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6

就要結束了是嗎?

前些時候租了WTC回來看 嗯 老實說 內容實在是有點枯燥乏味 由於事情發生的太快 所以整部片子劇情悶到不行 但是我個人認為比較令人感到震撼的是飛機卡在八十幾層樓的高處時 所有的紙片飄落 遠處還有人跳樓逃生的那一幕...嗯 怎麼說咧? 我在想生活在那個城市裡 當你親眼所見這樣的事情在你眼前發生的時候 那種感覺和住再十萬八千里外透過電視畫面看到的是不盡相同的...說實在的 很難想像 那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

似乎大家都在這麼做 關於回顧這件事 似乎是有週期性的 十二個月為一週期 因此每個人都會習慣性的在這週期結束前對日子 對自我 對整個大都會做個回顧 感覺有點像是在做告別的儀式...

[嗯 那就這麼做吧?!]

Jan '06
第一次非常低調的安靜的過我32歲的生日 沒有蛋糕也沒有像往年一樣的把生日這件事看得極為重要 過了某個特定的年紀 我在想人腦就會逐漸的對於"數字"缺乏某些概念 好比說 後來的那些個日子裡 每當人們問起年齡時 我的腦袋就會開始打結 關於年齡這個數字 被停留在一個特定的數字上 我在想明年的此刻你(妳)要是來問我任何關於年紀的問題時 "32"是個相當美好的答案..

Feb '06
分期付款買下生平第一部比較昂貴的車 記得後來我跟阿九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 阿九還問我同樣的價錢怎麼不買一台最平價的Lexus? 嗯 Camry不好嗎? 印象中我在'94年的時候就覺得Camry已經是很高級的豪華轎車了耶?! 是年代走的太快 還是現在的人開的車越來越高級? 我在想我可能永遠趕不上這樣的腳步! 我喜歡小Cammy...四平八穩 空間寬敞的 (雖然平常腿短的我上下車時的樣子有點好笑..) 但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以自己的能力分期付款的第一部高級豪華轎車...

二月份我還去了聖地牙哥看鯨魚

Mar '06
收到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的來信..老實說我懷疑對方不是腦袋有問題 更或許就是被大量的寂寞給吞蝕後得了某種無可救藥的重病 才沒聯絡多久 就被我列為拒絕往來戶 我極少和這類行為怪異的人交集

Apr '06-May '06
我非常堅持的跟我娘說 今年一定要到異國玩一趟 嗯 我忘了我是聽誰說的 人 一定要趁著年輕的時候到比較遙遠的地方玩 將來年紀大了 走不遠了就在附近的地方玩 嗯 不管是誰說的 …

歲末。堅持的碎碎唸

今年收的最多的是Gift Card...
嗯 老實說 其實我認為Gift Card的發明是人類的一大進步...當然 絕大多數的外國人 還是比較喜歡收到小禮物 嗯 那是一定的吧?! 在他們的眼中 禮物永遠比Gift Card來得有些誠意 雖然可能收到的東西不是自己最喜歡的東西 可能收到禮物的第二天就躺在角落裡逐漸的被遺忘 不過 禮物 畢竟是經過人們親手挑選的...光是誠意上 禮物就比Gift Card來的有些誠意些...

不過 老實說 今年我選擇贈送這類的Gift Card...方便又實用...讓對方可以自己選擇喜歡的飾品...喜歡的巧克力口味等等 這四張是我收到的小卡...嗯 可以去Victoria買內衣 可以去Bath&body買Body Lotion..還可以喝咖啡 買衣服...老實說 我反而比較喜歡這些小卡片...

今年我們藥房部門的年終聚餐 在LA Downtown的Palm Resturants 裡渡過...嗯 東西還不錯吃...他們的白酒 超好喝的 口感很好 喝起來不會有澀澀的感覺..非常順口 對我來說 唯一的缺點是口味有點太重了..Crab Cake雖然好吃 但是我吃起來總是覺得太鹹了一點...(我同事超愛吃這家的Crab Cake) 今年的Dinner由一家和我們長期合作的藥廠贊助...抽獎的禮物也是由藥廠贊助 有兩張面額$100的Palm Resturants的消費禮卷...其餘的都是Starbucks...(大獎都沒有阿米的份 我已經完全的接受了 我沒有中大獎的命運)

那天 本來帶了相機去想要拍照的 不過 早上上班出門的時候 急急忙忙的把充好電的電池放在家裡...結果光帶了相機 沒帶電池 一切都是白搭...:( 那些團體照片 只好等到同事相機上傳了以後再分享出來嘍!

