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8

巫婆狂歡日

然後, 當我們走到了一個階段以後..就會出現這樣的口頭禪 「想當年」。 好比說 前幾天上了新聞的那件中原學長學妹為愛跳樓的事件, 超級爆笑 但是『想當年』我也幾乎曾在凌晨兩三點鐘的時候 起來爬窗準備和男生一起去陽明山夜遊。 不過, 很不巧的我們被逮到、很不巧的從那以後 每當我再次的想起這件事情的時候 只能以「想當年」來形容它!

我印象中最燦爛的幾年 是大學畢業了以後 進入藥劑系的那段時光。 關於這點、我一直認為我屬於"晚熟"型的人物。我是說 對於夜歸、和朋友小聚、在特殊節日的時候狂歡這件事情 我覺得我是屬於晚熟型的。 大學四年我沒什麼朋友、應該說我沒什麼時間交朋友、起先還有一些人帶著我混 不過很快的大家選了不同的科系、不同的宿舍以後 就老死不相往來。

那四年我最常做的事情 是從這棟大樓以散步的方式到另外一棟大樓。 當然、偶而會看到同學會張貼的一些海報、不過, 想當年我就不太喜歡在有壓力的情況下 去從事一些特殊的活動。 所以打從大一第一個學期被學生會會長給糾纏畫海報以後 我就立誓不和那群人來往。

上了藥劑系以後、光是我們那一屆也不過一兩百個人。 我後來常跟我學生說 藥劑這個圈子很小、所以自己的言行舉止要注意一點、否則將來應徵工作的時候 會遇到一些不必要的困難。 我們那屆一兩百個人之中 我後來常和一群特定的朋友在一起。

第一次的萬聖節舞會、在紐約中國城的一家黑暗且狹小的地方 那一年我是一隻貓。 嗯哼~事後我們一行人八九個人 浩浩蕩蕩的走回停車的地方。 朋友的表弟是一根很大的香蕉...那模樣走在紐約街頭上很滑稽、所以不時引來路上來往車輛的喇叭聲。 那玩意兒很難穿著走..香蕉在街上跌了摔了幾跤。 我必須說 那年的萬聖節讓我非常的難忘!

下午, 我在電梯裡頭突然想起了這件事。 電梯開了門 另外一個部門的男性工作人員正在裡面享用咖啡、我按下了四樓 這時電梯門關上後又在未經處碰的情況下被打開了兩次。 我轉身和那位工作人員說

「萬聖節到了 大概是有東西要搭電梯!」

那人先是愣了一會兒 幾秒後看著我臉上詭異的表情才會過意來, 他笑了笑跟我說 「妳亂講」。 我接著補充 「是真的! 你沒看到這電梯裡都是"人"嗎?」接著我到了四樓 步出電梯, 臨走前不忘跟那位工作人員說 「祝你好運!」

這是今年我們部門所提交的南瓜雕刻作品, 這種瑣碎的事情通常都…

巫婆狂歡日

然後, 當我們走到了一個階段以後..就會出現這樣的口頭禪 「想當年」。 好比說 前幾天上了新聞的那件中原學長學妹為愛跳樓的事件, 超級爆笑 但是『想當年』我也幾乎曾在凌晨兩三點鐘的時候 起來爬窗準備和男生一起去陽明山夜遊。 不過, 很不巧的我們被逮到、很不巧的從那以後 每當我再次的想起這件事情的時候 只能以「想當年」來形容它!

我印象中最燦爛的幾年 是大學畢業了以後 進入藥劑系的那段時光。 關於這點、我一直認為我屬於"晚熟"型的人物。我是說 對於夜歸、和朋友小聚、在特殊節日的時候狂歡這件事情 我覺得我是屬於晚熟型的。 大學四年我沒什麼朋友、應該說我沒什麼時間交朋友、起先還有一些人帶著我混 不過很快的大家選了不同的科系、不同的宿舍以後 就老死不相往來。

那四年我最常做的事情 是從這棟大樓以散步的方式到另外一棟大樓。 當然、偶而會看到同學會張貼的一些海報、不過, 想當年我就不太喜歡在有壓力的情況下 去從事一些特殊的活動。 所以打從大一第一個學期被學生會會長給糾纏畫海報以後 我就立誓不和那群人來往。

上了藥劑系以後、光是我們那一屆也不過一兩百個人。 我後來常跟我學生說 藥劑這個圈子很小、所以自己的言行舉止要注意一點、否則將來應徵工作的時候 會遇到一些不必要的困難。 我們那屆一兩百個人之中 我後來常和一群特定的朋友在一起。

第一次的萬聖節舞會、在紐約中國城的一家黑暗且狹小的地方 那一年我是一隻貓。 嗯哼~事後我們一行人八九個人 浩浩蕩蕩的走回停車的地方。 朋友的表弟是一根很大的香蕉...那模樣走在紐約街頭上很滑稽、所以不時引來路上來往車輛的喇叭聲。 那玩意兒很難穿著走..香蕉在街上跌了摔了幾跤。 我必須說 那年的萬聖節讓我非常的難忘!

下午, 我在電梯裡頭突然想起了這件事。 電梯開了門 另外一個部門的男性工作人員正在裡面享用咖啡、我按下了四樓 這時電梯門關上後又在未經處碰的情況下被打開了兩次。 我轉身和那位工作人員說

「萬聖節到了 大概是有東西要搭電梯!」

那人先是愣了一會兒 幾秒後看著我臉上詭異的表情才會過意來, 他笑了笑跟我說 「妳亂講」。 我接著補充 「是真的! 你沒看到這電梯裡都是"人"嗎?」接著我到了四樓 步出電梯, 臨走前不忘跟那位工作人員說 「祝你好運!」

這是今年我們部門所提交的南瓜雕刻作品, 這種瑣碎的事情通常都…

除非是你

除非是你
偷走了桌上的起司片
要不是誰 留下了
喝乾後的紅酒杯?

除非是你
搬走了門口的矮樹
要不是誰 擋住了
隔壁王叔叔的去路?

除非是你
除非太笨

除非是你
真的太笨
要不誰 都看得出
我喜歡的那棵樹

除非是你
實在太笨
非要這樣說個清楚

除非是你
我誰也不

小偷

老實說 其實我的心裡面還是有些不太愉悅的感覺。

我是說 當你知道了屬於自己的一些東西 突然的被挖走了一塊的時候, 那感覺就像有人突然的在你身上擰了一下。 有一點點痛痛的感覺 但是 很快的你就忘了那人到底為了什麼來擰你。 我不能說 我真的一點都不介意 被人偷偷的擰了一下。 而且 我不斷的告訴我自己、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即使是人名, 也有同名同姓的可能...所以, 我跟自己說 沒有關係 只是被偷偷的擰了一下而已。

但是, 心裡 總是難免有了些不太愉悅的感覺~

我住在不下雨的城市裡 住了好一陣子。 剛搬來這個城市的那一陣子 正好屬於夏季, 那年的夏天很熱...我常為了省錢把自己熱的汗流浹背的! 那陣子我常在窗邊吹著熱空氣、閱讀、因為要準備考試 所以大約有一年的時間 我每天的活動範圍十分有限、上課、回家。 前些時候, 我堂妹把那年我的一些講義給送還來給我...整整的三大落講義。 上頭每一頁有著些上課時留下來的筆記。 在四方的小房間裡頭、大部份的時間 我都在書本上渡過...

『喜歡』這件事情很奇怪。 因為喜歡, 所以有些事情會變得十分不符合常理、而你、也絕對不能用常理來看待這些所有關於喜歡的事情。 好比說, 最近我喜歡在左手背上紀錄些我需要紀錄的事情。有時, 護理站的護士阿姨們看到了 他們會問我手上寫的都是些什麼? 為什麼要畫的花花的? 需不需要給我一張紙之類的? 喜歡, 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因為方便、因為不想再增加口袋裡頭紙張的數量..因為 我喜歡!

