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2

隔夜菜

「看過的書就像隔夜菜。」

上個禮拜,我又去買了一個書櫃回來組裝。 不久前好像才買的書櫃,一下子就被書給堆滿了。 母親就忍不住問我,妳這麼會買書,也沒看妳看。 是說,關於這點,我就有反駁的說,妳別說,其實我還真的是看完了。 很厲害,對不對?

我盡可能的不買自己不喜歡的類型的書,然而一旦買了書,就一定會看。 有時也許只是翻個幾頁,但不論如何就是會盡可能的把一本書給閱讀完畢之後,再去添購下一本書。 所以,原則上而言, 我書架上的書,多半都是閱讀過的。  但是呢,我覺得這些看過的書就像隔夜菜一樣,剛剛新鮮出來的時候,很好吃,很美味。 當你吃的剩下的差不多的時候,你就不會想要再去碰它。

我覺得看過的書,也是這樣。
某一段時期覺得好看的書,過了那段時期,你就未必會覺得它還很好看。  但是,你已經看完它了,扔了覺得可惜,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你再回頭去翻閱它的時候,又開始覺得它很好看,是本「好書」。

比方說吧,有陣子我一口氣買了伊能靜的幾本書。 對,在那個時期,我覺得她寫得好極了。 所以接連著幾年,她一出書,我就去買書。 後來,約莫是過了那一段時期,有天我回頭時起她的書,心裡不免嘀咕了幾句:「為什麼我會去買她的書?」 當然,請不要誤會,她寫的不是什麼「爛書」,只能說,在某一個時期裡,我覺得她出了幾本於我而言是「好書」的書。

看過的書,就像隔夜菜。 妳多數不可能再回頭去吃它, 即使你吃完了它,它也絕對不會是當初一開始的味道。 大致就是這樣。

人生不外乎如此

是說,人生不外乎如此。

前些時候表弟和女朋友一起去拉斯維加斯歡度女朋友年滿21歲的生日。 回程時,女友說要去上廁所。 怎知這一去就是半個時程的也毫無蹤影。 表弟因為擔心意外,於是請來路人進去幫忙看看,誰知道女友昏倒在機場的女廁所裡頭,這一睡就是一整個不省人事的! 隨即讓救護車送進了醫院,昏睡至前幾個禮拜時,終於醒來但情況似乎相當不樂觀。


據說呢,女友從小就患有頭痛的毛病。 年輕人一直不疑有他,頭痛時就和你我一樣的服用止痛藥來止痛。 直到事發後才經由醫師診斷出患有先天性罕見腦血管病變,導致腦壓過大時,因而血管爆裂。 說穿了,也不過就21歲的年紀,人生似乎這時候才剛剛要開始起跑而已。 不要說書是唸不下去了,就怕是唸出來,約莫日後留下的後遺症也怕是無法過一般平常人的生活。

今早,閱讀到這麼一句話:「人生是有配額的。」

老實說,我是這麼相信著。 天底下不會有那麼好的事情,突然間的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所有現在眼前看到的幸運,也不會一直的都這麼幸運。 一個人突然地發了一筆橫財,總是會有背後隱藏的橫禍。 一時的不幸,也不會永遠的一直不幸下去。 不過我是以為,與其,一次中一筆獎金,我還是寧可每一次都只領一小筆的生活基金。 誰也不知道,明天究竟會出現一個什麼樣的人生啊!


書腰

我很喜歡買書,但我最怕買到精裝版的書籍。 以往學校裡的教科書,多半是精裝版居多。 一本厚厚的教科書,上千頁的內容,加上了硬殼製成的精裝版,重量很驚人。 然而一般而言,精裝版的書又要比平常發行版的書來得有收藏價值。 它不破不爛的特質,讓收藏家可以千千萬萬年的收藏在書房裡。

正常人

昨日,貝姬問: 「一輩子想嘗試一次的角色/職業?」

她說:「A片女優/現代舞者/劇場燈光師/場記/作家/果農/劇服設計師/間諜/賣麵線的(要生意很好)/中藥行抓藥的/屍體化妝師/旅館老闆/殺手/花藝設計師/遊樂場員工/重度精神病患/公車司機/國中B段班老師/配音員/冰宮櫃檯小姐/弱智者/靈媒/武功高手」

我答:「A片女優/屍體化妝師/乩童/特種營業女郎/歌星/演員/命理師/餐廳老板/導遊/糕餅師傅/徵信社員/配音員/電台DJ/富商第二代/農夫/音樂家/窮困潦倒的藝術家/咖啡店老板娘/蕩婦/正常人」

今日她說,不知為何,我們都把A片女優放在首選? 
嗯,所以說,這年頭果然是物以類聚! 

然後,蛋捲就說了:「蕩婦不能算是職業,情婦才是。」 
我心裡在想,這年頭,真有人把情婦當作職業的嗎? 

顯然,我這些友人們都和我一樣「不。是。正。常。人」!
正常人應該不會想當AV女優,更不會覺得情婦是職業! (煙)

鐵床

我不常看電視。 其實房間裡有台40來寸的大電視,配上了過時的簡陋音響設備,原則上來說,看電影的時候約莫也是可以製造出十分立體的音效環繞。 但,其實平常的時候,我是不太常開電視的。 偶而打開電視,正在播放張小燕的「小燕之夜」。 節目播完,立馬的上網訂書,買下這本「我就是忍不住笑了」。 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本侯文詠的書。


雜記兩則

(ㄧ)

近日,一到了七點鐘,不論當天上班與否,雙眼就是自然會張開。 眼睜睜的面對這個世界。 

不知道你們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 以前沒有iphone的時候,所謂的工作就是時間到了就進公司(醫院)打卡,上班,收email,回email等等等等的事項。 但是有了iphone等智慧手機之後,除了打電話這項功能我仍舊不喜歡以外,原則上而言一切過去,「必須」,「肯定」要有一台電腦才可以進行的工作,現在只要透過一機在手就可以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