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8

想清楚再愛

我在旅行的那幾天遇到這麼一對年輕的夫妻...幾年前在語言學校裡頭認識 兩人交往了一陣子 後來女孩子回到了台灣 男孩子留在這裡繼續的升學。 每隔一陣子女生就會從台灣來遊玩順道探望這個男生...探著探著 把肚子給探大了。

於是乎、兩人相邀去結婚...女生懷了三四個月的身孕 男生正準備回美國考會計師執照。 結完婚後從台灣返回 過境阿拉斯加時碰巧遇到美國移民局抓人 由於女生使用觀光身分出境 男生有著合法居留權 移民局裁定女生愈期居留嫌疑過大 因此限定在五月的某個日子以前必須出境 否則將由移民局遞解。

 「愛情 ,是偉大的 但在旁人的眼中往往都不太理智。」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旅行的那幾天他們正收拾著行李...後來我聽我舅媽說 他執照也不考了 放著好好的工作也不要了 他說他要回去陪她一起生產。 父親在台灣是個醫生 母親喜歡旅遊 (我和他母親閒聊了幾句 感覺上就是個很有教養的女性)。 這男生過去回到了台灣 市場景氣不佳頭路難找..回到美國以後在一家銀行做商業管理。 聽起來工作還算穩定...舅媽說完 長長的嘆了口氣。 "放著好好的工作不做...搞成這樣!" 據說男生的母親對女生的評語是:[不會想]

然而、他們可能忘了 愛情 本來就不需要理智 不用想。 有的人半夜三更的在你樓下唱歌、有的人願意為了一隻凱蒂貓到麥當勞擠個你死我活、還有人拋家棄子的只為了成全愛。 在愛裡 我們狂悲或者狂喜...在愛裡 我們心甘情願的為他人而生 為捍衛他人而戰死。 在愛裡 你似乎已經忘了生存最基本的道理。

但 婚姻呢?

我後來問過我舅媽 "為什麼女生不自己先行回台待產?" 舅媽說 女生不肯..堅持要一起回去。 離開那個城市前晚 我和那個男生聊了兩句...聽的出來男生的心不錯 疼愛老婆 但是在我看來非常的不理智。 再過個一兩年就可以取得公民...說穿了女生再苦也不過就只是苦個一兩年。 苦日子是難過 但苦日子不是不能過...更何況女生的父母與家人都在台灣 彼此也有照應 我總覺得人們的眼光總是得放得長遠些才行。 我這麼想著、顯然這對年輕的夫妻有著不同的價值觀念。 回台灣 找得到工作嗎? 住哪裡? 孩子出生時的奶粉錢是不是有著落? 這年頭什麼都漲...孩子生出來了 總不能跟著大人一起三餐不濟吧?

那晚、 我笑著邀請她們有機會時到西岸來遊玩。 男生苦笑著回答 &quo…

話一說出口,我就後悔了...

這個我是我
那個我是我

如果可以
他說可以製造出更多個我
但,話一說出口 我就後悔了

每個我是我
每個我都不是我

我喜歡我
我猜,你也喜歡我
那個 完整的、獨一無二的、霹靂的、宇宙超級無敵的【我】
(無法簡短扼要的說明我的我)

日子,你高興怎麼過就怎麼過

前兩天收到深陷於泥坑裡貝姬寫來的Email...

從紐約回來以後 老實說 我每天都很忙...白天要工作、晚上回到家裡絲毫沒有活動的慾望 充其量只是做做手部運動。 每次出了遠門回到家裡 第一件想做的事情 就是把那些個過程 完全的紀錄下來、 因為我很了解自己 假使不這麼做的話 我很快的會忘記這件事情 和當時在旅行途中的感觸。 有些事情似乎就是必須這樣馬上忠誠的寫下...就像在數百年後的某個日子裡 有人在阿富汗巴米揚窯洞裡發現世界上第一幅油畫..而後來的我們 是如何的開始追朔著發生在古老年代裡的當時。 所有關於回顧的事情...大致上就是這個樣子~

"日子,你高興怎麼過就怎麼過..."

回到家裡以後 那兩棵神奇的魔豆差一點死翹翹~

澆了點水 換了個位置...養了幾天以後 它倆又奇蹟般似的活了過來....即便是那片被貓啃過的葉片 帶著它 [潛龍勿用] 的信念...成長茁壯。

學校開始放暑假...來了兩個暑期實習的學生 一男一女...女生的靈敏讓男生的粗心大意有了天壤之別。 (女生讓我想起了從前的自己) 實習的第二天 女生一大清早提早了半個小時來報到...她說早點出門怕晚了遇到塞車...但不可否認的 她這個舉動讓我有點驚喜。

這年頭 學生只會問你 "我今天可不可以早點回家?" 難得會遇到有人願意多花點時間在沒有錢拿的工作上...那天,我如獲珍寶似的 對她充滿了好感。 男生反應比較慢...不太懂得舉一反三的道理 一個指令一個動作...每天下午四點半的meeting 有絕大部份的時間我必須在他腦袋裡挖坑。 挖很多的坑...但他種植的速度 遠比我挖坑的能力差了許多。 前天挖的坑 他隔兩天才會開始種樹... 在一旁替他挖坑的我 內心感到十分的焦慮~

五月的LA 回來後突然的炎熱了兩三天 沒多久的時間 氣溫驟降 早晚的溫差很大....偶而天空也下著綿綿的細雨。 太空人送了一艘太空船到火星上 據說是為了偵測與分析那個星球上的土壤與水份是否適合生物的居住。 我忍不住幻想著此時有個火星上的生物 突然的張著兩個大眼盯著太空船的螢幕 微笑著 疑惑著...

回到火星人的洞穴裡時畫下一幅這樣的畫 在那面牆上....過個幾年 當我們再次發現巴米揚窯洞時 牆上的那幅油畫也許不再是一面佛像、或者是個地球人...鳳凰號透過衛星畫面傳送出的地球人。 而昨日、我在手上寫下…

葬我,在一處幽靜的森林裡...

好不好? 從明天開始
當你穿越過森林時
找一棵這樣的樹蔭
葬我,在這樣的一棵樹下

夏天裡的蟬 和你來看我時
捲起的那一陣夏日微風
帶一本書
你在樹下為我唸一首詩

你會路過的這裡
穿越過我的森林

好不好? 從明天開始
當你穿越過森林時
找一棵這樣的樹蔭

而在那往後的日子裡
你會想念我
和一棵這樣的樹
在一處幽靜的森林裡

相思不是病

相思 不是病
痛起來 要人命

戀愛危害健康
公共場所 禁止談戀愛

[大家說英語] In light of our events (a.)