我住在不下雨的城市裡以前 我喜歡著某個人。 因為喜歡, 所以 有時我會刻意的經過他曾住過的那條街...即使他人已經在千里之外。 因為喜歡, 所以那陣子我感覺他身在每一個我的夏季裡面。 偶而窗邊傳進來的熱空氣 讓我感覺他還住在這個城市裡面...就算人明明是在我觸摸不到的千里以外。 因為喜歡..所以我開始以手寫的方式 紀錄每筆情書。 整理了一陣子以後 拿到附近的郵局裡去投遞。

這些, 是關於當時我住在不下雨的城市裡頭所發生的一些事情的經過。 然後, 其實昨天她偷了去以後 我的心裡面確實有點不太愉快的感覺。 就像有人 偷去了你一點點的記憶...明明是屬於你的 但是卻在另外一個人的身上。但是, 我又覺得我們都是有自我意識的個體, 有些人有血有肉卻沒有靈魂 彷彿唯有以這樣的方式 在竊取了別人的靈魂以後 才能得到某種程…

我很久沒見到的她

她出生的那一年, 我領養了一隻貓。

我的貓 今年四歲大, 她今年剛好滿四歲。 據說姑姪之間的相似度要比外甥來的更為接近, 所以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 我對她特別有感覺。 不論是個性、或是說話時的神情都和我有些相似的地方。 脾氣拗起來的時候, 總是會引來大人狠狠地揍一頓!

我很久沒見到她。 大家心裡不說 其實都很清楚為什麼我們不相往來。 當然, 你要是問 會不會想念? 嗯哼~當然會。 不過, 關於這方面其實我很看得開。 小孩子是我這輩子注定沒有的東西..所以, 對於生命中注定不會有的東西 有的時候更要加倍的珍惜。 要愛她們, 視如己出。

她出生的那一年, 我養了一隻貓...
偶後的日子裡頭 我的貓每大一歲, 她就跟著年長一歲~

偶而 我依稀還是會聽到她叫大姑姑時的聲音
小朋友, 大姑姑也只能這麼跟妳說: 「大人, 真的是很奇怪的東西...」

乾脆妳就來對號入座

給貝姬:

走過了一個年紀、經歷過了某些事情以後, 我覺得人會開始對這件事情有所領悟。 有些東西, 你一輩子都會很想要 但是偏偏就是最後孑然一身的死掉。有些人, 不論在當時你們有多麼的相親相愛 最後還是得分離 並沒有如同誓言中所描述的那樣 不論生老病死也都要緊緊的相依相偎的在一起。 當然, 我只是說「有些」。

我曾經在本書上看過這麼一段話, 愛情是一段互利互益的關係。 昨天, 我在電視上看到了傳說中的名嘴們描寫形容著政壇上互利互益的關係、我突然的想到了妳。 妳給的 他剛好需要、他需要的 恰好是妳所能夠給予的。過了這村, 下一個鎮裡也或者有了其他他所需要 而旁人所能賦予的那些。 我們不斷的打起了迂迴戰術 妳來我往 直到雙方騙體鱗傷!

我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認為 男人的存在並非絕對的必要!如果不是喜歡的話, 妳可以開始在他走後的第二天起 到五金行買下必要的螺絲起子、榔頭與鐵釘, 接著到商店裡買回大批的電燈泡, 翻箱倒櫃的找出用剩下的保險套。 把所有與男人有關的東西 放回他們該有的地位, 從這一天起 擦乾妳的眼淚 並且下定決心的和自己好好的過! 如果 妳不是喜歡他的話, 那麼他是不是真的還有存在的必要性? 說穿了, 妳只是白白的浪費了許多自己的眼淚。 我只是突然的感慨, 不論當時到底有多麼的愛 結果仍然會是一樣的。

有些東西 妳一輩子都會很想要
有些人 妳一輩子都不會忘掉

但是, 我覺得 偏偏有時...我總是會很宿命的說著:
『這世上原本就是有許多的命中注定有沒有!』


是說...
那就這樣吧!給妳兩個看起來有味的男人~





有一些裝置

有一些裝置
是很脆弱的

偏偏我們都有一些
容易被摔壞的東西

然而 我想
你不會不明白
這樣的道理

一整個的仍在休假中的最近

話說、回到家裡已經有兩個星期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前兩週都在整理帶回來的資料、忙著補上那幾日出門在外的旅遊日記、所以腦子仍停留在某一個階段裡頭。 早上起床時、我在鏡子前面愣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開始意識到現在身處於何處?

回到工作崗位上以後 就有個莫名奇妙的感覺、彷彿就沒有離開那個位置過。

除了第一天回去的時候 我整個人愣在電腦前面許久、始終想不起來自己的使用者密碼。 前些時候 我的網誌被我玩壞了、我拜託幕後黑手幫我搞定、事後幕後黑手說 強烈建議把密碼修改一下。 我遲遲不肯改..因為我很清楚 改掉了密碼以後 我就遇到這樣的麻煩!愣在電腦前面、怎麼想也想不起自己的使用密碼!自從我們原來的IT小姐離職以後, 藥房裡來了個說得比唱的好聽的中年人。 有時一點點小問題請他解決 他都會拖上個老半天! 半路出師的中年人 到底是不如原來那位小姐。 我左等右等、請他重新設定一下密碼、光是這件事情就花掉了我近45分鐘的時間 最後還是我自己打電話去搞定。 所以、我很怕更改密碼 我實在是有太多的數字與字母要記了!

聽我同事Jason說 前兩個禮拜 新來的一年級學生聽說我出國去旅行了 搞得一整個很緊張。 出國前我交代了同事 請他們幫我照顧這兩名新生幾天。不過我忘了用"Reply to All"的方式告知其他同事、那天 Jason剛好接到電話、說了一堆 結果搞得學生緊張的打去學校問怎麼辦?  校方又打過來"關切"這件事情。 恩啊~不過就是離開個幾天 天沒有塌下來、事情也沒有被耽誤。 不過、上星期三第一次和那兩位一年級生會面、我有點了解..是哪一個緊張到死命的打電話求助校方。

上週打了感冒預防針! 去年有打、有人說有效 有人說沒效, 不過有打有保佑..

昨天下午 忙完了手邊的工作以後, 助手在藥房裡上網購物! 她說要換個床組 問了我的意見...我幫她看了看 幾乎是按照我的心意 幫她選出了幾個床組的樣式花色出來。 赫然的發現, 我是屬於粉嫩單調花色床組的人! 她看了以後不加思索的跟我說 這種花色買回去以後 她先生會不喜歡。

曾幾何時, 女人買個床組 還要經過男人的同意?

