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4

再多的愛都會被現實給打敗

表親之中年紀最小的弟弟和妹妹估計近期內要傳出喜訊了。
就先說妹妹吧。 我對她的印象仍停留在當年那小小的身影在田納西家門前拿著小鏟子剷雪的萌樣。 早期剛到美國時,表妹用著歪七扭八的字體給我寫了信。 回想起來,至今我仍保留著她寄給我的那封信,上頭寫著我的名字。 就是這名字,也是當年她給我起的。
一轉眼,她從醫學院畢業之後,也做了幾年的正式醫師了。 說起她的男友,外表單純老實,身材微胖,聽說也是網路上認識的。 表妹對白人一直都很有好感,所以選了個男朋友自然也是個白人。 小妹那年夏天婚禮上見過他,彬彬有禮的,十分害羞含蓄。 前些時候,聽我娘說表妹預備調職回到洛杉磯來,情到濃時相隔三百多英里的距離,實在是相當的不方便。
於是乎,小表妹日前說要搬回LA 來定居。 男友聽聞便提議說要找個兩房一廳的小公寓一起同住。 此話一出,我阿姨就緊張了。 小阿姨說,男女授受不親的,在男未婚女未嫁,兩人毫無名分之前是萬萬不能住在一起生活的。 小表妹的男友聽聞,立馬的反駁說兩人確有結婚的打算,只不過他不知道小表妹喜歡的戒指樣式,以至於遲遲未有所行動。
是說,想當年老娘也是一度為愛跨海狂奔的那種人,一熱血起來,什麼樣的距離都不是距離! 更不要說是同居了! 如今青春的小鳥已成為中年鳥,我更加地確信,兩人交往若是沒有「在一起生活」過,我覺得就是很難會有什麼幸福美滿的婚姻。 現實的說法就是「先試用看看,不合用的話還可以趁著兩人沒有婚約之前趕緊打包退貨啊!」 所以說,我個人是還蠻贊成成年男女在婚前同居一下,看清楚對方。 
也許,愛情因此而降溫。 又或者,你很快就會因為對方在做完了愛之後一直放屁這件事而對此人倒胃口。 若不是這樣的天天生活在一起,怎麼知道他/她就是生命之中的精靈? 又或者你未來人生之中的揮之不去的噩夢? 
再多的愛都會被現實給打敗。  我是這樣認為的。  
另,我個人還覺得蠻扯的是....
戀愛談了兩三年,若是說要有結婚的打算,說是不知道對方喜歡什麼款式的戒指,實在是有點爛的藉口吧?! 對於交往了兩三年,對方的喜好仍舊是一個大問號,我實在是覺得有一絲絲的不可思議! 重點是,馬年是大喜之年,大家夥就是趕在今年要結婚就是了?

