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1

幹的主體文

就算好了嗎?

Letter in my draft box

醒來時

我說,分離

高牆下的燒酒

而我希望

只能勇敢

或缺與不可缺

比長,更長更長

飛行中的蒲公英

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