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3

分岔

"一分四十三秒"

Rita寄來的那軌音樂 一共一分四十三秒我聽著你在一分四十三秒中
唱著"分岔" 然後在一分四十三秒結束後 按下"PLAY"回頭繼續聽你一分四十三秒

然後發覺 我迷戀你 在"分岔"裡有些憂鬱的聲音 和平常的你 有些不一樣的聲音我迷戀你 像她們迷戀你一樣迷戀著你 然後 你穿著藍色的毛衣在鍵盤前唱著歌的影像 浮現在我腦海裡

"憂鬱的情歌王子" 一分四十三秒的音軌裡 我發覺這是個適合你那首歌的稱號

就是這首嗎? 過陣子他們要推出的就是這首憂鬱的不得了的"分岔"嗎?

算我偏心吧! 儘管聽你說著 你並不滿意這樣的作品 我還是認為 你將它詮釋的十分的美麗有嗎? 有你認為是100分的作品嗎?

有沒有發覺 人就是這樣對自己的要求總是比別人高了許多? 我絕對能夠理解 對於你的作品 你要求它完美的心情! 我也清楚 你會希望
我聽到的是你最完美的作品

但是 好不好 你這一次得原諒我! 你一定要原諒我 即使是聽到你認為
不完美的作品 我仍像個普通的歌迷一樣 愛它愛到瘋狂的境界!

你一定要原諒我!
在我這身軀殼裡 有那麼一個小小的角落裡我會像她們一樣 做個普通的歌迷...

親愛的 你好!
我是你一分四十三秒的歌迷..

亂七八糟

你是我的驕傲

昨天藍雨問 為什麼看起來好像我比你還要興奮 嗯 真的 真的就是這樣每當我發現那些關於你的新聞時我似乎真的比你 還要興奮!! 前天晚上 我失眠了! 為了你昨晚在藝術大學裡的演出 我興奮的失眠了!!

看著鬧鐘 心裡在想 這個時刻的你該起床了吧? 是該出門了? 在化妝
室裡? 是準時開場? 然後你在台上的時間是多長 說了幾句台詞? 有沒有忘詞? 不可能忘詞吧? 希望你沒有忘詞..

是的 我遠方的親愛的你 就是想到了 這一些個蠢到不能再蠢的理由 我 就這樣失眠了

翻下床來 看單純的牙套妹說著最近電台裡的調動 其實 都與我無關
與你無關的調動 都與我無關 誰走了? 誰來了? 是不是也發覺了我的自私? 但是 真的 就是這樣 與你無關的調動就與我無關 我心裡這樣想著

親愛的 一切都好嗎? 除了那些仍纏繞在你四週的困擾的事情以外 你的心情 都還好嗎? 瞧! 牆上掛著 五月的月曆 都快被我一筆一筆的畫完了! 六月 就快要來臨了呢! 接著是七月 八月 我期待了許久的夏季 就快來臨了!

今天的天空 好藍好藍! 我從抽屜裡翻出那本為你準備的第二集 細數著每一張有你笑容的照片 一個人在屋裡興奮的快要死掉! 然後我想起了藍雨的話 她說 我和你為什麼我顯得比你還要興奮? 沒有人知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 是什麼理由 我會比你還要來得興奮!

我只知道 你笑 我就會跟著你笑!!
你哭 我的天空跟著你灰暗的想哭

寫給你 我遠方的親愛的你..我知道 你昨晚一定有著十分傲人的演出!你 讓我感到好驕傲 好驕傲!!

亂七八糟

拼圖。親愛的

是啊 其實你不覺得嗎?

收集你的我 像在組合一幅拼圖 關於你的每一樣細節 都是屬於拼圖裡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少了一塊都不行!

因此 我想說的是 其實即使那塊拼圖上有塊瑕疵 有塊屬於你記憶裡不太完美的瑕疵 對我而言 那就是那一整幅拼圖中 相當重要的一部份 關於你的每樣細節 其實都是重要的一部份

真的很煩人喔?
其實 假如世界上再多幾個像我這樣愛你的人 會不會好些? 還是會更糟糕?囉囉唆唆的沒完沒了?

但是其實我想過 這樣一定行不通的我是說 假使世上多幾個像我這樣愛你的人 一定是行不通的! 物以稀為貴嘛!多幾個像我這樣的人 怎麼突顯我的珍貴?

