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2

穿越女

他送妳上好綢緞
妳為他量身製造

他贈與妳千萬家產
妳視錢財如流水浮雲
丟了 都不要

這一切都好
只因他才是妳心頭上唯一的解藥
家財萬貫也不比他留下的那滴眼淚珍貴美好

唱一首離騷
伴君暢飲一杯木蘭晨露之芬芳味道
屈原王維都比不過他一個轉身微笑

他送妳寸寸相思
使妳日日夜夜為他傾倒

他擁有了整個天下
還不及妳身邊的片刻
溫暖懷抱

妳要的天長地久
怕是穿越 還是到不了

心願

話說,今早醒來室外溫度據說只有華氏三十幾度。 換算一下,估計也是只近乎攝氏零度C。 雖說外頭是充滿著寒冷的空氣,我在室內倒也還享受著暖氣。 隨手用手機上網查看了一下,最先跨年的是在紐西蘭的朋友,緊接著是台灣,日本,我那些住在亞洲地區的親朋好友。 看著臉書上一一發出的訊號,起床畫了對你們來說是第一張,對我來說卻可能是最後一張的插圖PO上網。

然後呢,說什麼心願的事? 那都太遙遠了。

在這寒冷的冬季裡,反觀2012年這些未了的心願,腦海裡只出現了這四個大字:「我想泡湯!」 啊~ 是的...沒錯! 過去那囉囉唆唆的一年回顧與來年展望,都是空虛的廢話。 實際點,這眼下的心願才是重點。 泡完了湯,緊接著要計劃一下接下來這年的旅遊地點。 我的心願,大概就是這些了。

夢是沒有了,但我還是會不斷地想想。

「不如我們重新開始」

Image
年,過去了。 我以為今年會等到了世界末日,可我們沒有。 日子,還是如此一般的像窗外的綿綿細雨。 有時微弱的不視於肉眼,有時又顯氣勢磅礡。  回顧起這過去的一年, 似乎無須談什麼關鍵字。 日子,又豈是我們三言兩語所能斷定之事。 只是,我還是忍不住的翻起了這過去這一年以來的筆記本,回憶起那似是遙遠,卻僅是昨日之是是非非。

第六週 (Week 6)

Image
聖誕節過後,待在家裡哪裡也沒去。 早上醒來時,趁著精神好上臉書瞎說了幾句。 (是說,好像我這兩天的精神是有多差的樣子!) 畢竟是年紀大了,一旦值起大夜班,第二天要麻就精神亢奮,要不就是精神痿糜。

雖說是窩在家裡,眼睛也是沒有閒著。 這兩天沒日沒夜的追看穿越時空宮廷劇,把本人當年青澀的年少記憶又給挖了回來。 不說別的,想當年我也是很迷霹靂虎的啊! 不過,此人雖有美貌的外表,但過去在戲劇的表演上並沒有讓我感到十分驚艷,所以從本姑娘我的記憶裡消失了好一陣子。 這兩日看了他詮釋雍正一角,又覺得此人還行。

一週都過了一半,某人這時才想起本週輪到她出題。 在臉書上出了題目:
(所以呢,不囉唆就趕緊來刊登作業了。)



我並不知道

我並不知道,所謂的末日是何年何月。
我並不知道,所謂的戰爭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並不知道,所謂摧毀的人生其實是像老人的殘疾。
我並不知道,貧富的差距使人感到喪心病狂的無力。

這世界上究竟有沒有救世主。
我並不知道。

但我知道,假如末日真的降臨。
我有你,你有她,她有他,他有我。
我們終究大抵是會死在一起。

只有這個,我知道。

第五週 (Week 5)

Image
這遊戲進到第五週,相信另外兩人也跟我一樣,約莫是產生了一點「倦怠」感。 繼上週很敷衍的做完了第四週的功課之後,貝姬也是很「嘴賤」跑來跟我說上週寫的沒有那麼假掰的感覺。 相識多年,難道我還不知道她嘴賤的厲害嗎?

所以說呢,我當然也是如有預警的選下了第五週的題目:
(但我覺得她看完我這則應該會忍不住地笑出來)

第四週 (Week 4)

Image
這實在是很令人傻眼的題目:收集口袋裡的棉絮。
是說了,誰的口袋裡頭會有那麼多棉絮好讓人收集的?

即使如此,我還是很勉為其難得在自己的衣服口袋和包包裡頭硬是扯下了兩條所謂的棉絮來交功課。 然而是說,一到了年終我就會比較忙碌一點,除了平日工作以外,還有很多年終「應酬」處理。 行程打開來幾乎每天都有點什麼事情要做。 所以呢,這禮拜就是很敷衍的做了一下這個令人傻眼的功課。


我可能會愛你,但我更愛我自己

今早,在網友的日記裡看到一則這樣的故事,故事的大意簡略地來說描寫著四十出頭的男人,結交了小自己十來歲的女友,當女友逼婚之時,四十來歲的男人,仍注重過程而不問結果。  在普羅大眾的眼光裡,這約莫就是傳說中的「婚姻恐懼症」? 不過,網友這則日記引起我注意的,倒不是「婚姻恐懼症」這件事。

十二月的簡單記

Image
話說,今年的下半年呢,我就是完全地陷入一個「自己動手做」的狀態。 所以往年可能會花錢去買一盒聖誕卡片回來寫,或者會印些照片做成明信片來寄,今年就打算利用了手邊的一些材料,自己制作聖誕卡來贈送給好友。 數量不多,也沒打算寄出很多張,花個一個早晨也就搞定了。

簡短記錄一下日子:

第三週 (Week Three)

Image
是的! 沒錯! 原則上我就是準備走漂亮風格走到底了! 所以儘管上週出完題目之後,貝姬顯然就是心理不平衡的囉哩八嗦了一大堆,但是我預計是打算無視於她的抱怨繼續走我漂亮風格的路線。 本週呢,輪到貝姬出題:「Glue In a Page from a Magazine. Circle Words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