前些時候 帶我娘出門, 娘親在感慨著, 早知道年輕的時候就應該多出去走走...現在老了 出個門總是要帶些年輕時不怎麼需要的東西, 好比說平常吃的藥物 不論走到哪裡都得帶著它們! 於是,…

你麻醉你自己

你一次一次的注射
我一次一次的上癮

在歡愉之中
遺忘 那不可言語的
哀傷的記憶

我們一次一次的丟棄
在無法控制的領域

搖晃之中的搖晃
墜落以後的墜落
靈體依附著靈體

失落中還更失落的那些人
在黑暗陰溼的角落裡啜泣

轉彎

高中的時候, 我曾經有兩個很要好的好朋友。

你知道、就是一起蹺課、一起上學、一起說些八卦、誰喜歡誰? 誰又討厭誰的那樣的好朋友。 我的【好朋友】不多、像夏宇寫過的那些字一樣 "給他們同等份量的愛、餵他們食同一款的貓飼料"。 我和他們所有的關係、好 但是也可以不好、愛 也可以更加的愛。 所以、其實我沒什麼真正好到必須以好朋友來稱呼她們的朋友。

高中的時候, 我曾經有兩個很要好的好朋友。 有天, 朋友A私底下跟我說 「我去過B家裡、他們家有點小亂。」 這件事情過後幾天、我們三人在教室裡頭聊天...無意間我對B重複了這幾句話。 當下B臉色就不太好、當天我們還是一如往常的閒聊著、不過、從那天以後 她們再也沒有跟我說過任何話。 我不是會把想問的問題 藏在心裡的人...有了疑問 我就必須拿出來找到答案。 於是、有天 她們兩在教室裡談笑風聲、無視我的存在..我很難過 就跑去問她們 到底為什麼?B說是因為前幾天我說的那些關於她們家的話。 知道了答案、但是 她們也從那天以後 就很刻意的疏遠我。 畢業以後、我們各自申請了不同的學校...也就沒有再連絡過。

我幾乎要忘了這件事情。 晚上我和Jason約了一起去IHOP吃早餐...我們聊到 他覺得我這人說話真的一點都不會「轉彎」這件事情。 有些念頭怎麼來的 就會怎麼樣的被陳訴出來。 不知道的人 會對我說得話感到訝異! 好比說, 這禮拜是「藥劑週」 每天幾乎三餐都有藥廠請客...每天都有不同的食物可以選擇。  前兩天午餐時 Jason和我在餐桌上閒聊...聊著聊著 我突然跟Jason說 我覺得你不能再吃了! 需要減肥一下! Jason事後跟我說 此話一出屋內突然鴉雀無聲...不過因為他知道我就是愛鬧他 所以他開始大笑 然後說了些惡毒的話回敬我。 他說、他聽懂了 但是屋內裡其他人沒聽懂 所以都不敢出聲...但是其實心裡是在想 "妳好惡劣"!

仔細想想, 我覺得我一直都是這樣...

想到了什麼就說什麼。好的、壞的 只要是我有意見的 我就會說出來...高中的時候 那時我真的以為我只是很單純的在轉述一件A說出來的事情而已。 其實我還是不太清楚 我到底做錯了些什麼? 當然也有可能我根本就是一整個的錯! 但是 可以肯定的是我在潛意識裡就將【好朋友】這三個字給徹底的刪除了掉...給他們同等份量的愛、餵他們等量的貓…

花花的二手書店

花花開在樹上
開在玻璃窗裡面

花花的 封面
花花的 有時
我們看不見

花花的走進二手的書店
有了舊書傳來的香水味

花花躲在書裡面
翻閱著書上畫花的
那一頁 花花


疑問句

詩人聶魯達在死前 寫下了【疑問集】
裡頭藏有許許多多的疑問句
例如

對柑橘你會怎麼說?
為什麼樹葉會在感覺變黃的時候自殺?
老灰燼經過火堆時會說些什麼?
今天的太陽和昨日的一樣嗎?
世上可有任何事物 比雨中靜止的火車更憂傷?

有時, 我只是行經一棟建築物
心裡面就會藏下許許多多的疑問句


正好

我拿著相機不斷的沿途的拍照。 有山、有水、有天邊團團的雲朵、偶而 也有意外入鏡的人群。 那天, 我拿著相機在mona vale拍照。 一旁不斷有來往的人群...有位老太太看到我拿起正要拍照時 誤以為打擾到了我 為此她頻頻的向我道歉。 起先我只是笑了笑、跟她說"It's OK!" 她繼續的說著抱歉。想了想 我開口跟她說: 「有時 有人物的畫面是最美麗的畫面。」 嗯 感覺是這樣的。 再大的景物、再美麗的世界...有時少了些人物 與人物臉上所流露出來自然的表情, 讓世界只是世界而已。 空曠、寂寥。

那是個空曠的世界。

地方很大、風景很美..感覺就像造物者在偌大的宇宙裡頭 藏了一幅美麗的畫作、那島上住了一些人、 那兒的人純樸且善良... 她們在那兒養了些牛羊、海裡頭有魚、山裡頭有野豬、一些珍奇野獸在那島上隨著季節的變幻 生生不息的存在著。 沒有人去開墾也沒有人建築些高樓大廈。 有了龐大的資源 但是、卻沒有人會想要去開發它。 彷彿那塊島 本身就是一座開採不完的寶藏。 這些和我所居住的城市裡 有很大的出入。

那天、船艙外下起了雨雪 我正好的在船艙裡都想了這些。

回家以後, 我整理著桌面上囤積出來的龐大的資料。 沿途我們在那些景點、旅館裡頭蒐集了不少的資料回來 (有些是為了我自己、有些則是為了小阿姨。 小阿姨說 她們打算二月份的時候到紐西蘭去旅行、托我帶些旅遊景點的資料回來。) 不知不覺的 我大概收集了半箱行李那麼多...後來我跟我娘說 那數量真是有些誇張、結果買回來的紀念品還不足這些紙張的十分之一。 至於那些照片、我預備整理整理 過些時候結集成冊、只是不知道有沒有人想要?

十月份到紐西蘭去是個不錯的選擇。 那兒正進入春季、山上有些雪 初期你可以上山去滑雪、月中可以到山下某個小村落裡去划船。 兩旁的花草長出了細小的花苞、一些路旁的櫻花樹上結起了粉嫩的花瓣...有時風一吹 捲捲的櫻花瓣隨風在天空裡中飄飄盪盪。 我不喜歡會下雪的城市、也不喜歡太炎熱的夏季、所以十月份在春天的時候 到紐西蘭是很好的選擇。 正好看見了地面上長出來的青青草地、正好看見了遠處山上仍有尚未融化的白雪、正好的有路人經過、正好的我拿起相機 隨意的拍照。 有時、他們只是出現的正好~


有些人

有些人走在街上
有些人走上了街

有些人吃掉了蟲子
有些人被蟲子給吃掉

有些人結婚
在見了一面之後

有些是獵人
有些人被獵

有些人在哭泣
有些人在開心

有些人從我眼前
一一的掠過

有些人的走來
只是為了離開

有些人寫詩
有些人紀念

有些人只是寂寞
或者 是孤單

但妳/你,
是有些人裡頭的哪些人?

分道揚鑣

我在機場的登機門告示牌下
忽然的 想起了泰戈爾:
生命有如渡過一重大海,我們相遇在這同一的狹船裡。
死時,我們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 領取了登機證,前往不同的登機門。
飛一個未知的目的地,從今爾後的 分道揚鑣。
約莫如是



勤儉治國平天下

那天 當飛機飛在LA上空時, 四周出現了許多灰濛濛的煙霧, LA的天空像神祕的女子。 心情好的時候 她萬里無雲、心情不好的時候 整個城市就變得烏烟瘴氣。 這和我在紐西蘭時 每日抬起頭來所看見的藍天白雲有很大的出入。 降落了以後, 聽到新聞才知道是火燒山。 聽說一連又燒了幾天。 天乾物燥、這兒很缺水~

說到了缺水、我在紐西蘭那幾日 對他們的馬桶感到很有興趣。 紐西蘭的人 個個人高馬大...感覺上她們的東西 都放的特別高。 浴室裡頭的毛巾架、旅館裡頭的大浴巾...沖澡的蓮蓬頭、櫥櫃、碗筷等等。 但是、奇怪的是 她們的馬桶和洗臉盆設計出來的高低 都非常不符合人體工學設計。 試想一個身高六米的人老是得蹲在那即將和地面貼近的馬桶上、感覺真是有些窩囊。 當然、這樣的設計對我來說 實在是到了人間仙境、紐西蘭人的馬桶 是一整個為了哈比人所設計的!!Very Good!

