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07

一些亂七八糟的事物..

人就是很奇怪 以前沒有BLOG的時候就愛看自己的留言板..有時可以耗上一整個上午掰一大則留言什麼的 一邊打字嘴角還會一邊抽笑著 寫完了留言 有時會給朋友寫寫Email什麼的 長篇大論了一大堆 不要說對方搞不好看不懂 現在再回頭要我看內容 我想我也會懷疑自己那時候哪來那麼多廢話好講? 嗯 重點是 我發覺現在越來越懶 平常上班的時候 就要經常使用電腦 所以很多時候回到家裡 連電腦都懶得開了..要不然就是在家用了電腦 到了醫院即使有時候不忙 也懶得開Email來收信什麼的..不像許多其他的同事 還停留再我以前那個離不開電腦的階段裡 一有時間就會掛在網路上...過年前有看到甜豆問我電話住址...不過人懶 所以一直到前幾天才寫信給她...

最近 我在休假!
嗯 每天無所事事的日子 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事情好做 過的非常無趣 可是我發覺我每天還是覺得時間不太夠用的感覺耶! 實在是太神奇了...上禮拜從Vegas回來以後 星期六那天本來約了同事去她的歡送會 嗯 不過那天我娘的朋友 (啊 就是上次我回台灣的時候借住在台北的鄰居阿姨) 她最近來LA玩 所以星期六那天晚上我去機場接她...沒來得及參加同事的歡送會 嗯 結果第二天手機裡突然被很多Text Message塞爆..同事不小心走漏風聲 我每收一則Text 要被電話公司收取一毛錢的費用 結果很多同事一聽 就都拿出手機來拼命打Text Message給我 (果然是一群耍賤的同事吧?! ^_^)

星期五那天把2006年的報稅單填好了 結果寄出去的時候才發現我竟然把自動轉帳的帳號填錯了一個數字 天吶! 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所以星期六那天又趕快發Email去銀行和稅務局查詢修改錯誤的方式..結果銀行辦事效率還蠻快的 馬上就回了一封信回來說帳號錯誤的話 基本上那張退稅的支票會被退回到稅務局 要我再向稅務局確認一下 公家機關周末都放假 所以昨天一大清早我又趕快打電話去稅務局查問 小姐說她們會把支票寄來家裡 不使用自動轉帳..不過時間會比較長一點 大概是六至八週...嗯 時間不是問題 最重要的是退回來的錢不要掉了就好了...:)

昨天去逛Target...看到嬰兒用品 可愛到讓人心癢癢的 所以幫我那個快要出生的小姪子買了一整套小恐龍的圍兜 小衣服 小襪子和小手套..可愛到不行! 嗯 我哥他們已經幫我小姪子取好名字了 中文名字叫做鴻偉 英文名字叫…

音樂。城市。你若是和我一樣想念

寫給遠方...

這是一張酒店裡天花板上的裝潢...一朵朵的花瓣 透過天花板上的燈光 打造出的美景...

我姪女仰著頭 用著稚嫩的童聲 她說"上面有媽媽的 還有爸爸的"...起先 我們都聽不太懂什麼是媽媽的? 什麼是爸爸的? 一直到後來 她用不太容易理解的方式解釋著 媽媽的是粉紅色 紅色 爸爸的是藍色和綠色 我們這才了解 這是兩歲的孩子用來辨識顏色的方式...七彩的天花板 在孩子的眼中只有爸爸的和媽媽的色彩...很美麗 很亮...很七彩繽紛...

我按下快門把七彩的天花板帶回家...這是一張現實中的虛幻~

前些日子裡我在MSN上遇見朋友 嗯 生疏的問候 第一次我感覺我們是真正的相隔了在千里之外 突然間 多多少少的有了那麼一點點感觸 這一別會很久很久...我不願意承認 但我真的害怕與人別離 嗯 我是說 在你花了時間與心力從陌生到相識 從相識到別離 這中間的轉折起伏太大 心臟再好的人也禁不起一次又一次的打擊..每一次的別離 妳勢必再次的重新縫合出發? 更或者有一天妳以為妳是真真正正的認識了一個人 卻又發覺妳根本從未了解過對方? 像朵七彩繽紛的花...美麗卻充滿虛幻~

複雜的人際關係裡 只有愛與不愛 要與不要 見與再見...
我認識你 卻從未認識過你的愛情...

