的嬉笑聲 四樓公寓裡那股霉味 牆上的塗鴉 關於那天的一切我還記得如此清晰 於是我在想 打從那天起 我想潛意識裡我一定是很恨她 恨到關於她的一切我都不想參與

外公繼承了中國人固有的傳統"美德" 從上一代開始就延續著重男輕女的觀念 外婆的老家位在上海偏遠的鄉下 聽他們說在那個年代裡家裡倘若能有一個孩子能上學堂就是十分了不得的事情 我母親是家裡的長女 自幼不愛唸書 然而偏偏四個弟弟妹妹 各個都因唸書得寵 因此家裡大大小小的家務自然是由最不愛唸書的那個孩子一肩擔起 母親 是個十分溫順的女人 十六歲那年隻身台北 做過書店裡的店員 紡織廠裡的女工 母親從來不抱怨外公外婆的偏袒 還直說當年是她自己不愛唸書所以怨不得任何人

至於她..

在家排行老二 唸的是最好的中學 大學 後來出國留學 一切是她自己努力爭取出來的成果 成功 其實是理所當然的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一切都如此的理所當然 以至於她的目光 始終在高處 更或許是窮怕了? 不論如何 我想 一直到今天 我仍然很恨她 要不然面對親人時 我怎麼能夠如此的冷眼旁觀? 甚至不想和她有任何劃不清的界線 即使 此時此刻 她的婚姻面臨重大抉擇的時刻..

每次遇見她 那天話筒裡傳來的字字句句 附近公園的吵鬧聲 屋裡木板夾層裡的霉味 所有母親口中形容的無心之過 我仍清晰的記在心裡 有時我想 或許我真的是冷血無情的 我真的感受不到內心裡對她一絲絲的同情 絲。毫。都。沒。有

你試過嗎? 如此的恨著一個人...

我怎會是你眼中的天使? 當我如此的恨著一個人的時候..

我依然很想你

Dear 親愛的...

一連兩個週末都是忙碌的 (似乎是忙碌的) 因為忙碌所以感覺特別容易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一轉眼讓時間飛逝

時逢美國國慶 母親翻出了家裡的國旗 (是911過後 整個紐約燃燒著一片愛國心時所購買的) 母親預備找根旗竿 笑著說要入近隨俗 於是乎週六的一大清早 家裡另外那一隻巨蟹老爹為了一支旗竿決心要再購買一面13顆星的國旗

你懂嗎? 我親愛的這一隻巨蟹? 或許你比我更能理解巨蟹男人的思路 為了一面沒有旗竿的國旗 於是我巨蟹父親你巨蟹叔叔決心上街買一根附送國旗的旗竿 一根旗竿 兩面國旗 最後結局是家裡原有的那面國旗仍然是沒有旗竿的孤單的沉睡在書櫃裡

"巨蟹的腦筋 是不是都不太會轉彎?" 有時我不得不這樣質疑

午飯在Alhambra的一家中餐館裡為表妹餞行 明天起飛往倫敦遊學一年 聽說表妹在倫敦租的房子十分靠近印度街 (直覺上是認為那應該會很臭 *大笑*)

我告訴過你嗎? 剛到紐約的那陣子暫住在舅媽他們的公寓裡 公寓位於Flushing的鬧區中 五樓高的公寓 隔兩條街就是一個印度社區 整條街上有賣布的 有賣雜貨的 影視店的櫥窗上張貼著各式各樣的海報 印度的女人輪廓是很漂亮的 幾乎人人都是濃眉大眼 (和亞洲其他國家的女人相比 中國女人大概長的稍顯平庸) 僅僅一個街角的距離 那條街上充滿著印度風味 嗯 當我說風味時 那是真的充滿了風味 風一吹 盡是濃郁的咖哩味 (好臭!)

週末 好嗎? 看了無數次的CATS 每一次還能有相同的感受嗎? 或者 其實不論是哪一齣百老匯上演 你都是一樣的那麼興高彩烈 單看前幾天你收到playbill時的模樣就知道 你對百老匯 就是有那麼一份難以抗拒難以割捨的情感 "去紐約 我只想看每一齣歌劇.." 記得有一次你是這麼說的 (去紐約 你怎麼可以祇想著看歌劇而已? 多可惜 多可惜..)

忙碌的週末 午覺醒來時鐘上顯示4:35pm 時間 飛快的消逝 突然很想你 我怕我在飛快的時間裡忘了告訴你 我很想你 即使忙碌時我依然很想你

想念 是一種狀態 一種心情 一個生活上的反應..

Love,
你的那隻貓
2004/7/3 Sat 5:43pm

===================================
生命 像一齣正在上演的歌劇
停滯時 你是忘了詞 還是捨不得過去?
============…

在一起幸福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有時候 我懷疑自己根本是一隻每天流浪到荒島上的貓 不喜歡被過問被打擾 開始意識到自我與世隔離的時候 突然會有一點焦躁不安的衝擊感 你很能適應吵雜的環境 我則偏愛幽靜的森林 可以歌唱 可以跳舞 可以赤裸著身體穿梭在森林裡 光著腳丫子踩著鬆軟的草皮 沒有人會來干涉我是不是愛你 真像我愛你的那樣? 但是其實我是明白的 除非放棄了你 然後移居到荒島 否則怎能阻止朋友們出自好意的關心? 除非 移居到荒島 然而偏偏 貓 是這樣戀窩的動物..

不知道你發現了沒有? 其實我們之間真的有著太多相同和大不同 你喜歡定居在繁忙的大都市 東京 紐約 台北 四處的遷移卻一直住在熱鬧的城市裡 惟獨洛城 洛城大的讓人感覺 好像什麼都沒有 (我常想那一定是因為地大的關係 所以感覺有點荒蕪) 所以你並不特別留戀這裡 你看慣了高樓大廈 聽慣了人車吵雜 十年 十年裡你寧願奔走於他鄉也不特別眷戀這個地方 而我 喜歡郊外僻靜的荒蕪感

前陣子我在賣場買了一張淺藍的座椅 一張適合放在窗邊的座椅 很多時候我可以這樣安靜地坐上一整個下午 聽樹上的鳥叫聲 沒有高樓大廈 沒有人車吵雜 而那個下午就會覺得自己像漂流到荒島上 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 安詳而且寧靜 只聽得見呼吸與心跳的聲音 處在幽靜的森林裡被幸福麻痺 可以唱歌 可以跳舞 可以不被人打擾我的幸福 (微笑) 我會想你 是真的想你一整個下午

你知道的是吧? 面對朋友的關懷 其實我還是友善的 除非把高山全部剷平 把河水全部填滿 除非忘了你然後移居到荒島 否則又怎樣阻擋得了朋友們的關注? 狗兒戀著牠的主人 貓兒則戀著牠的窩 除非摧毀貓兒的窩 否則 貓兒要如何劃清界線 將自己與世隔絕?

偶而想想 分析一下 我們之間 有著太多的相同和大不同 你喜歡熱鬧的都市 我偏愛幽靜的綠野森林 但我想 到哪兒 其實都不要緊 只要和你在一起 哪兒 都不要緊..

"只要在一起 一起幸福..." (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