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7

記憶是一條長長的軌道...

給芥茉綠...

我是半個在軍眷村裡長大的孩子...

住在眷村裡的多半是現職或退役軍職人員及家屬...矮小的瓦房 天花板是用普通的石棉所製成的 到了夜晚時木地板走起路來總是免不了發出吵鬧的聲音 多數的時候 空軍有屬於空軍的眷村 陸軍有陸軍的眷村 不同的軍種有不同的區域 當然不同軍種的眷村 也就會有不同的命名方式...好比說一般有  『陸光』兩字的 多半就是陸軍眷村 有『凌雲』兩字的則是空軍眷村 其他還有憲兵的 婦聯的 哪家商業集團捐贈的 各式各樣的眷村命名方式 大致上來說 不論是哪個眷村裡的人 相遇時就是會有一股莫名奇妙的結合感 肝膽相照 並且很快的能夠產生出共同的語言~

我在眷村並沒有居住太久 大概在我三四歲的時候 我爹娘就帶著我和哥哥舉家搬到桃園 每到了週末的時候 我爹就帶著一家人搭火車回到新竹老家去 夏天 是待在眷村裡最好的時光...晚餐過後 常會有國軍到眷村裡來放露天電影 拉起了巨大的布幔 每個人自己拿著小板凳 攜家帶眷的拿著小扇子 點著蚊香在星空下觀賞

電影開始時 大家都會起立跟著唱國歌...
"三民主義 吾黨所宗..."

小時候根本就不知道裡頭的涵義 反正每次看電影開始播放以前 勢必要跟著大人們起立 唱完了以後才會出現"本片開始"的字幕  在眷村裡看的 多半是抗戰時期的影片 『古寧頭大戰』『四行倉庫』『八百壯士』『黃埔軍魂』『梅花』等等愛國電影...

以下是黃埔軍魂片頭歌曲 順便一提的是 當年的影片真的就是像這片中一般 常會出現黑線跳動的畫面 然而就是這不完美的巨型螢幕畫面 著實令人懷念啊!!

每當愛國軍歌響起 我的內心就會莫名的感動與萬般的親切...

再大一點 搬出了眷村 看電影這件事情多半是和我娘一起進行的...大戲院裡什麼都好 戲院外面的點心部更好 透明的玻璃櫃裡展示了各式各樣的豆乾 蜜餞以及彈珠汽水 每隔一陣子我娘就會騎著她的小綿羊 帶我到菜市場附近的一家戲院裡看瓊瑤的新片 舉凡過去經由瓊瑤所改編的電影 『一廉幽夢』『雁兒在林梢』『聚散兩依依』『燃燒吧!火鳥』林青霞與呂琇菱一系列的超夢幻電影 我娘都一一的帶我觀賞過 印象中我身平第一支"A片" 還是我娘帶我去看的 1981年陸小芬主演的『上海社會檔案』那年我還不滿13歲...(後來的電影則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級數分類 而我自然也就被這類屬於限…

關於數字的問題...

國小二年級的數學課本裡 曾經有那麼一課上的是"數錢"...

五彩繽紛的課本裡頭 國立編譯館連同國父在百元大鈔 五十元大鈔上大頭照 一起編排在課本裡頭...一張壹佰塊錢的大鈔 + 五十元的鈔票 + 一張二十元的鈔票 當時對我來說 這三張鈔票是完全不可能逗在一起的! 要升二年級的那個暑假 我除了要寫下我每天早上起床刷牙洗臉的流水帳以外 我娘決定要讓我贏在起跑點...所以不知道從哪弄來的一本數學課本 她開始教我數錢...

我只記得 我的皮很痛~

她拿家裡一把一百元有找的大梳子擺在一旁 翻開了課本 錯一次打一次...那把梳子翻過來是個平面木板 面積大約相當於半個桌球拍那麼大 啪啪啪 連三錯! 痛痛痛 在我的小小腦袋瓜裡就是無法把那個百元大鈔與十元二十元的東西加在一起...前些時候在某電視節目上看到專家們討論建構式數學 我很同情現在的小學生 除了要知道 1x5=5 以外 還要知道 這相當於 1+1+1+1+1 這樣的建構式教學 對我來說完全是不可能的天方夜譚 2X4 = 8 那只要背起來就好了 為什麼還要知道 2 + 2 + 2 + 2 = 2 x 4...

上了國中以後 我的數學能力還是非常的差...基本代數 三角函數 倒數關係 平方關係 這些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 X^2 + 3X =0 這個怎麼會相等於 x (x + 3)=0? 那最後X到底等於多少?  後來這類的關係搞的更複雜了 我除了必須知道X以外 還要知道Y和Z....直線 圓 和點的關係...數學課本從原來的一冊 變成還有第二冊 第三冊 第四冊 一本國立編譯館的不夠還要多買無敵和新超群...好不容易上了大學 三角函數又多了三角函數之微分 積分微分 指數函數 對數函數....這樣也就算了 我記得面對這一項項的數學公式 從高中開始 我就準備了一張8x14 in的小抄...小抄上面寫滿了各式各樣的微積分公式...

唸了藥劑以後 我還是準備了小抄...
算Ideal Body Weight的公式 算肌酸酐清除速率(Creatinine Clearance)的公式 算所有藥代動力學(Pharmacokinetics) 的公式 我都做了本小抄 隨身攜帶方便查閱 當然除此之外 身上如果沒有電子機計算機 我會全身不自在 某家百貨公司現正舉辦全面七折的活動 七折是多少? 這樣一百塊錢的東西打了折以後是多少?…

快樂是

四樓加護病房裡有個夜班的護理長 (以下簡稱Esther) 是個菲律賓籍的護士 再這家醫院裡做了五六年的護理長 我在這裡三年 幾乎經常遇到她 三不五時的也會因為某些特別的理由需要直接連絡接洽 當然偶而也是免不了會因為病人的關係發生口角之類的小摩擦...這樣的情況 我不是第一個 也不是最後一個..夜班的同事 同個病房的護士 幾乎只要有和她接觸過的 除了覺得她人很兇以外 大概沒幾個護士是和她有良好關係的~

我覺得她是個"很不快樂的人"~

有多不快樂? 嗯 就是非常的不快樂! 通常和這些護理長/護士們見到面 即使是發生過摩擦的 因為大家的出發點仍然一致 所以即使當時發生過摩擦事件 事後也很能釋懷 進進出出的見到面 仍然會打聲招呼 甚至點個頭之類 不過Esther不一樣...好幾次日夜交班時 我會在停車場遇到她 看不出來她是開心的? 悲傷的? 疲倦的? 還是快樂的? 她的人就像她的臉部表情一樣 硬梆梆的沒有任何情緒...今天第一次聽同事說Esther離過婚 小孩子不學好...嗯~ 這讓我開始有點同情她...

我很少同情人...

