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4

二十條通往你那裡的線

給遠方的你...

有時候 我們之間的差距 聽起來確實令人感到膽戰心驚 有時候 甚至於不知道該如何在向前走下去 有時候..有時候你聰明的會這樣接下去..

"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個性 那就是最特別的地方"
"Then..where does all the lines crosses?"
"線有幾百條 總有幾條是互通的 線相通越多的 契合度越高"

=我陷入一片沉思=

"那我的線有幾條是通往你那裡的?"
"大概二十幾條吧!"
"既然這樣! 把巧克力還給我 把線還給你 我要回去了~"

男人的心深似海 女人的心細的像落入海底的針 大概 男人與女人之間就是這個樣子 男人的夢想 女人的天真 永無止盡的推測著彼此的心意 心靈的契合度 是不是真的像你形容的那樣 有著千百條細細的長線 我在這一端等著你來合? 也許 就是這樣 才顯得出男人與女人之間各有獨特之處?

給你 全世界都知道我愛你 就是沒有人知道的像你一樣的清楚 二十條通往你心裡的那幾條線 細細綿綿 輕輕柔柔 濃稠的有時讓我感覺擱在心裡十分的沉重

有時候 我只是覺得二十條通往你那裡的線 是不是嫌不夠? 有時候 我也在想 究竟什麼是你說的"我像是你生命中註定的那一個"? 是什麼? 其實我也不清楚 但我知道 二十條通往你那裡的線 一條 我都不想收..

(微笑)

秋天 果然是個適合微笑的季節..

所有或者沒有

給遠方的你..

九月的風 黑色的天空 這些 你都看過了嗎? 日落前映再遠方天空一抹殘留下的橘紅 像燃燒過後的火柴 在熄滅前消化著氧氣 天空 在那個位置上破了一個洞 黑夜 大概是從那裡開始散佈到各地 嗯 的確我是喜歡 最後那一幕 悲愴的感覺 深深的一鞠躬然後等著布幕緩緩的從上方垂下

=============================================
你: 要怎麼回到上面去? 回去之後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 我還在想 我還在想
=============================================

九月的風 黑色的天空 這些 你都看過了嗎? 那我的愛呢? 不知道最近你有沒有遇見它? 這裡 像破了一個洞的天堂 一失足我從天而降 於是 你說 這樣的我比較好 至少你能知道我究竟在想些什麼? 那麼 親愛的 我的愛呢? 最近你是不是遇見它? 我感覺我從洞裡 一點一點的消失 像天邊謝幕前 悲愴的感覺 侵蝕著 懸掛在半空中 請你 小心地收拾起腰上的繩索 輕輕的拉扯我懸掛在半空中 隨風搖擺 晃動的我的愛

我感覺我從洞裡一點一點的消失 只是 我有沒有對你說? 這樣真切的告訴你過? 天堂破了一個洞 一失足我從天而降落在頂樓上 我不想回去 其實 我還不想回去 But Please do keep one thing on ur mind for that I would never be ur kind..

So darling, if you were to ask me how much do I love you? The answer is quite simple and clear..It's either all or nothing at all. For I, I would never be ur kind.

我只是在假裝寂寞

給遠方的你...

這城市裡刮起了一陣風..

後院十八棵高聳的柏樹被工人砍去了二分之一 放眼窗外 多出了二分之一的空間 好傷感 樹上的青鳥怎麼辦? 陽光刺眼的時候怎麼辦? 電鋸開始運轉時 從來都沒有人想過 在這之後應該怎麼辦? 這時 城市裡突然的刮起了一陣風 我們都開始擔心 愛 是不是在這一秒鐘 隨風既散?

