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07

天邊墜落下的隕石...

前兩天我娘看了報紙跟我講這件事情 報上說"48小時昏迷指數仍維持在三分 瞳孔放大" 當時我就跟我娘說 嗯 那就是沒救了 果然沒經過幾個小時 新聞就傳出來宣佈死亡...

嗯 不知道是不是在這行業有段時間 所以對這類新聞會感覺有點麻木 除了婉惜 說真的我相信除了她的家人以外 對很多人來說 就是另一顆墜落的隕石而以 過個幾年 除非等到再有類似的情況發生 人的記憶力是很戲劇化的 往往都是經過某些特別事件的刺激 才會再想起這些事情..好比說要不是新聞再去挖起 誰會記得王默君是哪年哪月哪日死的? 誰會記得事實上那天還有芝麻龍眼也因為那場車禍少了一名成員? 是吧? 人的記憶都是很戲劇化的在發生...

有時進出ICU病房 一聽到廣播喊著『Code Blue』大批的醫護人員站在病房門外觀看 裡頭做著CPR的人向壓迫著氣球一般的進行著心肺復紓的動作 Epi, Atropine, Epi, Atropine...耳邊相當的混亂 嗯 有時我必須替他們感到慶幸 或者因為昏迷所以這些搶救過程中的痛楚 他們想說 但是無能為力無法開口...

很慘! 真的...
我常跟同事和家人說 如果病床上的是我 千萬不要再替我打些什麼強心針...
等到瞳孔放大了 或者就能看得到天堂的署光..一陣從天堂吹來的風 安靜舒適的把靈魂捲走~
若是活著的時候 沒能掌握生命真正的價值 說真的我不認為把一個人從鬼門關搶救回來可以付與生命更多的價值...嗯 所以 活著的時候 就應該把每一分每一秒活出價值..只是妳(你)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嗯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人活得愈久 會發現身邊相繼死亡的人越來越多...
或者對這些死去的人們來說 嗯 這不是終結點 而是等待重生的機會~

以下是一些最近常可以聽到的名詞解釋...
前陣子有個芭樂的醫生丟給我算APACHE II Score...專門用來推算重症病人生理凌亂情況..其中有一項也是必須知道病人的昏迷指數 哇哩咧~ 嗯 結果 結果好險網路上有程式可以使用 只要把相關分數打進去 電腦就會自動推算APACHE II SCORE..救了我一命~ :D 其中有一款藥活性蛋白C (Xigris)專門用於敗血症或敗血性休克 就是取決於病人的APACHE II SCORE...好險那個病人不符合使用標準 即使使用了效果功能也不大...要不然週末我還要四處去向其他醫院借藥 (…

華燈初上。豔抹濃妝

昨天下午開始天空就下起毛毛雨 到了傍晚要出門前有些地方是頃盆大雨...加州天氣很奇怪 一年四季幾乎很少下雨 不過到了冬季的時候 下起雨來常常都是像洩洪一樣的雨水用倒的 昨天四點半開始出門 原本預計五點多可以到 結果遇到周末路上大塞車 LA Downtown的Convention Center還有活動 所以上十號公路前半段都還很通暢 一到了靠近Downtown的地方 就開始以時速5 miles的速度在前進...真正抵達Marina Del Rey時剛剛好六點... (快要到目的地的時候 我又不小心轉錯彎 迷路了 )

六點鐘剛開始上面的船艙就有許多的藥廠擺了一大堆好康的向我們推銷...(嗯 通常這類的場合都是經過藥廠贊助的) 光是從我們醫院來的藥劑師又坐滿了三桌半...樓上船艙的藥廠大部分也都是我們的供應商 所以 嗯 基本上阿米是對他們的產品介紹沒啥興趣 倒是廠商提供的一些免費商品 大家一袋又一袋的在收刮...我家別的沒有 我敢說各式各樣不要錢的原子筆一大堆...每年根本不用花錢去買原子筆 家裡每個角落都可以看得到藥廠供應的墨水筆 以往這些廠商都是提供一些布料作的袋子 不過今年似乎是走向環保 所以提供出來的都是一些紙袋子 超爛的!! 倒是這個冷水壺還蠻實用的!