As the fire reaches halfway to the top of hill,
but where is the torch without dispute?

You are not suppose to jump the fences
without the opening ceremony, but you did.
You are not suppose to judge the players
without the proper settings, but you did.

As the fire reaches halfway to the top of hill,
let's roll, as our earth may tumble and fall.

Where's our spirit to play fair?
It's gone, leave it alone, let's roll.
Cover and dock as ancient empires have fallen.

Would somebody find me a torch
without much of a dispute?

看不見的城市

2008. 5. 13 星期二 天氣晴

飛機 剛剛飛過Nebraska的上空、 突然想起了你說的那樣的日光房間...腦海裡開始了有這樣的畫面。 在一個斗大的玻璃屋裡面 四周飄來的陣陣檀香木味、一張貼近著窗邊的單人小沙發、一張足以擱放咖啡杯與筆記本的小茶几。 陰天時外頭刮起了風...室內開啓了昏黃的燈光 我在屋裡聽著Bach的Violin Concerto。 你遠遠的、遠遠的 在屋的一角凝視著像欣賞著一幅美麗的畫。

清晨五點半 街道上沒什麼人 但早起的紐約人已經逐漸的從四面八方蜂擁而出 高速公路上有些塞車。  我在這城市裡頭所遇見的人、陌生的熟悉的 感覺人們的相遇 就是為了分離..在某一個階段裡所遇到那些人 有誰是一直的和你在一起? 然後、各自的在我們轉身了以後 各自回到另一個不相干的國境。 相遇 然後分離 你在那個國境裡繼續的說著自己的語言、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為了什麼而飛行? 26C座的人為了洽商 手裡不停的播打著電話、26B座的人打從上了飛機以後就沒有醒過、我在26A座上不停的在筆記本上寫下紀錄。 為什麼而生? 為什麼而相遇? 最後又為了什麼而分離?

那古老的城市裡 每個人都有個目地...搬貨的打工仔、 站在路邊等著上門來找臨時工的人、我在Starbucks裡頭遇到的那名女子 拖著她的行李 目光不停的翻閱著報紙上刊登的工作欄、 公園裡那個一歲大的孩子在草地上奔跑、隔壁房的Alex和他懷有四個月生孕的新婚妻子、不停和我擦身而過的路人、店裡的小弟、有目地的在一座看似廢墟的城市裡生存。

    「你在樹木和石頭之間走了許多天。你的目光難得停留在什麼物體之上,而且只有在認清那物體是另一物體 的標記之後才會 停留下來:沙上的腳 印說明有老虎經過;沼澤宣示一脈流 水;木芙蓉花意味著冬天的終結。其 餘一切都是靜默的、可以替換的;樹和石只是樹和石。

       可是這並非因為它像別些難忘的城市一樣在你腦海中留下什麼不尋常的形象。佐拉的特別之處是一點一點留 在你記憶裡的:它相連的街道、街道 兩旁的房屋、房屋上的門和窗等等, 然而這些東西本身並不怎麼特別漂亮 或罕見。  佐拉的秘密,在於如何使你的目光追隨一幅一幅的圖案,就像讀 一首曲譜,任何一個音符都不許遺漏 或者改變位置。熟悉佐拉的結構的人 要是晚上睡不著覺,可以想像自己在街上走,依次辨認理髮店的條子紋簷 篷之後是銅鐘,跟著…

我的小祕密

然而,
你可能不知道
又或者你知道 但你佯裝
你可能不知道

你可能不知道
我喜歡你

你不知道
我知道 你可能不知道的
那句話

我喜歡你

這是個
不可告人的祕密
只能意會 無法言傳
透過眼神的交替
與身體的力行

然而,
我想說的 我要說的
正是這個 你可能不知道
又或者你知道 但你佯裝
你可能不知道的 祕密

在一個冷風吹過的
異邦之境
我想說的 我要說的
我沒說的 祕密

旅行的目的(七)

2008. 5. 12 星期一 天氣雨

昨夜下了一場大雨...

我來 結果把大雨給帶來...七天的行程裡光是大雨就下了兩三天。 NY的雨季在四月到六月之間 雨季來臨時常下著雨。 風很大 我幾乎快要忘記了刮著大風 淋著雨的感覺....我來、所以把雨季給一起帶了來。

今天在Fresh Meadows附近的Starbucks裡看報喝咖啡 外頭刮起了大風 烏雲密佈。 這附近有不少的公寓...老的少的 外國人居多。 我在這兒居住了十幾年 環境還不錯....交通也方便 出門就有公車 轉搭地鐵也OK。 離華人市區15分鐘 距離Manhattan頂多也只要30分鐘...缺點是住家旁有家學校。 早晚學生們上下學時 常會造成街道雍擠的現象....NY很喜歡利用汽車喇叭來反應自己開車時的情緒。 長鳴 象徵了你很生氣、短鳴 意味著警告。

後來我聽同學說 前幾年到LA來的時候 親戚不停的交代著在LA不要隨便按喇叭這件事情。 紐約人這樣的行為到了LA肯定會吃上一張又肥又大的罰單。 後來的華人市區 人多了 交通亂了 治安似乎也就不太好~

我在Fresh Meadows住了十幾年...一棟兩個家庭式的townhouse...磚牆 (磚牆在 因為長年處於地震帶的關係 所以在LA很少見) 磚牆有個特色 年代久了 會隨著雨水灰塵等變色。 照常理來說房子的外牆每個幾年的應該要清理一次 以保持磚牆的外觀和維持當時的顏色。 紐約是個古老的城市...所以到處可以看得到那被雨水洗刷後斑痕累累的外牆。 公寓的窗外附設著逃生梯...讓古老的城市附有另類的美感...偶而還會看得到人們在街頭牆壁上的塗鴉。 塗鴉這件事 說穿了、我認為那不過反射出了人類想被看見的慾望...