說好了 我們都不難過 說好了 我們都不淚流
說好了 其實我並不想遠走 說好了 最後 其實都無用

誰知道? 沒有人知道 沒有人知道第二天醒來 我們究竟為了什麼還要繼續愛?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要愛的更深 更濃厚? 嗯 因為說好了 我們都不難過 說好了 我們都不淚流 說好了 該上路時 就該微笑的說分手 說好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 當這城市刮起了一陣風時 我們的心 都開始微微的陣痛 好像風知道 砍去了二分之一的柏樹以後 這房裡會有些空洞

然後 你說就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醒來之後 愛情早已遠走 然後 我說 淡淡的你指間的香味 讓我有種淡淡的哀愁 淡淡的就像沒有人知道 我究竟還是愛了 更深且更濃厚

初秋的城市裡 工人砍了樹 我的房裡刮起了一陣風 遮陽的竹簾隨著風被吹著擺動 淡淡的我的愛 吹散在風中

我不難過
我只是在假裝寂寞

別了吧!

給遠方的你...

最後 我還是躲不掉悲傷的我自己 不顧一切的淪陷了下去 並發下重誓再也不要像日光一樣的升起 就讓烏雲覆蓋於指尖 再也不想聽見你的聲音 再也不想走在你的前面 但最後 我還是躲不掉悲傷的我自己 淪陷了下去

========================================
My heart is too empty without you
Yours is too full with me in it
========================================

然後呢? 然後 我們會像窗台上那盆充滿了生命力的紫菊花 驕傲的在日光下繼續的生長 它沒有要記住誰 也沒有刻意的去遺忘 想了很久 我想 或許我們還是都別想了吧? 或許我只是在假裝悲傷 或許只是鞋子裡跑進了一些沙 嗯 然後呢? 然後 我們會繼續的走下去 沒有要記住誰 也沒有打算刻意的去遺忘"我有些累了~"

你說的那些 我沒有忘 只是我有些累了 想找個休息的地方 我的太空曠 你的沒有我棲息的地方 然後呢? 然後我們各自踏上應該前往的方向 各自回家 我們沒有要記住誰 也沒有刻意的去遺忘 嗯 我相信 有你的未來 那一定很美 只是這一秒 我們誰也看不見對方所形容的天堂

我的 太空曠
你的 太擁擠

然後呢? 然後我對你使出一枚微笑..

別了! 那悲傷的我自己
別了! 我親愛的朋友

若你我的愛終將不一樣 別了吧! 就這樣 說放就放..
別了! 泡了水的鞋子進了沙 別了! 抽空我的心 帶它去流浪..

"別了吧!? 還是 都別在想了吧?"

寂寞。遺落在人間

給遠方的你...

我不得不開始遐想那樣的畫面..

當男人吞下了一顆傳說中的藍色小藥丸後 熱血開始沸騰 倒映在牆上晃動 搖擺的影子 悶熱的夏末夜晚裡汗如雨下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 一失足 終止了牆上晃動的影像 滿臉鮮血的倒在裸露著身軀的女人身旁 多麼諷刺的畫面 多麼滑稽的過程啊?

"然後 祂宣告了他的死亡..."

天國 在哪裡? 一轉身 我站在人間與天國之間的交界上 想想 怎能不感傷?

然後 我聽見你這麼說 感覺到生命只到了五十年的地方 我聽見他們說 婚姻就像一場惡夢一樣 我聽見人們交頭接耳的不停地說著 我聽見你說 聽見你用疲憊的聲音說著關於逃亡的心願 我站在人間與天國之間的交界上 想想 我怎能不感傷?

"寂寞啊!"

我不敢想像 那是什麼樣的畫面 一種被遺落在人間的感覺 赤裸裸的倒在地上淌著血 彎曲成一團的身軀等待救贖 我站在最接近天國的地方 看著它 看著那些悲傷的故事 哀怨的眼神 聽見他們訴說著對世間的不滿與盼望 聽見你說逃亡的心願在心底日漸的茁壯 叫我怎能不感傷?