有些比較大方的藥廠除了提供抽獎的獎品以外 還有負責部分的活動費用 這次活動的大獎是一家餐廳的消費禮卷 參加者必須大各大廠商的推銷攤位前 要一張小貼紙 集滿了貼紙以後才可以參加抽獎 嗯 因為每次這類的活動都有這些免費商品可以拿 所以其實我沒有很用心的在收刮他們檯面上的商品說 阿米只是看了幾個比較想要的東西 拿了一些回來而已 有的同事 是把每張檯面上的東西都拿了一大疊回來 最後提的大包小包的東西...這些文具用品 我想一年也用不完吧!!

船上有飲料區 有雞尾酒隨便你(妳)喝 英文叫做Open Bar 不過這次活動有$1000美金的額度 所有人喝滿了$1000塊以後 如果還要點酒 就必須自付...嗯 阿米和同事們抓緊時間 搶再第一時間裡跑去點酒 一杯接著一杯 最後桌上最多空杯子的就是我們那一桌

至於晚餐 嗯 說真的 實在是不怎麼樣...除了生菜沙拉比較能看以外 其他菜色真的是爛到不能再爛了 雖然是吃到飽 但是我看很多人連一盤都沒吃完 就扔在那邊沒有胃口...菜單上有義大利通心粉 有雞肉..有飯 有青椒炒葫蘿蔔...小…

LA。美麗的夜

這是今天要去的地方...
Marina Del Rey 正確的地點在洛杉磯國際機場 (LAX)附近 沿著太平洋海岸的一個小港灣...

每一年我們南加州藥劑師協會都必須舉辦一場歡迎會 主要歡迎本年度新上任的會長所舉辦 這兩年的洛杉磯南加地區的會長都是來自於我們醫院 上一屆的會長是我們藥房裡的大老闆 今年新上任的會長則是我們藥房的經理 經過去年一整年的開會討論結果 她的歡迎會 就是在這個海港舉行 晚餐會在船上使用...

嗯 邀請卡上面寫著非正式場合 所以穿著不用太過於隆重 不過這兩個禮拜大家都在討論 到底要穿什麼衣服參加 我們問過經理 她原本的意思是希望盛裝晚會 不過不知道後來為什麼會議後又變成非正式...最後我們決定 嗯 還是穿的美一點...:) 看來船上的佈置裝潢 還蠻高級的 根據資料上顯示 這艘Dinner Cruise可以容納下300個人 昨天聽同事說 今天晚上參加的人數大約有八、九十人...七點鐘開船 六點開始有小點心 還有一小時的CE (ContinuingEducation) 另外附送一張價值$10的個人照片...

說是說從六點開始 不過根據阿米的經驗 週末路上肯定會塞車加上同事說會前負責這次活動的人需要幫手 所以希望有些人可以提早到場幫忙設置場地等等的瑣事 我預計四點半出門 五點多到場 順便還可以搶個位子好一點的停車位!

聽說這艘船會在內灣航行三個小時左右 嗯 老實說 今天天氣還蠻冷的 到底要穿什麼服裝出席 阿米早在一個月以前就開始在煩惱 穿的多了 很怪 根據我們經理的說法 她是會盛裝出席 那我們這些下面的小嘍嘍要是穿的太隨便了 又顯得很不尊重她 嗯 要是穿的太正式了 一般女生這種小禮服不是露肩就是露背的 開船了以後 肯定會冷的半死! 嗯 實在是很傷腦筋...

最後決定穿著去年在台灣逛街時買的一件黑色紡紗碎花小洋裝 這樣不會太正式 又不會太隨性...嗯 外頭除了穿一件毛毛的小羊毛衫以外 還會多穿一件長大衣 萬一到了海邊超冷的話 至少不會冷到嘴唇發紫!!  嗯 美麗和不自虐之間 我決定選擇不自虐比較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這樣...
阿米會多照幾張相帶回來分享...:D

卷開窗幕,放進月光滿地

寫給遠方...