前陣子左腳小腿部位肌肉拉傷了...這兩個禮拜 每踩一步都是艱苦...平安夜前夕臨時掛急診 跑去看醫生 結果醫生跟我診斷的一樣 嗯 就是吃吃止痛藥 在家休息休息慢慢就會好...今天好不容易比較不痛了...嗯 平常工作的時候 我都很少拿著手杖走路 因為畢竟需要走動的時候不太多 而且總是覺得好像失去一隻手的感覺 做事情超級不方便...只有休假的時候 需要走遠路 或者為了減輕脊髓的負擔時才會拿手仗走路...不過 這兩天 左腳實在痛到沒辦法覆核太多的力量...嗯 好在最近藥房裡都不太…

手寫第五張

截至目前為止 這是我收到最熱鬧的一張聖誕卡...

摺疊式的聖誕卡 攤開來以後 從禮物盒裡頭會跑出來好多聖誕老公公 有的拿著禮物 有的吹著小號角在右邊最下角 有隻小麋鹿 一旁有手寫的標語 我發覺 那個右下角是芭樂米的最愛 上頭手寫的對白"要有錢" 嗯 我必須說 這世界上最能夠說出芭樂米心坎裡的話語的 就是這張卡的寄件人---阿計

嗯 如果要我回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喊"Chin"叫阿計? 說真的 我也想不起來了說 好像那時候甜豆和小瓜還有Sony大家這麼喊著 阿米也就順其自然的跟著喊"阿計" 前陣子我在計算和阿計到底認識了多久這件事情...芭樂米上網年份 大概要從大學畢業後那年開始算起 那年是1997...印象中的香港在那年回歸祖國 彷彿周遭所有的事情全都因為1997被設定在一個不確定的年代裡 當年回歸後的香港 當年從大學裡畢了業卻不知要幹什麼好的阿米...

真正和阿計熱絡起來要從1998年的三月開始算起 那是個充滿了神棍的年代 宋七力在這個偶然的年代裡被人揭發破功...是個芭樂米瞎掰功力的黃金時期 起先阿米都是非常有禮貌的喊"琴姐" 喊著喊著就變成了現在的阿計 阿計不太喜歡不熟的人喊她叫阿計...嗯 我想我可以理解 就像阿米也不喜歡除了阿計以外的人跟我講一些比較重的話是一樣的道理 因為"阿計" 這兩個字是有歷史的...一段屬於我們共同渡過的時間

我的阿計非常念舊...也很感性 和Judy媽一樣頗有正義感 不過是那種比較沉默內斂一點的正義感...覺得妳(你)這個人OK的時候 會和妳多講幾句話 要是不是很喜歡的人 阿計通常是有一句才答一句絕對不會和妳多囉唆...老實說 剛開始和阿計相處的時候 有時也會被阿計的直言氣到悶的要死~久了就覺得 嗯 這就是阿計的個性說...

阿計在1999年年底帶著甜豆 兩人到多倫多和紐約玩 特地從多倫多到紐約跨年的阿計想去時代廣場...不過 阿米很芭樂的 沒有帶阿計去 嗯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 1999年跨年的時候 有很多關於世界末日的傳說 據說1999年12月31日這天 全世界的電腦會當機等等的事情 嗯 本來就很膽小的阿米 心想萬一當晚在時代廣場出了事情 那怎麼辦? (嗯 老實說 我真的很怕死...) 到時候整個廣場上都是人 跑都跑不掉總之 …

手寫第四張

這是今年收到的第四張手寫...