紐西蘭的人 或許就是像甜豆說得一樣她們都窮怕了, 所以對於某些事物上 他們是十分節儉的民族! 話說 我們抵達的第一天 甜豆買了些Fish 'N Chip在外頭野餐。 吃Fish 'N chip總是免不了有些沾料, 甜豆拿出了三個不同口味的沾料...吃到後來感覺沾料有點不太夠。 於是、我們就開始好奇、為什麼沒有多拿一點沾料回來? 甜豆說 紐西蘭除了麥當勞以外這些沾料是要錢買的...一個幾毛錢的樣子。 這對"美國人"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沾料、啊不是都隨便拿的嗎? 嗯 並沒有...那兒不論是沾料或是擦手的紙巾 都給的非常有限。 在紐西蘭生活過一陣子的人 應該會覺得美國人真是一整個非常浪費的民族啊!

不說別的、就說說馬桶吧! 有天我和Patrick聊天時 他聊起以前到美國出差的經驗...他說 有陣子美國某州在鬧乾旱。 所以餐廳裡頭飲用水都要用買的、貴的要死! Patrick說 他只是覺得美國人很怪...飲用水買起來貴的要命 但是你到廁所裡頭去看、馬桶裡頭的水 永遠是在滿水位! 有些廁所甚至於會出現水龍頭漏水的情況...但是這些看起來在美國人的眼裡 都是OK的。 他說完以後 我就不由自主的開始注意我在紐西蘭時 每一個我所到的廁所。

紐西蘭馬桶裡頭的水 真的 真的 真的 全部只有一半得水。 而且每一個馬桶的沖水量 都控制的剛剛好...按個按鈕下去 很快的就會沒水、當然假使你需要的話 …

海角天涯

我們四處的奔走
像被沖散了的細沙

我人在海角
而你已是天涯

他們一家都是人...

那天, 凌晨五點 步出出境大廳以後 就看到甜小豆坐在大廳裡頭等待的人群裡。 出發前我寫了確認信給小豆, 小豆回了我的信 不過 那封信 一直到了他們家有網路上了以後才收到。 她大概是怕十年的光陰 加上最近剪了個"鳳梨頭" 我會認不出她來! (不過, 殊不知甜豆就是甜豆, 化成灰我也會記得! 而且其實我覺得那顆一點也不像鳳梨。:P)

一大清早, 除了Amelia因為在她奶奶家沒有來以外, 根本就是全員出動的來迎接我!讓我有點小感動! Patrick那個人話不太多 而且講話時有著濃濃的歐式英文腔 所以我聽話的時候 聽的很認真 怕錯過一些他問的問題 讓人覺得很沒禮貌! 小Jens和他爸爸比較像。 起初遇到陌生人時 有一點點害羞, 熟絡了以後就能很自然的談話。 我們把行李放下以後, 隨即跟著小豆到他媽媽家裡去接Amelia。 第一次見到Amelia, 我很習慣的和她用英文交談。 今年五歲的Amelia 說起話來有點像個小大人, 我很喜歡跟小大人一起聊天, 搞亂她們的思緒 讓她們的小腦袋裡頭產生更多的疑問句!

前些時候 阿豆在日記裡頭寫著Amelia學會了"江湖"這兩個字, 問他媽媽 "什麼是江湖?" 我覺得她解釋的不清不楚..所以其實我這次去她們家的任務還有一個 就是向Amelia解釋 什麼是"江湖"? 我跟Amelia說...江湖就是一個妳可以站在路邊 不用上學、不用念書、也沒有人會管妳的地方! Amelia聽了以後 齜牙裂嘴的笑著。 隨即 我又教了她另一個與江湖有關的詞句!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當然, 我還教了她使用方式! Amelia很聰明 一下子就能夠融匯貫通的使用這句話。 我跟她說 下次萬一不小心做錯事情 妳就試著跟媽媽說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而且記得兩隻手要攤開來做出無奈的動作! Amelia聽完了以後 似乎是要驗證是不是真的有效 所以那天她很故意的作了一些讓甜小豆罵人的事情...接著我依稀的聽到她用著膽怯的聲音 跟他媽媽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不過, 當然很快的換來她娘的一陣修理!

我在小豆家的那幾天, 她們家兩個小鬼頭三不五十的就拉著我講故事! 我們說得故事都很簡短, 有天晚上我們說的是Mr. Miserable 如何變成Mr. Happy的故事、我們還有說狐狸…

去旅行的筆記本

帶了三本書+一本筆記本+一盒色鉛筆+一枝黑色墨水筆。
我帶了這些去旅行..帶回來了這些紀念品。

夏宇在1980年的時候 許過這麼些個願望:
「擁有一艘快艇,一架直昇機,一輛吉普車。寫八本詩集。到一個『被特別的想像力所發明的地方』旅行。定居於明亮的,在文明的巔峰上的城市(經得起各種腐敗行為的城市)愛上數個聰明的有好聞氣味的男人。有三、四好友(交換唱片、秘方食譜以及飼養稀有寵物的心得),私釀一罈百年後開封的酒。七十歲時拍一個電影關於生命的最終的幻滅。」 寫字的人 要是不這樣的把一些東西給寫下來, 似乎很快的就會因為出現更多的字給淹沒遺忘! 然後, 她這麼說著
我知道他們永遠不可能愛上我,我在暗處覺得寂寞,但我因為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去加入他們而覺得興奮、親愛。 這是我 加入你們的方式。 我想


住在地球的另外一邊

10.13.2008 天氣晴 第十天

早上七點起床, 我和小豆一樣 起床以後第一件事情 通常是開電腦! 不過因為照片數量過大 小豆說只允許我上傳十張, 另外一直催促我早點把旅行日記給寫出來。 話說, 其實這天 我的腦子仍處於休假暫離的狀態中, 所以只是隨便的留下了幾句就開始打包起我的小蘋果!

甜小豆家隔壁養了一隻貓。 那隻貓在我這次整個旅遊過程裡頭出現過兩次! 第一次出現時 牠蹲在籬笆前面、用著深沈的貓眼看人。 第二次出現時 牠在屋頂上。 我和小燕子兩人在屋裡 爭先恐後的要幫貓拍照! (結果當然是我勝出!*奸笑著*)

星期一 在放了幾日的春假以後, 紐西蘭的居民也在今天開始上班上課。 一大清早桂奶奶就出門去散步, 接著和趙奶奶兩人有約 一起到趙奶奶平常運動時的步道去走走。 我則預備跟著甜小豆和小燕子 一起去燕子的遊樂區(Playgroup)玩耍。 我很久沒有看到在一個小小的空間裡 小孩子的數量可以突然變得那麼多! 被小孩子團團圍住的感覺和被大自然景象團團圍住的感覺是一整個南轅北徹! 小燕子和我 一起在playgroup角落裡頭的畫架上作了一幅畫!相信未來一定可以賣個好價錢!

我們和趙奶奶約好在Howick的老街上碰面。 那條街上有些類似第一天所提到的Parnell, 老式的建築物裡都是些商店和咖啡廳。 附近有個老村莊 Howick Historic Village (Howick歷史文化村), 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天開放民眾參觀。 主要介紹十九世紀時期 英國殖民地時代英國軍人遷移到此的生活背景和日常生活的介紹等等。午餐和趙奶奶還有Shelly一起去吃日本料理, 接著在趙奶奶家碰面 一起去學校接了Amelia下課以後前往機場!  

結束為期十天的紐西蘭之旅。

Day 10行程總結:

Jens' Playgroup
Howick
Auckland Airport
Home

太陽,緩緩的下降

10.12.2008 天氣晴 第九天

對面住的印度人 昨晚還是十分的吵鬧! 對那個民族的印象並不是很好...太自以為是、太不顧及他人的感受。 好在我只是過客, 短暫的在此停留。 早餐我們仍然是在旅館的餐廳裡頭食用。 櫃台服務的工作人員 問過了姓名以後, 用中文問我們從哪裡來的。 我們在南島停留的這段期間 遇到了許多從日本來旅遊的人...昨天在觀光農場看綿羊表演時 身後好難得的坐了一排台灣團。 一大清早的有人用中文和我們交談 感到有一些訝異!

