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5

我聽說

我聽說寫作並不需要特殊的靈感,於是某個日子忽然的坐下來,靜心的思量後便可以如昀流水般的記錄下內心的聲音。 那聲音,有時微小到你幾乎已經不記得它曾經是這樣的激昂澎湃。 過去那一發不可收拾的情感,隨著時間的流逝,年齡的增長,你以為你再也無法像過去那樣的紀錄下片刻時光。 但,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就像一個孩子,在幼時的時候碰碰撞撞的學會了騎車的本領。
即使再多年之後,那孩子不再有機會騎上腳踏車,但我們一旦學會了,那便是一生的記憶。

我聽說寫作也是這樣。
最起碼他是這麼對我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