"Have a little faith"
總覺得這是一句很美麗的話

Have a little faith for yourself
Have a little faith for them

也許他們會像我一樣 自私的行為下 有一點點屬於善良的心靈 然後發現你是如此的光彩耀人

"我在路邊撿到了你"

我老是覺得在路邊撿到了你 像我在路邊發覺陽光下那顆閃閃耀人的
石子一般 是我在路邊撿到的你 可能一路來一直沒有人發現 閃閃耀
人的石子 他就是很安分的躺在路邊等待過路的人發現他的存在 然後
我來了 我將眾人都以為不太起眼的石頭給撿了起來 我當塊寶

這樣形容 會不會顯得我有些自大?
那的確是這樣的嘛!

你的好 你的不好 那些你認為不光彩的小細節 那些你值得驕傲的過程 一樣是那麼的重要! 我是這樣認為的

收集著你的我 像在組合一塊"你"的拼圖我絕對不相信 世間上還有100%完美的人因此 親愛的 我必須承認 你的不完美 讓我感到十分的僥倖! 這樣讓我覺得你更加的真實!

"Hey You! Big Man~
你給我小心點! 再偷偷藏著我的missing piece小心我咬你喔!"

ps. 我怎能不擔心你? 我擔心你今年會不會像去年一樣 憂鬱的心老是遲遲不走我擔心你今天會不會比昨天少了幾分笑容 擔心我會不會因為太擔心你 所以一下子老很多 哎呀 要是我能少擔心你一些那我得開始擔心會不會擔心你擔心的太少了喔!

亂七八糟

音樂。聲音。矛盾心情

窗外 又是一個陰陰暗暗的日子 有點像你陷入憂鬱後 我無法將你看
的仔細的感覺 所以我常說 你還是別憂鬱太久 否則我會看不見你 我害怕看不見你時 那種不自覺的不安!

起床後 和平常一樣 拿著牙刷機械式的梳洗 在梳洗中沉思 想起昨晚的夢然後組織拼湊著文字 該用怎樣的方式把昨晚的夢形容給你聽

"走吧! 其實我應該這樣對你說離我遠遠的 你該離開 離我遠遠的"

就在沉思的那一段光景裡 就是覺得我應該這樣對你說 既然我阻止不了心中堆積的那些情感 既然你也阻止不了那些擋不住的情感 就是覺得我該這樣對你說 "走吧! 離我遠遠的 你應該走開"

是阿! 這是哪一門子的謬論

我無法做到的事情 所以期盼你可以做到 期盼在你尚未發覺我的不完美時 你可以先離得我遠遠的 如此一來 希望它才能永遠是個希望

"希望越大 失望越大"

因此 總覺得在你失望以前 或者應該說是在我察覺你失望的眼神以前 走吧! 假使你還可以離我遠遠的 你該離開

我翻著CD架上的收集品 最後選了那首你愛的歌曲"Desperado"--亡命徒 假使沒有記錯的話 中文翻譯應該是這樣的吧? Desperado (亡命徒)

有沒有想過?
假使每一段戀情都在它最美的時候終止那麼人們或許記得的 將是最美麗的部分在最美麗的時刻 你該離開的! 在你還認為我是完美的時刻裡 你只需要記住最美的時刻

五月二十五日 星期日 天氣 陰天
是我矛盾的心情在作祟

亂七八糟

混淆。季節

我喜歡大提琴的聲音 有點哀傷 有點流浪 有點孤單的樂器沉重 我覺得是大提琴拉出來的沉重感

紐約這幾天的天氣 冷的叫人感到有些孤寂 陰沉沉的天空裡 看不到一點朝氣 我想我是感冒了 顯然有些慶幸是在不同的城市裡感冒 否則我得擔心旁人投以 異樣的眼光 看著我 看著你

猜測 在不知的情況下
只好憑著第六感去猜測

我聽著馬友友的古典大提琴在想念你 那是一首經由手風琴+大提琴串起的作品 其實有發現嗎? 這樣串起的一首曲是很有紐約風味的聲音? 像在地鐵站裡等待進入靠站的地鐵 那股"貧的" "落破的"地鐵味 在夏日裡悶燒著 然後隨著列車靠站時直逼向你的那股味道..

最近 你的客氣經常讓我感到害怕!

這樣的天氣 讓我分不清楚 我們究竟已經進入了哪一個季節? 距離夏天到底還有多久?