那位領班大約四十來歲, 馬來西亞人。 據說來到紐西蘭居住了二十多年...早些年在羅托魯瓦市經營了自己的小生意 不過後來經營不善 所以改行來到旅館的餐廳裡工作。 我特意的看了一下他胸前別的名牌 名字底下印著領班的頭銜。 我跟他說 可以作到領班 很不錯了啊! 他笑了笑。 人很好 很健談 育有兩女, 看起來還很年輕。 我們和這位領班聊了一會兒, 我很好奇的問他 移民到紐西蘭會不會很困難。 他說歐美國家的居民一點都不難, 這讓我心裡有點小振奮!

從南島回到北島這段路 我看著窗外那一大遍綠蔭的草地、四周沒有高樓大廈、一棟處在郊外僻靜的小木屋、屋前有些以木頭所搭建出來的小柵欄...你可以在庭院裡頭種花養草...天氣晴朗的時候, 打開窗 偶而的天空會飄來一朵雲 遮住日光直射得地方。 你看得到藍天、聽得見鳥叫蟲鳴的聲音。 我後來發現 我不斷的拿著相機 拍下經過的小木屋...那是我會想要居住的地方。 遠離了所有的人...獨居在一處人煙稀少的地方。 我腦海裡頭 一直不斷的出現那樣的畫面。 我跟桂奶奶說...等我退休了就搬來這裡居住!

早餐過後, 我們到樓下的櫃台辦理了退房的手續。 今天我們和巴士大叔John一起往奧克蘭的方向前進, 一如過去幾日 我在筆記本裡寫下今日的行程: Lake Karapiro, Waitomo Glowworm Cave, Fitzgerald Glade, Waikato River。 抬起頭, 深深的吸上羅托魯瓦空氣裡的硫磺味 藍藍的天空 讓人非常難忘的旅行!

巴士大叔John是個毛利人, 年約五十來歲 說起話來有個很重的口音! (請想像一下台灣原住民說國語的口音, 差不多就是像那樣 只不過巴士大叔John說得是英文而已)。 儘管如此, 我還算能夠聽得懂巴士大叔都在介紹些什麼咚咚! 接完了其他乘客以後, 巴士大叔J…

被埋葬的過去

10.11.2008 天氣晴 第八天

自從在基督城裡住過一晚五星級的飯店以後, 來到羅托魯瓦住進三星的飯店裡 我就不自覺得開始碎碎唸! 我也很想知道 明明一樣是Millennium, 但是為什麼兩個地方會差到十萬八千里!? 莫非就是有特價跟沒有特價得差別? 話說我向來都很淺眠, 出門旅行時一定會先考慮住得地方...要是住得不好 晚上太多雜音干擾 一整個旅行會變得沒什麼意義! 桂奶奶就不一樣了 桂奶奶到哪裡去 只要是累了 閉上眼睛就可以馬上睡著。  我就沒辦法說...晚上住得地方要是有太多聲音 或者是光線太亮了 我會很容易失眠!

羅托魯瓦這家旅館 隔音設備就不太好, 隔壁是沒有貓叫春, 不過對面住了一家宇宙無敵霹靂吵的印度人。 昨天晚上 一直進進出出的開門關門, 在走廊上大聲喧嚷。 一直到半夜十二點左右才開始安靜下來...我九點上床 一直聽著他們吵到十二點 我才入睡。 早上起來明顯有了一點點睡眠不足的感覺...很想揍他們!

早餐我們在旅館裡附設的餐廳裡食用。 一大清早 有點涼意...用餐後我們在旅館附近的街道散步了一會兒 旅館的後方有一家溫泉館 空氣裡頭傳來陣陣的硫磺味。 我跟桂奶奶說 今天行程最遲到傍晚左右就會結束, 行程結束以後 我們去後面那家溫泉館洗溫泉!

最近的一家火山泥館大約12公里左右 桂奶奶說洗火山泥那不是搞得一身都是泥? 嗯 我想應該是的! 要不然怎麼會叫做洗火山泥? 桂奶奶似乎對火山泥的興趣不太大..旅館後面這家是溫泉館 有幾種湯可以選...有包含按摩的要$40元, 沒有包按摩的又分了大湯, 小湯, 公湯, 私湯。 光是私湯裡也有分 有風景看的跟沒有風景看的。 有風景看的$25紐幣可以泡30分鐘。 昨天我向旅館櫃台詢問時 櫃台說有需要的話 可以直接來櫃台跟他們說, 旅館除了提供一人一條大浴巾以外 還附送兩張折價卷!早餐過後, 我和桂奶奶就在討論要洗哪種湯...

今日的巴士大叔叫做Tom, 年約五十來歲 留著一臉的落腮鬍 看起來有點像聖誕老公公! 今天巴士旅遊的重要景點如下: Te Puia, Maori Art and Craft Institute, Rainbow Spring Nature Park, Agrodome Farm show, The Buried Village of Te Wairoa, Rotorua Museum。

羅…

花園之城

10. 10. 2008 天氣晴 第七天

一切按照出門前的計畫, 我們正逐漸的往北島的方向前進。 下榻在基督城裡的旅館 位在聖公會教堂廣場的後方, 離開了皇后鎮以後 入住這樣高級豪華的五星級飯店 感覺真是一整個好! 因為只在基督城停留一個晚上 所以當時選擇旅館的時候 我就小小的貪婪了一下, 雖然一個晚上要價$250 而且不包含早餐, 不過當時我還是狠下心訂房! 好在後來甜小豆打了電話去飯店詢問, 飯店說只要多加$5就可以包含早餐! 所以停留在基督城的這天早上, 我們還在旅館裡享受了高級餐點!

一大清早的聖公會教堂廣場前面 來來往往的出現了許多上班人潮。 教堂建立於1862年 位於基督城市的中心地點, 早期幾條公路在廣場前交會 曾經是交通要道, 不過在1970年時 政府修改了道路, 關閉了廣場前的道路 使其成為市民旅客休憩的最佳地段。 廣場前有座1867年基督城拓荒期的領導人Robert Godley的銅像。 我和桂奶奶在廣場前一直在研究著目前正在展覽的藝術品。 據了解 這塊藍色的看起來有點像八爪章魚的"藝術品"出自於一位荷蘭藝術家Joep van Lieshout之手, 命名為"Darwin" (達爾文), 象徵著基督城市的生命力。

話說那天, 在沒有我和桂奶奶在這件藝術品前面研究了很久...

「這什麼東西啊?」
「裡面好像有住人喔!」
「不會吧? 流浪漢?」
「不知道, 不過裡面好像有睡人。」

桂奶奶對這件藝術品很快的失去了興趣, 我就開始很好奇裡面到底是什麼? 我沿著這件藝術品繞了一圈 一面還自言自語的說著 「會不會是章魚?」桂奶奶說 看起來不像章魚, 因為沒有八隻腳。 我又繞了一圈...最後在這件藝術品的前方 發現了一塊告示牌, 告示牌上寫著 "Darwin" 在繼續往下閱讀 "The Giant Sperm"。 我這才開始有點了解 眼前的這件藝術品到底是什麼?

