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4

知覺

他將最後的那顆子彈,給了自己,
然後任憑回憶吞沒,沖刷一切曾經。

但他顯然是忽略了痛苦的並不是他的身體,
而是意識到他的人生正于此時緩緩消失之際。


對岸相望

Image
前些時候收到好友阿尼寄來的一張明信片。  四月才從日本回台的阿尼知道了我有前往日本旅行的打算之後,特地選張他拍攝的照片,印成了明信片寄給我。 明信片上記載的無非是那些細碎的小叮嚀。 一蘭拉麵,大阪的章魚燒。 畢竟就是上了年紀的人了,口碎的要命。 但, 想對阿尼生氣,那實在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這張合成照片,左邊的是阿尼在大阪道頓堀拍攝的,據他說拍攝的時間約莫是上午八九點鐘左右。右邊的那張是我在同一個區域拍攝的,時間約莫上午九點鐘。 大約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有天我跟阿尼這麼說,有機會的話找個地點,你去拍攝一張照片傳給我,有天我也去同樣的地點拍攝一張回傳給你。 

有發現了嗎? 這是一張對望的照片。他在道頓堀的那一頭,我在道頓堀的這一邊,像極了我們居住在兩個對望的城市裡,看一樣的風景,河川裡那倒映出來的畫面。 這些年,如河川裡的水流逝,但我們仍在各自的世界裡對望。 是說,一蘭拉麵,我是沒有去吃。 但我去試了吃完後會令人幸福的拉麵。

變化

年過三十五就開始感覺到身體上所出現的變化。

午夜鐘聲一響,整個人就進入灰姑娘模式。 無論當時的聚會多熱鬧,與朋友們交談的多開心,再遲個幾分鐘我覺得我約莫就是會進入睡美人模式。 這不過是其一。 近日,山林烽火燒的旺盛之際, 隨風夾雜而來的微塵粒子,使得我早上醒來就是一整個噴嚏連連。

過去當周遭的朋友飽受季節性過敏的困擾時,我一直覺得很僥倖。 然而,年過三十五,無論你願意與否,彷彿就是進入了人生之中第二個青春期。

只不過,不論此時你的身體是如何的改變著,即便是我們仍然稱它為青春期。
但它畢竟是回不到青春的肉體乎! 青春,果然是一條曲折迂迴的道路啊!

一閃神,就回不去了。

胸罩

週末時我去了因為要搬遷而減價的內衣專櫃店添購新的胸罩。 走進店裡,屋內的擺飾有些凌亂,日系的款式陳列在大門的兩旁,光是胸罩的樣式就讓人看得目不轉睛。

是說,買胸罩這檔事兒,約莫就似男人買領帶吧? 除了他們自己,我覺得一般的女人似乎是不太注意男人所使用的領帶。然而此事對男人來說,他們可是花了心機的在將領帶與身上的西裝顏色做搭配呢! 我個人倒是挺注意領帶這件事情的。 或者因為對色彩的敏感,懂得穿衣與不懂得穿衣的男人從搭配的領帶樣式上可以觀察得出來。 我曾經在一次聚會中見過這樣的人,身上的襯衫顏色完全的覆蓋了領帶的特色。 使得那人一整個淹沒在突兀之中。 好可惜啊! 至於女人的胸罩,說真的,那五花八門的樣式,除了女人自己看了賞心悅目以外,對男人而言關了燈,大致而言,結果約莫是一樣的。

迎面而來的是個年輕的售貨員。 二十出頭的女孩,挺著胸前那堅挺又豐潤的雙峰,幾經詢問之後,拿了兩款新商品來推銷。 是說,我以為「推銷」是門藝術。 推銷員們各個使出看家的本領,口沫橫飛的銷售著他們的產品,目的只為了刺中顧客的心理。 使用的文字,說出來的句子得經過刪選,面對五十歲的歐巴桑與面對二十歲的青春肉體,那可是得史上截然不同的銷售策略。 如此激烈的在短短一分鐘之內得將所有可能性的用詞給使用完畢,這不是一門藝術,估計也是天份。

分析了一連串為什麼要買這麼昂貴的胸罩之後,女孩不忘順便一提用來洗這昂貴胸罩的高級洗衣粉。 標榜著這樣高級的胸罩,自然要以高級的洗衣粉來處理它。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逛夜市時,站在路中央叫賣的小販。 跳樓大減價的過程裡,店員冷不防的又向妳推銷了另一樣產品。 結束之後,回到家裡,妳根本已經忘了自己原來只是要去買胸罩而已。 「只是」這件事,往往都不單單「只是」而已。 但還好,我意志也夠堅定,那天只是買了單純的胸罩。

母親

關於母親節。 我的腦海裡浮現的是唸小學的年代裡,我仔細的回想著,曾經有哪位同學的胸前是配帶著白色康乃馨的? 而當同學在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佩帶上白色的康乃馨時,幼小的心靈裡又是多麼的受傷?彷彿就像個印記。 而眾人會在這一天以這樣的顏色去識別,分辨,放大我們的有或無。 我覺得那是多麼感傷的一件事情啊!