亂七八糟

音樂。戲劇。你我她

"你預備哪時開飛機來接我?"
"......"

我笑翻了!!

天知道! 即使忙得暈頭轉向 我要去我當然一定要去 舞台劇首演的那天 我當然要去 你預備留最前排的位子嗎? 其實是不是都不要緊 我原本就預備坐再充滿人群的觀眾席裡

其實我一直有這樣的念頭 想趁你不注意的時候 悄悄的收拾好行李 然後鑽進那充滿著人群的觀眾席裡 我不要你發現我 我必須偷偷的在一旁觀察著舞台上唱到忘我 演到忘我的你的表情

我有著這樣的念頭 就是要捕捉到你察覺我後的訝異表情會像這樣 "......" 我一直有著這樣的計劃

小時後我喜歡貼在爸媽的背上聽他們說話 你試過沒有? 那是種很
奇妙的聲音 說出來的話彷彿會在人體裡面回盪的感覺 傳進耳朵裡 感覺好親近 好親近 假如讓我選擇 最近的我 想貼在你的背後聽你說話

你的聲音 會在你身體內回盪而我 在你的身後 可以享受著聽你說話的感覺 好親近 好親近

我知道 那些甩不開的事情 仍纏繞在你的身上 心頭上 加了牢牢的一道鎖

她們不懂
卻總愛分析你的心理 好煩 真是煩! 於是我開始 像調整收音機頻道一般的 調整接收的頻率 親愛的 其實我想不起來是從何時開始 我的頻率裡 我只聽得到你的聲音

她們愛說 就隨她們去說吧 因為我知道 假使我的頻率亂了 錯了
我會聽不見你的聲音 然後 你會開始從我的身旁 一點一滴的慢慢的消失一直消失到最後 我再也看不見你

就是這樣的!
因此 即使她們都聽不見你的聲音 其實也不要緊 其實就算她們都因為 膽小怕死不來看你 也不要緊 我早就預料到 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這樣的愛你

我的頻率裡 只收得到你的聲音

我當然要去 假使不是因為有著城市與城市之間的距離我必須在最靠近你的位置上聽你唱歌看你演出時的表情 是屬於我該收藏的一部份

即使只有一個人 燈光十射的舞台上你是我眼中最耀眼最耀眼的巨星
然後 你該計較的是 為了台下那唯一的觀眾你盡力的演出了嗎?

戲院外她們啊! 我多麼替她們感到挽惜..


PS. 請大夥去看場戲..

5月29-5月30 兩天
在台北藝術大學有兩場舞台劇
劇本: 背叛 (Betrayal)
作者: 哈諾˙品特 (Harold Pinter)
演出時間: 晚上 7:30 分
演出地點: 戲劇館三樓實驗劇場
費用: 免費入場
演出時間約為: 2個小時

台北藝術大學地點:
北投…

一半的一半

我常想 住在熱鬧的城市裡 假使可以測量房子與房子之間的距離
或許就能夠計算出 屬於彼此之間最好最安全的距離

沒有猜疑 沒有虛偽的面具
沒有仇恨 沒有海誓山盟的疑問

假使 可以測量城市與城市之間的距離 計算出我移居到你心裡最理想的地點在你心裡蓋棟屬於我們之間的小屋

米色的家具 落地的大窗
客廳裡得放上你心愛的鋼琴
書房裡有我收集著你的紀事簿

炎熱的初夏 風徐徐的吹進來 我聽你彈琴手指再Do 與 Re之間的半音階上 我安靜地在房裡寫字 不允許你靠近半步 因為你總是笑我 愛自言自語

"唱首你不會唱的歌給我聽" 我在屋裡喊於是 我一首一首的考著你 想找到那首你不會唱的歌曲

形象 我不要你有她們指定後固定的形象我喜歡你 多變的樣子 選一首 讓大家都無法預料到的歌曲你得唱好那首預料之外的歌曲

"Predictable" 我記得 你有次這樣欺負我 你說 你預料到我可能的反應
想想 假使我們都是這樣的 Predictable樂趣 到底在哪邊?

書房裡的我 開始想像你+你腳邊的狗
獨坐在鋼琴前 練習那首你不會唱的歌曲

第一次愛上你 是你要了命的文字集
第二次愛上你 是你溫柔貼心的聲音
第三次愛上你 是你搭錯線的幾首曲
第四次愛上你 是發覺你眼裡的喜悅

我開始自言自語的說..然後是第五次 第六次 第七次..和以後會無數次無數次 無數次的愛上你就像你預料之中的我一樣Predictable!