我們醫院附近 區不太好 因為靠近另外一家公立醫院 所以雖然是校區不過也常有一些莫名奇妙的流浪漢出入 推著他們的購物車 購物車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瓶瓶罐罐 舊衣物等等 有時這些人也會在馬路邊乞討 等到紅燈亮起時 拿著塑膠杯對著車內的人搖晃著...即使是這樣 我很少對這些人產生同情 嗯 對我來說 我認為可以奔跑的人 你就不應該用走的 可以走的你就不應該用爬的 可以爬的你就不應該躺在地上等待別人的支援 這樣說 是有點殘忍 但是與其同情可以奔跑的人 我覺得我更應該同情那些不會走的 與其同情不會走的 我似乎更應該關心那些不會爬的~

其實我還蠻討厭明明是生活在幸福的環境裡 還要認為自己的遭遇實在是很悽慘的人 更加討厭這樣的人來跟我說 "我不快樂.." 嗯 你知道什麼叫不快樂嗎? 當你明明可以坐著談笑風生 卻因為血壓不夠高而被麻醉師拒絕進行換腎手術的時候 那個叫做不快樂...當你上一秒還是好好的一個人以為自己可以準備出院了 突然因為細菌感染產生併發症後器官衰竭而死亡的 那叫做不快樂...當你 活了三十幾個年頭 有一天突然被宣告有腦瘤的 那個叫做不快樂~

明明是生活在幸福的環境裡 但是還是覺得自己的遭遇是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個慘…

能不能不要寫?

第一次發現自己很愛寫 是在上了國中以後...

每人一本週記簿 多數的同學在週記簿裡寫下自己的流水帳 "早上起床刷牙洗臉 吃早餐..." 但問題是哪個人不是早上起床刷牙洗臉吃早餐的?多數的人再放完了長長的暑假以後 都在趕著寫"日記"...一天之內要寫完一整個暑假所發生的大代誌 的確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然而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通常都是我在幫我妹做...偏偏過去 暑假作業又特別喜歡以"寫日記"的方式進行...

話說 我國中的週記簿 翻開簿子 裡面經常是藍的 紅的 內容相當色彩繽紛...

這要歸功於我國中的導師 那個師大化學系畢業的社會新鮮人 他外表十分嚴肅 不苟言笑 聽說有個女朋友在台北 國一的時候開始擔任我們班的班導 我對他印象十分深刻 因為他看起來有一點小帥 但是又好像兇到會把人給吃掉的感覺...午餐時 導師堅持要和我們一起用餐...從小到大 我的座位就一直是排列第一 因此每次到了吃飯的時間 導師就坐在我的正對面 每天這樣朝夕相處之下 說實在的我仍然不敢正眼望他...

週記簿裡 我常會寫下一些生活上的感觸 就像現在這樣...有時是對家人的 有時是對同學之間的 有時則是一些關於自身的想法與感觸 這些我通通都會記錄在週記簿裡 每個禮拜交出去給我們導師修改過目 我們班導很認真..雖然多數的時候我連正眼都不敢望他一下 不過他是我見過少數導師之中 批改週記簿 日記這類流水帳十分認真的老師...他總是會以紅筆 在我那一連串的想法與感觸邊寫下他的看法 當然每個禮拜我最期待的也是收到他發回來的週記簿 然後總是迫不及待的翻閱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他以嚴厲的字眼 評論我對於同學犯下的無心之過卻遲遲不肯釋懷的看法...

生平第一次 我發現自己非常的愛寫字~

到了國外 上了高中以後我還是選擇上中文課..主要原因是因為 中文似乎是我最拿手的一門課 輕輕鬆鬆的就可以拿到高分 中文老師來自中國大陸 過去在大陸聽說是北京大學的教授 退休到了美國以後就在附近的高中任教 他常喜歡發些魯迅 梁實秋的文章下來 偶而也會穿插些帶有簡體字的文章 (看得我頭痛) 因為是中文課 所以自然也有寫作文的時候...我很少拿到低於95的分數 期末考時經常是一張考卷不夠寫 使得我常常必須多要一張作答紙...這頁寫完了 寫背面...有時寫的好像手指頭似乎不屬於自己 考試…

從上面飄下來的

像一隻貓 所有的事情都必須得到解答
牠從高處的地方落下

四隻貓腳踩的 是一張桌子的木板?
是泥巴? 還是一塊小地毯?

對一隻貓來說 所有的事情都必須有個答案
『妳說它是什麼就是什麼』
這對一隻貓來說 比殺了牠還要痛苦

因為 沒。有。答。案

是一根從天上飄落下的羽毛

傾盆大雨..

昨晚睡到半夜醒來聽見外頭的雨聲...
(真是一個超級興奮)

報上說 南加州已經很久沒下雨了 要是再不下雨 州政府已經做出了實施限水的方案 當然我家應該是沒有這類的問題 畢竟後院水池裡的一池水 最起碼洗澡不成問題 比較嚴重的是添加了化學藥物的水 似乎就不太適合拿來飲用了..每次氣象報告說要下雨 看著天空陰暗了 卻怎麼也下不下來 感覺沉悶而且非常沮喪...早上醒來出門上班時還是下著毛毛雨 開到半路時突然開始像有人直接從天空倒了一整盆的水似的 非常恐怖~

Albert Hammond的"It never rain in Southern California"...

大意是說有個人離鄉背景的來到南加州打工 故事描述的是異鄉人在大城市裡的艱辛...即使不盡如意 但是還是希望家鄉的人放心 南加州從來不下雨 不過下起來時 絕對都是頃盆大雨...

外頭下一整天的雨 不過上班時在我的信箱裡發現上禮拜離開的兩個學生留下來的小禮物...一張手寫卡裡 夾著$20的星巴克咖啡禮券 (又是一個興奮到不行) 不過 可以這樣嗎? 我當學生的時候 好像沒有用這種方法收買教授的心 (怪不得以前我都會覺得自己的功課交的比別人多 其他人都穿的美美的扭扭臀部 穿個低領的V-neck 教授就會莫名奇妙給他們A) 嗯 不過$20 好像面額很大的樣子喔...其實 昨天我就已經給完分數了 今天才看到禮券 似乎有點太遲的感覺~

中秋節...下雨 月亮=零~
不過 我真的喜歡下雨 不冷不熱的天氣..適合躲在家裡~

小王子和他的玫瑰花以及許多的括號...

Dear 芥末綠...

我大概在十一二歲的時候 大略的翻閱過"小王子" 當時我看到了張圖....

對於小王子能夠擁有這樣的能力 我感到十分訝異 並且生平第一次的認同那的確是一隻大象 大象在蛇的肚子裡 但是老實說 我對小王子這本書的內容 大約也只停留在這張圖畫上而已 他和他的玫瑰花 以及離開了狐貍以後 小王子究竟又遇到了些什麼人? 這些 我一點概念也沒有....

說穿了 其實我就是沒有辦法耐下心來 閱讀一本太多文字 太多複雜且需要融入思考的書籍 因此我的書架上大部分的屬於散文 短篇文學作品 上一次使我認真的翻閱一本小說 是去年被人炒得火熱的Dan Brown 『達文西密碼』在電影推出前我瘋狂的閱讀這本小說 我記得為了在電影上映前看完這本書 我特地在去泰國遊玩前 另外購買了一本袖珍版本 方便隨身攜帶...後來由Tom Hank主演的電影版本上映了 我也破天荒的上了戲院觀看這部戲...我只能說 對於"電影 改編於小說"這件事情 完全是徹底的一個失望再失望...不說別的 就拿Tom Hank在這部戲裡的造型 就完全破壞了我對故事主角的印象!   雖然我並沒有把故事的主角想得太好 但老實說似乎也不至於需要戴上假髮來掩飾自己中年禿頭的現象...

一連休息了幾天 感冒情況已經好轉了...聽說這是最近的流行性病毒感冒 前陣子來醫院實習的學生 因為身體不適請了半天假 我每天必須和她接觸的關係 被傳染了!  因為是病毒 所以復原的速度比較緩慢一些...  

