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0

就醬

氣象報告說,上海,雷陣雨。
清晨醒來,想跟你說:「就醬,我們要出發了唷! :)」

旅行,純粹

這是一道填充題。 我覺得。

旅行,是為了要遺忘。
旅行,是為了尋找自己。

旅行,是為了看見更多新奇的事物。 但是,不論我們是為了什麼樣的理由在旅行。 我覺得,或者,在你提起了行李,邁出了第一步以後,那些之後發生的一切事物就是不會再像從前一樣。 不論是跌倒,所有你即將在旅行之中經歷的會一點一點的將你磨鍊成另一個你可能連你自己都不認識的自己。 而那些屬於你的和不屬於你的種種,都將拋之於一處你看不見的地方。 旅行,純粹是為了看見另一個自己。

星期天的上午參加了和同事的babyshower聚餐。 早晨的LA有霧,聚餐的地點在離家約15分鐘左右的一家墨西哥餐廳裡。 餐廳坐落在我每天工作必經的公路旁,有時塞車的時候抬起頭看,會看見一旁的山丘上這家餐廳。

在LA,凡是在山丘上的房子,都有景。 登高望遠,似乎只要高一點,入眼簾的一切都美。 這家餐廳也是這樣,平常經常的經過它,從來沒有覺得它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但是,今天第一次到這附近用餐,當車子轉上了小山坡以後,四周圍的景致就突然變得亮眼了起來,加上今日早晨LA有些霧,氣溫微涼,把車子停在山腳下,步行上山可以呼吸得到新鮮的空氣。

前些時候,發現Facebook上我那些紐約的同學其中有一位不知道什麼偷偷的跑去生了第二胎。  好像不久前結婚,不久前才生了第一胎,不久後又生了第二胎。 生孩子就好像母雞下蛋一般的那麼輕而易舉。 是說,在這樣的大環境裡頭,能好像這樣母雞下蛋的有兩種人:一種是不知死活的,而另外一種是工作穩定,經濟狀況良好的。 她是屬於第二種。

我似乎從來沒有告訴你,其實關於未來的那些,我始終感到很惶恐。 最怕的是「未來」彷彿就是帶著無限大的可能。 星期一的早晨,世界可能混滅,我們可能不存在。 二〇ㄧ〇年的五月,即有可能的是我們將渡過的最後一個月,而今天,很有可能是我們相聚的最後一天。 你今天早上對我說完了最後一句話,而最糟糕的是你根本就無法預知那將是你最後ㄧ次的機會。 你明天會遇到什麼人? 你們會有什麼樣的際遇? 這些,我無法掌控的事物,總是讓我感到惶恐。

就好像我那位母雞下蛋的同學,所有的事物在你百般無聊,在我渾然不知的情況之下發生。 多可怕! 多傷感! 我們甚至來不及準備些什麼,它就發生了。

上週,選購了一些小衣服,捲成了一籃子的七色花束。 同事的預產期在下個月,大家夥約好了一起聚個餐。 Brunch,我吃了兩個小巧可…

星期六的早晨

星期六的早晨,我帶著十個腳趾頭到附近的公園裡散散步。
在草地上,忽然間的他們各自的鼓舞躁動。

後來索性,我就脫下了夾腳鞋,赤腳的跨越綠草如蔭。



翻箱倒櫃

下午,忙裡偷閒的打開信箱,收到一封小阿姨寄來的信件,信裡附夾了一張舊照片。 畫面中的那個男人是我小舅舅。 場景是在小舅舅和小舅媽當年文定時的舅媽家。 那年,我大概是四歲。 印象中,隱約的聽母親提起過關於那天文定的種種。 我記得母親說她穿著高跟鞋,身懷六甲的出席,並在舅媽家得樓梯間裡摔上了一跤。

母親特地讓我穿上了當時我心目中所認為最漂亮的衣服。 母親用剩下的花布,作成了一件連身的小洋裝,但其實我記得這套衣服我之所以會這樣的喜歡,完全是因為她額外的做了一件小披風。 就是那一件碎花的小披風,讓我始終不願意脫下它。