「喔!是精子啦!」
「金子?」
「不是金子, 是精子!」

但是, 老實說 其實我不太明白 基督城裡的人到底都在想什麼的? 會在神聖莊嚴的聖公會教堂前擺個那麼大一顆精子。 當然站在欣賞的角度上看來, 用精子來象徵一座城市的生命力, 確實是不錯的點子, 不過, 這顆精子擺放的位置會不會也太敏感了一點? 更何況天主教原本就屬…

Ba! Ba! Ba! 庫克不是船長名

10.9.2008 天氣晴 第六天

早上起來時Queenstown的天空仍是灰濛濛的一片。 放眼望去對面的Lake Wakatipu一片的寧靜, 會讓人很捨不得離開這個城市。 早餐時兩人花了紐幣$17元在旅館六樓的附設餐廳裡頭用餐 就只是簡單的咖啡和土司而已 要價實在令人匪疑所思! 不過, 今天桂奶奶有驚人之舉...人家旅館餐廳裡頭的烤麵包機上明明擺設了兩個禁止烘烤金牛角麵包的標誌。 桂奶奶仍然無視她們的警告 把兩個金牛角麵包給塞了進去...

說時遲那時快, 我的眼前突然冒出了陣陣的濃煙...不一會兒的功夫 就看到兩個金牛角麵包被卡在烤麵包機裡頭 動彈不得, 突然一陣火花在我眼前閃過! 桂奶奶這時臉上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 我趕緊先將烤麵包機給關掉, 順手拿起了旁邊的夾子 開始幫忙夾著那兩佗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金牛角麵包。 餐廳裡傳來陣陣的燒焦味...等到服務生發現的時候 我已經將那兩佗被燒成焦炭的金牛角麵包給拯救了出來! 害我連忙的向餐廳裡的人道歉! 桂奶奶則在一旁笑到不行, 還直嚷嚷著說:「啊 我怎麼沒看到那兩個標誌?」 真是令人無言。

早餐後 我們回到房間裡拿取行李準備下樓辦理退房 今天開始跟著大巴士朝北的方向移動! 這次因為時間的關係 所以並沒有在Queenstown逗留許多天。 其實南島除了Queenstown, Milford Sound, Arrowtown和Wanaka這些比較著名的觀光景點以外, Queenstown以南, 位在南島最南端的Invercargill 可以到該地去看看百年以上的建築物, 並感受傳說中的盡頭中的盡頭。 (紐西蘭南島地理位置在地球的盡頭, 而這個名叫Invercargill小鎮的位置 則在盡頭的最盡頭)

Queenstown以北的方向 西邊有Greymouth 東邊分別有Dunedin, Timaru, Akaroa, 及Christchurch等, 南島的最北邊則有Nelson與Blenheim兩大城市。 喜歡品酒的人 要到Blenheim (布萊妮姆)是個盛產白蘇維濃 (Sauvignon Blanc)的地方, 而Nelson則是以海鮮聞名。

我們今天跟著Greatsights的大巴士朝著北方開往下一個我要去的城市-基督城 (Christchurch)。 基督城是紐西蘭第三大城市, 整個南島上的第一大城市。 毛利人…

變化萬千的大地

10. 8 2008 天氣雨 第五天

今早起來利用旅館提供的熱水壺沖泡了一杯咖啡、早餐是昨晚在鎮上買回來的小點心。 簡單的用了餐以後 我們就按照旅遊巴士確認單上的指示 在七點半以前到旅館的Lobby等候。 窗外正下著雨、偶而冷風隨著進出大門的旅客 吹進來, 心想 好險聽了同事的交代 特地帶了一件比較厚的外套、圍巾、及手套。

七點三十五分 大巴士準時的開進旅館大門前、這時一名東方面孔的女生拿著一塊檔案夾走進來接人。 我把事先列印下來的確認號碼給了她、隨即她發了兩張紅卡以及兩張黃卡 紅卡是登船證、黃卡是午餐券。 一大清早 巴士上的人不多 所以我和我娘選了兩個比較前面的位置。 隨即跟著大巴士開往每個不同的旅館接客。

生平第一次參加類似這樣的半自助式旅行團。 什麼叫做半自助式的? 原則上來說就是大巴士會把妳帶到各個不同的景點 由妳自己進入參觀, 然後在時間以內回到巴士上 再前往下一個景點。 甜豆一開始給了我兩個不同的公司選擇 一個是Greatsights 而另外一個則是Intercity Bus。 兩個對於喜歡看些自己想看的東西 又不用跟著大批人潮一起像母雞帶小鴨的方式行走的人來說 是很不錯的選擇。 妳可以上網拼湊自己想要看的路線 然後搭乘他們的巴士到觀光的景點去, 只要在限定的時間內回來就可以了。

Greatsights的巴士 採用了許多透視玻璃窗..除了兩旁一般巴士會有的大型玻璃窗以外 頭頂上還有透明的玻璃窗, 抬起頭來就可以看到巴士車頂以外的風景。 司機會在前往下一個景點以前點人頭, 人數不對的話不會開車 有些景點有專人講解、有些則是你要自己去探險。 有些路線車上會提供翻譯 好比說這次在皇后鎮 就遇到許多日本來的觀光團、因此我們同車就有日本翻譯。

巴士大叔Deon是個年約四十的中年人 臉上留著落腮鬍、因為年輕 所以我個人覺得對於整個Queenstown和Fiorland的解說 不盡完整與透徹 行車時的風景介紹總是環繞著當日的天氣。 當然 你必須開始想像那一大片的峽灣上的土地..整個Fiordland就有120萬公頃 是紐西蘭最大的國家公園、也是全世界排名第五大的國家公園。

巴士大叔Deon就說啦 有人說 紐西蘭本身 就應該被列為國家公園...因為人口實在是太少 空出來的綠地遠遠的超過了被開發的城鎮。 住在紐西蘭的土地上 彷彿不過是地面上的幾隻小螞蟻。 四周圍的土地…

要遠行,比自身更加偉大的世界

10.7.2008 天氣晴 第四天

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 早上醒來雨停了..按照原定的計畫 搭乘今天紐西蘭航空公司 10:00 am NZ 639班機 直飛往南邊的皇后鎮。 皇后鎮建立於1860年, 至今也不過短短的一百四十八年的歷史、和其他古城比起來 是屬於年輕的城市。

更早期的毛利人到皇后鎮來主要是尋找一種毛利語中稱之為Pounamu的綠寶石, 一直到了 1860年皇后鎮吹起了一陣掏金風 皇后鎮才隨之熱鬧起來、直到現在 皇后鎮仍是許多各個年齡層的觀光客的最愛 冬天裡可以滑雪、夏天裡可以泛舟、登山客喜歡到皇后鎮裡來登山、不管什麼人 都會喜歡到皇后鎮來度假 遠離吵鬧的城市。 划船的划船、照相的照相、探險的探險、像我這款的會想看這城市的建築及遠處高聳的阿爾卑斯山 (Alpine)。

早上八點左右出門到奧克蘭的國內機場。 從甜小豆家Manukau市 出發到機場大約需要45分鐘左右的距離 到機場以後 就開始排隊領取登機證這些例行的公事。 雖然奧克蘭今天的天氣不錯..不過三不五十的一直聽到廣播中傳來一些公告、飛往紐西蘭首都威靈頓的班機不斷的被取消航班中。 沒多久時間 就聽到一旁的老皮說 電子板上打出 飛往Queenstown NZ639的班機 被取消了。 我當場是一整個傻眼...昨天聽到廣播 說南方的氣候還不錯、今天竟然會有班機被取消的事情出現、真是一整個不可思議!