最重要的事

星期四那天晚上下了班和C吃晚餐。 如今的C既是我的好友,也是我的頂頭上司。 上週五她突然打電話給我,約我一起吃飯。 當時我正在門診手術大樓裡做收尾的工作。 一日將盡,把堆在藥房裡頭的東西收拾乾淨,好迎接另一個明天。 她問我下週找個時間,要不要一起吃個晚餐什麼的,我一口就答應了她的邀約。
掛上電話後,我忽然在想C之所以約我吃飯,估計也是有話想要跟我說。 推算下來,C接獲新的工作,正式上位以來大概也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日前,因為部門裡頭人事上的問題,有天開會的時候,C突然在大夥面前落淚。 大家是都被此舉給嚇到了,情況好轉了兩日,幾天之後相同的情況依然發生。 當時我就在想,若換成了是我,估計也是會嚎啕大哭。 但如今此人畢竟不是我,又或者應該說好險不是我?
於是乎, 星期四那天我和C吃晚餐,餐廳就在我家臨近的小鎮裡的一家義大利餐廳。  幾年前和C還有另外一位同事一起去過覺得還不錯吃。 話說,星期四餐廳裡人潮擁擠,吧台前男男女女的圍坐,每張桌子上的食物五花八門,有人大聲喧嚷,有人竊竊私語。 我和C選了張靠窗對坐的位子,各自點了杯白酒,閒話家常了起來。
C開始對我訴說上任後所面臨的種種壓力與問題,而我則是向C透露了些近日的感情狀態。 我們舉杯慶祝,慶祝友誼。 如今的C,既是我的好友,也是我的頂頭上司。 她突然問起我最近是不是在生她的氣,要不,前陣子傳簡訊給我怎麼也沒有回覆她。
嗯,老實說一開始的確是有些埋怨,不甘心。 但,我以為這世界上沒有任何要比友情和親情更重要的事情。 過了那日的埋怨與不甘心,關於C已是我的頂頭上司這件事情,早已忘得煙消雲散。  C仍舊覺得我最近實在是與她十分疏離。
是說,也難怪,摩羯本來就是屬於公私分明的那種人,於私,我和C仍舊是好朋友,但於公,總覺得不應太過於親近,以免惹人閒話。 但C就是很標準的射手座,喜歡集思廣益的和所有人合作。  那天,大家把話講開來了,談不上有什麼誤會。 我和C仍舊是好朋友,而公事上我和C也說好了公事公辦。
重要的是,我是真的深信,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什麼是比這更重要的事。 有再多的愛也不能取代的那些事。 它非關愛情,非關你,也非關我。 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是關於我們。 我曾是一座荒島,但妳們讓我不感到孤單。

「人生識字憂患始」

(之一)
LA最近的天氣大概可以以四個字來形容,然而是說,此時或許多數的人會以「萬里無雲」,「晴空萬里」這類的字眼來裝飾點綴。 但,老實說出現在我腦海裡的卻是「他媽的好」。

今年嚴重的缺水,而缺水的問題就連歐巴馬也來造訪了兩次,只不過其實我個人是覺得歐巴馬他不來還好,他人一到公路就要管制,會塞車。 所以原則上來說,我以為,這類的政治人物還是坐在辦公室裡批下文字,簽個字就可以了。 像這種大費周張,勞民傷財的下鄉造訪,我覺得還是能省則省得好。 
(之二)
上午,萬里無雲的和好友吃了午餐。 上次和J吃午餐,恐怕有一年之久了吧? 去年十一月時原本要約他慶祝生日的,但因為種種原因導致大家都忙到沒有時間在工作的場合以外聚會。 上禮拜因為收到朋友送的生日禮物,又讓我忽然想起,我還沒有送他生日禮物。 於是約了今日出來聚一下。 
(之三)
回到家裡時,看見桌上出現了一張很詭異的東西.....
雖說後來,我和貝姬有LINE一下,也討論了她寄出的這張明信片背面的內容。 只不過收到實體的時候,心中還是難免的小雀躍了一下。 整張明信片裡,我覺得寫得最正常的就是蘇軾的那句「人生識字憂患始」。 這句說的一點都沒錯,這世界上一切的紛擾,約莫都是從我們懂得識字的時候開始的!
(之四)
然而說到了識字,就不能不說一下我最近在閱讀王盛弘的「大風吹」。 此書一開始讀起來有點悶,說的無非是那些關於小時候的回憶記錄。 關於鄉下的生活,關於葬禮,關於小學等等的散文紀事。 說穿了有點像流水帳的感覺,但竟然會讓人十分的意猶未盡,一頁一頁的翻下去。 於是乎,最近此書放在我的馬桶上,易懂的文字,單純的兒時記憶。  寫一本書,送青春上路。 我覺得還不錯看! 
(之五) 
就在我們以為我們都彼此的了解對方的同時,忽然發現其實我們誰也沒有了解過誰。
因為,這世界上始終不會有另一個自己,像自己那樣的了解自己了吧?  


逝去

錯過的愛情,它教會我們許多事情。

它教會我們認清自我的真相。
同時也教會我們如何的再一次相愛。

這條路上,充滿了驚險與刺激。
充滿了坎坷與艱辛。

好在,我們並沒有因此而被打敗。
也還好,即使是傷痕累累,也不惜的一戰再戰。


等待花開

Image
她等個半個世紀,就為了等著它開花。  她好把它摘下,送給她喜歡的他。 
She waited half a century, just for it to blossom.  She would then pick it from her garden and gave it to him,   whom she adores. 