這樣,會不會讓你很想咬一口? :)

螺絲貓

轉轉,轉轉轉。
牠喜歡在半空中旋轉。

螺絲猫幻想自己是螺絲帽。

工作的意義

人之所以工作,並不是為了滿足生活上的需要。
終日簡餐可以溫飽,夜宿街頭也可以度日。

生活是即使吃野菜,生魚也可以活,
穿樹葉也可以遮蔽些人類重要的部位。
(當然,在上帝的眼中,我們仍是赤裸裸的呈現)

「那工作的意義是什麼? 人又為什麼要工作?」
這是我經常在地球上看著成群結隊的螞蟻搬家時所思考的問題。

而就在那思考的同時,總會有個小小的聲音從不知名的角落傳來。
它說:「無論作甚麼、都要從心裏作。」




最好的號碼牌

話說,清早醒來信箱裡頭有這條新聞:

航海家二號,被綁架了!!

於是乎,就很難不讓我聯想一些事。
所以,當他問到了這個問題的時候:「是不是妳認識的人幹的?!」我便有了以下的回答:

事情原來是這樣的,前幾天我爸爸的哥哥的小弟的表姐的堂哥的弟弟的小孩
開著外星界的BMW在外太空漫遊的時候,赫然發現了上面標示著航海家一號
太空飛行器,於是,年輕人因為一時的好奇心,想要把航海家一號的music
下載回家,重新編曲以後製作成電音搖頭版。

怎知,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地發現了航海家二號!
那銀白色的機身,精緻的螺絲帽,外觀完全採用流線型的設計,每一個小鍵盤
上的按鈕摸起來有著令人興奮不已的觸感。 即使是機身下方那標示著
「 Made in China」的小貼紙經過特殊的壓花加工設計。堪稱為外太空裡的
小蘋果麥金塔之雪豹13.1/2。

於是乎,我爸爸的哥哥的小弟的表姐的堂哥的弟弟的小孩,因為一時的貪念,
再加上近日音樂創作上遇到了瓶頸,所以打開了太空艙,拉出了他慣用的小吉
他,牽起了那條不論是導熱,傳輸的光纖網路,就死命的往洞裡插。

但,不是每個洞都合適,不是每個洞都能插。
就在他掙扎了數十分鐘之後,突然間的看到了這條訊息:

「你現在所使用的系統已經中毒,請點以下的連結進入安全模式」

年輕人不懂事,於是,我爸爸的哥哥的小弟的表姐的堂哥的弟弟的小孩,就點了
那個連結。 使得航海家二號大當機。 最後沒有辦法,他只好拿出外太空裡傳說
中的宇宙無敵超級重新開機磁碟片,抱著航海家二號,將其夾在腋下,並開啓了
航海家二號內附的time machine,意圖防止宇宙間可能發生的最大浩劫。

故事說到這裡,我相信,你應該是有點瞭解事情的始末了。至於那奇怪的
訊號,不過是我爸爸的哥哥的小弟的表姐的堂哥的弟弟的小孩在罵髒話而已!

當然,今天早晨的學習重點,並不是航海家二號被綁架的這條新聞。 而是我覺得,世界上最好的數字,我覺得是一和二。 再加上我本身數學並不是很好,所以很多時候數到二以後,我的腦海就會出現當機的狀況。 比方說,經過一整排得電線杆,我大概頂多數到第五支,就會開始想先前數到第幾這類的問題。 似乎這是只有「過動兒」才會有的症狀,但是我覺得我是屬於思想過動的人。 以至於,很多時候我無法專注的只思考於一件事情上。

重點是,我覺得...

即使我不是No. 1,我也應該要是No. 2才對!
因為一跟二…

恐怕

恐怕,我們所有的夢想,都只是為了在往後的日子裡,
能在自己的心裡面堆砌出一座有故事的城市。

我多麼希望,我們都能做個有故事的人。
永遠的,像個孩子一般的任性與韌性。

(握拳)

任性

猫睡在Cable Box上,瞇著眼,微笑。

充滿涼意的早晨,
我突然地會任性的想這麼說:「我很想你,那你咧?」
接著起身,開始一天忙碌的生活。

我想做個這樣的人,

生氣時就說著我生氣,難過時就說著我難過,
孤單時就說著我孤單,想念時,就說著我想念。

這未嘗不是一種任性,
那你,喜不喜歡?