張燈結綵

初二那天早上八點半出門開車北上Las Vegas...剛好遇到下大雨 一路上超難行駛的 15號公路上有幾段都是在走山路 一般沒有下雨的時候 平均車速都在70MPH左右 上午八點半出門 一直到下午大概三四點鐘才抵達 (中途還有停下車來Shopping啦!)

還好是初二這天去 今年美國NBA球賽剛好是農曆新年這個週末 據說要早一兩天的話在Las Vegas的人潮會更多 那天抵達酒店的時候 門口就已經排了很多check-In的人潮

我們下榻的這家酒店在Las Vegas Blvd的中間地段 前面有個很大的噴水舞池 天黑之後每15-30分鐘會有一場水舞表演...酒店佔地面積非常廣大 (嗯 似乎很多大型酒店都是這樣) 像他對面的Paris, 旁邊的Ceasar Palace,還有Mirage 等等 每家內部裝潢都豪華到不行 每家都可以走死人... 我們住的地方是面朝後面光禿禿的高速公路和山景 嗯 面向水舞的房間 要多加個幾十塊錢 ㄟ...水舞 到馬路上去看就好了ㄇㄟ..多花幾十塊錢美金 倒不如省起來吃頓好的! :D

這家Bellagio在Las Vegas已經不算是最新最豪華的酒店了說 再早兩年這家的確是比Mirage還有Ceasar Palace等等來得高級許多 最近新開的超級豪華酒店Wynn是目前Las Vegas Strip上最五星的酒店 Bellagio裡頭許多設備已經開始出現老化的狀態了說 (嗯 雖然裡頭設備還是蠻新蠻高級的啦!) Wynn平日每晚的價位大概是$209 Bellagio每晚價位大概是$199左右

右邊這張圖是兩個房間其中的一間 兩間房間是相通的..一般的酒店裡都會有咖啡壺什麼的? Bellagio竟然沒有...浴室裡頭的吹風機也有點秀逗秀逗的..冰箱裡酒櫃裡的酒類還蠻多樣化的 只是那麼貴的一小瓶酒誰敢喝啊!! :D

酒店裡的餐廳 一杯牛奶要賣$4.50 外頭一加侖的牛奶只要三塊多 嗯 實在是貴得很離譜 羊毛出在羊身上 五星級裡的酒店賣出來的牛奶 裡頭可能有參黃金吧? 所以賣的比人家還要貴 不過 沒有辦法啦 三更半夜的小朋友要喝奶 附近的便利商店又關門了 只好花錢買這麼貴的牛奶..:)

Vegas的夜景最漂亮 天黑以後 每家賭場都把五光十射的燈光打開 整條Strip上面到處都是金光閃閃的 雖然那天外頭還在下雨 氣溫也只有華式40幾度 冷到阿米走在街上…

跳槽

星期二那天突然聽說同事要跳槽了 嗯 超級驚訝的...

一直以來都是我跟她一起合作比較多 突然聽到她說要跳槽 超級捨不得的...今天最後一天 大家出錢幫她買了一個漂亮的蛋糕和水果籃 阿米我則是昨天晚上定了新鮮花束 祝福她一帆風順 雖然將來大家還是會有機會見面 不過 嗯 沒有像往常那樣每天至少有十幾個小時一起相處的時間...一下子沒有她在旁邊的位子上嘰嘰咂咂的跟我聊天 真是不習慣~

聽說新的工作離她家非常近 我跟她說在那邊好好鋪路要是我這邊做不爽了 那就跟著她後面一起跳槽過去 到時候就靠她了!!

穿著長袍馬褂的年代...