寄件人來自於台北的Judy...和Judy媽認識是透過FM98.9 Judy媽應該是該電台討論版上的常客 應該是早在芭樂米發功佔據989討論版以前就在上面活動的忠實觀眾 活躍在陽光列車到拿鐵時段之間 當然偶而也會出現在其他的時段 不過根據Judy媽的說法 是每次留言都沒有人要理她 以至於到後來她也興趣缺缺 一個人挺無聊的

第一次和Judy媽見到面 是今年五月份回去台灣的那一次聚會 嗯 雖然我知道Judy媽跟某人之間有一點小心結 不過Judy媽還是非常大方的答應了芭樂米的邀約 (老實說 其實芭樂米心裡是知道的 也很感謝Judy媽會這樣賞臉的出席參加) 嗯 怎麼說咧? 其實我認為每一位在我生命中出現的人物 都是具有某種特別的意義與必要性的...不論妳們之間是不是處的來 但是個人非常珍惜和妳們相識的點滴...多數的時候我認為是很難去評論事實的真相與對錯 當然妳們說的那些我也能夠了解與體會...誰是誰非 這樣複雜的問題 本來 也就不適合芭樂的芭樂米去思考...:)

這麼說 肯定非常的深澳...

最終 我要說的 還是我認為Judy媽這人實在是個大好人...
熱情 熱心 充滿著正義感...即使有時也會碎碎念上個兩句 不過 最起碼是個相當真實的在生活的人...我喜歡這樣的人 :)

第四張手寫 來自於Judy媽...
想到Judy媽的畫面時 是在那家大家都覺得不太好吃的木吉他店裡 三張小桌子拼起來的一張大桌坐在最靠窗邊的Judy媽和她的大女兒S+一大堆數字...有時Judy媽會講笑 三不五時嘴裡不忘損一下和自己有點小心結的某人 芭樂米一臉尷尬的坐在最外圍 假裝聽不到也聽不懂這些話...不過 我覺得嗯 這就是Judy媽...心裡不爽的事情會讓她關不住自己的嘴巴 和阿計有點不太一樣...阿計遇到不爽的人也懶得跟他多說幾句話 只是安靜的在一旁 順便不忘抗議那家餐廳的東西 真的很難吃的事實...

假裝聽不到和聽不懂 真的 不代表我不知道... 這是當時 我一直想跟Judy媽和阿計講的話~ :)

剝蝦殼...

嗯 怎麼說咧?

阿米我是沒有遇到過這種剝蝦殼的男人...
不過這個故事 倒是讓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我大學畢業沒多久遇到過這麼樣的男人 早期大家玩BBS還有聊天室的時候 有時後經常四處去其他人的留言板上串門子...串著串著會遇到剛好也是居住在附近的人 然後大家就相約週末的時候出去飲茶...談得來就繼續連絡 要是談不來也不至於太難堪

ㄟ...
飲茶就飲茶吧?!  週末假日飲茶的人本來就比較多...那人多就得要拿號碼等位子啦...結果沒想到到了餐館以後 還是阿米先想到去領號等位子 對方等我過去了才知道要去領號碼牌....ok 這樣就算了...也許人家對飲茶這件事情沒什麼概念吧?! 好啦 等到位子坐下來的時候 他竟然點了一大盤炒螺...嗯...雙手拿著

牙籤挑啊挑的 想盡辦法把螺肉給挑出來...阿米看到這裡老實說 已經傻眼了 根本就沒有什麼心思繼續聊下去 當時真的恨不得哪個人打個電話找我說有要事 然後逃離現場...

嗯...這人更奇怪的地方 是他說要看我工作的地方...ㄟ 結果有一天就突然毫無預警的跑到我工作的地方...不是我要說 男生千萬不要隨便做這種事情一來這樣非常沒有禮貌 二來萬一看到不該看的 那怎麼辦?

前幾天我有個同事就因為前男友跑來熱心的送晚餐 結果被她臭罵一頓!! 工作歸工作 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萬一對方要是撞見這時候她從電梯出來和另外一個男生勾肩搭背的那怎麼辦? 當場兩個人豈不是打成一團? 嗯阿 聽起來好像很浪漫的事情 對西方人來說是超級沒有禮貌沒有規矩的行為...即使要出現 也必須是在經過對方同意的情況下在什麼地方出現 什麼時候出現等等

Anyway...
沒多久 我就把那個人列為拒絕往來戶...
仔細想想 嗯 應該就是從那盤 炒螺開始....