從小學二年級開始 我學寫國字...嗯 我的意思是真真正正的學寫字體工整的中國文字 四方的文字填滿四方的格子 每次教作業的時候 老實說 我總是會再三的打開自己的練習簿左翻又看的 端詳許久才肯塞進書包裡頭 熄燈睡覺...上了國中以後 我喜歡寫週記 等著導師以紅筆批完以後 迫不及待的翻開老師給予的評語...再根據老師這些評語來寫下一次的週記...到了美國上了高中以後 我還是十分堅持的要上中文課 (當然很多時候是因為上中文 分數肯定不會低於A) 中文老師是來自北大的教授 到了美國以後就在高中裡任教 他的教材事實上多以過去著名的文學作品居多 胡適 魯迅 梁實秋 朱自清 徐志摩等等 中國著名的作家與詩人

我一直認為 文字 是一個文化下最寶貴的資產...

然而事實上我也不知道這彩色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在這資產裡從注音符號掉入了外星文 我們從過去數千年的文化人成為教育體制下的失敗者 胡適的"卷開窗幕,放進月光滿地。"  朱自清眼底提著滿袋橘子的父親背影 甚至於沉默可感充實 開口便感空虛的魯迅..日覆一日的被外星文化推末 從過去的"三綱五常"衍生至如今的"三隻小豬"...死去的徐志摩與陸小曼又該用什麼樣的文字來見證他們的愛情?

照片裡你看到的是我的成語辭典 書頁裡留著受潮以後所留下暗黃色的書斑...從十三歲那年起這樣安靜的跟隨著我  無數個春夏秋冬...


照我看來最失敗的不是成語教學 最失敗的是不成材的一灘污泥 藐視了我們的文化~


什麼樣的人養什麼樣的貓

星期天早上起來巴斯特一如往常的跟著我一起去上廁所 洗臉刷牙...沒多久聽見牠在爬貓沙 拉完了尿 跟著我洗臉刷牙...前前後後不到幾分鐘的時間 我就發現巴斯特的前腿一跛一跛的 站的時候也是把貓腿提在那邊 似乎不敢踩的樣子...

跟著就看牠自己跑到房間裡面去躺著 不像平常那樣跟著我跟前跟後的 就連我娘早上拿優格出來吃 也不見牠搶著要分一杯羹 看牠躺在那邊一臉眼神無力 提不起勁的樣子 阿米就給牠猜 會不會是早上爬貓沙的時候 扭到腳了 還是跳上洗臉台的時候碰撞到了?

總是這兩天的巴斯特都病奄奄的躺在那邊 什麼都不感興趣說...
昨天聽說我去上班後 牠再家裡睡了一整天 偶而有出來活動一下 不過大部分的時間裡還是躺在那裡 今天早上稍微好一點點了 會跟著我走來走去 不過四隻腳站的時候 前腳還是提在那邊..我摸牠 牠似乎又沒什麼感覺 起先懷疑是不是哪根指甲沒剪到 長到肉肉裡去了 不過翻過來看又沒有咧...問家人是不是不小心踩到牠的腳了 家人也說沒有...而且那兩天週末 我幾乎都在家裡 也沒發現牠有慘叫之類的情況~

牠這兩天異常的安靜 看起來好像生病的樣子 好可憐喔!!
下午我娘幫牠量量體溫 又沒發燒 很正常...不過就是提不起勁...有時抬起頭來看看我 然後又倒下去繼續睡..不過休息兩天後 今天早上起來有吃ㄧ些貓飼料 喝了水 大小便的次數也很正常...

尿尿和便便都沒有什麼異狀~
要是在過幾天沒有好轉 阿米就真的要帶牠再去給醫生看看...
我爹說 什麼人養什麼貓 因為阿米左腳前陣子扭到後 到現在都還沒好 也是一跛一跛的 所以貓貓有樣學樣 就跟著一跛一跛的...嗯~ 我說 屁啦! 凸^_^凸 我娘說 人痛不去給醫生看一看 貓痛反而緊張成這樣...太不像話了! 可是喔...貓耶 貓的壽命非常的長...更何況將來很有可能是我和巴斯特兩人相依為命說...