到紐約的人多半是外來的新移民 從世界各個不同的地方湧入...辛苦的耕耘 把每日所賺取來的每一分每一毫累積起來 寄回家鄉去。 因為每個人都離鄉背景 所以出現了在異地聚集的情況。 這一區住的全是福州人 開的都是福州店 說得都是福州話、那一區住的是潮州人 開的是潮州店 說得是潮州話...印度人有印度區 說印度話 賣印度的香料、因此即使不用說英文也能夠生存得下去。  前些時候 我看了那麼一篇報導...男男女女的每個人都離鄉背景 到了異鄉 由於一個人的日子實在是過於枯燥乏味 在遠水救不了近火的情況下 紐約的新移民族群出現了已婚男女同居的現象。

這城市古老、古老的…

旅行的目的(六)

2008.5.11 星期日 天氣晴 (母親節)

我很怕被勉強! 吃早餐這件事情在旅行的這幾天是件十分難以拒絕的事情。 由於住在親戚家裡、所以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是就是想不同的理由去拒絕阿罵的好意。 於是、我又一個人來到了Flushing的鬧區、在轉角口的Starbucks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來...看人來人往的大街。 Starbucks (或者類似這樣的地方) 是一個旅人很好的休息點...有咖啡、有音樂、有桌椅可以提供你寫字畫圖、更重要的是在Starbucks 不論你在裡頭呆多久 都不用支付不必要的小費。

昨天見了藥劑學校裡頭的那幫同學 (過去在學校裡比較常連絡的同學) 每個人都帶了他們的自己的小寶貝出來...頓時間我從"姐姐"升級為"姨姨"。 四又1/2個小孩...另外那1/2還在肚子 過些時候會出來..一行人在我面前上演著人類的進化史。

和這位大叔重逢以後 我常會想起Stony Brook的那些日子。 但是其實後來 我在那學校裡的朋友都到哪裡去了? 我也不太清楚...四年大學、我平均每年都會換一個室友。 第一那年的室友 對於搖滾樂太過於熱衷 我一直沒有好好的認識她。 上課、下課...回到宿舍以後也很少和她交談。 我們就像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兩個陌生人...她有她的生活圈 我有我的社交範圍 唯一可以好好的坐下來碰個面的機率不大。

三不五十的宿舍裡會開會...一層一層的樓房 有舍監主持會議...會議內容 無非就是關於那些"請不要在自己房間裡狂抽大麻" 或者是 "請不要同時在宿社裡使用違禁品、例如 電飯鍋、微波爐這類的東西" 諸如此類的開會議題...當然、每個學期宿舍都會舉辦些聯誼的活動 開會時也會提出來大家討論。 每隔一陣子會在半夜三更的防火鈴給吵醒...有人敷著面膜 有人頭上戴著髮捲...有的人則是半夜不睡覺的四處跑來拉警鈴。

第二年我換了宿舍...室友是個緬甸華僑 超級喜歡恩雅和Pet shop boy。 第三年的室友喜歡使用大量的髮膠...第四年的室友喜歡在太陽還沒出來以前跪地膜拜...一天最少要來個五六次。 那四年原則上來說我都很忙...每學期平均要選上十六、七個學分...除了上課以外還有實驗課。 交報告、寫報告...考試、看書、不停的死背那些化學元素週期表。 我最要好的朋友是&…

旅行的目的(五)

2008.5.10 星期六  天氣:晴

起床後 到Flushing吃早餐。 昨天晚上他問我 星期六除了和同學碰面以外的計畫...我回答 沒有計畫 到時間再看、但這件事情再我開了門 曬到了第一線日光的那一刻很快的有了新的更正。

"今天我想去公園" 我在心裡這麼跟著自己說著

週末的Flushing人潮比平常多了許多 停車場的車位一位難求...而且在紐約開車的人始終是沒什麼禮貌。 一條狹小的街道 早上九點半開始兩旁就停滿了車輛...有而遇到比較熱鬧些的店家門口 很快的他們能夠想出辦法停出第三行。   人群車輛 不停的在我面前川流不息...下過雨的街道 濕答答的和這些人群的影像黏糊的在我身旁。 忽然想起有一年在紐約老家的後院 發現了一窩小貓...剛剛出生沒多久、想必是附近的野貓生的。 我娘說 貓來窮、狗來富...加上她一直對貓沒有好感 所以那一窩的小貓 很快的就送了人。 後來仔細想想 我很少在紐約的街上看到貓的蹤影...

我想也是吧?! 在紐約過個馬路 確實是需要小心的! 匆忙的大街 人和車經常在比賽著誰先過馬路...十字路口的紅綠燈 是用來做參考使用的 地面上的那條斑馬線 他教我 其實橫著過也可以。 好幾次我在市區裡開車 刻意的停下來讓路人 然而他們臉上的表情 再再說明了他們是多麼的不習慣。

9:48 a.m. 我在停車場一處找到了停車位...
早餐: 糖潮 皮蛋瘦肉粥 + 一杯Cappuccino

我翻開筆記本迅速的紀錄下新的片段。 糖潮的店裡廣東人居多...服務生、帶位小妹、後面廚房裡的大叔...我隔壁做了一對年輕情侶 大約二十出頭。 男孩穿著一雙拖鞋...偶而雙腳不停的在桌下磨蹭著、女孩打扮的時尚 一件淺色可愛的娃娃裝上衣...聽起來像剛剛交往沒多久的情侶...談論著第二天母親節的計畫。 由於兩人以國語交談 並且音量不小 所以我很難不去注意他們的談話內容。

女: [他問我要送什麼東西給你媽?]
男: [送誰?]
女: [你媽...]

女: [對啊! 我就跟他說 拜託喔! 我又沒見過你媽..而且你也沒介紹你媽給我認識阿]

我抬頭看了那個女生一眼 因為她的拜託 實在是說得太大聲了一點...讓我不禁對她的外貌長相感到有些好奇。 她倆繼續的在隔壁那張桌上談論著母親節的計畫...男的重複的做著把拖鞋脫下穿上、脫下穿上的動作..女的 雙手托腮 兩人繼續說…

旅行的目的(四)

2008.5.9 星期五 天氣: 雨

昨天夜裡窗外開始下起了大雨  樹上的葉子順著雨勢落下、像漩螺槳般的從高處落下 一片片的落在地上。 在很多年以後 第一次再見到你 你站在轉角口的那個畫面 後來在我腦海裡停留了許久 你穿著一件深藍色的針織長袖上衣、黑藍色的外套、牛仔褲、一付黑色的邊框鏡和一把綠色的傘。

在一個十字路口的人行道上 我們"宛如行星般的相會 煞那的相逢就足以美麗許久"。我很難以這樣細膩的方式說給你聽...而事實這也再一次的證明、會寫字的人不一定懂得如何以說話的方式來表達 。 於是乎、我只能不停的收集著這天的畫面...像一個孩子不停的在口袋裡收集著糖、收集到某個數量以後 在一次的亮出來獻寶~