(你可以輕輕的點頭,我可以慢慢的感應)

什麼對你來說是重要的?

什麼對你來說是重要的?

據說,在臨危之時,你便會帶著潛意識裡你認為是重要的離開。
那麼,我只是想知道,究竟什麼對你來說是重要的?

而我們則是關於這一主題的詩歌

脫口而出的東西
而我們則是關於這一主題的詩歌
你和我說的生活,以及如何可能

你的一生只有幾擊鍵
當一切開始回閃

當你打在地上,閉上你的眼睛
採取下一步之前,你的呼吸
完成此之前,你的呼吸
之前你甚至接觸過,你是呼吸快

一個老靈魂,是通過一個新的靈魂到達

盒子貓

盒子猫喜歡盒子,盒子猫喜歡藏匿。

然而盒子猫其實並不知道,
世間上仍有許多藏不住的祕密。

可是盒子猫不管,只喜歡在牠的盒子裡。

母親

星期天的上午,一如往常的去了教堂。 教堂門口的招待給進來的人胸前一人別上了一朵康乃馨,紅色的。 我的腦海裡浮現的是唸小學的年代裡,我仔細的回想著,曾經有哪位同學的胸前是配帶著白色康乃馨的? 而當同學在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佩帶上白色的康乃馨時,幼小的心靈裡又是多麼的受傷?

彷彿就像個印記。 而眾人會在這一天以這樣的顏色去識別,分辨,放大我們的有或無。 我覺得這是多麼感傷的一件事情啊! 因此,當教堂門口的招待在我衣角上別上一朵紅色的康乃馨之後,眼神不由自主的朝著她後方的花盒裡頭望了一眼。 好在提供花卉的人有心,免去了童年時記憶裡那令人哀傷的五月識別證。

過去曾經在母親的一些文件的學歷欄裡見過「國中肄業」這樣的字眼,大概是在我剛上了小學的時候。 她是說她小時候就不愛唸書,加上當時家裡環境不好,所以十六歲那年就跟著幾個朋友北上到當時新興的紡織廠工作。 矮小的個子,站在紡織機前拉著線,據說,起先廠長看她個子矮小,一度懷疑起她的年紀。

前些時候,母親突然和我聊起她的過去。 母親是家裡的老大,我外公外婆在1949年以前都是出生於農家的子弟。 直到逃難以前,每一餐飯,都是自己耕耘栽種,每一粒米,都是一個血汗。 再加上我外公說1949年那年逃難時,經歷了大飢荒。 在那一個錢不值錢的年代裡,每一天的生存都是一個僥倖,以至於對於那些經歷過1949年的人來說,我們確確實實的存在於一個極度富裕與浪費的年代裡。

由於外公外婆的節儉,以至於母親童年時的生涯過的十分艱苦。 父母工作在外,留在家裡的弟弟妹妹就由母親一人親手包辦。 肩上背著小舅舅,手裡牽著小阿姨,每天按時的帶著弟妹到河邊去洗衣,打水,燒飯。 每當母親談起了十六歲那年北上的經驗時,總感覺她像是在逃離一個災難,似乎也只有這樣離鄉背井之下,她方能為自己做些什麼。

我深信,如今我們所有關係的背後,都隱藏著一個深遠的意義。 而這個意義,很多時候你幾乎是看不見它們的。 比方說,我們永遠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會出現,有些人會離開。 我們永遠也不知道,我們現在所受的痛苦是不是有著盡頭或者終點站。 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一些我們可能花盡了畢生的所有依然沒有答案的大悟大徹。 然而我卻深深的相信,我們今生所有關係背後,都隱藏著一個深遠的意義。