親愛的 你懂嗎? 多數的時候我想 你是真的聽不懂 這可不是我掰出來的故事喔! (微笑) 想你 哪天會聰明點? 我站在人間與天國的交界口 被你遺落在人間的時候 真。的。好寂寞

貓字條:
=======================================
行走中的列車上 我 在這裡 你又在哪裡?
其實也沒什麼 只是想確認 你所在的位置
=======================================

愛情的味道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能夠想念一個人 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最美麗的愛情 不是像電視劇那樣的大悲大喜 也沒有小說情節裡纏綿悱惻的章節 最美麗的愛情 是經由細微的小動作發現令人感動的片刻 那片刻啊 能夠想念一個人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微笑) 或者路過了街上第18棵大樹 我站在樹下仰起了頭 面向著陽光 幻想著自己是路旁的一朵小花 向日光的方向奔跑 跨越過區隔兩岸的銀河 想念 是令人感到幸福的事情 亦或者我只是想找出一些能將思念合理化的藉口

最美麗的是想你的時候 天空降落了許多繽紛的花朵
而我 正陶醉在其中 一刻都不想驚動..(微笑)

"租房子像談戀愛一樣.."

真的 愛上一間屋子就像愛上一個人那樣 感覺對了才能夠住的舒適 遷移 是為了尋覓更適合自己的對象 也許會很久 也許就在不久以後 但愛上一間屋子就像愛上一個人那樣 需要一點耐心 需要一點時間 你說這樣的說辭聽起來很棒 只是有點現實的感覺 現實的是你將拋棄那一度為你所愛 情有獨衷的磚房 然而 你怎麼能夠? 這樣的委曲求全? 東遷西就 快樂嗎? 或許是片刻的假象? 努力的說服自己 它曾是你的最愛?

"每間屋子都該有屬於它自己的主人" 我是這樣認為的

記住它 就像它深刻的記住你一般 所有的愛恨情仇 所有香的臭的好的壞的 值得記憶的適合遺忘的緊鎖在四面磚牆裡 它從不介意你的過去 亦不追問未來你該飛往何方 有一天 它開始記住女主人的味道 記住你兒女的味道 兒女的兒女 十年 二十年 甚至是更長更久 卡在三條線交結出的一點裡 家 它永遠不會嫌棄你 如同你 永遠的戀家一樣 (微笑) 我想 你明白的 是嗎?

如果你願意 留一面牆給我 畫一面向日光奔跑的花海 好讓那屋子記住我的味道 嗯 看 我是多麼的充滿了心機啊?! 畫一面花海 沙發穿上米黃色的外套 米黃色的窗簾在夏季裡反射在廳裡金光閃閃的牆壁上 你說 當人們開啟了潘朵拉的寶盒後 最後從盒裡飆出了一道光 那道光的名字 叫做希望

"你和我和風和雲 一起看夕陽.."

最美麗的愛情 沒有電影情節裡的大悲與大喜 沒有小說裡纏綿悱惻的章節 只是當我路過第18棵大樹時 想起了你 想著我和你和風和雲一起看夕陽 天空降落許多繽紛的花朵 就這樣想起了你 閉上雙眼 深呼吸 我想 我是愛上你身上的味道..(微笑) …

反常

早上醒來屋頂上傳來轟隆隆的雷聲 這城市裡來了一場大雨 綿綿的雨絲落在一池清水裡 激起無數個圈圈 感覺很美 很涼 很舒服 很反常 (微笑)

"身傷了 有藥醫 心倦了 該飛往何處棲息?"

你知道? 嗯 其實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你需要的是飛往無人的島嶼上修行 像個從月亮來的男孩 在某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悄悄飛行到不知名的小鎮上獨居 或者孤單 然而你說一個人的孤單有時是一種必要 孤單 是為了證明相聚時的重要性而存在 我微笑 笑我們都是這世上唯一僅有的那朵花 你的那隻叫孤單 我的叫寂寞 無獨有偶的存在著 是為了突顯相聚時應有的歡樂時光

"九月九 這城市下了一場大雨 轟隆隆的雷聲 天氣有些反常.."

寫封信告訴你 是我 習慣聽見你的聲音 那聲音似乎有種催眠的作用 無關說話的內容 只是習慣了你說話時語音頓措 有幾次我故意的挑剔你 句尾總是拖長了的尾音 但老實說 我真的習慣 聽見你喃喃自語的方式 在你帶著身心 飛向孤島旅行時..