一半的我 + 一半的你 = 一個完美的相遇

亂七八糟

愛上單細胞生物

收到你的信 信裡你說又掉進憂鬱的坑洞裡 剎那間 我想聽你彈鋼琴

在你憂鬱的時候 我想聽你彈鋼琴 想聽聽你以雙手浮游在那黑鍵與白鍵 之間彈奏出來的聲音 我會靜靜的聆聽 聽你透過音符傳達出來的情緒

"我是單細胞生物" 你這樣對我形容著你自己
"是阿米巴原蟲嗎?" 我這樣問你

我這才發覺 原來世界上 我 並不孤單我頭頂上的觸角 與你頭頂上的觸角 相互的搭了線 相互的交流 溝通 透過單細胞的語言 我想像自己可以在文字上爬行 爬行 在你那些單純到不行的情緒裡漫遊

我撿到了你 我在阿米巴原蟲的孤島上 撿到了你
和我一樣單純到不行的單細胞動物

是吧?
昨天下午 是有這樣的感覺嗎? 感覺他們的自私 讓你的生存成為一
種奢侈?或者 因為他們的自私 讓你的呼吸變成一種壓力?

想聽你彈鋼琴 每當你掉進憂鬱的坑洞裡時我想看你穿著你最愛的藍襯衫 獨自坐在鋼琴前 為我演奏一曲 把你的情緒全部丟在音樂裡 再讓我貼在你身後 將你緊緊的抱緊

請你 短暫的憂鬱 為了他們的自私
為了你就快要無法生存在自私的人群裡我請你 我容許你 在我面前 短暫的憂鬱

但請別讓你的憂鬱將你給覆蓋了過去
請別讓你的憂鬱 讓我看不見你..

忽然間 不想聽你唱歌
只。想。聽。你。彈鋼琴!!

亂七八糟

音樂。聲音。寫給你的一封信

在我出走的這陣子裡 最後還是忍不住的 想寫封信給你 紐約這兩天的天氣怪的有些出奇 五月 該是有著和你相同的溫度季節吧? 五月 它卻偏偏的在下雨 冷冷的空氣裡 我的背又跟著開始酸痛 就像個偵測器一般 偵測著季節氣候的變換

我很掛念你 即使"出走" 我仍然是掛念著你 擔心你給自己太多的壓力 擔心別人給你太多的壓力 我就是這樣十分的掛念著那些關於你的種種

謝謝! 謝謝你分享著你的感觸
我愛聽你說的那些你總是以為自己渺小到不行的感觸

還好! 還好你無法同時做許多事 否則我那要了命的想像力 必須開始想像你有著三頭六臂的模樣 還好你不是!

即使"出走" 我還是察覺得出 你有點沮喪的感觸 關於未來 是有點灰心? 是有點心有餘力不足的感覺吧? 總覺得該做些什麼 該完成些什麼 卻一件也沒有完成的失落感是嗎?

假使現在我可以 那我堅持要拉住你的手 把我的另一隻手借給你 或者 假使在我把一天當48小時再用的時候 而我還能夠剩下兩三個小時的話 那我把時間也一併借給你吧! 但 親愛的 我遠方的你 你必須答應我 在我出走這段期間裡 好好的分配你自己

我愛買可愛的小貼紙 寫滿那些該做的該完成的事情 計劃著下個小時該完成些什麼樣的事情 你+生活+工作+課業 我將一天裡24小時平均的分配著 一個也不允許自己遺漏 每一樣都得兼顧到最好

一切都要全心全意!

答應我 別皺著眉頭 懊惱著自己該怎樣分配自己好嗎? 那些重要的 不重要的需要馬上完成的 可以再等等的 都一一的陸續分配釐清..

該做的 就放手去做
別管她們怎麼說...

寫給我親愛的 遠方的你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 必須馬上在凌晨1:12
寫下這封信給你 假使 我是說假使 假使遇見擠不出東西的瓶頸 想想我 寫給我 我愛聽你說著你鍾愛的音樂 更愛 從你文字裡找尋你心裡的秘密..

我 很賊吧?

答應我 你會陸續的"分配"好自己
在這之前 請你一定要寬心!!