這天、我對《一個好好人》的定義出現了不同的註解: 善良、細心、善解人意、凡事懂得替人著想、有禮貌、會洗廁所、用餐時刻意的不帶手機、點菜時會花時間認真的看菜單、心情好時會不由得開始吹起口哨、有個寬厚的肩膀、說著標準的國語、偶而會像鸚鵡般的學人講話、切柳丁時會把柳丁切出一個梗、笑起來很好看 不笑的時候有著非常嚴肅的表情、溫柔體貼、很高、會在雨天時幫忙撐傘、 在用餐時吃掉芭樂吃不完的剩菜、有一雙細長的手指 但無法同時的分開使用、對"小"的事物特別感到興趣與充滿了好奇心、重要的是你聽得懂我說的話 即使很多時候我說的那些話不具任何的意義、更重要的是我說的那些你都記在心裡。

從一個人的動作反應出那個人的心思。 然而、有時 我想知道的那些所有關於《一個好好人》的總總 似是無法透過四方的螢幕就能感應的無懈可擊與徹底 例如打噴嚏、你看著我看著你的表情。 就像、你從來沒見過的那個我 習慣性的在用餐前開始以紙巾擦拭碗盤以及喝水的杯子~

「我想見你,很想很想很想很想」

因此 後來 我在想 那天 窗外下著大雨 最後我們到底決定到哪裡不是重點 重點是 "這天 我很想見你"。我是說、假使每一天都極有可能是最後一天的話 那麼 這天、 我很想見你。 見到了、我感覺我的目的就此達成...彷彿在飢餓的時候 吃了一碗熱湯麵、在寒冷的季節裡 穿上了溫暖的冬衣、在一個五月的雨季裡 你從樹上宛如漩螺槳般的落下 在我心裡 發芽...這天 即使窗外下著大雨 有著冷風過境...我的心 因為一個好好人突然的溫暖了起來~

我拜託他在我的筆記本裡寫字。 他臉上出現…

旅行的目的(三)

2008.5.8 星期四 天氣: 陰

這天,我起了個大早 (站在三個小時的時差上看來 是起了個大早)。 認床、搭機恐懼症、太像棉花糖的床、這些總總的因素加起來 我起了個大早。 附近學校裡的學生 在人行道上邊走邊嬉戲著。 外頭的喇叭聲 遠處傳來的消防車警報聲...紐約的人 是"有目的地的"在生活著。 走路匆忙 而且目光總是專注的直視著前方、開車匆忙 因為有目標! 在特定的時間裡 到特定的地點...在不知不覺 並且毫無意識的情況下 為了生活而生活。 相形之下、LA的人固然也匆忙...但匆忙的目標有些不太一樣 日子過的顯得太悠閒了一點。

陰天、氣象報告說 一片烏雲朝著這個方向前進  今天開始下起大雨...一個人開了車出去 兩旁綠油油的樹蔭 灰濛濛的天空裡飄下了毛毛雨 我在上班時間裡前方走走又停停的車輛堆裡 欣賞著這一片綠意盎然的城市。

LA人學會了在車裡生活! 這兒地方大 目的地與目的地之間的間隔較寬...LA人對於開車出遠門討生活的日子感到十分的習以為常 平均每戶人家有三部車子以上、每人每天平均必須花上一個小時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在車上。 因此LA人學會了在車上生活...

女人學會在車上劃著眼線
男人學會在車上閱讀報紙

同樣的塞車 但光是車與車之間的距離、車與人之間的距離...LA人開車時的修養 看起來就比紐約人輕鬆了許多! 村上春樹說:「如果想要收集世間的髒話和粗暴的靈魂的話、只要在大都會裡把車窗搖下來在路上開車就行了。」 聽起來似乎有點諷刺...但、紐約人的生活很有目標 時間等於金錢的觀念 潛移默化的深植於人心 使得紐約人容易失去耐心 從四周不停傳來的喇叭聲 還有那站在十字路口 不曉得綠燈出現後到底能不能安全的開始過馬路的婦人表情看出。

店家們早上五、六點鐘起床準備開門..傍晚六、七點鐘準備打烊收鋪。 我幾乎快要忘了 紐約是個比較早起的城市...不像LA...一般人非要等到十點、十一點才開門做生意。 我們有著等量的時間 卻在不同的城市裡以不同等的帶狀式渡過...

9:26 a.m. 我在Flushing轉角口那家Starbucks裡頭畫圖和寫字。 在這後來的日子裡 我常坐在同一個位子上拿著畫筆在咖啡廳裡塗塗抹抹的...那家店裡有個韓國服務員。 微胖 臉有點圓圓的 長得還算可愛...這天進到店裡 點上了一杯慣飲的Grande Caramel Mach…

旅行的目的(二)

2008.5.7 星期三 天氣: 晴

抵達紐約JFK機場時是當地晚上七點三十五分...比原本預計的時間早了將近半個小時。 老實說、我對搭飛機這件事情充滿了恐懼感! 你必須試著去想像那樣的畫面、 一塊巨大的破銅爛鐵 藉由四種不同的力量在空中飛行: 昇力、重力、拉力、和阻力。 機翼的攻角、上反角、和後掠角維持著機身的平衡與穩定性...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以後 飛機的外皮採用了耐高溫的金屬。 然而、這一切事情的背後 說穿了 不過就是一塊耐高溫的破銅爛鐵在騰空的飛行著...在我看來 是著實的不夠踏實、嚴重的缺乏安全感! 再加上前些時候 美國某大航空公司出現大規模的飛安問題以後...我內心的恐懼感有增無減。

"能坐的時候 不要站、能躺的時候 不要坐
能在地面上行走的時候 就盡可能的不要飛行"

這是我的座右銘! 當然、一年我總會有那麼一次需要借用飛機來旅行的日子。 把一個人的生命交付給另一個陌生人 這件事情在我看來必須有著萬不得已的重大理由、更或者 需要我這樣大費周章的排除內心一切的恐懼感 鼓起十足的勇氣搭飛機出遠門去這件事情 一定要有個重大的理由! 太牽強的 我想...是很難激起我的勇氣的!