如果有上帝,那很好。
如果有天國,那很好。

可是目前並沒有足夠的證據向我顯示,應證這件事。 但我相信,我們必須經營好…

假如你害怕

假如你害怕,不論是什麼會令你感覺到害怕。
假如你害怕,用心的感受你現在所有的害怕。



晨光一線

關於想念,
約莫是醒來時那無法分辨的幻聽與幻覺。

似乎在這時候若說了些什麼,
你便會出來低聲的回應我。

而此刻,我正穿梭在它們之間,
而它們卻也穿梭在我的身體裡面。

念念自淨其心,層層疊疊的滋味,
眷眷戀戀的思維,綿綿密密的私語,

使得一切的事物顯得模糊地,
被困在靈魂交錯於晨光一線之間。






A bonus for me

I believe, this is it.
Now is all and all I can see.

No life thereafter
and people whom I shall meet.

I rest my case as i dive six feets & under.
Now is all and all I will see.

But should you meet me in heaven,
that would be a bonus for me.


認定

五月的風吹起,空氣裡頭有夏天的味道。 濕濕,鹹鹹的海風迎面而來,路上三三兩兩的腳踏車變多了。 就拿方才下班出來時,一轉彎時遇到的那三位年輕人,天黑黑的騎著腳踏車在寬闊無人的大街上遊蕩,一面嚷嚷著我聽不太清楚的話語。 夏天,感覺是在我們渾渾噩噩,絲毫未經察覺的狀況下靠近。

話說,前兩天看到自己網誌後台外掛程式裡頭有個更新的小通知。 是說,我看到了這類的通知,就會有股衝動的想要去動手更新它。 就像,每個一陣子小Mac就會有自動更新的通知視窗跳出來提醒。 看不出來它們究竟在更新之後有了什麼不同,但,每隔一陣子有這樣的通知的時候,我都會按照指示的去更新它。 一個指示,一個動作。

那天,我就是這樣動手更新了那個外掛程式,結果不更新還好,一更新就把原本用慣的Safari的蟲蟲給喚醒了。 不過當然,我不是一開始就知道那是一隻蟲。 始終以為是自己的網誌出了問題,所以半夜三更的上網查資料,預備自己修理修理。

是說,這部份也成了一種習慣。 我認為一個人之所以會「獨立」的去做一些事情,往往是非自主性的。  妳之所以會獨立的過馬路,乃是因為並沒有人會牽著妳的手。 妳之所以會一個人逛街,是因為找不到能與妳同步的人。 久而久之的,將這些獨立的事物累積起來,是不是還要獨立的做某些事情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或者,擁有這件獨立的習慣對你來說就好像喝白開水那樣的自然。

我的每一件獨立,都不是出於自願。
而我每一次的堅強,我覺得背後都是以無數的膽怯堆積起來的。

重點是我時常這樣的提醒著自己,在我跌倒的時候,並不會有人去攙扶著我。 在我哭泣的時候,並不會有人替我擦眼淚,在我需要修理電器的時候,不會有人自告奮勇的拿螺絲起子。 所有的困難,疑難雜症都必須靠自己去尋找答案。 因此,若不是在最後關頭,我很少求助於人。 包括了那天晚上喚醒了Safari的蟲蟲,結果網誌的後台編寫的功能就這樣突然地不見了。 不能順暢著貼圖,引述,真是一整個大大的不方便啊!

根據我後來查訪的結果顯示,Safari和wordpress之間相處的並不十分融洽。  而且不是我一個人遇到過這種問題。 解決之道是把Safari升級一下。 但是,假如升級無效,Wordpress的建議是使用Firefox或者是chrome。  這問題對我來說很頭大,打從有了小mac之後,我就一直都是用Safari來瀏覽各大網站。 用Safari來觀看網…

旅行與經期

為了這個月中,我可以毫無「後顧之憂」的出去旅行,
我竟然能以這樣歡欣鼓舞的心情迎接大姨媽的造訪。

這真是著實的令人感動萬分!
好興奮可以不用帶衛生棉出門去啊!!