過去曾經在母親的一些文件的學歷欄裡見過「國中肄業」這樣的字眼,大概是在我剛上了小學的時候。 她是說她小時候就不愛唸書,加上當時家裡環境不好,所以十六歲那年就跟著幾個朋友北上到當時新興的紡織廠工作。 矮小的個子,站在紡織機前拉著線,據說,起先廠長看她個子矮小,一度懷疑起她的年紀。

前些時候,母親突然和我聊起她的過去。 母親是家裡的老大,我外公外婆在1949年以前都是出生於農家的子弟。 直到逃難以前,每一餐飯,都是自己耕耘栽種,每一粒米,都是一個血汗。 再加上我外公說1949年那年逃難時,經歷了大飢荒。 在那一個錢不值錢的年代裡,每一天的生存都是一個僥倖,以至於對於那些經歷過1949年的人來說,我們確確實實的存在於一個極度富裕與浪費的年代裡。

由於外公外婆的節儉,以至於母親童年時的生涯過的十分艱苦。 父母工作在外,留在家裡的弟弟妹妹就由母親一人親手包辦。 肩上背著小舅舅,手裡牽著小阿姨,每天按時的帶著弟妹到河邊去洗衣,打水,燒飯。 每當母親談起了十六歲那年北上的經驗時,總感覺她像是在逃離一個災難,似乎也只有這樣離鄉背井之下,她方能為自己做些什麼。

二十四歲那年,她嫁給了我父親。 後來聽我母親說,她們當年的戀愛約莫半年左右的時間。 這半年期間,父親外派在外島,幾個月碰不著面,當年的金門是塊軍事禁地,莫說是未婚妻子,就是直系家屬也難以見上一面。 偶而回到台灣,前後碰不上幾次面就草草的為了結婚而結婚。 母親說當初結婚時便已是屬於「晚婚」的年紀了 ,哪顧得了婚後相處的問題。

婚後父親終於請調回台,撤下了武官,不上不下的坐上了辦公桌做起了文職工作。 我出生的那年,父親發生了一場交通意外,母親懷著我進進出出的往返于醫院。 母親說自她嫁進門以來,不曾看過我奶奶下廚。 我爺爺是個保守又固執的人,堅持著要我那幾個成家立業的叔伯們一家大小住在眷房裡。

我大媽(這是我們家鄉話,用來稱呼大伯母的稱謂)因為是長房媳婦,故用不著做家事,三嬸是小兒子的老婆,因為職業的關係,多半也不在家裡做家事。 剩下的…

人見人愛的Hobonichi

年初時換了新手帳。 價格不菲的Hobonichi,相信是不論在哪個地方都是人見人愛的吧? 是說,雖說價錢上是Moleskine的一倍,人在海外,還得要透過郵購的方式來訂購,但,它的材質與功能的確俱有相當大的吸引力,以至於每年歲末之際,就是能夠虜獲手寫一族的心。

在使用了大半年之後,趕緊來說說使用心得吧! 話說呢,這並非哀家第一次使用他們家的手帳本。 打字2010年開始,我就曾訂購此款的手帳來使用。 紙張的特質部分就不多說了,它和Moleskine所採用的紙張有些相似的地方。 他們的紙張是不論你使用什麼樣的書寫工具,都能夠感到筆尖在與紙張接觸之時的滑溜感。 我個人仍舊喜歡使用0.4mm的筆芯來寫字。 工整的寫在小方格子裡頭,看起來的確是賞心悅目。

打開手帳本的內頁,書衣上有附帶一層一層的小夾層,供給會將手帳本拿來當做皮夾的人使用。 但我個人是將這些小夾層用來置放一些小卡片之類的東西。 另外,若是需要隨身攜帶用來裝飾筆記本的紙膠帶,也可以將它們夾在這些小夾層裡頭,方便帶著走。

筆記本裡頭除了有便利於翻閱的萬年曆以外,還有兩種月曆的款式。 第一種比較窄小,不太適合記錄當日所需的事情,尺寸僅約一行字的大小。 我個人以為,若是女生用來記錄月事倒是挺方便的。 翻開月曆,便能一目了然之安全期。

另一款月曆,適合用來做計劃,心得使用。 攤開後平面的月曆將日子區分的一格一格的。 原則上和市面上所銷售的普通月曆格式沒什麼兩樣。   我個人除了用這格式來記錄簡短的心得感想以外,還必須用此款的月曆來記錄工作的日期表。 當然,為了滿足我內心的少女情懷,上頭也是會貼上一些五彩繽紛的可愛小貼紙來點綴一下。

再來呢,就是以垂直格式設計的週曆表了。 這格式適用于有些需要以一週做單位計劃的人使用。 像我這款大多以一個月為計算單位的人來說,這格式對我來說比較不實用。 於是乎,我個人是將這格式用來記錄「支出」與「收入」的帳目表。 專門用來記錄本週的消費金額,並提醒自己這個星期花了多少錢這檔事兒。

緊接著的呢,就是重頭戲了。 和Moleskine日記一樣,手帳本裡頭採用的日記的格式來提供書寫空間。 每一天的左角下方還有一則「日文短篇」。 多半是一些心得,書摘,劇集之中所出現的名言節錄之類的。

是說,日製品果然精美,但價格的確是讓許多人趨之若鶩。 撇開它的價格不談,手帳本總是跟著使用者如膠似漆的進進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