人生 本來就很難要求到十全十美...

美貌的女人 往往都不太聰明
富有的男人 似乎都不怎麼快樂 (雖然我還是認為金錢是絕對可以帶來某種程度上的快樂)
貧窮的希望變有錢 醜陋的希望變美麗 這世界似乎就是這個樣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of fense. (在籬笆外的青草永遠比較綠)

但人生 似乎總是少了些什麼? 不管她們到底懂不懂自己做的事情...越是想要完美 越是無法盡如人意 因此 我認為多數的時候 我還頗能接受"不完美"這件事情 我似乎還沒有告訴妳 我是個基督徒 (很心虛的說著) 我是家裡唯一受過正常西方宗教洗禮的基督徒(這件事情說來話長 得擇日再談) 額頭上有十字架 所以假使有一天 世界末日真的降臨時 我可…

乾的?

這篇的由來 要從甄妮絲前兩天的發文開始說起...

那天看甄妮絲的乾妹妹發文時 我的頭就不由自主的猛點著點著 乾妹妹乾哥哥這名詞也不知道是誰發明的? 搞出這樣的名稱出來分明是讓原本就已經很混亂的中國人族譜更是亂上加亂 不過 我個人是沒有認真的質疑過到底這乾哥哥和乾妹妹的背後 男人到底是不是有什麼其他不明意圖 不過我和甄妮絲的立場ㄧ樣 覺得人喔 很多時候親生的都搞不定了 為什麼還要搞個乾的?

我們家連同我在內 一共是三兄妹..我排行老二 (誰說排行老二的個性上都比較怪?) 老大是個男孩 老三是個女孩 所以哥哥和妹妹這兩樣東西 基本上我都有 三兄妹之間 我和我妹的感情比較好...上了國中以後 就發現有些人真的很愛認乾哥哥乾妹妹這東西...我就遇到過這麼個男生 死也要認我乾妹妹 說起來我們真的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關係 然後有一天 這男生就透過我朋友跟我說 他決定認我們做『乾妹妹』...

就甄妮絲的分析看來 這男生的用意應該是不單純 不過在那個年代裡 你知道我就是很單純的一個人 壓根也沒想過對方到底為什麼要認乾妹妹...只是 我從小到大就不太缺哥哥和妹妹 也能深刻的體會 一隻雞雖然有兩條腿 但是你吃飯的時候要是不搶快一點 兩條腿都沒有你的份的困擾 因此對於這個男生所提出來的要求 我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我非常不喜歡 當他在許多人面前時 總是會以 "這是我乾妹妹"來稱呼我...我朋友覺得一點問題都沒有 但是我就是打從心底的排斥這個稱謂 這個人...

出國以後 這位"乾哥哥"還寫過信給我...不過 我這人就這樣 面對心裡排斥的人 我就是沒有辦法還要假裝跟他很熟識 禮貌性的回覆了一兩次信以後 就再也沒有來往 第一次回國時 這位"乾哥哥"還託我朋友問我 怎麼都沒有回信? 嗯 其實 我是很想說 "這位不太熟的乾哥哥..說真的 你家地址我早就不知道扔哪裡去了 寫信? 嗯 我回家考慮看看"

這是生平第一次在完全不是自願的情況下被人認作"乾妹妹" 並且還是一個我一點感覺都沒有的男生...如果是喜歡的 那也就算了 偏偏我又沒想跟人家怎麼樣 就被貼上了"乾妹妹"的標籤 從此以後 我對"乾哥哥" "乾妹妹"這兩個名稱就沒什麼好感..…

前方有病毒,請小心...

當然 其實 我個人是覺得沒有那麼誇張...

前兩天小發燒華式100.8度...四捨五入的換算法 嗯 就是有小小的發燒而已 咳嗽 我覺得一天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把力氣都花在咳嗽上 胸腔裡就像囤積了大批的廢水 全部黏乎乎的聚集在一個區域裡 偶而會有一點頭重腳輕的感覺 嗯 這是必然的吧?! 咳嗽咳多了 自然會想要喝水 水喝多了到了夜晚 平均每兩個小時得爬起來上一次廁所...九點鐘上床 12點左右起來一次 躺下去繼續咳嗽 接著兩點鐘再爬起來一次...四點再爬起來一次...一個晚上咳嗽 上廁所 上廁所 咳嗽 再加上我本來就是個淺眠的人 一個晚上根本睡不到幾個小時...昨天 回醫院去上班 剛開始覺得沒什麼問題 到了中午十二點左右 實在有點撐不下去 請了假回家...臨時和同事調班 多休兩天~

當然其實我個人覺得還好 除了有點頭重腳輕 咳嗽咳到感覺快要氣絕是唯一症狀以外 情況比之前發燒時來得更輕微一些了 但是我同事很誇張 我感冒 她戴口罩...(我沒辦法戴口罩 就已經要氣絕了還戴口罩 找死啊!) 不過 昨天每個人看到我 就叫我回家去...回家去...嗯 最近反正醫院裡也不太忙 所以就乾脆請假回家~

後來沒辦法只好弄個N95口罩來戴戴...十公尺以外看到我的同事 各各掉頭就走...最後頭痛到像山洪暴發 一點點小聲音讓人感到煩躁到不行 只好乖乖聽話回家去 這個時候去看醫生 似乎有點太浪費人力資源了...醫生會說:『 嗯 我給妳開點藥 回家多喝水多休息』 <--說完以後 他要收妳門診費用$20

這種事情 習慣就好..更何況一年我也難得感冒一次...雖然每次一感冒就看起來很嚴重的樣子 上次感冒連吐了兩天 躺在床上軟趴趴的像快死了一樣...習慣就好~

我有個朋友...

我有個朋友...過去她管自己叫做『甜豆』

我和甜豆相識的過程十分曲折坎坷 她住在紐西蘭 我住在紐約 除了北半球與南半球之分以外 我和甜豆之間唯一的共同處就是我們都很愛在網路上打混 剛認識甜豆的時候 她在紐西蘭的某家咖啡店打工 英文不太好 而且常常把英文字母給拼錯 她常用拼錯的英文字眼跟我溝通 讓我必須猜測她真正的意思...很奇怪的事 英文不太靈光的甜豆最後還是嫁給了一個藍眼大鼻子的外國人 簡稱『老皮』...由此可見 愛情 的確是不怎麼需要溝通的~

據說 甜豆的老皮 在甜豆唸書的時候 坐在她後面的位子 因為好奇前面這個英文不太靈光 而且邏輯有些奇怪的亞洲女生 所以老是用橡皮擦丟她 並且三不五時的向她借東西 男生 似乎很喜歡用這類笨拙的手法來吸引女生的注意力!  甜豆 很會彈鋼琴 並且擁有超強的搜集鋼琴譜的能力...有陣子 當我還有再努力成為一名氣質鋼琴美少女的時候 甜豆三不五時的會從紐西蘭替我寄來大批的琴譜 單手的 雙手的 手腳必須同時並用的 各式各樣的琴譜 另外當然甜豆也自製了一張演奏卡帶給我

甜豆 三不五時的會問我一些奇怪的問題..
例如:

『阿米...為什麼當兵還要看體位?』甜豆問

有時 甜豆的邏輯也很奇怪 例如她說

那個阿拉伯話很有趣說...
tees(鐵絲) - 屁屁
teezick (鐵z克) - 你的屁屁

這樣如果阿英混併.
tees-eyes fly on the sky 請問中文要怎麼翻?