我對巴斯特好一點 說不定將來我死的時候 巴斯特會突然靈性大發 拿起電話來幫我打911說...

寂寞公路

時間: 2007年2月19日 至 2月21日
地點: Las Vegas, Nevada

今年農曆年計畫偕同一家老少自己開車到Las Vegas, Nevada度假...嗯 繼1997年後 這是阿米第二次到Las Vegas去...嗯 基本上對Las Vegas的印象 這裡就像個成人的狄斯奈樂園 最熱鬧的地區莫過於眾所皆知的"Vegas Strip" 印象中從最前面的MGM 到最後半段的Cirus Circus...想要以步行走完整條Strip 似乎必須擁有相當驚人的體力才行...

上次到Vegas是跟LA當地的旅行團一起...旅行團所寄宿的酒店比較偏向於郊區 真正的進入熱鬧地段還需要搭乘酒店專車 大約10-15分鐘的車程...

夏天到Vegas真是熱得不得了 一到了中午的時候 室外的氣溫都高居再華式100度以上...人走在街上 就像個熱烘烘的烤爐一般 根本無法四處活動...印象中那次參加的旅行團中 還遇到了兩名從大陸來觀光的一對夫妻 在上海是做生意的 兩人因為英文不太好 因此整個行程 幾乎是緊緊跟隨再我身後的 借用我的英文翻譯能力 順便觀照他兩人...嗯 人還蠻好的 最後旅行結束之前還遞了一張名片給我...(有時出門旅行我喜歡跟團 雖然通常行程有點感 但是可以和許多不同的人物接觸 認識很多新朋友 感覺還蠻不錯的 有很多人可以陪玩...)

今年原本農曆年我妹妹可以有兩個禮拜的假期可以休 加上我從去年就預訂了今年的農曆年休假 (在外國人的地方做事 這點就非常的重要 每年一定要事先知道農曆年到底是哪一天 這樣才能安排到時候的假期要怎麼樣安排等等的事宜) 嗯 因為剛好兩人都可以同時休假 因此原來是計畫我妹要回台灣去Shopping...我則想去南台灣泡湯...我爹回台灣去探親 我娘則是和我們一起去陪玩! 不過後來聯絡了旅行社以後才發現今年台灣農曆年大家可以連休九天 所以火車票 酒店等等這類度假的位子很難訂購...阿米我請教過網上朋友 Judy媽則是建議直接在台灣訂車票 不過後來和家人商議之後 決定變更回台灣的行程 改在附近的觀光勝地度假!

從LA到Las Vegas基本上開車只需要3-4個小時的車程 搭飛機的話就更快了 頂多只要一個小時就可以抵達..不過日前我妹搭飛機回舊金山的時候 飛機引擎被一隻白目的海鳥給擊中 飛機引擎突然的失控 被迫緊急降落原機…

不用太在意,外星人

寫給遠方...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我覺得自己就像個外來的外星人...(事後我發現地球上有許多人都和我有相同的感覺) 嗯 或者是長期的太過於壓抑自己和別人不同的感覺 始得心理上本來就不太合群的我們更加的堅信自己是外來的一個族群 搭載這群外星人的太空船不幸失事在這恆星上...受困 所以無法回到原來居住的地方~

最近地球上的氣候異常 前些時候這問題又突然的浮現在我腦海裡...

長年的環境汙染 造成了地球外層的破洞 原本寒冷的地區如今氣溫高漲不下 相反的原來太平洋的溫暖氣流反倒是讓往年不下雪的地方飄起了純白的雪花 來來往往的高速公路上車子在地面上滑動 應該冬眠的北極熊這時候卻找不到適合酣睡的時光 有一天 街上的路人一一從地面上消失...

