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5

昨天夜裡 我作了一個夢...
一個與你有關的夢 很奇怪是吧? 我也是這麼覺得...

只是作夢這件事 一直是很難用常理來解釋的 多久沒有見過面的人和多久沒有說話的朋友 誰也說不定在哪個不知名的夜晚突然闖進你的夢裡 毫無預警的成為你夢境裡的一角

就這樣昨天夜裡 我作了一個夢 一個與你有關的夢...

我想我是原諒了你...
否則你憑什麼闖進我的夢裡?

是姓廖 還是姓賴?

進出她的診所不只兩三次 但是我發現我還是想不起來 她到底是姓廖還是姓賴 L-I-A-O 是賴吧? 我想? 還是禮貌上的點了頭 以非常虛偽的笑容去掩飾 進出她的診所這麼多次 我還是想不起來 她到底是姓賴還是姓廖的窘境

[門口的那顆牙該換了喔!]
[...嗯]
[最近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

很難去理解她們的心理 仔細想想若此刻有人拿著鑼賴把在妳的嘴裡敲敲打打的 不知道妳還能說得上話唄?

[要是沒有意見的話 跟櫃檯預約一下 下次來做一下]
[.....喔]

Room 4裡頭牆上的電視播放著珊卓布拉克主演的那部Miss Congenilty 隔壁Room 3和Room 5傳來的電鑽聲 和那透過對講機 不停在提醒著"下一位.." "下一位"的櫃檯小姐...

老實說 進出那間診所不只兩三次 但我始終想不起 她到底是姓廖 還是姓賴? 介於Room 3與Room5之間 我們各自的忙碌著生活 談什麼記不記得? 懷不懷念? 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思考 去準備 當別人拿著電鑽不停的在你嘴裡敲敲打打的時候 妳會想要知道 對方 到底是姓廖還是姓賴嗎? 或者 是愛 還是不愛? 只是草率的拍拍屁股走人罷了..

下次再見面的時候 同樣的問題會再次出現 "她到底是姓廖 還是姓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