我在相簿裡翻到這張照片..好像是到了LA以後 從我外婆那邊拿回來的 當年我外婆一個人和我阿姨住在國外 印象中我娘常常一個人對著錄音機講話 那時候的電話還沒有那麼發達 從台灣打長途電話 費用相當昂貴 而且每次打都是透過總機小姐轉線...每逢過年過節我娘就會跟錄音機講話 錄好了以後再加一卷卷的卡帶寄到美國來..偶而也會寄幾張小孩子的照片 家庭合照什麼的..

剛搬過來LA的時候 我外婆把一些當年寄的照片"物歸原主" (我外婆和外公是很會收藏東西的兩個老人家 什麼奇奇怪怪的老東西都可以在他們家找到) 這張有點老舊又模糊的老照片 就是從我外婆那裡拿回來的..

拍攝的地點是我出生的地方 在新竹香山鄉牛埔的眷村裡...一層樓的矮平房 高一點的人伸出手就可以碰到天花板的古老眷房 照片裡的老人 是我爺爺 出國前一年半左右走的 享年90歲..嗯 我爺爺走得蠻突然的 之前人都好好的突然間就病了 一病就沒有再起來 在新竹的三軍總醫院走的...那天晚上我爹突然帶著我們一家連夜開車回新竹去 我記得那天我家養了好幾年的小土狗 "Happy"也不見了一個晚上 住家附近怎麼找都找不到 我們趕著回新竹 所以根本沒時間繼續找...我那時候再唸國一 輟學後被耽誤了兩年左右的時間...按照常理來說應該是很有印象了 不過那天很奇怪 好像就是被大人帶著到醫院去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也是懵懵懂懂的 不是很清楚...我只記得那天晚上我娘跟我們說 第二天要是突然到學校去就是爺爺不行了 要跟老師請假...

嗯 果然 第二天午休結束後 我看見我爹穿著軍服站在教室門口跟老師說話 一看到我爹 我就開始收拾課桌椅裡頭的東西...

眷村那房子本來是我爺爺預備留給他三個兒子的財產 不過一直都是我大伯父一家人住在那裡 我娘說 大伯母那個人 嗯 有一點自私 因為是長房 所以行為上比較囂張一點 那時候我還很小 所以說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不過聽我娘說 早期三房都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一家只分到一個房間 房間裡什麼都有 尿盆痰盂 吃喝拉紮全都再那一個房間裡面 我大伯母會養雞 養狗 就把這些雞呀狗啊 養在我們房間的窗戶邊 一開窗臭的要死 離她自己那房就離得遠遠的...嗯 後來我娘堅持不肯和其他兩家住在一起 就和我爹兩人在外頭貸款買了後來桃園的房子...那眷房後來只剩下我大伯父和三叔兩戶人家住 去年回去的時候 …

過去的我正逐一的消失著...

我出生在軍人的家庭裡...

我父親是個將大半輩子都奉獻給國家的人 聽我娘說她們剛結婚的時候就和我爹一直住在台南 舉凡台灣各地的名勝古蹟 幾乎每個古蹟都會出現在我爹媽那幾本黑白相簿裡頭 小時候 我很愛跑到我爹媽的房裡把那幾本發黃 且邊緣有些破損的相簿給翻出來"欣賞" (我娘年輕的時候 真的是很漂亮) 後來我爹媽她們在有了我哥哥之後就調遷回新竹的老家

我大伯父是空軍 嗯 一套橘色的飛行服 深藍色的軍裝 (因為這套漂亮又好看的空軍軍服 小小的腦袋瓜子裡一直有些埋怨我爹 好好的為什麼要參加什麼陸軍? 深綠色的軍服 說有多醜就有多醜!) 我大伯父那時候似乎已經是少將了 所以家裡的軍徽什麼的多的不得了 薪水也比較豐厚

就是在這樣的家庭裡 我大概國小三四年級開始 有陣子非常喜歡看描寫國軍歷史的電影 好比說 『八二三炮戰』『筧橋英烈』『英烈千秋』『梅花』『黃埔軍魂』 『古寧頭大戰』『八百壯士』等等 弄得小時候的我一直以為 我會嫁給軍人...嗯~