特別想念你

重複著MD 聽不清楚歌詞裡究竟唱了些什麼 聽不見那幾個你鍾愛的合弦 只聽見平日你愛喃喃自語的方式

你病了 病的 有些反常
像九月九 這城市裡下的一場大雨 轟隆隆的雷聲

反常的 教我特別想念你 平日的呢喃..

Love,
九月九反常貓
09/09/2004 01:53am
于 不常下雨的城市

裝在盒子裡的夏天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仔細回想起來 那天 你頗像個星象學家..

你說 "人會因為 月亮的引力 而產生情緒問題"
我說 "這個夏天壞掉了 所以失眠的人才會跑出來曬月亮"

你一臉驚奇的望著我 把這句玩笑的話當真 追問著我後院是不是真的很多人在曬月亮? (微笑) 笑你就是會這樣 認真的聽我說些非常莫名其妙的鬼話

夏天 在遠方的天空裡破了一個洞 突然間有好多好多的東西墬落 壞掉了 夏天破了一個大洞 以往常在樹上鳴叫的蟬 即便到了九月 有了點初秋的感覺時 仍靜靜的不說話 我不知道裝在這盒子裡的夏天 到底是怎麼了? 病了 沉寂了 夏天 不說話了 壞掉了

如果 這是一種錯覺 我想讓它走在四季裡最美麗的街道上..

帶著一種淡淡的感覺 淡淡的我們不說一句話 你抽著淡淡的煙 我搽著淡淡的香水 我會記得你喜歡的東西都是淡淡的 太濃太稠的像我裝在盒子裡壞掉的那個夏天 膩的叫人感到有些惆悵 如果 我們之間是一種錯覺 我想讓它走在淡淡的四季裡最美麗的街 (微笑)

於是 我是這樣想把大門的鑰匙交給你..

在美麗的街上相擁 大手牽小手
走過夏日的街 相約 一起去曬月亮 :)

貓字條:
=========================================
打一把鑰匙給你 我在等你回家
=========================================

請問 要不要養貓?

"I think we should run away together one day.."
只有你和我 帶著大批的煙火到海邊 吹吹海風在夜幕垂落的時候點燃那天我們攜帶的煙火 喝著冰涼的啤酒 遠離那城市裡紛擾的群眾 醉了 也好 我想你在我身旁醉了 也好 (微笑)

或者 只有你和我 帶著大量的紙筆坐在斜對角傳著細細綿綿的紙條 然後你問我要寫些什麼呢? 寫你的自傳嗎? 還是寫下你投影在我心裡的感覺? 寫我 沉默的時候都在冥想些什麼? 也許寫你 發起牢騷的樣子 無奈中帶點憂鬱的眼神 寫你 有時聽不懂轉動在我腦海裡的字字句句 寫什麼都好 字條裡寫的都是關於你 那些令你感到哀傷的 喜悅的 驕傲的 失望的日子

"寫什麼都好 只要有你在 我寫什麼都好.."

於是 你說 我像個收集著故事的人 記錄著不同的故事 每一則是關於你 每一頁上有我以藍色墨水劃過的味道 味道? 你開始追問著我 問我 你是什麼樣的味道? 一點海水藍的味道 一點迷迭香 一點傻傻的味道 (微笑)

==================================================
你: 或許 我真的 應該 躲在深山裡面 當猴子 不用和人接觸~
我: 嗯...那請問這位猴子大王 要不要養貓?
==================================================

....故事的結局 是這樣的

傳說中那座無人知曉不知名的深山裡 住著一隻猴子和牠飼養的一隻貓 日出而做日落而息 太陽出來的時候 猴子大王帶著牠的貓曬太陽 下雨的時候 貓在雨中開心的旋轉 手舞足蹈 到了夜晚來臨時 牠兩相依為命的棲息在一個山洞裡 山洞裡有他和她的味道 深陷在那些坑坑洞洞之中 再也沒有人可以打擾 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 再也沒有人看到

在月亮高掛的夜晚裡 仔細聽 噗通噗通的人們只聽的見他倆的心跳..
噗通 噗通的 偶而我想你會聽見那隻貓追問著..

貓說 "請問 要不要養貓?"

Love,
依靠著你心跳的那隻貓
09/02/2004 3:10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