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06

失去

親愛的.. 很多時候 我們在不經意之中說出來的話語 往往是最具殺傷力的..
我想你一定會同意我說的這些 那些我們一度以為是無傷大雅的玩笑或者是對於另外一個人的評價 基本上完全只屬於自我的意見表達 所有的出發點只是在於一個"我" 老實說 很多時候 這個"我"是不具任何意義的! "因為太多的聲音 所以我們都失去表達的能力" 當他們在高舉著"自由言論"的旗幟時 極少人還能記得那言論自由背後所隱藏的意義 極少人還能分辨得出小我與大我之間的差距 我們不停的說著話 說著那些毫無意義的言語 假使 你所做出的言論 並不具有任何意義的同時 那我們還要再繼續的說嬤? 或者 很多時候 這世界就是這樣的
人們總是很容易的以自我的價值觀念去評估另一個人的行為與舉止 但相反的卻無法自我反省 不停的談論著那些陰暗面的一切 並將它們歸類於所謂的[灰] 但 老實說 我並不同意這樣的說詞 畢竟黑色與白色之間 總是那樣的明顯 你應該質疑的是那些人的視力 我想 是視力出現了提早退化的徵兆吧? 看得見 然而口中卻不斷的吐露著那些不具意義的言論
看不見 卻不停得聽見那些雜亂的聲音 所有人的感官失去它們原有的功能 以至於我們變的"聽而不聞 聞而不見"..漸漸的我們失去我們的眼睛 失去了我們的耳朵 失去了我們的鼻子 失去了我們的嘴巴 最後 或者連我們的皮膚也將失去 所有那些與感覺有關的一切 我們都將一一的失去 誰叫我們 從一開始就失去了表達的能力?

夏日 美白?

嗯 每次看到書報雜誌或者是電視上介紹美白系列的產品 阿米就會睜大兩隻雙眼 不時露出羨慕的眼光...美白 那也要遺傳得當才有可能吧?!

像阿米我 從小到大 就是黑通通的一小陀..我深深的相信 我是遺傳到我爹那邊比較不好的基因 再加上我阿姨自小就以"小黑臉"叫我 在我幼小的心靈裡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傷害

所以 老實說 不論現在的美白產品 是多麼的有效阿米我從來不會想要去花錢 購買產品來對抗這些明明知道已經無法彌補的事實


不過真的超羨慕那些怎麼曬都不會黑的"白小姐"...
中國人說 一白遮三醜 真的 說的一點都沒錯!!

白一點 穿衣服地顏色選擇也比皮膚黑的人多一點選擇好比說 芭樂米就不能穿太紫的 太橘的 太紅的~ (嗯 雖然這邊很多黑人似乎特別偏愛這些顏色系列的衣服)
不過阿米始終覺得 皮膚白 穿起這類色系的衣服更好看~ 好像小公主一樣...

嗯嗯嗯 就是遺傳的不好 所以我這輩子都沒有機會當
小公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頂多...當比較可愛一點的黑巫婆吧?! :D
--------------------------------------------------------------------------------
最近沒事要少出門...
這邊油價飆漲的非常厲害 平均一天就多一毛錢...

今天路過加油站 發現一加崙已經從禮拜四的$3.07漲到$3.23
今年的電油車應該會很好賣! :)

現在可以投資"石油類"股 嗯嗯嗯 上禮拜和幾個醫院裡住院醫生
聊天時大家在說 一加侖漲到$5.00都不奇怪~ :D

隱私衝突

人啊 通常都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喜歡一個人 或者是討厭一個人..一但決定了 不論那個人是不是後來令你不討厭了你的觀念裏面 就是

人啊 通常都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喜歡一個人 或者是討厭一個人..
一但決定了 不論那個人是不是後來令你不討厭了
你的觀念裏面 就是已經吃了秤砣鐵了心 就是要討厭她
討厭到底...

好比 某些人會覺得某些人日前招開記者會的動機是在
炒作新聞 又好比某些人看到某些人總是用著犀利的言語
去評論他人的行為舉止等等

但是基本上 退一步想想 有時候說的那個不一定是對的
被說的那一個也不一定是錯的! 純粹是因為個人已經有
了先入為主的觀念...

我是認為ㄚ...
每個人都有"隱私" 不論那個人是不是公眾人物...
都有"隱私權" 凡人都有隱私權 但問題在於當身份與權利
發生衝突時 你是不是能夠設身處地的站在對方的立場上
看待所有發生的事情...