飛機在跑道上停滯了大約二十多分鐘...密閉室的機艙再加上一路上飛行時所遇到的氣流 我開始感到頭暈目眩、噁心想吐。 出了機艙領了行李...順著機場裡標示的位置、 我第一次搭新建好的AIRTRAIN...幾年前離開這裡時 這東西還在搭建。

有時上班必須經過這條公路 對建構時所帶來的不便 就十分的反感...這裡也修那裡也修...修來修去 我住在那裡很多年 一直沒有看見所謂的進展! 從機場步行到搭乘地點只需要兩分鐘...旅客可以依照站內的標示 搭乘到自己的目的地。 (領取行李的地方就可以看得到搭乘的票價)從一個航廈到另一個航廈之間是不要錢的...我的目的地在"Federal Circle" 接著會有租車公司的接泊車帶到租車地點 過程簡單而且十分方便。平均每十分鐘就會有一班車...巔峰時間則是每五分鐘。

我在Federal Circle等接泊車的時候 遇到個白人高六呎...從行李的件數和說話時的口音、語氣、態度等等上看來 他像是來出差的。 很Gentleman但似乎沒什麼耐心...並且對人不太友善。 租車公司派來的接泊人員是個黑女人。 身材微胖 晚上八點半還…

旅行的目的(一)

出門前看了氣象預測 大致的收了幾件衣服 然而到底要不要帶著小筆電的這個問題讓我一連想了幾天。 關於【習慣 】就是這樣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養成..像上了癮的吸毒者 必須借助外來的力量 不斷的飼養著自己的癮疾。 一天不做某些事情 感覺上就像日子沒有徹底的完成感。 旅行的目的在於認真旅行。 從一個心門出去 從另一個心門回來...於是、我收了幾件簡單的衣物、關上了小筆電、帶了兩本慣用的黑色筆記本和一本村上春樹的漩渦貓。

書裡村上以日記的方式描訴他在美洲大陸的生活點滴 書中除了穿插些生活片段趣事以外 也在各地尋找著貓的蹤跡。 其中有一篇村上描訴了到超市裡頭購物後在停車場遇到毫不猶豫就以粗話罵人的外國人。 他說: 這在美國和日本都一樣、如果想要收集世間的髒話和粗暴靈魂的話、只要在大都會裡把車窗搖下來在路上開車就行了。 整本書的內容生動有趣 書頁之間還穿插了繪圖...說到這裡 我想了解我的人 大致上都會明白我為什麼會買下這本書。

後來朋友問我 "家裡是不是有很多書?"

這件事情就像拿去問酒鬼 "家裡是不是有很多酒瓶?" 或者是拿去問老菸槍 "家裡是不是有很多煙屁股?" 更或者是拿去問一個專門靠打瑪啡的毒販 "家裡是不是有很多針頭?" 是一樣的道理...我很喜歡逛書局 閒來沒事的話 我幾乎可以在一家書店裡頭耗上一整天。 英文的中文的...散文、小說、漫畫、 文具...書報雜誌等等。 早先年國外的書局常與星巴克結合在一起....(其實現在的Border與Coffee Bean仍然是採用了這樣的方式) 一間書局裡的某個角落裡設立了咖啡區。  你可以帶著書架上的書 靜靜的坐在書店的角落裡閱讀...

當然、通常我比較喜歡買了書回家慢慢看。 我不是個可以拿著書在外頭裝模作樣的人...像這樣在公共場所裡的閱讀 常會讓我分心的開始觀察起來往的人群。 最後搞不清楚究竟是在看書還是在看人...因此 多數的時候 我會買書並在一個日光充滿的早晨拿著一本書、 沖上一杯茶 在一個靠窗的位置...再不被打擾的情況下安靜的閱讀。

旅行的目的在閱讀一本你很想閱讀 但卻又一直沒有時間去閱讀的書...
在旅行的途中 你很認真的把這本書看完。

2008.5.7 天氣晴

我帶著村上春樹的"尋找漩渦貓的方法"到紐約。 書的一…

紐約、我的初戀情人

【萬一】(n.) 無法預期的、不確定的、非肯定的。

從一個念頭的產生到實質上的行動之間 就是充滿了萬一...而我、很怕那個萬一。 萬一明天突然下起雷電雨、萬一車子突然的在路上拋錨、萬一海水突然淹沒地球上的微生物、萬一我想見你 但萬一你不想見我...無法預期的、不確定的、非肯定的萬一。 在未來你所遇到的每一萬個女性朋友之中相信她們每個人都有十萬個[萬一]。 這是一種天性 也是一種發自於內在的本能和特質...再加上我素有[想太多]的毛病 使得我從一開始出發之前就作了許多萬一即有可能發生的應變措施。

我的皮包裡通常只放兩張卡、一張駕駛執照、醫療保險卡和一些零錢。 我很堅持的固定重複的使用這兩張卡 說穿了其實是非常懶人的做法 因為你不需要特別花費多餘的心思繳交兩張卡上的負債。 每個月只需要固定的看看這兩張卡的使用次數與累積下來的負債 然後再不讓信用卡公司吃利息的情況下 交清卡債即可。 太多張信用卡 會讓我產生極大的不安...萬一、忘了繳交哪張卡的金額,萬一.....

這兩張卡上都有折扣、其中一張卡可以累積飛行里程。 每一塊錢美金可以累積10英里的飛行里程。 嗯~ 當然從表面上看來 我的確是佔了很大的便宜、不過、 實際上看來 你只是不停的在消費之間支付出一張機票的錢。 這和你一次花上一部份的錢去買一張機票的基本原理其實是一樣的。 歸根究底、你可以買一張機票...或者你也可以像這樣的方式 分期付款的累積一張機票!

我以這樣的方式累積到了一張可以來回東岸的機票 由於距離目標的里程累積點只差了一點點 所以最後僅支付了$50元費用。 到了東岸以後要如何的遊玩必須列入考慮項目之中 。 當然、你可以像所有著名的旅遊書那樣 到紐約各個不同的景點去遊玩...舉凡帝國大廈、第五大道、SOHO、自由女神像...乃至倒塌後的世貿大樓殘骸點(俗稱的Ground Zero)。 假使你的目標是這些個地點 那麼最好先學會搭紐約的交通工具。 (關於這個部份本人強烈建議購買旅遊書籍...以下內容與紐約熱門觀光景點無關!)

紐約大致上規劃為五個不同的區: Queens、Bronx、Brooklyn、Staten Island、Manhattan。 過去我們在紐約的住家在Queens 距離小中國城Flushing只要15分鐘的車程(抄小路)路口有巴士站 到了Flushing有七號地鐵直達Manhattan時代…

關於飛行的開始

距離上次飛行的日子又過了多久 充其量我只能說出個大概...

