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3

醬馬鈴薯

Image
日前看了小米桶的FB,家裡正好有買了許久沒吃完的馬鈴薯。 擺得太久怕發芽不能吃,今日自己也來如法泡製一下把之前買的馬鈴薯做成冷熱皆宜的小菜。 味道不輸外頭韓國菜給的那一小碟配菜。偶而去吃韓國烤肉時,有些店家就會端出這道小前菜,不過好像不是每家都會這麼做就是了。 吃過了幾次之後,就會上癮。

材料:
馬鈴薯、白芝麻、糖、醬油、白酒。

做法:
先以滾水將馬鈴薯煮到半熟。 撈起、去皮後切成小塊狀。
熱鍋熱油,將馬鈴薯倒進鍋裡,加入調味料拌勻、起鍋前撒入白芝麻即可。冷熱皆宜!



碎碎唸

許久不PO文,一開始想要PO後腦袋裡就出現一片空白。
這是什麼情況?

如今簡單記錄一下這渾渾噩噩的月份:

一.

上週,得知了老闆最後的決定之後,心情的確是有些蕩到了谷底。 星期六一早接獲小妹的來電之後,立馬驅車直奔舊金山探視。 這一待就是四五日的。 而期間,和家人多次談話之後,霎時茅舍頓開的想通了。 想通之後,不禁開始想到「是說,放著好好輕鬆的差事不幹,我是哪根神經錯亂到要去給自已找麻煩搞升職這件事??」

二.

日文老師佐藤博子來自於日本秋田縣。 是的,那個專門出產「秋田狗」的縣市。 因為「秋田」這二字,使我對佐藤老師有特別深刻的印象。 老師其實是第二代移民,一九八零年左右跟著父母親來到美國,在東京工作時在東京車站偶遇了她的夫婿。 (但是根據佐藤老師的說法,他們相識的過程完全沒有什麼浪漫之事可言。) 兩人育有一女,在外州唸書不常回家。

於是乎,平常佐藤老師除了教教日文之外,平日最大的樂趣無非就是和她的朋友一起聚餐。 也是托佐藤老師的福,打自上了老師的日文課以來,三不五時的就會被老師叫去一起吃好吃的日本料理! 有時我都不免要想,我學日文其實是表面的掩護而已吧?!

三.

不升職了。 那麼可以按照原定計劃去京都了吧?!

四.

是說,中文程度這麼優,能說能寫還會唱。
這多功能的中文造詣,不拿來作為生產工具實在是可惜。

於是乎,我在網路上刊登了個廣告。
即日起開始招生了!



角色

在經過了長長的兩個禮拜之後,中午時跟著兩位老闆走入辦公室。

坐下,閒聊著他辦公室裡的那兩把不怎麼舒服的椅子之後。 他說了些冠冕堂皇的話語,接著說道:「我們在徵求了多人意見之後,決定將這次空缺的位子給別人。」

所以說,此時我應該如何反應? 嚎啕大哭還是表現出萬份訝異的表情? 我覺得我冷靜的程度與反應是出乎意外之中的鎮定。 於是,我的腦海裡浮現的不是別人,其實是與自己共事多年的好朋友。

這背後沒有關係之說? 沒有內心之中屬意的人選? 這說什麼其實我也不會相信的。 畢竟人在鞏固自己的勢力時,總是不免會提攜讓自己感到舒適的熟人。 然,我仍舊十分鎮定的感謝他們騰出來面試的時間。 仍舊是表示會支持他們最後做出決定的人選。 但,後來我才透過獲得此番空缺的好友口中得知,早在他們與我會面之前不久他們就已經告訴她這個消息。

事實上,如今我約莫也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
一則安份守己的繼續扮演好自己應當扮演的角色。
二則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的另謀高職。

至於另一個空缺,既不是自己的初衷,對埋身於做不完的報告絲毫無興趣的狀態下,未來勢必不會做得開心。 立馬撤下了申請表。 估計,安份守己的繼續扮演好自己目前的角色。 不過是有些難以釋懷的失落感罷了。

走出辦公室,另一位老闆滔滔不絕得繼續說著那兩把不怎麼舒服的椅子。
我壓根沒聽懂她說的那些話。 可以肯定的是我不可能繼續的為他們談什麼賣命之事。

工作與愛情

生平第一次是這樣感覺的:

「面對一份你/妳熱愛的工作,它對你來說就像是遇見了喜歡的人一樣。
內心一樣的忐忑,一樣的慌張與不知所措。 你喜歡它,但它卻不一定也喜歡你。」

雖說,是不需要借此來證明自己的能力,但還是不免要與競爭的對手比較了起來。 昨日早晨時遇見早到的老闆,閒聊下幾句,她也暗示了幾句人選的條件。 心中那不安的指數和過去不知心儀的對象喜歡與否的感覺果真是不相上下的。

根據我過去的經驗,所謂的努力,常常都會是事與願違的。
不抱太大的希望,事後才不至於太過於失望。 這並不是悲觀,而是人生教會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