真。的。不。要。在。我。面。前。吃。炒。螺....

手寫第三張

嚴格的說起來 這並不算是一張手寫卡片 不過收到這封卡片時 老實說 我只是在努力的回想著自己到底

在COSCO訂購了什麼相片? 嗯 每次幫瑤瑤拍照 我都是選用柯達公司的數位沖洗網站 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用了幾家的數位沖洗服務以後 我覺得柯達公司洗出來的數位相片 是畫質與色彩上最不會失真的一家公司 (這樣不知道有沒有替柯達打廣告的嫌疑?)

Linda 是另一個紐約藥劑系的同學 嗯 在家中是唯一的小孩 其實並不是我對"Only Child"這件事有特別的意見或者是先入為主的觀念 不過多數我所認識的獨生子(女)性格上似乎都有點"怪異"的地方...好比說Linda就非常喜歡打破沙鍋問到底的針對一件事情的始末由來問個一清二楚 嗯 這對我這個凡事以我的重點為重點 以我的觀念為觀念 面對不想說的話題就不多囉嗦的人來說 Linda無疑是一個很麻煩的人物...但是很妙的是 這麼多年 吃飯我們經常會找Linda一起 唸書我們會找Linda一起 逛街 Clubbing等等我們都會找Linda一起...縱使這些年她已經問過了無數個"WHY"...

Linda的另一半是個台山人...嗯 那年就在我們開始準備藥劑系畢業考以前 一票人相約了去Jamaica幾天 (這也是Linda的功勞 多虧她問了好幾家旅社 找到ㄧ家包機票+住宿+飲料的Package) 她的另一半和她簡直就是兩個個性上的極端 Linda可以當著大夥的面把另一半罵到臭頭 但是Tony就是超好脾氣的從來都不會抓狂 這實在是令人非常匪夷所思...大家和Linda同學那麼多年也經常約出來碰面 Tony就算被她罵到顏面盡失 他也一直很有風度的"虛心接受" 個性上實在是令人稱奇~

大概是兩年前吧?! 他們在紐約完成婚禮...
Linda寄了一張喜帖給我 不過當時因為工作上才剛剛進入狀況 不好意思請假 所以沒有特地飛回去參加他們的婚禮 這張卡片的上頭是今年十月份剛出生的男寶寶-Jaylin 好可愛~  :)

第三張手寫卡 來自紐約 那個超愛問為什麼的Linda一家...

不完美

昨天到Starbucks購買贈送給同事的現金卡 今年的Starbuck和往年一樣 推出了多種聖誕應節禮品 咖啡杯組等等的小用品 為了方便同是選購自己喜歡的東西 我買了幾張像這樣的Gift Card 每張面額$20 這張則是年初時同事送給我的咖啡卡 剛好可以喝上一杯咖啡...

等收銀員結帳時 有位中國裔男子走進來 店員小姐非常客氣的問著這名男子想要點些什麼飲料 這名男子對店員說要點上次點過的"Special Frappacino" 店員小姐一頭霧水的問著是什麼樣的Special? 是不加糖還是不加奶精? 怎知這名男子突然腦羞成怒的說 "上禮拜我來點過同樣的東西 怎麼這禮拜再來就要再解釋一次? 於是乎 他拿起了口袋裡的手機 很明顯的他是幫別人代買的...我聽見他對著電話的另一頭解釋著 並問起是什麼樣的"Special Frappacino"? 且不時的向他的朋友抗議著這家店員不知所謂的情況...

這時我抬起頭來看了那人一眼...

他的身高大約六呎 外表看起來相當斯文 穿著也十分體面 一件深藍色的Polo Shirt及一條卡其顏色的長褲 站在櫃檯前大聲的嚷嚷著...老實說 我不知道他這樣大費周章的預備做給什麼人看? 是站在櫃檯後面的兩名店員嗎? 或者是讓所有正在享用咖啡的客人們知道自己的存在? 更或者只是為了以"花錢的是老大"的心態 教訓那名女店員? 老實說 我實在是無法理解...是什麼樣的教育背景 讓人可以這樣失去理智的對著他人咆嘯? 是什麼樣的人品可以像這樣毫無風度的指責別人?