(握拳)

倦鳥都知歸巢

話說,我看了篇文章,最有感覺的是這段:

『A』的操作型定義,這包括『不能撫摸性器官』、『渲染下體』、『性虐待』、『露毛』、『使用情趣用品等誇張性行為』,但可以『露兩點』,和『為劇情需要,無性行為的裸露生殖器』。   這是什麼屁?!所以說舉一反三一下,我覺得這部份超爆笑的! 因為劇情的需要,所以原則上來說到了緊要關頭的時候,他要起來上廁所,然後到了廁所以後,觀眾只能看他的鳥和鳥巢。 但是這樣有可能觸犯了「露毛」的危機。

NCC這項規定,恐怕也可以拍成一部A片。
片名叫做「倦鳥的不歸路」

(拍案狂笑中)

10 things I will give you

Living may be a scary thing, but here's a little recipe:

1. always walk on your right side
2. smile, to every strangers you've came across
3. take a trip, even if it means going to the grocery
4. never be afraid of change
5. wash your cloth and your sheets
6. have a piece of chocolate
7. take a moment and feel the wind
8. always keep your hands clean
9. think of me and wiggle your toes
10. always know that you are being loved by me, unconditionally.

and here's a bonus treat:
11. living maybe the most scary thing, but I will be there no matter what brings.

「滋滋滋」的觸電,甜膩膩的痲痹

他說:「NCC規定,A片不能太A。 不知道NCC要怎麼定義很A?」
我說:「露一點,不太A。 露兩點,有點A。 露三點,幹,好A。」

說起了A片,其實我個人是沒什麼研究。 回想起來,我只是大略的知道,家裡大人把A片藏在哪裡。 是說,我個人始終覺得大人對於「自以為把A片藏在那裡,就不會被小孩發現」這件事情完全是處於自我安慰的心態。 所以,假如妳/你是抱著反正偷偷看也不會被小孩知道的心態的話,那你/妳真的是屬於自爽的地球人種。

假如說我現在對於A片有些驚人的見解,約莫要拜過去失敗的戀情所賜。 很多年很多年以前交往的男人裡,其中有個是很愛看A片。 完全是一天24小時之中大概只要電視打開來就會自動轉播日本衛視A片台的那種。 (對,我也不知道當時究竟是看上他哪一點) 但, 就在這耳濡目染的期間裡,我觀察到了些奇怪的異象。 比方說,我個人認為世界上最有看頭的A片是日本的A片,有劇情,有內容,而且絕對不含糊。 但是,小日本很變態,五十歲的老伯喜歡十三歲的水手美少女。

最難看的是金髮美女,健美先生如雲的美國A片。 或者因為長期在充滿了速食文化的影響之下,以至於美國人拍攝的A片完全是處於速戰速決的演出。 隔壁的健美先生因為看上了隔壁的大咪咪小姐,所以兩人決定在半夜三更的時候,趁著大咪咪小姐的先生小丁丁熟睡的時候,兩人翻牆在車庫裡頭做愛。

結果,怎知道大咪咪小姐的先生小丁丁這時候突然的爬起尿尿,發現了隔壁健美先生和自己的大咪咪搞得上氣不接下氣。 於是乎,乾脆脫光了自己跟著劇情走,三人交戰打得是天花亂墜,天旋地轉。 說時遲那時快,這時,突然地對面住的火辣辣的矽膠小姐半夜在街上悠閒的穿著睡衣散步時,突然看到鄰居家的車庫前正上演著精彩的三人秀,於是一時天雷勾動地火的,選擇向大咪咪小姐的先生小丁丁示愛,四人此時陷入膠著。 美國人的A片通常沒有什麼劇情可言。 相較於日本A片之下,日本A片就看起來比較有故事性的內容。

至於台灣的A片,根本是屬於自虐式形態的吧?!