"大概是XXX時候 飛行的原因大概是XXX"

時間、對一個旅人來說 存在的有些奢侈。 奢侈的是一個突然間有了許多時間的異鄉人到一個處處與時間競走競爭的城市裡、紐約、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高樓林立 但紐約人不太會停下來注意新建起的樓裡究竟添增了些什麼。 冰冷的建築物和街道兩旁刻意栽種的綠化植物與忙碌的生活呈現出對比...例如 過去我家行人道旁的那棵Sycamore Tree。 若不是再次的走訪紐約 我想我不會注意到原來有些東西 明明你是靠近的 是隨手可得的 但由於生活的本質過於忙碌 使得你根本無暇去在意那些明明是存在的小小事物。 譬如一棵樹、一棟古老的建築物、一間路口的小飯館、還有一個人...

人來人往的街道、路邊小販的叫賣聲、兩名站在十字路口討論著如何應對丈夫出軌的中國籍女子、那些舊的與新的建築物不斷的出現再我眼前。 過去經過的那塊空地 很快的有了新的地標...而紐約人仍嚐試著在路邊不停的種植綠色樹木 像是提醒著自己 即使在這城市處處呈現出飽和的狀態之下 我們仍然是接進大自然的。

回程機上 我看到的那麼一段話:

               『手機和網路
                   把我們帶離見面擁抱的陸地
                   我們從此漂流在語言與意念的大海
                   如被詛咒的荷蘭水手 無法見面、無法擁抱
                   因為生命之船無法停泊靠岸。』

這使我想起途中和朋友的談話內容。 可以親手觸碰、雙眼凝視、在一個刮著大風的日子裡身處於某間僻靜的餐廳裡 那些關於語言與意念之間的事物開始有了不同的畫面 每一個畫面會在另一個刮著大風的日子裡被翻檢紀念 縱使已經相隔的十分遙遠。 有些人你可能一輩子都不需要和她們見面 因為在過個兩三年以後 就各自的有了另一片天地、有些人你可能一輩子只能見上那麼一次面、還有些人你天天的和她們見面 然而或者此時你內心更希望的是"相見不如不見"...

時間:2008.5.7 - 2008.5.13
地點:美國東海岸
原因:我想見一個人

從今天開始、我要說得就是關於飛行這件事...
說得更加明確點的 是我、你看不見的那個我、在一個異邦之境獨處時的事情...

從一首歌開始…

給我一顆安眠藥

貓在黑暗的房間裡
前後的奔跑
牆上的時鐘發出了
巨大的聲響

假使這時候
窗外 突然有了外星人的突襲
我將會是第一個知道

凌晨3:46的地球
偷偷的邁向另一個世紀

給我一顆安眠藥
然後沈沈的睡去
作一個夢
和旋轉中的木馬
一同朝著明日狂奔而去

現代電腦發展史

從前從前有一個放羊的小孩(以下簡稱Gary) 每天中午放了學以後就必須趕著他的羊群到山上去採藥。 話說就在此刻天空裡出現了七彩的雲...突然間 一臺IBM從天上掉了下來...一個不小心把Gary的頭頂上打了個大包 上面寫著386。

接獲上天的指示Gary帶著他的新寵386開始造船預防洪水、途中Gary遇見了微軟小姐...從此以後便深深的愛上了她 無法自拔。 當然好景不常 很快的Gary就發現微軟和386之間兩者完全不能溝通..並容易出現"記憶體不足必須馬上結束程式"的警訊出來。 於是、Gary只好想辦法把386更換到486...發現486依然能力不足 所以很快的 Gary把486更新到586...終於有一天 正當Gary坐在蘋果樹下百思不得奇解的時候 樹上突然出現了一條蛇。

「斯斯斯!斯斯斯斯斯斯斯斯 」(蛇說話的聲音)

當然、由於一般人可能不知道這條蛇到底跟Gary說了什麼、所以就由我來替大家翻譯一下。

蛇說 :「他媽的!是誰在我樹底下放屁」
Gary:「是我無敵霹靂小菊花...」
蛇說 :「這位公子看來樣貌姣好 外表斯文、沒想到內心骯髒窩齪下流...我要代表月亮來逞罰你」

Gary這時為了自保 於是乎使出了全身的功力和蛇較勁..兩人刀劍交鋒 四周竄出熊熊火花。 突然此時從遙遠的西方出現了一道白光 朝著他們的方向衝了過來...仔細一看 原來是千里馬「奔騰」而此時奔騰駕上坐的不是別人正是Gary的微軟小姐。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蛇、Gary、微軟、和奔騰 幾隻眼睛同時交會之時、周圍河水突然漲了起來 水裡飄來了很多小蘋果...眼看著那些堆積如山的小蘋果逐漸朝他們的方向蔓延過來之時 一位名叫賣金塔的老婆婆突然出現再他的面前~

原來眾人都接到了比爾的邀請函 來到華山參加武林大會..主題是 【如何低價痛宰奇摩YAHOO!】 當然這件事情 很快的就被YAHOO的總裁他奶奶的小羔羊所知..於是小羔羊便請來國務政策顧問小扁扁。 小扁扁很快的透露出如何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搬空比爾的金庫的小撇步。 小羔羊龍心大悅...但、由於此舉乃是國家機密 於是就把小扁扁放逐邊疆去當大長金。

自從賣金塔婆婆在華山一戰之後看到了比爾 兩人四目相交後擦起了火花...使得原本早已邁入更年期的賣金塔婆婆突然芳心大悅 天空裡不斷的落下IPHONE...賣金塔婆婆近期內更研發出如何駕…

事實上證明

這篇的起源來自於貝姬昨晚PO出來的「冥冥中注定」 ....而冥冥中注定我在夜裡從浴室出來後第一時間想到的 就是她的冥冥中注定。 出於這一切似乎早已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冥冥中注定要寫下的回應文 以及接下來我所要陳訴的那些在我認為並非冥冥中注定的事情。

愛是一種病...

最愛的永遠是在遠方
最痛苦的永遠使人難忘

但、若兩個人的相遇 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 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別離? 若相愛 是冥冥中注定的事情 那麼我們何苦處於曖昧之中那樣的不甘脆? 若相知進而相守 若相識而卻始終不相遇...若這一切都只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我在想關於愛的議題時 我們都可以開始喘口氣。 因為這一切的一切 與它們發生的經過 乃至於事情最後的收場與結束 一切都只是冥冥中注定...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再努力? 再茫茫的人海之中找尋他的身影? 那我、可不可以在明日太陽從東方冉冉的升起時 在路邊上遇見某個陌生人 然後從此的與他私定終身? 因為「冥冥中注定深愛的不能在一起...」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再愛下去 反正一切都在冥冥中早已注定?