很多時候 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她? 當兵要看體位 因為大砲一支 二等兵一名 兩人相約來打炮...喔 不不不是兩人相約來打仗 是二等兵被大砲壓 還是大炮要被二等兵壓? 總之這類的問題 必須靠著體位這件事情 因材施教...當然後來阿米也對國軍提出建議 未來應以體味來區分敵我 至於Tees-eyes fly on the sky的中文要怎麼翻? 嗯 屁眼飛上天...我想應該是這樣

我有個朋友 住在紐西蘭 有一年失戀的時候 她從紐西蘭寫了一封信給我 信裡塞了一張OK蹦 OK蹦的背面註明了 心痛時使用的方式 她寄來了大量的鋼琴譜和一包即溶的巧克力粉 在某個月黑風高的夜裡 開著ICQ和我ㄧ起詌譙那個不愛我的男人 這是我的好朋友 住在紐西蘭的甜豆 這是一段她和她女兒的對話:

甜豆:  『隔壁那兩個女生看起來不錯吃 等一下把她們抓起來吃如何?』
愛米莉亞: 『妳吃不完的啦!』
甜…

地球很危險,但火星人夠勇敢...

給芥茉綠...

感冒 對火星人來說的確是生存在地球上一件相當嚴苛的挑戰 一直以為 住在地球這些光年以來 我已經可以達到免疫的境界...

就正常的程序來看 這的確是有些不太正常...

出生 長大 因為不爽某個男生而狠狠的把對方揍了一頓 邁入青春期 性情突然180度的大轉變 因為暗戀隔壁班的男生 所以狠狠的把某個預備跟妳搶的女生揍了一頓 戀愛 結婚 生子 張口閉口的滿腹媽媽經 等著孩子長大 為了預防先生外遇所以每天要搞出不同的新花樣 變貓變老虎 當阿罵 因為不爽先生比自己先早走一步所以在對方死以前再把他狠狠的揍了一頓 死亡

就正常程序看來 生存在地球上的火星人確實顯得有些不太正常...當然我和妳一樣 也曾經不斷的向人解釋 為什麼天亮了我還沒有嫁? 為什麼在這女性人口明明就比男性人口少上了六千萬的地球上 我卻找不到一個願意被我帶回火星上的【異類】? 最後甚至於連我自己都很想知道到底為什麼? 為什麼他們總是要等到我愛上他們以後 在告訴我 "對不起 其實我不愛妳" 為什麼? 當然 很明顯的 一直都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為什麼? 但仍然有人不斷的質問我 為什麼不嫁? 天亮了 火星人妳該嫁了吧?

"因為我是火星人~"

因為我是火星人 因此你無法使用地球人的眼光來評論我的行為...因為我是火星人 所以老實說 我曾經嘗試過擺脫正常作業程序 我是說如果 【男人】是孩子的【製造機器】的話 我曾經想要嘗試過脫離正常作業的程序 直接尋找【完成品】...多半的孩子來自於非洲國家以及偏遠的亞洲地區 當然妳也可以透過機構跨海作業 所需的費用因跨海的機構與需要申請的費用有所不同...只要填張表格 對方會依照妳的需要 替妳找尋合適的孩子...妳可以看著她長大 哭天搶地的哀求著他不要娶那個五月花歌廳裡的酒家女...

我承認 關於如何不透過男人而產生孩子這件事情 我的確做過了相當的研究...
甚至於我曾在車內和同學為這件事起了多次的爭執...

她說: 『孩子 一定要親生的比較好~』

此話一出 不按正常程序作業的火星人反應極大..這世界上只有愛與不愛 不論是妳的 是我的...孩子的世界裡只有愛與不愛 很可惜的是我們的地球 載滿了那些因為不愛而被遺棄的...因此 請不要告訴我 孩子 一定要親生的比較好...這聽在孩子的耳朵裡非常的刺耳 情何以堪?

說到這裡 或者妳會問 …

當回憶變成了回憶的時候...

有陣子我很喜歡某個人....

當然 我之所以會說有陣子 很明顯的是因為那個『有陣子』已經不是『這陣子』的事情..有陣子我會對著電話唱歌 電話的那頭會有某個人開始狂笑著 有陣子我開始記錄了龐大的日記 沒有主題沒有意義的記錄著 我曾經一個人開著車到他住過的街道 車子停在路旁許久 我看著路口來往的人 想像在轉角口遇到他...到了夏天 我會打開窗戶 讓微熱的風吹進屋裡 風裡挾帶著他的體溫 夜裡遠方的天空高掛起一輪藍色的月 我聽見他形容16度C的氣溫...

他說: 『妳的感覺不冷不熱 帶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

當然 後來我也聽見其他人對我說著類似這樣的話語 但是你知道 有陣子我很喜歡這個人 因此他說過的每句話 事實上不論經過了多久 似乎就是十分令人難忘...這人在心中某個角落裡或多或少還是有著那麼一點點的分量 只是我再也沒有對著電話唱歌 再也沒有為了誰寫下龐大的日記 再也不會一個人開著車來回的徘徊在他住過的那條街...當回憶變成了回憶的時候 他除了是『回憶』以外 什麼也不是...

世界上所有的事物分為兩種
可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 而時間是屬於不可挽回的...

後來 我時常想起他說的這句話『妳的感覺不冷不熱 帶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 』我不知道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大致上聽起來像瑩形容的那樣 "這一堆很長的文字裡 我以跳躍的方式寫下 有時看起來沒什麼太多的情感 只是一個人的自言自語 有時看起來似乎很有文學感" 只是個不冷不熱的人 以跳躍的方式形容著某個事件...

嗯 其實也沒什麼 只是突然想起了有陣子我很喜歡的那個人...他說 我的感覺是不冷不熱 是令人舒適的溫度 但是事實上 我一直沒有告訴他的是 很多時候當我的體內開始產生著巨大聲響 高溫燃燒的時候 他都不在

不在 因此沒有太大的感覺...
而時間的經過 總是件不可挽回的事情...

這是一種習慣 習慣的與人保持著某個程度上的距離 我和你很好 但是我和妳和你 以及妳也都同樣的很好 我不哭 也沒有笑 只是維持著某個程度上的距離 讓我對每個你 妳 你和你的感覺都停留在不冷不熱的溫度上 如此一來就沒有了【離人】時的感傷~


代價

下午兩點 醒來 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風景...

一隻甲蟲飛過 緊追著牠的是一隻小鳥
有風 因為我看見了外頭的綠葉在擺動著 同一隻甲蟲又再次的飛過了白色的屋簷底下...不知道牠的命運會是怎麼樣?

我打開了落地窗 聽見鄰居的小狗叫著 屋內的老人和吵鬧的小孩說著悄悄話 此刻 我身上的每一根骨頭都在微微的疼痛著 下午兩點 在我昏睡了一陣子之後 醒來躺在床上凝視著窗外即將過去的夏日午後 想起了這麼一句話:「所有的幸福都要用小小的不幸來換取

入夜了以後....