『大的瓶子回收一毛錢,小的鐵罐回收五分錢』 我聽見電台的廣告上這麼說

用過的塑膠袋 汽車經過時排出來的廢棄量 小孩的尿布 奶瓶...女人用過的衛生棉 男人用過的保險套 醫院裡丟棄的針筒 丟掉的舊電池 屋簷 瓦塊 石油廢料 炒菜時的油煙 長生不老的保麗龍....門口枯萎的花朵 夏天的漂鳥 秋天裡的黃葉 永遠解釋不了的文明病...

『What kind of world do you want?
Think Anything
Let's start at the start
Build a masterpiece
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History starts now... 』 它這麼唱著...

充滿陽光的Malibu開始飄起了潔白的雪花瓣 其實妳(你)無須在意 住在這恆星上的外星人 遲早有一天都要回去...眼前的風景 街上的路人會一一的從地面上消失...

請問客官幾分熟?

星期二那天晚上去參加了一個藥廠贊助的CE Dinner...Lawry's The Prime Rib 全球都有它的分店 嗯 我去的這家位在LA的高級住宅區 比佛利山莊...距離我家大概30分鐘車程 (平常不塞車
的情況下) LA的區域差異非常的大 當你走進高級住宅區的時候 四周圍的景象和妳在貧民區的
景象是完全不一樣的! 這時候草皮也高級了 大樹也高級了...就連路邊的垃圾桶看起來也比貧民
區裡頭的垃圾桶看起來高級許多 報上說全美光是加州路上的遊民就佔了80%...數目實為驚人~

出發前我特地上了一下這家餐廳的網站上看看都吃些什麼...
勞瑞斯的菜單

嗯 阿米親自到這家餐廳品嚐過後 老實說 我覺得他們的牛排實在是不怎麼樣...
拿出來的幾乎冷了一半...感覺像冰凍後拿出來的東西...整盤到了最後幾乎整塊牛排在盤子裡
頭滑著血水...血淋淋的景象 比我們手術室裡病人躺在手術台上滴下來的血水還要噁心~
我同事說他們的紅酒必須要和牛肉一起食用才喝得出味道...老實說 阿米覺得那瓶紅酒反到
像開瓶後擺在室內許久的老酒...怎麼喝都喝不出什麼名堂來...

雖然很難吃 但是我還是在動餐具前拍了張照留念...
證明它真的是一塊淹不死的牛肉~

這是Medium rare嗎?! 這是Rare吧?!?

不過唯一感到比較欣慰的是 我覺得他們這家的頭抬沙拉非常好吃...它們特製的沙拉醬配上蔬菜 特別的香脆麵包丁 吃起來真是了不起!!! ^_^ 另外他們的甜點英式草莓蛋糕也是特有名的...配上一小杯咖啡 相當美味可口喔!!

嗯 老實說啊 我吃過最好吃的牛排 還是在紐約Brooklyn這家的Peter Luger...
不過主要還是因為他們的特製的牛排醬好吃~ 這家做的牛排+牛排醬真的好好吃喔!!!!

大家來學英語:

Rare 生的
Medium Rare 三分熟
Medium 五分熟
Medium Well 七分熟
Well Done 全熟

我手裡的那一包

每個女人最起碼都有一個包...有的人可能衣櫥裡只躺了幾個 有的人家裡可能放滿了各式各樣大大小小不同Size的皮包...就拿我來說

每個女人最起碼都有一個包...
有的人可能衣櫥裡只躺了幾個 有的人家裡可能放滿了各式各樣大大小小不同Size的皮包...
就拿我來說吧! 我每次逛街就會很喜歡看看新款的皮包...嗯 我娘每次就會罵我 家裡已經那
麼多個包了 還要看那些包做什麼?!

嗯 妳有聽過公主會嫌自己的鞋子太多 因此而不再買鞋的嗎?
所以當然芭樂米也絕對不會嫌自己的皮包太多 就此不再買皮包是一樣的道理啦!

女人衣櫃裡頭收著各式各樣不同款式的皮包 功能自然也不盡相同...
大一點的包 適合出遠門的時候 或者東西比較多 需要裝文件 書籍等等的時候使用
小一點的包 適合在附近購物的時候 隨手放皮夾 鑰匙還有手機這類的小東西...