右手拿著我常點的焦糖瑪奇朵 左手拿著自己出門時慣用的手杖...老實說 這時我很慶幸我自己---我的眼 看得到正義 我的耳 聽得到公平 我的心 渴望和平...我的人生 不盡完美但我認為我很努力...

至少 我不至於以自己的優勢去放大他人的不幸...

放羊的孩子

這幾天的新聞 讓我突然想到小時候聽過的故事...

從前從前有個放羊的小孩子 每天他都會到山上去放羊吃草..一個人停留在山上的時間很長 他總是覺得很無趣 有一天他突然突發奇想的喊著"狼來了 狼來了~" 沒想到這時候 山腳下的大叔聽見了孩子慌張的叫聲以為真的有狼來了 於是帶著工具急急忙忙的趕上山來...沒想到看見的卻是孩子指著鼻子笑他上當了...大叔雖然很生氣的下山去了 但心裡還是認為還好是假的...第二天 這孩子想再試試看是不是會再上當 於是又大聲的喊著"狼來了 狼來了~" 此時 大叔又急急忙忙的趕上山來 發現又是假的...

這天 放羊的小孩依然牽著他的羊群上山去吃草..沒想到這次大野狼真的出現了...
小孩子喊著"狼來了 狼來了~" 山下的大叔以為小孩又在捉弄他 因此這次說什麼也不肯上山去救他...就這樣 小孩子被大野狼吃掉了!!

我比較不能理解的是我認為許多人用的比喻實在是非常不恰當...邵曉玲的車禍 可沒有在事前喊出"狼來了"...但是眾所皆知 "夫人的血壓不穩定 身體不好.." 身體瘦小 血壓來就不會高到哪裡去...我的血壓也不過90/60...身體不好 那麼我要問的是總統府裏這些高級醫療團隊的人妳們是幹什麼吃的?? 把病人照顧成這樣...該打營養注射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注射? 病人一但不進食 或者無法正常進食超過五天 就應該以其他方式協助病人攝取每日卡路里所需...

這很明顯的是醫療疏失....

為什麼醫療團隊的疏失 要由其他人來承擔?
這...有點本末倒置了吧?? 該換該換...全部都該換~
台大不行 那就換到榮總去吧!!

手寫第二張

這是今年我收到的第二張手寫賀卡...

藥劑系第二年我就開始在外面自己半工..嗯 一來實在是不好意思再向家人拿錢 二來報考藥劑師執照的時候 也確實需要實際藥房經驗 所以 透過朋友的介紹加上一點瞎貓碰到死耗子的好運 進了藥劑系沒多久我就開始在Walgreens開始當實習生...

嗯 我們那家店距離曼哈頓市中心大概還有10-15分鐘的距離 算是相當靠近曼哈頓的了...附近住的居民主要都是一些退伍軍人 還有一些希臘人 在曼哈頓的上班族等等 交通很方便..走兩條街就是N車地鐵站藥房就在十字路轉角口 店面本身面積不小 但是藥房感覺有點狹小...

雖然狹小 不過裡頭東西五臟俱全...
那時候的藥房部經理是個越南人 家住在附近所以上班非常方便...她和她妹妹兩個人都是唸藥劑系的兩位都算是我的學姊 人很好非常Sweet..但是說到行政管理上面就有點不太合適...好比說 用人的標準和人事指派方面有點太缺少管理級人士應有的魄力與說服力...

Lily 大我近十歲...嗯 我在Walgreens做了第二年才加入我們這家店面的藥劑師...
人非常nice是個上海人...做事情非常乾脆不會拖泥帶水...加入我們店面之前在醫院裡做藥劑師...剛換到新的環境 不過適應能力很強...當時我還是個小小的實習生 多數的時候都是我和她一起做到晚上打烊 接觸機會比較多~

她先生是Walgreens另外一家店面的藥房部經理...管理能力非常強...
一個人可以支配好幾個實習生 那家店面我也輪去實習過 一天可以收進500張以上的藥單 每天流動量相當龐大...