昨晚吃了感冒藥...其實平常我很少感冒 一年感冒的次數 用十根腳趾頭就可以數得出來 但是奇怪的是每次碰到了感冒 人就會像要死不活一般的  頭暈目眩 全身痠痛 (通常到了這個時候 我的內心就會突然很渴望天上突然掉下來一筆錢 從下一秒開始 我就不用再工作 那該會有多麼的美好) 通常我遇到的人都會這麼跟我說 "妳不是學藥的嗎?! 怎麼不給自己開點藥?" 嗯..這麽複雜的問題 多數的時候 以這些人的智慧 我是很難向他們解釋...

感冒 就像失戀
失戀 就像感冒一樣...

你哭的死去活來 基本上也不會有人同情你 妳難過的要命 大致上來說該死的還是妳自己!  誰叫你在這多變的季節裡 不懂得穿衣的藝術 誰叫你在這茫茫的情海中 像隻笨驢一般的死也要愛下去...愛情與感冒 大致上 就是這樣的道理!

感冒 沒有藥醫~
所以我請求你 妳 你還有你(ABOW上身) 以後不要再問我

「芭樂小米米...請問感冒藥吃什麼藥? 」

因為我的答案極有可能是這個

「感冒? 吃屎吧! 屎療法 或許會有點效..」

早上醒來 精神還維持在頭暈目眩的狀態中 到了中午 感覺自己的體溫微微在上升中 那感覺很差 想咳但是咳不出什麼名堂來 PO完了一則文以後 吃顆感冒藥 繼續昏睡了一陣子 我娘煮了愛心冰糖梨...晚上感覺好多了 但是更嚴重的問題來了...夜深人靜 四下無人的房間裡 跑出來了這東西...

對! 就是牠...入夜了以後 就不停的鬼吼鬼叫! 感冒 我可以忍受 但是牠 我實在不能忍受...我一個人瘋狂的再屋裡找著牠的蹤影 但是你也知道 這種東西就是這樣 你越是想要找到牠 牠就越是躲的讓你找不到...在加上由於牠的外型長的實在是太像這種東西了

所以原則上來說 我也不敢太接近...所以我找來了我的貓...我的貓揚起了90度角的貓尾巴 悠哉的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 我彷彿看見了拯救我的勇士 只是我的貓只是前來觀望了一下 用牠靈敏的貓鼻子嗅了嗅 此時似乎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 於是牠再次的揚著90度角的貓尾巴 用牠的屁眼對我揮揮手道聲再見以後 再次消失在黑暗的走廊盡頭...

妳究竟是用什麼在維持著生命?

給芥茉綠...

昨天 我除了弄哭了一個女生以外 也碰到了一個人問著我 這樣的問題..

他說: 『妳究竟是用什麼在維持著生命? 當妳面臨到人生最低潮的時期...』
我說: 『只要存有一口氣,就是件幸福的事情』

報上說 台美關係 可能長期出現膠著... 電視新聞上正播報著新竹有個一歲的小男孩 靠著呼吸器喘息...三歲的小姪女 她說 "等到天黑的時候,太空船就會來了~』 我帶著輕微的發燒 沙啞的聲音 面對三歲的童言 開心的笑著

四十五度角的目光 突然想起上禮拜和朋友的對話 我以為 所謂的全球暖化 不過是政治人物們製造出來的全球恐慌 地球正一點一滴的毀滅著 妳住的地方過些時候也許會出現毀滅性的地震 我住的城市裡 夏天 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高溫 讓高溫殺死我身上每一顆不安分的細胞...海水逐漸的逼近每一個靠海的城市 想像此時我很有可能是一條魚 一條會高歌的美人魚 也或者我戴上了防毒的面具 正計畫著明天要去哪裡購買氧氣瓶....

然而這一切 我寧願相信它是一場人類操控彼此的陰謀企劃~

我在紙上作畫 替以黑色簽字筆描繪出來的太空船上色 此時我聽見三歲的小姪女跟我說 :『等到天黑的時候,太空船就會來了~』 她的眼神裡充滿著希望 充滿著對未來的期待 用她的左肩上小小小小的翅膀...

45度角的地方 我看見幽浮的來襲~
之後 我又陷入了"昏迷"....

123 ,一起爬上枕頭山....

給芥茉綠...

昨天 我把一個女生給弄哭了~

事情的經過的確是有點離奇 甚至可能會有一點難懂 然而過程其實是這樣的...

新學期開始後 我有兩個實習生跟著我 主要學習的是一些平常藥房裡瑣碎的事物 部門裡頭有些怎樣的政策 平常藥劑師的工作範圍與職責之類的瑣碎事情 當然這也包括了我平常要做的一些事物, 例如協助醫師們如何正確用藥等 話說每個學期開始前 我都會告知他們 這堂課很難拿 要做的事情有很多...除了期中考以外 還有一些其他的Project要進行...一個星期五天的實習 為期六週 下個禮拜就是這兩個實習生的最後一週...

結束前 我總會讓他們各選一個病人 再病人所有使用的藥物中選擇一項作為結束前的簡報...其中有個學生的病人 罹患了"肺纖維化"症 前些時候進行了換肺的手術以及冠狀動脈繞道手術...這一切當然是相當完美的進行著 突然間這病人出現了心房顫動症 醫生們進行了必要的處理措施...當然這也包括了使用藥物控制病情

這學生跟著病人連續三週 藥物服用了兩週...昨天 一問三不知 實在是令人有點難以相信 最後她給了我這樣的理由 她說"因為我昨天只專注在做Project上...所以....." 聽完以後 我突然面色凝重的對她說...這樣的理由意味著什麼? 代表了什麼? 病人明天要是因為妳太忙碌了 死了...妳要向誰去交代? "很抱歉 因為我實在太忙了...所以..."

說完了以後 她哭了~
然而 此刻 我並沒有說些什麼安慰的話...

我只是希望她記住 躺在病床上的 是某某人的父親 是某某人的情人 也是某某人今生唯一的依靠...【死亡】 對我們來說 或許只是拉上窗簾 替他/她將之前開腸破肚的地方進行稍加的修補以後 以清水抹過血跡斑斑的身軀 穿上乾淨的衣服 但死亡 對"某個人"來說似乎就是具有不同的意義 更重要的是 有一天 我們都會是那"某個人"...

啊~ 人生啊!
活著 似乎就必須帶有這樣的衝勁...

劉若英 《不怕死》

活著 似乎 就避免不了『感冒』這件事...我活著 所以我感冒了~
等我數完123以後 帶著這樣的衝勁一起爬上枕頭山...

用臉頰貼緊螢光幕...

給芥茉綠...

這感覺的確是像極了逛菜市...看到高麗菜的旁邊是賣牛肉的 賣牛肉的旁邊是賣馬鈴薯的 賣馬鈴薯的旁邊的是賣紅蘿蔔和番茄的 羅宋湯則是我娘的拿手好菜 當然 很多時候她會自己添加一些怪怪的水果下去一起煲 不甜不鹹 感覺有點不倫不類...我個人則比較偏愛咖哩牛肉/咖哩雞...在烹煮咖哩牛肉時倒上半罐椰奶 (聽説馬來菜裡椰奶的使用率頗高) 薄薄的米餅做成的印度咖哩麵包 一口一口的沾醬嚐在嘴裡 真是一個宇宙超級無敵的好吃~

似乎 此時我們有必要來聊聊『雷光夏』....

我不記得第一次聽到這三個字是在什麼樣的場景裡? 應該是當她剛以『我是雷光夏』得到金曲獎沒多久的時候..又或者是當她的第二張專輯推出來的時候 我擁有了生平第一張雷光夏...黑色的背景上頭有著七彩的道具 漂浮在水面上 星空裡 月球之中..

