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16

速度

隨著年紀增長,越是懂得堆積和隱藏自我的情緒。

有時會想,反正說不說出來日子一樣會這樣繼續下去。 與其反覆地喃喃自語,不如將一時的情緒給收拾起來。 說不定過幾天有了新的事物出現時,這些情緒就會漸漸地消失。 而事實上證明,這些骯髒的情緒,也的確是會漸漸的消失。 但消失,並不代表它們就不存在。 只不過是不像過去那樣樂於與人分享罷了。

「走在前面的人, 因為速度總是比別人快一點,於是乎總是比較寂寞。」

我覺得。

散步

前些時候買了一本新書。 嗯...更正確地來說應該是兩本新書。 書的內容介紹的是LA這兒少為人知的散步步道和少為人知的階梯。 有別於過去在紐約時的居住環境,LA地方大,所以家家戶戶出門多半是以車代步的方式,平均一戶人家裡頭就有兩部車子以上。 喜歡走路的人不多。 不過近年來越來越多人注重健康養身之道,公園裡頭走路的人越來越多,喜歡騎鐵馬的人也越來越多。

我喜歡散步。 因為散步能夠安心,心靜下來了好像才能看得清自己。  散步的時候,我喜歡看風景,喜歡聽周圍的聲音,也喜歡在散步的時間裡頭整理自己的情緒。  前些時候閒聊時他提起了這兩本書,他知道我除了喜歡看書以外,也喜歡散步。 
書裡頭介紹了不少LA這兒適合散步的地方。 日前大略的翻閱了一下,這其中不乏過去我曾背著相機四處遊蕩時走過的景點。 有位在囂嚷城市之中的階梯步道,還有位在貧民區的公園噴水池,還有中央市場對面那片小山丘。 諸如此類的小景點,走過看過的風景突然間又浮現在腦海裡。 
書裡有的景點是我之前就一直想要去造訪的地方。 比方說,每回開車經過市中心都會看見公路一旁的小溪小河,對它們的來歷總是被感好奇。 但由於開車經過,總是不清楚那裏可以停下車來去探索這條LA RIVER的源頭。 恰好書上有詳細的介紹,於是乎今日便按照書上的指示循序找到了這條河北邊一點的位置。 停好車,穿越過網球場及吵雜的五號公路,沿著河畔散步。 
前兩天才下過雨,早晨的天空清晰的看見藍天白雲,這裡的河水意外的清淨,河邊上棲息著各式的珍奇鳥類,據說這水裡還有活跳跳的紅鱒魚。 老人遛著他的德國狼犬,一旁三名拿著釣竿的中年男子,騎著單車的人三三兩兩的經過。 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公路旁這樣吵雜的地方,有處這樣的淨土。 
繼續往前走了約一英哩左右的距離,正當我享受在那溫暖的日光,
純淨的環境之中時卻因為尿急而不得不折返。


生命的美好

昨天,他跟我說了一個故事。 
他說,店裡那個幫忙架設攝影機的男生前天來敲他的門。 許久沒有那個男生的消息,他突然的出現在辦公室門口,原先以為僅僅是禮貌上的噓寒問暖,沒多久他發現那人削去了部分的頭髮,頭皮上還有留下的刀疤。 詢問之下,那男孩跟他說他消失的那段時間裡去做了腦部腫瘤手術。 如今回來,想好好的鍛鍊自己的身體,使自己更加強壯。 他說他倆聊了一個多小時。 
他不過跟我說了一個故事,讓我想起了星期天的早晨從附近醫院轉來的病人。 四十六歲的年輕婦人,轉來醫院時只能靠著葉克膜維持著生命。 想到這兒,我眼眶便開始泛紅了起來。近日,我的情感特別敏銳脆弱。 我跟他說,我絕對不允許你浪費自己的生命。 我跟他說,我可以不感到失望,但我絕對不會原諒他。 
生命多麼的美好,縱使多麼的不完美。 我們勇敢,因為我們必須勇敢。 

今早在跑步機上幾個人圍在一旁閒聊著。

M說:「我覺得我應該養一隻狗。」
J問:「怎麼說?」
M說: 「不知道,反正就覺得我應該來養一隻狗。 J你覺得我養什麼狗比較合適?」
我看了看J,他思考了一會兒,接著回答M說「我覺得你應該養一隻羅威納犬 (Rottweiler),太好動了,一直跳來跳去,拉都拉不住的那種狗。」 一夥人笑翻了。 因為M的確就是像隻羅威納犬,外表看起來兇猛,但其實一直很好動的好好人。 一轉頭接著J十點鐘的學生問他「那我咧? 我要養什麼樣的狗?」 J想了想,說道:「妳像一隻貴賓狗。」說完,大夥兒又是一陣狂笑聲。

於是乎,我看著J,我問他「那我呢?」 這時J一本正經地說:「妳啊? 妳像一隻大丹狗。」 我望著他,他認真的說:「不是妳的外表,而是妳的內心就像一隻大丹狗。 巨大的心就像大丹狗一樣。」一邊比手畫腳的指著自己的胸口,眼中時不時的露出那光芒,彷彿對他來說,眼前就真是有一條大丹狗在跑步機上競走似的。 霎那,心裡確實有點小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