去年和lily連絡時 聽說她接下了那家老店的經理職位...原來的經理結了婚後調到長島去了...
嗯 偶而看到現在這些實習生 我會想起那時和Lily兩人忙到吃飯都沒時間的日子...一到了夏天 那家老店的冷氣空調就經常壞掉 狹小的空間裡 我們不停的詌譙那是一家多麼沒有人性的店....

後來 考到了執照...升格成正式的藥劑師和Lily見面的機會就少了...
只有偶而再接班的時候 短短的兩三分鐘碰面閒聊幾句...

手寫第一張

這是今年 我收到的第一張賀卡...

寄卡片的人是我在紐約時藥劑學校裡的同學...前兩年結婚時我特地從LA飛過去參加 嗯 事實上當年比較談得來的朋友之中 她是唯一一個年紀上與我相當的同學 和我一樣 再懵懵懂懂的唸完了一個學位以後 才猛然的發覺自己所學的東西實在有些"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覺 再次回到藥劑系唸書 比一般同學自然要來得更努力一些...

她先生是個美籍越南人 嗯 據說從小被美國白人家庭所領養 因此 雖然有張黃種人的面孔卻有著白人的姓氏 工作相當穩定 在長島某家資訊公司做Programer 薪資頗高...去年兩人在長島買了房子...

第一張賀卡來自於Liz...
外表看起來相當嚴肅 但實際上個性有點迷糊 父親是個牙醫...有一次到她家作客 她爸爸相當"盡責"的告訴我們哪款的電動牙刷比較好用 有一陣子Liz會打電話給我 專門問我一些藥物上的問題...嗯 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藥劑系畢業後 我們那票同學裡 只有我繼續深造的關係吧?!

她和我一樣...
一到了考試期間就特別緊張...功課也永遠是我們兩個最先作完...
然後大家一票人擠在圖書館裡 妳一言我一語的 有時是真的在討論功課 不過多數的時候是在講廢話..老實說 那幾年到底講了一些什麼廢話 我記不得了...不過 我永遠記得Liz 迷糊的毛病發作時老是會傻傻的說 "I don't Know~"

這個週末...

這個周末實在是有點忙..
昨天先是去參加了同事家小朋友的生日會 場面不算十分熱鬧 同事只是邀請了幾位親朋好友去參加聚餐 臨走前因為有多好幾個粉紅色氣球 芭樂米當然是搶了幾個回來給我們家瑤瑤爽一爽 High一下..

瑤瑤一家人這個週末在我們家渡過 今天又帶著小朋友去逛Mall 順便阿米我也要把想要準備的幾份聖誕禮物採購一下 嗯 今年採取禮劵的方式 讓對方可以自己到店裡去選購心儀的禮品今年幾家信用卡公司 更推出了信用卡是的Gift Card...裡頭存放金額以後 收到禮物的人可以自己去選購東西 不受店家地限制 比較符合現代人的生活方式~

不過說真的 一到了假日真是超多人逛街的...
停車場一層一層的全都停滿了車...出個門真是一位難求...
結果竟然還有個老太太跟我搶車位...太離譜了...

雷。光。夏

寫給遠方...

最近的雷光夏出了另一張專輯[我的80年代] 最近的我被陌生人質疑起我用詞的方式和語調 (嗯? 很可笑是吧?) 老實說 我也是這麼覺得 突然間與你八竿子打不著的陌生人卻突然的前來告知並且替"說話的藝術"定下所謂的意義 仔細想想這的確是件有點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只是 你知道嗎? 當他這麼唱著高調談論著那一切"關於我"的事物時 一度 我的確有些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這麼不懂得人情世故? 是不是這麼無禮的撒野放肆?

每天 我依然不斷的和許多陌生的人相見 和相識許久的人分離 越是到了節日的期間這樣分離與相聚之間的拉扯越是強烈 我嘗試著告訴自己 切勿太過於敏感與多心 切勿過度解讀對方的心理和情緒 然而 事實上這些全是無法避免的反射動作 一但跨越了陌生人的界線 我在想你怎能繼續的維持沉默的面孔 保持安全的距離? 每天 我不斷的和這些人相見分離...我在想 假使人們能擁有預知的能力 那麼是不是就能夠擁有畢生最完美的分離式?

在你走後 "雷光夏"這三個字似乎突然的消失了
至少再也沒有人可以和我在深夜裡談論著關於她的歌曲...