有的側背式的 看起來比較淑女 有的是斜掛型的 方便實用又不用怕被人搶..
嗯 有的人會在皮包裡放些脣膏 化妝包 小梳子 面紙 有的則是簡單的護唇膏 擦手的乳液 小鏡
子這類的簡易品...記事簿 相機..MP3 車票等等...

嗯 事實上芭樂米對於別人的包 一直很感興趣~
我覺得皮包裡頭裝的東西 代表著一個女人的職業 個性還有嗜好等等...

我的皮包裡平常大概都放了這些東西:
鑰匙 手機 立可白 凍瘡膏 痘痘膏 筆 筆記本 BBCall 錢包 貓~

這一袋已經算是最輕的了...
我還沒有把化妝包 Ipod給放進去...否則通常是更重更大包~


妳們呢? 妳們的那一包裡都裝了些什麼咧? :)

關於前進後的人生...

前陣子我同事開起玩笑的說要把兩位助手的小朋友送作堆 將來等他們長大了 直接就交往然後結婚就好這麼一來就沒有找不到對象的困擾 嗯



前陣子我同事開起玩笑的說要把兩位助手的小朋友送作堆 將來等他們長大了 直接就交往然後
結婚就好這麼一來就沒有找不到對象的困擾 嗯 聽起來像是玩笑話 但是越是上了年紀越是覺得
關於未來的另一半絕對沒有"太早"這回事...我們都同意 越是乖乖的小孩 到了後來越是難找到合適的對象..

對家庭有責任感 對父母親有責任感 所以越是乖乖的小孩越是相當安分守己的唸書 上學放學...
家裡要是不准談戀愛 就絕對不敢太囂張的談起戀愛 (頂多只是偷偷摸摸的傳遞情書) 上了高中
為了要升學不能談戀愛 上了大學為了要拿榮譽學位不能談戀愛 到了研究所 為了領學位不敢多
花時間談戀愛 終於等到了完成學業了以後 看著從高中就開始談起戀愛的同學們一一步入禮堂
結婚生小孩 回頭看看自己這時候想戀愛 但是遇到的人越來越複雜 越來越難懂 生活圈子越來越狹窄 想戀愛 可以戀愛 但是找不到對的人來戀愛...

所以至少到目前為止 我認識的人都同意 戀愛這種事情最好早一點就應該進行...
否則有一天等你想戀愛 可以戀愛的時候卻沒有可以和妳戀愛的對象...到時候就傷腦筋了...

其中一個助手說 這是因為妳們沒有孩子 所以不明白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小孩有所成就 該唸書就
唸書談什麼戀愛? 唸完書以後大把時間可以戀愛...嗯 不過我們反駁 嗯 是 現在是很多時間可以
談戀愛 但是重點是誰要來和妳談戀愛? 去Pub嗎? 遇到的人 五花八門奇奇怪怪的什麼種類都有
更恐怖的是現在外頭那麼多變態...在工作的地方嗎? 那多奇怪啊?

這時候我們就需要朋友...朋友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這類的關係~

結果 我同事跟我說 她兩個月前和初初認識的朋友的朋友分手了..嗯 只來往了兩個月而已...
對方說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 所以看不到兩個人的未來 雖然相處的不錯 不過因為這個關係沒有
辦法繼續相處下去 我跟她說 這樣也好 至少妳不至於再浪費時間在這個人身上~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真正要說的是...

我認為人生過了某個階段以後 妳會更加清楚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
這和過幾個生日 吃了幾次蛋糕 點了幾根蠟燭無關...
更或者有一天妳會像我一樣 過了某個特定的年齡 生日渴望像平常一樣的這麼低…

始。末

前些時候 和同事聊起過新年這件事情...嗯 光是美國本土上就分了三個時段在過年...東岸的 中部的 最後是西岸的...