--亂七八糟@五月9日出走期1:18am NY

再見。離家出走

我的心情是有週期性的 其實今天早上醒來 心情就那樣悶悶的 有點不開心 到底是為了什麼不開心 其實我也說不出個原因 找不到個理由 就是這樣悶悶的 一口氣悶在心裡 隨時可能爆發出來的感覺

心情不好時 我就會開始動手修改網頁算是一種發洩的方式吧! 我修
改網頁越修越氣..就是這樣子 然後我忽然發覺 我該"出走"了 最近總是顧著別人的心情 我有點小累 右肩開始隱隱作痛 像再跟我抗議 抗議什麼呢? 抗議管太多閒事 所以我要出走了 也許出走時我會寫信給你 也許我不會 也許出走時我會想念你 也許我不會

最近我總是顧著你的情緒 你開心不開心 我管的可多了! 但是這樣
未必是件好事! 因為我累了 需要出走一下!

再見!

亂七八糟

不要囉唆

好幾次 我發覺從你排的歌單裡 可以聽得出來 你排歌時的心情 是有點哀傷的是有點激昂高亢的 是快樂的 是不快樂 除非 狡猾的你 排著相反的情緒 快樂時排著不快樂的音樂 不快樂時排著Rock 'N Roll

我說 "悲傷時聽著哀傷的音樂 落淚 然後 得到情緒上的釋放 大哭一場" 你說 "悲傷時要聽搖滾樂 再搖滾樂裡好好的宣洩哀傷的情緒"

直覺 我的直覺是這樣的 你的歌單裡也 記錄著你排歌時的心情 我猜對了嗎?

我總愛在唸書的時候 放些古典的樂曲 淡淡的悠悠靜靜的 我發覺有著安撫人心的效用 我在伍佰的音樂裡寫想念 在古典樂裡寫作業 開心時聽開心的音樂 悲傷時聽悲傷的音樂 最好笑的是每次我去參加主日禮拜 在默禱期間聽到聖詩就會莫名其妙的落淚 然後我總是會想到
"聖靈感招"這四個大字!

第一次對你的名字感興趣 是路嘉欣的"病" 那是我擁有你的第一張 然後我開始尋找更多你的下落 然後發覺 原來你一直在那裡 我的CD架裡 於是我翻出每一張有你的CD 歸類在一起 就像我歸類著伍佰 歸類著張宇 歸類著王菲 雷光夏 范曉萱 萬芳 陳昇 Bon Jovi U2 Tony Bennet
Frank Sinatra等等

但第一次開始熟悉你 是路嘉欣的"病" 你不知道這件事 因為我將這件事 收集在我的小冊子裡 一直沒有告訴你

鋼琴 + 大提琴 + 吉他...也是直覺 直覺中 這是你最愛的樂器

吉他 + 薩克斯風 = 流浪
鋼琴 + 大提琴 = 哀傷
你 + 鋼琴 = My Love

我就是這樣 老愛將許多的事情聯想在一起 你一定對我這些永遠用不
完的聯想感到很驚訝吧? 忽然想到我分給你的那則"墾丁的女王頭" 你看了以後一定也和我一樣 笑的失控了吧?

和你 我總是這樣有說不完的話 我愛說 也不理會你究竟聽進了多少
雖然你說 我和你 你比較不健忘 我不信! 我說 最健忘的就是你!!

我就是愛跟你說 說我那些永遠說不完的話! 你最囉唆啦!!

亂七八糟

音樂。聲音。想你

昨天下過一場雨以後 紐約的天空 今天又出現了你最喜愛的藍 最近 我總是把你 和調色盤上各式各樣的藍 聯想在一起..

其實我最愛看你 穿著白色上衣 總覺得白色襯衫裡的你 顯得格外的耀眼迷人(淺藍色中的你 有著淺淺的憂鬱)

今天 莫名的 我特別的想你是季節的關係嗎? 還是因為已經到了五月的關係? 你想好了嗎? Summer我們要去哪裡? 我迫不及待的 希望這一季趕緊過去 每當我想到這裡總覺得你心跳的聲音 就在我的附近砰 砰砰 砰砰有規律的在我附近跳著

最近的你 顯然是有些忙碌的! 別擔心 我 哪裡也不去 只是有點想念你..

想念你 所以我翻出那些CD 認真的聽著你寫的曲 在音符與音符之間在藍色的天空下 你在我心裡

今天的我 莫名的 特別的想你

亂七八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