事實上證明 深愛的也許此刻也正深愛著你
(或者你不知道你被深愛著)
事實上證明 我們總是得不斷的從錯誤的感情中學習
(或者你並不知道人在逆境之中所鍛鍊出的剛硬性)
事實上證明 在幾經掙扎之後總會出現那樣的轉機
(或者當你深陷於泥藻時已學習了卡住時的應變能力)
事實上證明這詞句會自動的透過時間來驗證冥冥之中注定的那些事情

包括了我們究竟是不是能夠如此甘之如飴的「受累於愛」...

冥冥中注定我必須和某些人相遇 冥冥中注定這些人的出現會替代過去某些人的離開與他們曾經在我心裡留下的空隙...來了一些人 走了一些人 新來的這些人有時或許是冥冥中注定要在此刻出現在我的面前 然而、事實上證明 命運這東西需要人類去開創與挖掘...命運這東西需要你去打造。 於是、你和冥冥中注定的人相遇、相戀、相愛、相知、相識、相守、乃至於相互扶持。 祂給了你一個機會 你非但沒能把握住可能幸福的機會 卻仍然深深的相信 冥冥中注定深愛的不能在一起。

事實上證明 【愛】是一種病,而你、寧願無可就藥的持續病下去~
這非關注定

為什麼?

為什麼會有白白的棉絮飛過去?
好像一隻蝴蝶

為什麼樹上有好多的蜘蛛網?
為什麼那個叫做松樹?
為什麼有火車?
為什麼要唱歌?
為什麼番茄要長在地上?
為什麼要叫做蒲公英?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天空裡要住著一條彩虹魚?
為什麼你不知道我愛你?
為什麼一個人會有那麼多的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餵什麼 給天空裡的那隻彩虹魚?

Total Woman

昨天晚上、我去看了一場由賴聲川導演的【那一夜,Women說相聲】

從我家開車到活動中心禮堂大約只需要20分鐘的車程 但是我走了45分鐘...因為中間迷路了。 所以多花費了二十五分鐘繞圈子和問路...我到一個陌生的環境裡鮮有不迷路的情況! 所以說起來對於迷路這件事情 我還蠻能處之於泰然的! 抵達會場後發現真的是人山人海...把一條小小的馬路擠的水泄不通...最後索性花了一點錢請人代客停車。 這才解決了找停車位的問題~

節目準時在20:00開始...布幕一拉開 五光十色的燈光打在舞台上 楊婷(飾演安妮)與阿雅(飾演貝蒂)兩人開始手舞足蹈的開始為她們戲中所推銷的產品"Total Women"展開推銷。 一個擁有"紅寶" 而另一個擁有"藍鑽"之稱的兩名推銷員在舞台上奮力的為觀眾介紹著神祕的嘉賓...周老太太。 無料等了老半天的周老太太遲遲未出現 反倒是周老太太的孫女(方芳飾) 出現在舞台上...為Total Women化妝品晚會揭開序幕。

所有相聲內容均已女人相關話題為主軸...包括了為什麼說女人不說相聲。 劇中很巧妙的透過三個女人的思考方式 把對於中國古代男人說相聲的刻板印象 逆轉衍生成為女人的潑婦罵街。劇情以周老太太的孫女回憶起周老太太生前有事沒事兒端了個小板凳 就往她們家門口那麼一擺 各邊街坊鄰居就開始出來聽她老人家潑婦罵街。 從快板、竹板快板、雙簧、乃至京劇大戲、黃梅、歌仔戲等各方傳統藝術。 劇中以透過周老太太她孫女模仿她奶奶生前"罵街"的過程來描訴【女人】。

2005年的春天 在導演賴聲川的領導下 表演工作坊在台北上演了第一場【那一夜,Women說相聲】徹底的顛覆了人們對於傳統相聲的陽剛感。 說話是門藝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 遇到什麼樣的人要說什麼樣的話? 可說的、不可說得、能說的、不該說的...從古至今 女人最好不要說太多的話。

所以從明朝開始 相聲這項源起於華北的民間說唱曲藝就多以男性為主。 舉凡台灣過去相聲藝術的表演工作者:魏龍豪、吳兆南、以至後來的李立群、李國修、馮翊剛、金士杰、趙自強、倪敏然、宋少卿等人 均男男性。 直到2005年舞台上出現了這麼三個女人: 方芳、鄧程惠、蕭艾。

在賴聲川的編劇與導演之下,他讓自古以來女人的潑婦罵街有了變向的藝術性思考方向、看一個失婚的…

2008.5.3

地球上有些生物
它的角不是用來走路
而是感覺

還有些生物
只有 3mm 長
卻能使堂堂的六尺之軀
從高牆上瞬間的應聲倒下

有些生物 它沒有眼睛
卻可以感覺到光亮
另外有些生物
聲稱自己的頭頂上會有光

我在銀河系裡飛行了九萬四千六百億公里
發現地球上有些生物
就是這麼稀奇

我遺失的
他總有法子替我找回來

他出現 在我面前
像悠長的隧道口飆出的
一道光

我彷彿回到了
我的星球

Orz


1937

小時候就聽家裡人說過 我的祖籍在南京...當年爺爺家境還算不錯 出生在大戶人家 所以長年不愁吃穿的 發生南京大屠殺那年 爺爺他們早帶著一家妻小輾轉到了別的城市裡 避過了一難。 早些年偶而會聽奶奶說些當年他們在大陸上逃難的事情經過...到了夜晚他們是如何的在廢廟裡頭睡覺、奶奶說偶而睡到了半夜還可以看得到屋樑上出現一顆頭在她面前左右搖晃著...而她們又是如何的渡過飢荒。

後來、我很少聽到爺爺奶奶談論他們家鄉的事情 只是依稀的知道我大伯父上面還有些叔伯姑媽...但這些人後來到底有沒有跟著逃出來 就沒什麼人知道了。 我們家似乎也只到我爺爺奶奶這一輩為止...在這些之前的家族歷史 似乎隨著戰爭平息、爺爺奶奶相繼的過世 跟著煙消雲散。 印象中 有陣子興起了回大陸去探親...但、我們家在大陸上到底還有些什麼親人 也就沒人知道了!  唯一知道的是我的祖籍是在南京...而我爹是在屠殺發生後的第二年出生。

1931年起日本出現在中國、強佔了東北的九省後建立起[滿州國]。 1937年8月開始大規模的從上海入侵中國並在同年12月侵入南京。 六個星期內屠殺摧毀當時的首都[南京] 佔領其間姦淫擄掠 死傷人數超過20萬人...