『這是最後一個季節了』她說。
月球緩緩下降 靠近地表...『現在 我們一起用 臉頰貼緊月球』
我想奔跑到時間的最外圍 在那兒 時間飛快前去
建築顛倒 河流滿溢 森林擴散 人類消亡

當時 聽完了這張專輯的第一個音符 整個人就被雷光夏攝住...彷彿陷入了那樣的故事情節裡 隨著她的聲音 口白 漂浮在夜空中 看著混亂的世界 畫面十分絢麗卻令人感到十分的哀傷~

*這是消失的奏鳴曲*

雷光夏的音樂 有一股暗藏的想像空間...

又好比『敗帝國』中所有關於紐約地鐵站的聲音...真實的令人感到身歷其境 此刻地鐵站裡除了兩旁來往的人潮以外 有吹著薩克斯風的表演者 拾荒的老人在炎熱的夏天裡以棉被緊緊的裹著自己的身軀 身上發出的惡臭 列車不停的進出著...忙碌的人類不知道自己的文明正一點一滴的消失中 "在城市底部的廢墟"....

關於雷光夏...再多的文字 更好的形容詞 似乎也很難形容的完整 這三個字包含的所有意義~

現在時間 午夜十二點四十九分...
深夜裡 我想和妳談談這個女生...一個適合再深夜時聆聽的聲音~


如果,我有一台時光隧道機 【番外篇】...

話說 星期天 我花了兩個小時又30分鐘 幫小公主組裝這台『如果 ,我有一台瓦斯爐....』玩具~

她在店裡看到這台 死都不肯走 小小的個子想盡辦法把貨架上的紙箱給搬了下來 我們說再看看其他的東西 小公主說: 『不行 我們趕快回家吧!』 於是乎 這台『如果 ,我有一台瓦斯爐...』就被搬了回家...回到家以後把紙箱打開 芭樂米當場就傻眼了...原來盒子裡頭裝的是組裝品...就是要看圖把東西一點一點的拼裝起來的玩意兒~

我如果不拼完 小公主就不准我吃飯...
所以 星期天的午後 我很賣力的幫小公主組裝這台 『如果,我有一台瓦斯爐...』

組裝完成品+小公主心滿意足的合照相

如果,我有一台時光隧道機...

1999年的某個春天裡 我幻想著自己是小叮噹....從那以後 我幻想過煙囪 一朵花 一隻青蛙 一隻兔子 一隻貓 另外其實我還幻想過自己是蹲在一顆芭樂樹上的小拔辣...當然拔辣的旁邊總是要多根香蕉 似乎唯有這樣才是最完美的結局!

然而 你不會知道 我總是希望我能有一台像這樣的時光隧道機...回到過去 前往未來 自由的來去像一朵雲 一陣風 一場下的急促的大雨~

『I want freedom, like a bird~』

星期天的早晨,我們聆聽一首歌...

給芥茉綠...

『墟』 聽起來那裡的早市有個頗為詩意的名字...

這裡對於市場的名稱倒是直接了當了些 Farmer's Market大致上賣些新鮮蔬果和花卉 多數的Farmer's Market都是一大清早六七點鐘就準備開市 商人以簡單的鐵架掛上了遮陰的帆布 帆布下方擺上了展示的平台 吆喝著販賣台面上的物品 這裡常見的另一種市場則是大家夥耳熟能詳的Fleet Market  據說Fleet Market的起源在巴黎一個叫做Marché aux puces的市場 當時賣的多半是賣些被跳蚤感染的衣物 因此才會有跳蚤市場之稱 而現在的跳蚤市場則是多以賣二手貨為主...

說到了市場 我倒還真是喜歡逛市場...

最好逛的市場 我認為是台灣的市場 豬肉販在一堆 青菜類在一堆 另外還有站在板凳上大聲高唱著"減價再減價 跳樓大拍賣"的中青年 一手拿著木條 一手拿著紙板 用力啪打 雞毛子喊叫著 師奶們右手牽著小孩 左手挽著菜籃 爭先恐後的圍在一件100塊的攤位前 拼了命的搶衣服...似乎 此刻也不太需要在乎這件衣服的尺寸究竟是"M" 還是"S" 如果是"XL"也沒什麼關係 有搶有贏...除此之外 還有些每樣$10元的店面 店裡每樣物品十塊錢 任君選購 到了國外 我則比較喜歡在假日的時候逛逛跳蚤市場...琳瑯滿目的攤位 很容易讓我看得眼花撩亂...逛市場時 我很少花錢買東西...偶而看到了比較精緻的髪飾 會替自己添購一兩個 然而絕大多數逛市場的目的 只是純粹的想逛逛而已~

平常我的早餐十分簡單 一杯咖啡+一塊麵包或者是烤好的土司加個蛋 偶而也會趁著假日的時候 和家人朋友一起出去喝個港式飲茶  類似這樣的水晶餃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灑上了花生碎 爆香蒜米粒和蔥花的吃法...

這道點心 叫做『炸兩』 是我每次飲茶必點的東西 不過似乎並不是每家茶樓都會刻意將這道點心推出來亮相 把一小塊炸兩沾上以老抽 蠔油 甜麵醬調合成的沾料 每一口裡又甜又鹹的香脆酥軟的口感 真是美味極了!

夏宇的字 的確是充滿了想像 她說: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寫一些離題的詩,容納各種文字的惡習。」我認識的夏宇 是從陳綺貞開始的...這是我認識的陳綺貞 也是我認識的夏宇:

當然後來 我也陸續的看了不少夏宇的作品 赫然的發現…

變大變小變變變....

星期六上午 去我哥哥家把我小姪女接過來玩兩天...

我姪女是個天秤座的女生 不過又有天蠍座的特質...剛好在這兩大星座的交接時刻出生 愛美 又充滿了忌妒心  因為是家裡第一個長孫女 所以家人對她呵護倍至...前年她剛滿一歲的時候 我就給她買了一件小蜜蜂的萬聖節衣服...一直到去年都還穿著這件小蜜蜂出去搗蛋要糖...

嗯 今年小朋友快要滿三歲了 小蜜蜂很明顯的有點太小 所以今天路過萬聖節道具專賣店時 帶她進去選了一件她自己喜歡的裝扮...嗯 好好的人不當 偏偏要去當一條魚~

這是一匹馬? 一條豬?

給馬來芥茉綠...

事實上我並不是個勇敢的人 至少關於"示愛"這件事情 並不是我的專長! 的確 過去我的確曾寫過無數封情書給戀人 後來自己又回頭去閱讀自己撰寫的那些所謂的"情書"..與其說是情書 不如說他們是一封封自我的反省與戀人之間互動後產生的紀錄 情書? 我曾幻想過要效法雨果與他的情婦茱莉葉...兩人雖然不是夫妻 卻足足寫了五十年的情書給彼此...我想 世界上也許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女人 可以為了一個男人寫上一萬八千封情書那麼多了!

有時我的心裡會有股莫名的衝動...而那股衝動是我完成許多事情的動力! 例如關於示愛這件事...我認為或多或少就必須要有點"衝動" 面對自己心儀的對象 我們應該在什麼樣的場合示愛? 究竟應該用著什麼樣的文字示愛? 這類的問題 我想我們都曾經想過...年紀越大 這樣的衝動機會也就越來越少 或許是因為我們都太過猶豫 都太過堅持著過著自己的生活~

妳知道嗎? 這星期以來 我是第三次聽見有人談論起『張懸』...
朋友跟我說 『她也是個努力為自己而活的人..』或許就是因為這個理由 所以我們都不由得同時的與她產生了共鳴! 頻率對了 感覺就對了 大致上我想就是這個意思...

