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05

昨天夜裡 我作了一個夢...
一個與你有關的夢 很奇怪是吧? 我也是這麼覺得...

只是作夢這件事 一直是很難用常理來解釋的 多久沒有見過面的人和多久沒有說話的朋友 誰也說不定在哪個不知名的夜晚突然闖進你的夢裡 毫無預警的成為你夢境裡的一角

就這樣昨天夜裡 我作了一個夢 一個與你有關的夢...

我想我是原諒了你...
否則你憑什麼闖進我的夢裡?

是姓廖 還是姓賴?

進出她的診所不只兩三次 但是我發現我還是想不起來 她到底是姓廖還是姓賴 L-I-A-O 是賴吧? 我想? 還是禮貌上的點了頭 以非常虛偽的笑容去掩飾 進出她的診所這麼多次 我還是想不起來 她到底是姓賴還是姓廖的窘境

[門口的那顆牙該換了喔!]
[...嗯]
[最近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

很難去理解她們的心理 仔細想想若此刻有人拿著鑼賴把在妳的嘴裡敲敲打打的 不知道妳還能說得上話唄?

[要是沒有意見的話 跟櫃檯預約一下 下次來做一下]
[.....喔]

Room 4裡頭牆上的電視播放著珊卓布拉克主演的那部Miss Congenilty 隔壁Room 3和Room 5傳來的電鑽聲 和那透過對講機 不停在提醒著"下一位.." "下一位"的櫃檯小姐...

老實說 進出那間診所不只兩三次 但我始終想不起 她到底是姓廖 還是姓賴? 介於Room 3與Room5之間 我們各自的忙碌著生活 談什麼記不記得? 懷不懷念? 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思考 去準備 當別人拿著電鑽不停的在你嘴裡敲敲打打的時候 妳會想要知道 對方 到底是姓廖還是姓賴嗎? 或者 是愛 還是不愛? 只是草率的拍拍屁股走人罷了..

下次再見面的時候 同樣的問題會再次出現 "她到底是姓廖 還是姓賴呢?"

永遠的小野麗莎

昨天夜裡想起阿計一度鞭策著妳整理 出來的留言紀錄和一些過去歐洲旅遊的 照片CD...

回頭一想 妳會不會和我一樣 也慶幸 當時的我們雖然年輕了些 還好保留了那些 在妳離開以後還能讓我們懷念的紀錄?

突然懷念起股市動盪不安的那年 懷念起世界盃足球賽大夥一起唾棄 韓國人的那年 妳去墾丁帶回來的細沙... 粉藍色帶有蝴蝶結的手套 妳說粉粉的看起來很適合我... 生日時送我的那本小說 小說裡夾著便籤紙條 上頭還清楚的印有妳的親手筆跡... 2002年的妳匆匆忙忙的飛向德國 走的倉促 還記得那時 我們四人的關係開始陷入低潮 阿計還一度要求妳 年底以後是不是就把留言版給關掉? 只有妳堅持的讓它荒廢在那裡..

我們一起努力的找尋真愛.. 妳記得嗎? 那年我是如何向妳哭訴那個不愛我的人? 而妳又是如何的教訓了我一頓? 為什麼? 我是說 如果小瓜說的那些純屬事實的話.. 那麼妳又是為了什麼? 一年多沒有和妳連絡 有時甚至吝於給妳 稍些隻字片語...即便是婚姻大事 竟然也是在妳出事那天才知道...

我們在哪裡走散了? 從以前的無話 不談 到今天的天人倆隔...是不是在 向我們抗議? 抗議我啊 阿計啊..小豆啊 不再和妳像以前那樣的熱絡?

四個人認識那麼久... 妳真的很不公平... 那麼愛漂亮的妳 還沒有和我一起合照過... 這讓我開始有些忌妒 甚至後悔 當時 沒有擺下所有 回去和大夥一聚...

非常的遺憾...些微的憤怒~

突然很想念妳...
很想念那時還年輕了些的我們...
很想念妳總是像個糾察隊隊長般的管這管那...
甚至管著我文字裡頭的錯別字...突然想念妳...

永遠的小野麗莎 永遠的最愛漂亮的妳

2005.10.31 致我們的Sony

[詞作] 一首不是情歌的情歌

你叫我寫首情歌給你
內容敘說著戀愛的過去
我回到家裡想了很久
最後寫這首不是情歌的情歌給你

你叫我寫首情歌給你
記載著我們相遇的原因
我窩在電腦錢許久
最後寫這首不是情歌的情歌
預備將它送給你

一首不是情歌的情歌
唱出了淒涼的寂寞的曾經

你總是這樣說
我躲在文字的背後
寫著屬於別人的情歌
紀錄著屬於別人的情事

寫下一首不是情歌的情歌
預備將它送給你
我唯一的情歌記事

戒情人

好一陣子不聽音樂 不看電視 不看報紙...
出門 進門 重複的做一件事..

有些習慣就是應該這樣戒掉的
偏偏我們都無法勇於面對在那當下 即時是十分痛苦難堪的 耐力強的能夠堅持 那些耐力不足的就開始重蹈覆轍的繼續墮落下去 但我以為 墮落 不過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藉口 明明可以戒掉的習慣 找一些能夠安慰自己的藉口安撫自己無法面對現實的那一面

後來 收起了那些CD 丟掉那些"紀念品" 不聽音樂 不看電視 也不看報紙...出門 進門 重複的做同一件事 很快的戒掉愛的感覺 事實上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妳快樂嗎?"

快樂 是一種情緒上的過程..
要怎樣以有形的文字去形容無形的情緒? 你學會了嗎? 我並不以為然
即使在許多年以後 我依然認為 有些人有些事 有些你不了解的情緒 除了沉默 只有沉默...

最終 它終究只是一場過程罷了..
不論你是多麼刻意的去紀念它 收藏它 它終究只是一場過程而已...
就像快樂..充其量拍張照 留下快樂的片刻 下一秒轉眼換為灰燼 還有什麼你去爭執的? 還有什麼是永痕不滅的?

於是
她說"我找到適合一起生活的人.."

別人不懂 但我了解..

原來最後 我們尋尋覓覓的 不是那個最愛妳和妳最愛的人一起生活 我們不停的尋尋覓覓 最後只為了尋找"適合一起生活"的人..

愛情 只是一種過程..

過了那條街 那條巷 我開始不聽音樂 不看電視 不讀報紙..
出門 進門 重複著同一件事..戒掉 愛的感覺~

"No..我一點都不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