還好甜小豆很堅持的要等到Check-In手續完成後才離開、於是、我們繼續的排隊、小豆則拿起電話摳航空公司的服務電話詢問應變措施。 沒多久 終於輪到我們了 我向櫃台詢問下一個班機飛往Queenstown是什麼時候 結果機車的櫃台小姐 很顯然的是沒有很專心的在看...跟我說9:40am 有一班可以飛去Queenstown, 還指示在29號登機門登機。 一看時間 距離登機時間不到半小時, 我們當然很高興啊! 如此一來, 比我原來計畫的還要完美 這樣到Queenstown時還有很多的時間 到附近掏金城Arrowtown去逛逛。

所以說計畫永遠比不上變化! 登機證上一直寫著NZ 639班機, 老皮和我娘在一旁一直感到很奇怪, 為什麼班機明明是被取消了 但是登機證上還是印著同一架班機的編號、我們在想 櫃台小姐辦得應該是不會錯吧? 於是心裡不疑有它的就到了29號登機門前...登機門上方的飛行目的地和登機證上所列印的明顯的…

天氣雨

10.6.2008 天氣雨 第三天

早上醒來發現窗外開始下起綿綿的細雨, 我在想未來幾日的照片肯定會爆多 所以開始上傳照片和PO些前兩天的文字。 不過我對甜豆的遭遇深表同情、她真的不是故意不上網 而是真的沒什麼時間上網。 而且上網的時候 旁邊有兩個小朋友唧唧喳喳的碎碎唸時 真的很難在網路上搞出什麼名堂出來。

(小瓜, 我真的相信, 懷孕會使女人變笨)

上午 甜小豆帶著桂奶奶、我還有兩個小鬼頭一起到附近的購物中心瞎逛。 聽說這家Botany購物中心號稱是全紐西蘭最大的一家購物中心。 裡頭賣的東西種類和美國的購物中心相差不大..差別比較大的是 我覺得她們那裡賣的東西都不怎麼便宜! 不便宜就算了 還有很多是Made In China, 讓人不驚大嘆 中國市場真是它奶奶的強大啊! 可以如此的遍及世界各地!

帶著兩位小朋友, 我們來到看起來應該是紐西蘭這裡頗具規模的書店 Whitcoulls。 到了紐西蘭你會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這裡的咖啡廳、Cafe、Coffee店真的是超多的!幾乎每隔一條街就有一家咖啡店、咖啡店的門前都會擺上一兩把小桌椅 提供客人露天使用。 比較據有規模一點的咖啡廳就會搞得很有fu, 桌椅的顏色啦、擺放桌椅的位置等等、紐西蘭人 (又稱Kiwi、或是New Zealander) 似乎受到過去英國人的文化傳統與影響 所以生活上十分講究、或者應該說是精緻! 比如說 她們的茶杯或者是茶壺...甚至於他們所飲用的丟棄式咖啡杯、都比美國人用的小巧了許多。

精緻、而且不浪費。
這方面看來美國人真的比英國人粗魯了許多。

我們在Whitcoulls裡頭呆了一會兒...我突然發現兩名韓國女生在一根柱子前有猥褻的行為出現。 於是上前去察看了一下 發現她們兩人正抱著一盒粉筆 拿著粉筆在一根柱子上頭塗塗抹抹著一些韓國字。 接著發出嘎嘎的韓女式笑笑法...我靈機一動 向她們討來一枝粉筆 趁著Amelia和Jens在母雞甜小豆的帶領之下 神不知鬼不覺的留下這些字:

午飯後 我和小豆兩人火力全開的在努力上網傳照片。 心地善良的老皮看見桂奶奶閒閒沒代誌做 於是提議開車出去遊車河、不過我個人覺得雨天視線很差 開車閒晃很危險 不過後來想想又有點不太情願被雨天困在屋裡 所以接受了提議去看一個小瀑布。 小瀑布的位置在奧克蘭一個名叫Hunua Range的地方、故名Hunua Fall。 整個…

Aotearoa

10.5.2008 天氣陰 第二天

第一天晚上和甜小豆一家人飲酒作樂 渾然忘我 喝了兩杯以後倒在床上就開始不省人事! 所以根本也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時差的問題。 所以一大清早醒來 吃了小豆作的鬆餅早餐以後 上午就由老皮擔任我們的導遊 帶著前往奧克蘭市區裡著名的博物館裡頭參觀。

博物館位在Parnell後方一座小山丘上 佔地相當大、正面可以看得見海港 正中央設有戰爭紀念碑。 老皮說每年紀念日博物館前的紀念碑這裡都會有一些活動儀式舉行。 進入館內以後 必須先在櫃台存放背包、館內不能帶吃的進去、可以拍照。 門票採取捐款的方式 最低額度是$5。

館內一共三層、每一層以年代來作劃分、而每一個年代中又區分成不同的內容、第一層介紹的是毛利人的文化背景 他們日常生活的工具和獵獸時所使用的武器等等。 比較特別的是館內架設了一座毛利人的會議廳、參觀者可以親自的進入會議大廳裡頭感受與體驗一下毛利人開會時的環境。 四周圍採用手工的雕刻與竹片的編織砌成..看起來非常的宏偉壯觀!

二樓進入英國人入侵紐西蘭以後 所帶來的大量的歐式人文風情 包括了她們的穿著、用品、以及食物。 二樓的大門口擺放了奇怪的東西。 一隻大象的橫跨在入口的正中央。 大象的後方有個樹屋、小孩子們可以攀爬這棵樹屋。 老皮說 這隻大象之所以會這樣不搭嘎的被擺放在二樓 是因為當初大象擺放的位置引來了許多圍觀的人潮 造成館內流動量的雍擠、後來館方決定把大象移位到二樓的童玩展示區一起 讓參觀的遊客照相、小朋友遊樂。

時間來到快要中午點、出門前和芭樂豆約好在奧克蘭的地標Sky Tower頂樓的餐廳用餐。 所以緊接著三樓的行程看得有些走馬看花。 不過, 三樓主要介紹一些二次大戰時的事蹟、所以我也就完全無所謂的不停的拍下「到此一遊」的照片草草了事!二次大戰 不管在哪個國家裡閱讀他們所寫下的事蹟 都不會改變事實的真相。 而真相到底是什麼? 這個要去問當時的大頭目才知道! :P (這部份不多做討論)

非常盡責的導遊老皮說 奧克蘭這家博物館 算是紐西蘭裡最具規模的一家、也是最大的一家。 處在高高的山上 放眼望去可以看得到奧克蘭的海港、四周圍仍有遺留下來的砲台、站在博物館前的廣場上 可以想像當年砲火連三月的戰爭時景象。 山坡上四周圍沒有高聳的建築物 這天風很大 小拔辣一出門差點被風給吹跑。 風呼囂而過 夾帶著風聲 依稀的可以聽見槍林彈雨的聲音。

從…

Kia Ora!

Kia Ora!

這是毛利語中的哈嘍。 在紐西蘭的第三天遇到這裡的雨天, 一大清早的醒來 才能有機會用甜豆家超龜速的網路上網寫字。 (甜豆說那天我PO的兩行字看起來沒誠意)

10.4.2008 星期六 天氣晴 第一天

從LAX搭乘澳洲航空Qantas Flight 26的班機飛往AKL。 關於飛機到底要飛多少時間這件事 似乎在一開始的時候 從各方傳來不同的意見! 我母親大人聽我大阿姨說 從LAX到AKL要飛22個小時的飛機。 我母親大人一聽 感到十分錯愕 接著三步併作五步的跑回來問我 到底要飛多久? 我很老實的跟我母親大人說...『大約要飛十二到十四個小時。』不過很顯然的 我母親大人不是很相信我..所以第二次又跑來問我 到底要飛多久!?

最後總是事實勝於雄辯 從LAX飛了14個小時以後 我們終於在凌晨五點四十五分降落在AKL機場。 話說要出門前 我上網察看了一下班機出境的大廳、到了機場以後才發現有變動。 到了櫃台詢問以後 地勤先生說Qantas航空是少數航空公司之中擁有A30大型空中巴士的航空公司 由於大型客機需要的停機空間比較大 所以LAX調整以後將所有其他747的班機調整到另外一個停機坪去。 我這才恍然大悟、日前聽同事說 Qantas的機票非常昂貴、普通的經濟艙要一千多塊、高級經濟艙要兩三千塊、商務艙要四千多塊、頭等艙要上萬塊。 這也難怪、這世界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

晚上九點半的班機、在飛機上用過晚餐以後 就開始一路睡到底、到達奧克蘭時 其實已經養足了精神 所以一下飛機就一整個情緒高漲到不行! 奧克蘭的入境規則超高標準、除了不能帶些植物、動物以外、機上空姐特別有交代 班機上的零食點心也不能帶下機。 因為不了解到底什麼算是可以帶、什麼東西是不能帶的 所以我就把我娘帶的一包花生米連同機上發派的食物一併的丟進回收筒裡面! 這一丟就糟糕了...因為從入境後足足就被她唸了好幾天!!