聽妳說起了"馬來貘" 老實說第一個讓我聯想到的是"馬來糕" 當時大約是LA下午時間三點左右 這兩天醫院裡有大批的訪客來到 每隔一陣子就會有這些穿著西裝套裙的訪客來視察 目的不外乎是雞蛋裡挑骨頭 確定每個人的神經緊繃了幾天以後 在頒發個"合乎規格"的印章...死亡的人數似乎並沒有因為這個印章而減少或增多 說到底 我認為這世間上一切的事物都和口袋裡的鈔票有點關係...

正因為這批訪客 我的午餐延至到了下午三點鐘...我看了妳的來信 信裡提到了"馬來貘" 然而此刻我所能聯想的只有"馬來糕"! 去它的情書...去它的示愛...去它的愛或不愛 去它的兩萬五千字~

仔細想想 似乎每個人都在30天小金人結束以後 發表了那麼一則關於到底為甚麼要書寫? 為什麼而寫? 還是不是會持續書寫的文章...我和妳一樣 出現了幾天的空窗期 即使也曾經努力的想要從腦袋裡頭擠出些什麼名堂來 但似乎就是不如自己預期的那樣完整...

我曾經嘗試著解釋自己的行為…

這一天過去 其實也沒什麼...

68度C

這是現在LA室外的溫度 一連被熱浪侵襲兩天的西海岸突然的降溫了下來 早上醒來時發現窗外的大樹靜止的十分可疑 感覺就像是有什麼重大的事情即將發生...

休假一天待在家裡哪也沒去...上午和我娘去了一趟COSTCO補貨 嗯~ 或許是前兩天氣溫過高的關係 即使是星期三 COSTCO裡頭也擠滿了人潮 感覺就像是要"集體逃亡"一般...我很愛逛COSTCO裡的減價書區 常常在書攤前來回的徘徊許久 通常我會先看看書的外皮 若是美觀精緻 色彩繽紛亮麗我則會看看書的名字 選定了以後才會像撿到寶了一樣杵在書攤前翻閱它的內容

我不看勵志的作品 也不愛看名人的傳記

很多時候我也說不上來自己到底喜歡哪一類型的書籍 小說的字太多 我很怕閱讀太多文字的書籍 一翻開裡頭密密麻麻的小蝌蚪就會讓我感到頭暈 有插圖固然很好 然而假使太過醜陋或簡便的插圖又顯得有些礙眼 小說內容比較允長 劇情容易讓人上癮 散文似乎不錯 只是偶而又有點無病呻吟...

我在COSTCO裡遇到一位"愛講電話"小姐...

年約四十 穿著女童軍裝 看來不是管童軍的就是管公園裡的大小樹木花草的...她說著一口流利的國語 右耳裡塞著對講耳機 一面推著購物車 一面滔滔不絕的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說著安慰的話語...印象中我看著她一路從鍋碗瓢勺區講到結帳 講到停車場..."這女人真多話~" 當時我是這麼跟我娘說的

我很好奇 一個人到底可以講多久的電話?

寫字 我可以 但講起電話...就會讓我產生莫大的恐懼

沉默時 我可以用空行給略過...但講起電話來 沉默我認為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兩人拿著電話 卻不發一語 中間的空隙要怎麼辦? 尷尬的時候要怎麼辦? 通常我會以更多無關緊要的話來填塞過去 通常我盡可能的不讓自己陷入那樣的僵局...這女人很厲害 可以不停的連續講這麼久 真了不起!

我隔壁的隔壁...

給芥末...

於是 我們就這樣開始了...

事情發生在我們爬完了30天小金人挑戰之後 多出來的時間 多出來的腦袋裡似乎總是空盪盪的像缺少了些什麼...到底缺了什麼 老實說 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或許是一種精神上的依靠 或許只是一種可以肆無忌憚的鬆懈平日積壓在心裡那些對生活上瑣碎的感覺 有的是關於自身的 有的則是關於生活的...在朋友眼中我是個"細膩"的人 對日常的生活 對感情的表達 對四周圍所發生的一切事物 因此 我的直覺告訴我 妳是個細膩的女生~

同性相斥異性相吸 這是基本常識 據說也是自然界裡人類生存的定律 然而 我在想事實上當細膩的人遇見了細膩的人時 這樣的理論是不是還可以成立?

我今天要告訴妳的是關於我隔壁的隔壁那個很會畫畫的馬來籍男生~

高二那年他從馬來西亞移民到美國 身高五呎七八 皮膚黝黑 充滿陽光的外型完全將我吸引到不行 印象中他很會畫畫 拿起黑色的簽字筆 隨手的在5x8的卡片上作畫 下課10分鐘他可以將白色的紙張上填滿各式各樣可愛的漫畫人物角色 紅的黑的藍的線條交錯著畫出令男生忌妒 女生愛慕的插圖...

所有我對馬來人的印象 都是從他開始的~

我寫過情書 一封自認為完美無缺的情書給他 利用下課的時間 硬生生的塞到他手裡 當然做完這件事情以後 說真的我的確是有些後悔 這時我很希望自己是隻兔子想辦法挖個洞 把自己埋進去...這封情書的下落 事實上我也不太清楚他是如何善後的 或者是扔進了垃圾筒裡 或者影印了上千張分散到世界各地供人當作笑話 然而直到高中畢業 我和這名很會畫畫 笑起來很燦爛的男生 都不曾講過第二句話 當然部份的原因是因為他上任了雜誌社主編的位置以後就暗地的把我給撤換了下來 "小人~" 我記得後來我是這麼稱呼他的..

大三那年上統計 我又遇到了他...
這該怎麼說呢? 當時 他已經不是我想吃的菜了~

給芥末綠 關於寫信這件事 我很高興終於找到了可以回應的對手 正當我預備要開始下筆之時 突然我想起了坐在我隔壁的隔壁的那個男生 很會畫圖 很陽光 似乎是成為日後我對馬來西亞人的第一印象...

"這女生很會畫圖 很陽光 很細膩~"

這是結束了30天的小金人以後 我對芥末綠唯一深刻的印象...
於是 我想 我們就從這裡開始吧?!

最重要的

『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小狗說:『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 是當我餓的時候主人就會拿好吃的罐頭給我吃~』
小貓說:『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 是能吃就吃 能睡就睡 想發呆的時候就在窗前發呆..』
小鳥說:『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那當然是能飛到樹枝上嘰嘰喳喳叫不停~』
小孩說:『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 是能吃完很多的糖果 但是還能夠不長蛀牙..』

貓頭鷹說最重要的東西是月光 有好的月光照射才能長出好的羽毛
長頸鹿說最重要的東西是大樹 好多好多葉子的大樹

窮人說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是能夠變有錢 有錢人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能變出更多的錢...

這問題拿去問十個人 十個人都會不同的答案~

芭樂米說:『最重要的是活著~』

你活著嗎? 那就活出一點重要性吧!

地震...哪裡哪裡?