[美食] 豚肉丼

Image
上週從亞歷桑納州回到洛杉磯以後日子就沒有停下來過。 星期二時把那幾日收到的包裹,處理了一下。 該退的退,該領的得跑趟郵局去領回來。 我是覺得關於網路郵購它是這樣的...一開始的時候,是買些必需品,後來索性參加了免運費的會員制,舉凡所有妳能想到的民生用品約莫都可以買得到。 
然而是說如此一來,問題也跟著來了。 首先就是郵差估計是跟我們家地址很熟了,眼一瞄,看到包裹上有大概的門牌號碼,都會往我家門前丟。 不過美國郵政局倒是從來沒有送錯過。 反倒是我們家附近的鄰居,他們家的包裹經常會被誤送到我家來。  
當然其他的快遞公司就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了。 別的不說,就說FEDEX吧,我就對他們的服務感到很失望。 去年聖誕節時,給我爹媽郵購了兩件日系外套,怎知FEDEX的送貨員硬是把東西送去了隔壁街的鄰居家裡。 好在那鄰居心腸還不錯,按照上頭的電話號碼通知我去他們家把包裹取回來。 
如果非要列張表的話,美國郵政局要擺第一,UPS擺第二,DHL約莫也可以擺到第三順位,至於這FEDEX吧? 那就是吊車尾的差勁了! 
星期三那天上午和母親去做頭髮。 
話說,我不是個要求很高的人,況且真的要我花個幾百塊錢去如何讓美髮師左摸右塗的也不可能。 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同樣是燙髮劑,花個幾百塊錢的就會比幾十塊錢的高級到哪裡去。 說穿了不就是羊毛穿在羊身上這回事而已?  光鮮亮麗的店面總是要有些個冤大頭來之稱的吧?! 
於是乎,我家這附近有家相當平價的家庭式美髮院。 整個店裡就只有一位老闆娘,從洗頭到剪髮,全數一人包辦。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母親也是這麼的在家裡院子裡一個小角落,就擺起小店面做生意貼補家用。  
午餐時間和母親到附近一家日本餐廳用餐。 說是餐廳,其實又不太正確。 小小的一個店面,據說這家店的主人是一對老夫婦。 一開始的時候也沒有請什麼人手,老先生在廚房裡做菜,老太太就在外頭張羅客人。 之前聽日文研習會上的朋友說過,說他們的咖哩飯非常好吃。 母親說她來過這裡一次。 因為招牌上寫著"Ducks",她以為是賣鴨的店面,於是乎進來店裡問有沒有賣鴨子。 
是說,他們家的東西還真好吃! 那天中午我點了一碗豚肉丼。 鮮美的豬排上面包裹著蛋汁,一口一口的欲罷不能啊! 那天吃過之後,昨天突然的我又懷念了起來! 找一天有空時要再去吃一次他們的豚肉丼! 
-----------
Duc…

走春 (序)

Image
農曆新年,帶著兩老往東走。 距離LA市區約八個小時車程的亞利桑納州,那兒有一堆紅石頭。 約莫就是早期拍攝美國西部牛仔翻山越嶺的熟悉場景。 高聳的山峰,雄偉壯觀,而途中所經之路包含有沙漠地區,一片荒涼寸草難生的景象。

從LA到Arizona的Sedona區可分為兩條路線: 一則往北邊的四十號州際公路; 二則往南邊的十號公路穿越過沙漠。 話說,往北的這條四十號公路還可連接歷史性的66號公路。 這條公路貫穿了整個美洲版圖,公路呈東西走向。 西邊可至LA市區,而往東走則是可以抵達芝加哥,故有美國主要大道Main Street之稱,全長兩千四百英哩。

話說呢,這四十號公路與66號公路呈現平行狀態,若是貪圖快速可從66號轉接到40號公路上,如此一來可以省去在市區內等紅綠燈的時間。 此番,前往Sedona的路線規劃,就是走北邊的40號公路,並順道欣賞一下美國三零年代時66號公路上的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