小時候覺淂我爹穿上了軍服就很威風 每天那幾套軍服燙的有折有痕的 雖然綠色的是醜了一點 但是穿在身上時挺拔的樣子 不管怎麼看就是很好看 回到新竹的眷村裡左右門戶都相隔的很接近 狹小的空間裡很多時候住上了兩三戶人家 隔壁的李媽媽 最前面村口的雷奶奶 感覺上好像每個人都認識住在這村子裡的人 到了過年的時候 哥哥姐姐就會帶著去防空洞旁的空地上放水鴛鴦 沖天炮..到了夏天的時候  天黑了 大伙拿著小板凳 蚊香和火柴盒到廣場上去看露天電影..


軍公教福利社裡只有賣一個廠牌的奶粉 當時在那個年紀裡 很希望家裡能夠不要再買紅牛奶粉改買果汁奶粉來喝 打開我爹的衣櫃裡頭盡是一系列的BVD...當時我只需要學一種語言─"國語" 也只需要學會注音符號

最近看到報上那些所謂正不正名的議題 讓我突然很感慨...

不論是不是政治家的手段 出生在台灣 在台灣成長了十幾年 最近我發覺自己正逐漸的從台灣消失中 過去我會唱的歌曲 唸過的課本 學過的歷史 用過的注音符號 寫下的國字...這些 都一點一點的被政治人物抹去...我覺得最可憐的不是哪個貪污的政客 最可憐的是不斷被這些政客強姦的『歷史』...

『我是中國人...我出生在台灣 我也很愛台灣 但是我更愛做個有歷史有文化的人~ 』

最近我覺得報紙上那些頭條很刺眼...
這些人正扼殺著我…

Canon Rebel XT試拍

嗯 相機買回來後 我爹也很感興趣..
(其實早在更早以前 我爹就買過這樣的單眼相機) 不過那時候還沒有數位這種東西 我爹看到阿米買的這台 一直問東問西的 看來這個周末要教他玩一下這種數位的東西 我爹一直問 "不用放底片也可以嗎?" "照片洗出來會不會清楚?" "要不要買一台印相片的印表機? 才$400多塊而已?"

哇咧~
什麼才$400而以? $400很多錢了好不好?

嗯 我爹還問要不要買腳架..

拿巴斯特先試拍了一下...和傻瓜相機比起來 差很多厚?

Napa Valley Grill

時間: Feb 22,2007, 6:45pm
地點: Napa Valley Grill (LA Westwood)
事件: 騙吃騙喝

二月份可以騙吃騙喝的地點 是在LA Westwood的這家烤肉店...
阿米參加的那個南加州地區的藥劑師公會每個月都會舉辦這種經由藥廠贊助的進修課...每次都有一個進修分可以拿 又可以在LA地區各大餐廳用餐 以前因為工作時段的關係 所以很多時候他們辦這種餐會 我都沒辦法參加 不過後來改成一天12小時工作時數以後 一個禮拜休假的天數增多了 有時剛好遇到不用工作的時候 就可以去聽演講 然後拿進修分 加州規定藥劑師必須在執照到期前取得32個小時的進修分 每兩年一次...

嗯 這次的晚餐剛好遇到阿米為了過農曆年休的兩週長假 當然不能放過這次機會 下個月說不定不能去參加 所以能參加的時候一定要跟著去吃好吃的...不過有時候演講主題是有點蠻倒胃口的就是了...好比有次我去參加的演講 主題是介紹新出來的抗生素 演講人安排了一張超噁心的潰爛照片作為講解題材 嗯 看完噁心的照片 誰還吃得下眼前的血淋淋的牛排大餐啊?

這次主題講糖尿病 血醣測量的重要性
嗯 應該是還不太可能有噁心照片出來...不過也很難說...搞不好會出現上百隻肥肥的蛆在糖尿病足潰瘍口上四處猛竄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