出境後、甜小豆就在出境大廳右手旁的等待區裡等待! (越靠近奧克蘭的上空 我就一直在想小豆會不會很機車的拿著什麼奇怪的牌子跑來等我!) 不過、果然歲月不饒人...一直沒長大的甜小豆 安靜的頂著她口中所說的"鳳梨頭" 在一旁安靜的等待著! 而且幾乎是一大清早全員出動! 這讓我有點小內疚...一大清早的甜小豆、老皮、還有Jens...三人起了大早的跑來接。

一開始遇到Je…

我打包你看不見的憂傷

要隱藏、要丟掉、要清潔、要裝箱
要打包好你看不見的憂傷

要珍重、要再見、要在心裡默默的想念
旅行 是為了拋棄我搞髒的形象

瑣碎的行前之二

。星期三 皇后鎮會下雪 所以我趕緊在行李多塞了一件毛衣。 我不喜歡下雪的地方 雪花把所有的東西都給凍結了起來的感覺! 好在我不住在那個城市裡 要不、我想一年總有那麼些個日子、我將鬱鬱寡歡的躲在山洞裡。

。我抄下的那段文 有人猜是張曼娟、有人猜是吳淡如、有人猜的是鐘文音、還有人猜的是三毛。 所有和旅者或與旅者有關的女作家 你們都一一的揣測著。 提起了三毛 所以讓我們來重溫三毛的那麼一段話:

。早上和貝姬閒聊著。 「能有個什麼,讓人確切的期待,目前對我來說,是需要的。我只能這麼說」 我也想著 「能有個什麼,最好能夠有個什麼。」 究竟我們說得「什麼」是「什麼」相信也只有需要個「什麼」的人吶才能明白是「什麼」。

。車子 對人類來說 是一種依賴。 而所有的依賴是屬人類的劣根性! 沒有電話、所以我們將更加珍惜用墨水寫下的字字句句、沒有電腦、所以我們將出門視為一種冒險。 因為沒有了車子、讓行走變得更有意義! 世界是個大型的狗籠、我們像一匹不安於室的狼 住在籠子裡面 久了就失去了野性, 依賴籠子裡頭奢華的生活。 可以逃出去、不過 很快的會因為不適應而面臨死亡。 所有的事情 在我看來都是這樣。

。我們不停的在夢中交談,談你、談我、談我們,醒來以後拍去了身上的塵埃。 而我是我、你是你,我們又會在哪裡? 我出去,你留在這裡,不交代些什麼的各分了東西。 我沈沈的睡去,你依舊清醒。


說在行前的話

下午我和去過紐西蘭的同事聊著天..

昨天甜豆突然跟我說下週南島可能會下雪、這件事情 其實之前我就有聽同事說過。 同事還特別交代 若是到最難端看冰河的時候 會更冷。 所以一定要帶件厚一點的夾克、毛衣、手套和帽子。 不過、甜豆早上這麼說得時候 我還拉出了小蘋果上的好用Widge 瞄了一下下週紐西蘭各大城市的氣象。

根據旅行計畫一開始時 甜豆的預測10/4號這天紐西蘭的天氣會是大晴天。 氣象預報上顯示10/4這天 奧克蘭也真的是個大晴天、最高氣溫在華氏66度、最低氣溫在華氏54度! 不過、緊接著星期天與星期一將會是下雨的天氣。 根據我這兩天的觀察 奧克蘭這幾天還蠻常下雨的! 所以 雨天要怎麼看我之前指定的那些個景點 就要請甜豆妳給我看著辦! 10/7抵達皇后鎮的那天 最高氣溫將會是華氏49度、最低溫華氏30度。 10月8號這天目前處於未知數。

紐西蘭人口稀薄、但是羊群聽說比人群還要多。 同事問我吃不吃羊肉? 我一臉的錯愕! 不會吧! 聽說那裡因為人口稀薄所以海陸之間的交通非常不先進。 以致於明明就是屬於海島 但是陸地上卻很難吃得到海鮮、魚類比較少...不過、到了威靈頓城裡 蚌類很多 若是喜歡吃蚌類在威靈頓肯定有很多。

吃蚌、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貽貝在紐約長島最底端的Montauk一個小鎮上。

有些吃過的東西 是這樣的、當時你覺得好吃的不得了! 堪稱為人間極品、而奇怪的是在那次以後 所有其他你所接觸到的再也無法和它相比。 很有可能你在其間嚐試過其他口味的貽貝、經過不同的廚師烹煮、但始終無法營造出你最初時的熱血澎湃。 我後來試過其他的地方的貽貝...但是始終不如那年我在Montauk吃的那口味來得強烈!

而有些人、是這樣的、一但滲入了心裡面 後來的那些就再也無法和它相比。


John Denver

1997 我大學畢業的那一年, 喜歡旅行的John Dever飛了出去 但是從此以後就在也沒有回來過。 一把幼年時他母親送給他的吉他、留下了一些容易哼唱的歌曲 乾淨、舒適、直達內心。 每年我要搭飛機出去旅行前 就會想到John Denver, 當然, 除了他那首《Leaving On a Jet Plane》 十分適合當時的心境以外 其實更重要的是我對搭飛機這件事情 真的有莫名的恐懼。

我不是一開始就恐懼搭飛機、而是後來遇到了一些人 他們說了一些話、所有的句子在我面前都會有個畫面。 猴子阿尼要是聽見了 肯定又會用"愛作夢"來形容我...但是、阿尼 人類因為有了夢 才能創造出每一個你所看到的現在。 所有的開始 都由一個夢想開始。 萊特兄弟看見了天空裡飛翔的小鳥、於是乎、腦海裡頭有了不可能的畫面。 而那樣的畫面 讓人類有了搭飛機的可能性。 所以、老實說 我還蠻不喜歡聽到朋友替我區分著什麼是夢境、什麼是現實的話語。 我的話很多, 因為每個句子、每一件事情在我的腦海裡 都有一個畫面。 我很想把那個畫面紀錄下來。

據說飛機起飛後的前十分鐘左右是非常危險的! 這時、很可能飛來一隻鳥、打爆了引擎。 也可能是一顆原子彈、在試射的時候 突然切斷了機身、散落了一整個海面 是那些血肉模糊的遺體、在那一刻我們再也分不了彼此! 所以、其實飛機起飛後的前十分鐘 我的心 老是撲通撲通的跳著。 非要等到聽到了機長按下鈴 我才能感到有一點心安。

對! 沒錯! 多數的時候 我寧願相信自己也不願意相信別人。 對於金錢的處理是這樣、平日的工作是這樣、就連搭飛機也是這樣。 兩百多人的性命 就這樣交在一個陌生人的手裡、而且多數的時候 我們連機長長得是什麼樣子都搞不清楚!

每年 在我決定長途飛行到其他國家的時候 很自然的會讓我想起John Denver...五十三歲的那年搭上了飛機、飛出去了以後 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但是、關於那些飛出去的人 誰還會記得? 星期一那天 我把護照給找了出來 和要帶的書籍放在一起。 前天向同事交代了一些下週新來的一年級實習生 感覺就像在交代著些後事一般。 聽一首John Denver、因為旅行前 他的名字總是在腦海裡頭印象深刻! 並不是因為他膾炙人口、而是因為 我有對飛行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