前些時候 和同事聊起過新年這件事情...嗯 光是美國本土上就分了三個時段在過年...東岸的 中部的 最後是西岸的...光是紐約和加州之間就有三個小時的時差 明明才九點多但是就開始看到電視上時代廣場前面聚集的人潮在進行倒數...五、四、三、二、一...老實說 數完了也不過才十點多...

那剩下的兩個小時要幹什麼?

更奇怪的是當妳轉到CNN看完了Time square上的倒數以後 轉到了Local News...竟然拿著同樣的廣場倒數場景叫所有西岸的人在跟著重數一次...這是多奇怪的一件事情啊?! 好啦 我們住在西岸的人終於來到了2007...然後咧? 另外那半個星球 已經吹起了熄燈號 在瘋狂的派對也只剩下小貓兩三隻..我都不知道西岸的人 妳們在High個什麼勁?

隨著世界走進了2007 阿米搬到加州也已來是第四年了...老實說 前幾天阿計在問我會不會帶小姪女去點仙女棒...嗯 阿計 不是我要說 但是住在加州的人不ㄏㄤ這一套...不過每年的玫瑰花車看起來唯一值得讓加州人興奮老半天的年度大事!! 我家附近有間高中 一到了秋季的時候 一大清早的就在吹吹打打的演奏軍隊進行曲 嗯 這種事情 其實用屁眼想都知道 就是為了要參加一年一度的花車大遊行...因為每年去參加的人很多 所以附近很多居民會在1/1號凌晨就開始在大街上排隊烤肉...等著花車開上街...

看過紐約的感恩節氣球大遊行 我實在是搞不懂開著車 車上面沾滿了花的花車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嗯 一連看了兩三年 老實說阿米我總是不由得會想起小時候在台灣的時候 附近老是有人吹著嗩吶 敲鑼打鼓的送殯花車....雖然是有點塑膠味 但外型實在是和這裡的玫瑰花車遊行雷同...

Anyway...

重點是不論是在哪個地方 隨著這樣的倒數聲 每個人都為了不一樣的理由high到不行...
知道嗎? 全世界第一個邁入2007年的國家是位在太平洋的一個名叫吉里巴斯的小島 而最後一個邁入2007年的是位於南太平洋的阿洛菲...從西到東 從北到南 過完了一個新年 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原來大家都會倒著數~  

人會老,情會逝

寫給遠方...

後來 我發覺我還是比較喜歡紙筆的感覺 前兩個禮拜在附近的小書店裡看到貨架上的行事曆堆滿了灰塵 我在想現在的人是不是都不太需要這種東西了? 時代在轉變 小時候 我記得我家第一台電腦是非常陽春的Apple電腦 黑色的畫面 開了機以後會出現閃爍的黃色燈光 旁邊還有一台長的有點像錄音機的小機器 想要打個小蜜蜂 得把小蜜蜂的卡帶放進那個小錄音機裡面 傳送出指令以後 就可以聽見電腦裡傳來"嗶嗶嗶"的小聲音 一堆排列整齊的小蜜蜂開始出現 擊中的小隻的可以得100分 擊中大隻的可以得500分...

一轉眼 好像才沒有經過多久的時間Palm取代了皮包裡的小記事本 行動式電腦取代了當年陽春的小蜜蜂 幾個GB的記憶體取代了人類左腦的思考能力 你知道嗎? 就連我那兩歲多的小姪女都隻到滑鼠是什麼東西...但我 還是比較喜歡紙筆的感覺 真實、有溫度、並且單純...

有時 我也會問我自己 當妳花了這麼多的時間去以文字的方式去堆砌的究竟是什麼? 嗯 老實說 其實我也沒有十分明確的答案 甚至我開始發覺當妳越是善於以文字的方式去發表自己內心的想法時 事實上在這同時也削減了妳在現實生活中的表達能力...但究竟是為了什麼讓我們必須以這種方式去書寫? 究竟你所辛苦累積出來的這些是要留給什麼人去觀看? 關於這問題事實上我是真的沒有答案...

或者 只是想留下一點蛛絲馬跡證明當時的我們 真實、有溫度、並且單純...
人會老,情會逝  還好我們都是文化人...

以文字記錄下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