"十二月夜裡頃盆的一場大雨  不斷地漂浮著 在生命污河中 微微的發著光..."
我想 我會這樣對你形容著她的聲音

敏感的時刻...

按照常理來看會和我以Email聯絡的通常不是網友就是醫院裡的同事..而這些人當中 又以網友的數量最多 我不太喜歡使用標點符號 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英文鍵盤要切換成中文輸入就已經是夠麻煩的了 然後還要切換到標點符號 我就覺得實在是很辛苦 所以很多時候 不論是寫Email還是寫BLOG 我都極少用到標點符號這種東西 除非啦 除非那篇文章是要拿去參加作文比賽的...要不然這幾年來我寫過的文章 使用過的標點符號 實在是用腳趾頭就可以數的出來...

一般來說因為是網友  所以其實真正見過面的人沒有幾位...但是 很奇怪 我發覺近幾年來我很在意對方寫文字時的用詞和當時的情緒 開心時的用字 不開心時的用字 這些或許很多時候是我自己多心 但我覺得我是用著很認真的心去看待對方寫給我的每一個字...和字裡行間的情緒等等~

要是對方用了比較生氣的字眼 我的腦海很自然的會浮現這個人生氣的表情..相反的要是對方用了比較輕鬆字眼 我就會覺得對方心情似乎還不錯的感覺...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非常認真的在感受每一個字 有時後到一種連我自己都會被傳染到同樣情緒的地步...弄得自己很不開心~

你的, 我的,我們的

寫給遠方...

我有個不為人知的癖好 更或者應該說我喜歡一切與紙張有關的事物 大大小小的筆記本 有的寫沒兩頁就大剌剌的躺在書櫃上 有的則是寫滿了所有密密麻麻的記事..很多時候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紀事 星期五是某某某的生日 星期六和某某某約了在哪裡午餐 電話號碼 工作行程 預備學生實習時的課程紀錄等等...用過的那些大小不一的便條紙塞滿整個抽屜和衣服口袋...這樣的習慣我在想和我思緒行走的速度集集相關的...因為思緒行走的速度太快 很多時候 我必須像這樣在四周圍置放各式各樣的紙張便條 並且在手袋裡放本輕巧的記事簿 因為我知道 假使這一秒不寫下來的東西 很多時候下一秒就會想不起來...

每一年 我總會有這樣的習慣 我都會買一小盒聖誕卡回來 翻開聯絡簿 一一的尋找收件人的地址 然後一個字一個字的將那年所有的問候寫在卡片裡 貼上郵票親自寄出去...老實說 很多時候收到對方的回寄時 自己已經忘記了當時究竟在卡片裡寫了些什麼? 錯了幾個字? 用了幾個標點符號?

我有個認識很久的網友...他的網路暱稱叫做"路人甲" 每年到了聖誕節 我很自然的會想起他  剛認識他那年 我們都還很年輕 二十來歲的年紀裡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趣事..有一年的聖誕節 我寄手寫卡片給他 當時其實沒想太多 很多時候除了網路暱稱以外 連本名都不太清楚 但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多少得憑著自我的直覺 當然我也願意相信 世間上所有我遇到的都是好人 很多時候直覺上我認為對方是好人...那麼單憑這點就夠了...剩下的妳必須憑藉著日以繼夜的溝通 瞭解等等去證實對方究竟是不是好人的事實 因此我始終認為妳是如何認識一個人 更或者你是透過什麼樣的管道去認識這個人 似乎並不是十分的重要...

那一年 我手寫了一張卡片給路人甲 卡片的信封外寫上了寄件人與收件人的地址 但每一年我都會想起路人甲...因為那一年除了他叫做"路人甲"以外 我實在不知道他的本名 因此我便在信封上寫上了"路人甲"收

芭樂米
xxx-xx 65 Ave
Fresh Meadows, NY 11365
To: Taiwan
XXX市XX區XX路XX巷xx號xx樓
路人甲   收

大致就是像這樣 貼上了郵票寄了出去...據說 那天是路人甲的媽媽收到這封信 每個人回到家了以後 在餐桌上路人甲媽媽拿出了這封信 當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