印象中,台灣A片裡頭似乎沒什麼健美先生,比較像轉角菜市場豬肉榮的第二個春天。 難得一身的脂肪,看上了新搬來這社區裡頭的那個寡婦,沒事在三更半夜的時候,翻牆偷看寡婦洗澡。 是說,那寡婦也奇怪,每天洗澡的時候,就會特意的打開自己的窗戶。 有一天,豬肉榮終於忍不住了直接翻牆到寡婦家裡頭去,趁著寡婦在半夜三更決定冬天裡頭天氣還是很熱的狀況下,…

起絲貓

起絲猫只愛吃起司。

有一天,起絲貓吃了起司以後,就像平常一樣的躺在後院裡頭曬太陽。
曬著曬著,突然間「Puff」的一聲,起絲貓就便成了這副德性。

我想念你

有時,是會突然地想告訴你:
「我想念你,像草莓小姐想念蛋糕上的Mr. Cream。」

情緒累積法

我一直相信,你/妳在年輕時的所經歷過的情感挫折,往往會成為你/妳日後的陰影,緊緊的跟隨著妳每一個腳步。 我個人很喜歡詩人席慕容寫的「無怨的青春」,因為喜歡,所以我記得特地的把這本詩集給借了回來,徒手抄寫了一遍。

關於我儲存記憶的方式,多數的時候必須透過書寫來增強,收錄。 所以,一切我必須要記下來的人事物,我都必須大費周章的將它們一一的寫下。 透過書寫的方式,使自己對這個人,這件事,這樣物有著更為深刻的印象。 深刻地,就像石匠拿著工具,細心的鑿出她所喜悅的雛形及後來宛若神刀鬼斧之下鑄成的完美藝術品。

十來歲的年紀,我背熟了席慕容的詩集。 可是,老實說,當時不過是喜歡她的用字措詞。 很難在有限的人生體驗之中將其融會貫通,悟出些什麼道理出來。 是說,日子久了,在妳開始對人生和那些妳所經歷過的一切眇小的看起來輕如鴻毛的體驗有了某些感觸以後,有天,妳突然驚覺原來那些我們過去曾經閱讀過的文字裡頭,有著這樣多的告誡,提示,引導的作用。 而我一直都是這樣的相信,那些我們在年輕的時候遭受過的情感上的挫折,將會成為我們日後腳步的指引。

後來仔細想想,我所有的情感處理和溝通方式源自於我所有的創痛之中。

比方說,我曾經遇到過事業處於極度低潮的男人。 有時,總是不免會出於關心的多問兩句。 那人很抓狂,並以略帶諷刺的口語說著 「我就已經很煩了,妳還問!」,或者那人曾經跟我說,「妳生活的無憂無慮,不愁吃穿是不會懂得!」諸如此類的答問句。 以至於從此以後,當我再次遇到處於類似情況的人時,我很壓抑我腦海裡那些想要問,卻並不確定是不是可以問的疑問句。 這想問,卻不知該不該問,或者,問了以後對方會有什麼樣反應的情緒開始再我心中累積了起來。 直到有時這情緒是超出我所能負荷的範圍之時,便一次的爆發出來。

我曾經覺得後來一直沒有機會對那人說「你說的對,我確實不懂。」是很悶的一件事。 可是,這句話在往後看起來,其實是已經不重要了。 我懂或者不懂,其實並無法改變些什麼。 妳懂或是不懂,並不是妳們之間的重點。 重點是,妳並不需要懂妳們之間的每一件事,而是那人是不是會賤到拿「妳不懂」這件事情來作為拉開妳們之間距離的理由。 這樣的人,很可恨,很可惡,很可悲。  

我經歷過當一個人不愛妳的時候,他是如何地當妳不存在的經驗。 是說,這部份我學了很久,才學會看清楚一個事實。 當一個人不愛妳的時候,他就只是不愛妳了。 就…

Life

Life is the sound of a frog splashing into a pond.
Life expresses itself in action.
Life is hard.

Life is a flower of which love is the honey.
Life is the happiness and joy it brings to others.
Life is a feature film, projected one frame at a time.

Life is a funny thing that happened to me on my way to the grave.
Life is just a chance to grow a soul.

Life is to feel, to touch, to smell, to taste, to think, to hear.
Life is to live.

Life is to embrace every million pieces.
Life is all of you and part of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