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8

捕鼠記

近日家裡發現老鼠的蹤跡。 為了抓老鼠,立馬添購了無線監視器,放在家裡的幾個重要區域。 每天日日夜夜的監控老鼠出沒的情況。

說也奇怪,不過就是一隻老鼠,哪來那麼大的本事? 一連增設了幾個捕鼠器都沒有用。 不管是放小鮮肉還是塗滿了花生醬的巧克力糖都無法吸引這隻老鼠上鉤。 昨晚再次發現老鼠四處橫行的蹤跡,於是乎動員了全家撲殺那隻老鼠。

好不容易發現了老鼠的蹤影,翻起沙發,殊不知老鼠的四隻活躍力夠強,一個大躍進的就跳進了花盆裡。 我娘說,拿黏老鼠的來黏牠。 我左擺右擺的找不到一個好位置。 於是乎,我爹說拿個東西來戳牠。

哎呦威呀!阿米豆腐的,這活生生地要叉死一隻老鼠這件事我不敢做。 結果眾人圍著花盆研究了半天,老鼠再次逮到機會烙跑。 我們則是失去了一次捕捉老鼠的大好時機。

昨天一個夜裡,三不五時的就看著這隻老鼠在屋裡逛大街。 東晃晃西晃晃的,晃了一整晚。 今晚又是一個捕捉老鼠的夜晚。 開著監視機,再次上演你追我跑的遊戲。

話說,養一隻貓有沒有用?
我要告訴你,還真他媽的沒有用!

善良的人

星期一那天上班時,平常總是嘻嘻哈哈的同事很安靜,臉色不太好。 追問之下,他說他的祖父前一晚進了醫院,說是情況不太好。 平日樂觀的大男孩,突然的紅著雙眼。 看來情況真的是不太妙。

心一軟,我跟他說,我負責的那層樓不會很忙。 我接手你的工作,你趕緊去醫院和家人在一起好了。 於是不到中午時刻,他把手上的工作做完,剩下的留給我來接手。 兩三個小時過去,他傳來簡訊說,家人決定讓祖父好好安詳的走。 十二點四十五分宣告死亡,享年九十歲。

那天晚上下了班,回到家裡,收到他傳來的簡訊表達謝意。 我跟他說,我很慶幸他在他祖父人生最後有限的時間裡能陪伴在他的身邊,走完最後的一段旅程。

人生,即是如此。

近年來我以為,死亡,並不代表旅程的終點站。 失去的肉身,不過是靈魂超脫的出口。 所謂的永恆是靈魂晉升到另一個世界。 我們也許看不見,但並不代表不存在的另一個世界。

萬象皆空。 在這個世界裡我們能做的是扮演好賦予我們此生的角色。 把這個角色演好, 留給這個世界一個好印象。 做個好人,做些好事,善待自己,也善待著別人。 約莫如是。

願我們都是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