昨天上午10點半左右 我在七樓護理站寫單 寫一半突然旁邊有人說"地震" 嗯 遲鈍的芭樂米絲毫沒有任何感覺 但是旁邊的護士堅持說有地震 感覺像被人輕輕撞了一下 後來同事們上網去查 發現震央在東南邊一個叫做Lake Elsinore的地方 距離LA市中心約80公里處 規模4.7級..

以前在台灣從小經歷過大大小小不同規模的地震 不過後來搬到紐約以後十幾年沒感覺過"地震"這件事情 根本忘記了那是什麼感覺? 聽說今天在Lake Elsinore以北的方向另外一個叫Yorba Linda的地方也有個3.2級的地震 距離LA市中心47公里~

聽人家說 大地震前通常都會有些前兆..好比說家裡的動物行為突然異常 不吃飯或者不愛活動 家裡的螞蟻蟑螂突然變多 外面的烏鴉發出怪聲音 要不就集體飛到距離震災地區數十公里處 人會產生恐懼 不安 噩夢減少...氣候變得既乾又熱...嗯 這件事情越聽越詭異 越聽越恐怖 起先有點人云亦云的感覺 不過仔細想想我家旁邊的大樹上似乎的確少了烏鴉的叫聲...之前每天聽著他們啊啊啊的叫著 這兩天真的沒聽到他們吵耶! 加上外面氣溫異常炎熱 呆在室內還好 一到戶外呼吸的盡是一些熱空氣 真的讓人非常窒息...路上行人特別少...照道理勞工節最起碼也會聞得到烤肉香~

地震? 聽說我是真的沒什麼感覺...

住台灣 即使天氣不把你熱死 政治人物也會想盡辦法把你氣死..加上我是那種很容易邊看邊罵的人 真的很容易因為腦充血而死亡 住紐約 即使大雪不讓你鏟死 恐怖份子也會想盡辦法用炸藥把你炸死 就算不是被炸死 那也要擔心走路時會不會被從天而降的石頭給砸死...住加州 要不就被地震倒塌後的屋子給壓死 要不就被停水斷電給逼死 我真的很想知道 有一天 當妳們全都走投無路的時候 要去住哪裡?

我?
等我的太空船來時 我就要回去了~
同胞們 快回去吧! 地球實在是太危險了!!!

夏季。屎記一則...

清晨五點半 先張開左眼 再張開右眼 從窗簾的隙縫看到外面黑鴉鴉的一片 但是你又不得不爬起來 因為再不起床上班就要遲到了 六點半出門 此時外頭一片靜悄悄的 風在吹 樹在搖 早起的小狗在尿尿...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起床 出門時發現太陽還沒有出來 路口的紅綠燈像裝了電眼一般 每次我車子一停下來它就開始閃起綠燈...(請問 有這種裝置嗎? 時代進步 所以紅綠燈也有了感應器嗎?)  我個人認為我家路口紅綠燈這項裝置實在是太神奇了! 特別是到了週末的時候 早上出門都不怎麼需要等紅綠燈...

抵達醫院時後 是早上六點四十分 院裡明文規定員工必須在七分鐘前後打卡 所以每次芭樂米都是等到計時器走到 :53整的時候打卡 不多不少 七分鐘剛剛好...通常我會很堅持在53分打卡! 七點到主藥房裡交班領取當天負責樓層的資料 每一層樓有一本檔案夾 檔案夾裡都放些該樓層病人的資料還有需要追蹤的事項 另外交班時還要領取室內無線電話 人手一支 一天24小時裡那支電話會不定時的響著...

星期天照道理是不太忙...大醫生小醫生全都回家去放假 (所以絕對不要在假日時去醫院看病 也不要在新學期開學時去看病 那是很危險的!) 早上一進去我就把該做的都做好了 好不容易等到12點半要吃飯了 人到了餐廳 才剛坐下來不到十分鐘扒了兩口飯 那支電話就響了..

我要吃飯 病人要拉屎...
護士等不及的想要讓病人拉屎~

好的護士會先安撫病人的情緒 等芭樂米吃個飯也不過幾分鐘的光景 很快就會讓他們拉 不過今天值班的是機車的護士 為了<strong>一坨屎</strong>索命連環Call到我完全失去吃飯的閒情雅緻...同事看不下去於是就搶走了那支電話 並交代要在餐廳坐滿30分鐘 真的! 芭樂米已經練就了五分鐘吃完一餐飯的功力 剩下的25分鐘至45分鐘很多時候只是在聊天打屁而已..但是這是原則上的問題...原則是<strong>死不了的都不會是很嚴重的大事</strong>~

沒屎ㄜ 會很難過 難過但死不了
沒飯吃 會很難過 被芭樂米颱風掃到的護士會很難過 會死人的!

到底是拉屎比較大還是吃飯比較大?

其實我個人覺得是兩件事都很重要...
不過真的沒有必要為了拉屎的事情連續Call我七八次...

30秒...

我對記名字這件事情的記憶力大約只有三十秒…

這世界上有一種病叫『過動症』過去通常發生在小孩子身上 不過近年來有專家發現 事實上成年人也有發生過動症的狀況沒有辦法專心在一件事情上經常會感到不安焦躁 煩悶等通常這樣的人都有某個特質比如說對藝術方面特別有天份又或者是對數字特別敏感…

我曾經懷疑過我有過動的症狀經常感到焦躁不安動作快容易對某些事情感到憤怒不過後來我自己排除了這樣的可能性…因為我的數學真的很差我似乎也很能專心的做一件事情…吃飯拉屎這些都平穩的再進行著!

我對記名字這件事情 一直感到很無奈很多時候明明和對方有了長達幾分鐘的交談但是很多時候對方剛開始說沒幾句有時我就會向失了魂一樣等到回神的時候 已經忘記一開始聊天的主題…當然這也包括了對方的名字!

這問題很嚴重…

特別是遇到醫院裡的護士們見了面打招呼的時候似乎大家都記得我的名字更或者是因為”MICHELLE”這名字真是它喵喵的太好叫了…這地區很多菲律賓人..每天都聽到菲律賓裔級的護士小姐媽媽嬸嬸問著”MICHELLE, WHERE IS MY MED?” “MICHELLE, HOW DO I DO THIS AGAIN?” “MICHELLE….” 平常她們都是這麼喊著我…

我真的一點都不介意她們這麼叫著我…但是98.999%裡頭叫著我的人我根本就不記得她的名字! 這讓我很困擾..每天見到了面…我要開始努力回想這個是Elva還是Maria…那個是Christina還是Caroline? 誰? 誰又叫我?

遇到了醫生嗯多數的醫生不會叫我”MICHELLE”…他們管我叫”PHARMACY” 嗯~ 似乎我的名字就叫做”PHARMACY”…有嗎? 我身上的ID有寫我叫”PHARMACY”嗎? 沒有吧?! 大醫生這樣叫就算了有時候連新進來的小醫生也這麼叫就讓人很想一拳揮過去先揍他/她一頓再回答他的問題…

這情況當然也發生在其他對象上面…好比說下午接到一通去年帶過的學生打來的電話嗯聽他說升了二年級最近在找藥房的工作…希望我當介紹人~ ㄟ…這….我左想右想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這是哪一位…雖然他形容的很清楚 但是我就是想不起來他的長相是哪一國人哪學期我到底給了他什麼樣的分數等等? 回到家洗完澡我突然想起來了…我有給他A嗎? 我怎麼不記得了? 

三十秒…
我對一個人的名字的記憶只有三十秒…
如果我記得你那肯定是因為你有什麼過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