片長一小時又二十分鐘的影片 開頭以陳述的方式描寫當年滯留於南京的22名歐美人士 其中包括了醫生、牧師、以及納粹的商人、校長、媒體工作者等等。 他們當年在中國南京居住時所留下的日記內容。 其中包括了他們在這六個星期內如何建立起[安全區域] 他們每天如何的與日本大軍對抗 來保衛安全區域的邊界完整以及避難所的安全等等 全部都是第一手的資料、 工作人員從六各不同國家所蒐集而來的珍貴影片與文字資料...片中還不時穿插著南京大屠殺的生還者與當年的日本士兵證詞...

            "我看著母親被鬼子的槍刀給刺傷 手裡還抱著我的弟弟
             不ㄧ會兒我的媽媽就倒了下去 我弟弟摔在地上 鬼子拿著槍刀刺在我弟弟的屁股上
             刺起來把他丟到一旁 他一直哭 我媽媽把上衣的扣子解了開 還給我弟弟餵奶
             我看著我媽媽倒在地上 我跟她說我去找弟弟..."

於是、十來歲大的孩子在滿地的屍體裡找著他弟弟 地上到處都是血 冰凍了腳趾...他還得找他弟弟。 找著了 給他帶到他媽媽的面前 他媽媽二話不說的解開了衣服…

用什麼來衡量?

如果 傷心可以用尺量
我的傷心有一尺長

Magic

她在他的身上
設下了咒語
從此以後
他便再也不能離她而去

it's magic,
this is what will be

大城小事

第一次到加州、加州人的房子給了我很大的親切感! 放眼望去全是一家一戶矮小的屋子 住宅區房子的外牆多半以土色系為主 ...這和我在紐約所看過的高樓大廈截然不同...好像那首兒歌是這樣唱:

       "我家門前有條河 後面有山坡
        山坡上面野花多 野花紅似火"

後來、我發覺 這兒歌是真的..偶而你會看見遠處山坡上的人家...前面有條河 後面還有著山坡 當然就拿這兩天來說 住在山坡上的人除了有野花紅似火以外 熊熊的山林大火也極有可能在這裡發生! 南加州一年四季真的很少下雨..雨季來臨時 天空就像破了一個大洞 宣泄著囤積在雲層後面的濕氣、到了冬天的時候 地面上的草地開始油綠..一進入夏季開始枯萎發黃。 到了三四月、加州的州花"罌粟花"開遍了滿山滿谷...放眼望去 金黃的綻放著。 於是它有了所謂的"Golden State"的稱號。

到了加州以後 我最常被問到的是 "到底哪個季節去紐約比較好?"  "到了紐約哪裡好玩?" 這類的問題真的很難回答..我最怕回答很難回答的問題 這時最常出現的反應是出現含糊又允長的句子。 就好像現在這個樣子..絲毫沒有一個主題的自言自語。

春天的紐約 路旁的樹上會結出新的枝枒..地上的結冰開始一點一點的化霜、 你可以帶著一本書 在公園的一條長板凳上曬太陽 如果你喜歡的話。 夏天的紐約 街上來往的人潮開始多了 衣服開始穿得少了....偶而你可以帶著釣具到海邊去、又或者離開市中心到偏遠的葡萄園去避暑 夜晚安靜的只剩下蟲鳴、如果你喜歡的話。 秋天的紐約 這是我個人比較偏愛的季節...一片片的橘紅色的樹林、從河的這一頭向河的那一邊挑望、如果你喜歡的話。 冬天的紐約 你一定不能錯過那樣的景象...路邊的樹上 在下過雪以後結起晶瑩剔透的冰柱、等到太陽出來以後 清晰亮眼、玉樹銀枝、如果你喜歡的話。

那個季節去紐約比較好? 如果你喜歡的話 一年四季都可以去紐約...

當然、到了紐約除了帝國大廈、第五大道、中央公園這類旅遊書上經常介紹的定點以外 通常我看的東西和其他人有點不太一樣...好比說到了一個新的地方 我會先注意該城市裡的建築物造型、外觀、形狀、和建造它們的材料與色彩上的搭配。 就拿加州的房子來說 這裡基於地理位置的關係 長期處於聖安德里亞斯…

Angry little Asian Girl

我的工作大概有95%的時間都需要講話和不同的人說話 和醫生說話、和護士說話、和病人說話、和病人家屬說話...說話的方式不一...有時靠寫病歷說話...有時用電話說話 有時用紙筆說話 有時面對面的說話...

更早一些的說話 包括了小學時的每個學期都要的演講比賽需要說話、上了高中以後英文朗誦要說話、大學畢業後認識了喜歡的人我也和他說話...然後、我透過和不同的人說話的過程裡我發覺了一件頗令人困擾的問題:我沒有辦法低聲的小聲說話。

很多時候和我說話的人不明白這完全是一種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大嗓門症候群。 拿起了電話 假使以我正常的音量肯定會聽到對方抗議  "妳講太大聲了!" 這件事情通常會讓我感到十分的無能為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午餐時和同事聊天...同事說她上次到紐約非常不喜歡那裡人們的生活方式。 她說走在街上 所有人來往的非常衝忙 目光十分專注於行走與抵達目的地這件事情! 她抵達紐約候的第二天 天空開始下雨...但是下雨這件事情並沒有讓紐約人放慢腳步...妳看到的只有雨傘與走的很快的人群。 她從小在加州生活...習慣了這裡緩慢的生活速度...到了紐約以後非常不喜歡那裡的生活步調。

我聽完後做出了反應...印象中、剛搬到加州的那幾個月 常需要到某些特定的機構辦事。 不論我到哪一個機構 可以明顯的發現 這城市裡的辦事效率是我看過最差勁的...就拿銀行來說 明明是數十張二十元美金的鈔票 櫃台小姐必須以五秒為一數的方式數著手裡的那疊鈔票...這件事情讓說話比較大聲又患有嚴重A型人格的我很抓狂! 明明是一分鐘可以做完的事情...東半球與西半球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非常的不可思議!

韓國同事昨天送我一件二手T-shirt...

她穿了一次 但是生過了兩個小孩以後 這件T-shirt很快的就不能穿了 不過她捨不得丟掉或者捐出去...據說為了找這件T-shirt她跑遍了整個LA Downtown...其實就是一件非常普通的棉質的黑色T-shirt...上頭有個這樣的Logo

其實、在工作的場合以外 我不太兇...是真的不太兇! 工作時我的忍耐力很有限 而對象往往是藥房裡的助手、或者毫無概念的ICU護士...我無法忍受懶惰的人、無法忍受明明是二三十歲的成年人每天還是要人盯著做自己份內的工作、無法忍受沒有Common Sense的人、沒有辦法忍受 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