冒失鬼的留言...

得了重感冒...這兩天七早八早就上床睡覺...睡覺前通常都會習慣性把手機關掉 避免睡夢中被莫名奇妙的電話給吵醒..今天早上起來開



得了重感冒...
這兩天七早八早就上床睡覺...
睡覺前通常都會習慣性把手機關掉 避免睡夢中被
莫名奇妙的電話給吵醒..

今天早上起來開手機時 發現有txt留言...
ㄟ...

還真是愣了幾秒...

留言的人應該是個女的吧!
手機上留下警告訊號..
"stop messing with my man..."

噗滋的笑了出來...
ㄟ...莫名奇妙打錯電話的我接過
不過這還是第一次收到這種打錯message的留言
來電者我猜是個女生...

本來我想好心反送個"妳搞錯人了"訊號給她
不過想想又作罷...

嗯 :)

這年頭真是無奇不有...:)
還有這樣打訊號警告情敵的...
哈哈哈哈哈哈

嗯 基本上我覺得如果人家有男(女)朋友了
不管你(妳)有多喜歡人家 都應該和那個人保持
相當的距離...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當別人的第三者 小心會有現世報..
不過當然如果人家確定已經分手了 那就另當
別論了 男未婚女未嫁 正當的交往就無所謂..:)

當然 做人家男(女)朋友的也要有自知之明..
我娘說的好 當男人的心要走的時候 妳就應該
讓他走 拴住他的人栓不住他的心那是沒用的!!! :)
妳再怎麼警告別人 他要走 嗯 都沒有用的啦~

其實 說真的 一個人也沒什麼不好ㄚ!! :)
最重要的是要懂得安排自己的生活....

遺失了一隻貓的嚴重性

我完全可以體會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當你遺失了你心目中最重要的一件東西 一個人 或者是一隻貓 那種失望 焦急甚至沮喪中略帶悲傷的心情 這世界上實在是沒有什麼會比遺失了一隻貓來的更加的嚴重!!

貓 通常分為兩種 一種是屬於流浪 而另一種屬於居家 不論是哪一種 當你在無意間時遺失了那隻貓 焦慮 那是必然的! 當然 這時候你會說 也有許多貓再走失了多年以後 突然間的重返主人的懷抱 當然 你也會說 還有許多貓 再走失了一陣子以後 妳很有可能在附近的草叢裡尋回牠 但 我始終認為世間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比遺失了一隻貓更為嚴重的! 即使是遺失了你心愛的人也是..

遺失了愛人 最起碼妳可以清楚的知道 那人必定可以在獨自的空間裡生存 不論是好是壞 然而 當你遺失了一隻貓的時候 那曾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貓兒 頓時失去了自主的能力 受到了驚嚇時 牠可能不知道躲在車胎下的危險性 更或者在黑夜裡衝忙的過著馬路時 匆忙的路人極有可能踩壞了牠驕傲的貓尾巴 也或者是附近的野狗咬傷了極該受到保護的牠

我實在是想不出任何能夠比遺失了一隻貓更嚴重的事情...
因此 我實在是能夠體會得到 當茉莉書店走失了那隻Book貓時 牠的主人是多麼的焦急 憂慮...

愛人啊! 我可以沒有你
但我 不能沒有我的貓..

靜。 私語

幾天前 半夜裡突然的被惡夢嚇醒..

老實說 我很少做惡夢 我想這多半和我簡單的頭腦與思考邏輯方式有關 人家說 [日有所思 夜有所夢] 因此 我很少帶著生活上的壓力步入夢中 偏偏 就在幾天前的半夜裡 我被一場噩夢給驚醒

=04:34am=

我承認 這些日子裡 我不止一次的想提起筆寫信給你 但沒有多久我就放棄這樣的念頭 人啊 多數都是這樣的吧?! 我們無法去體諒對方當時的心情 (或者是我們拒絕去體諒) 一直等到生活上那些大大小小雜七雜八的瑣事淹蓋腦海裡那些不復記憶的所有時 才隱約的感慨起 若時間可以再一次倒帶 也許當時沒有做的事情 可以在倒帶的同時 重新來過一遍

有幾次 我幾乎就要寫信給你了 後來想了想又放棄..
一直到最近 突然的我想通了...

老實說 我並沒有絲毫責備你的意思 但 我知道 說出來的到底還是充滿了指責的意味 在不知不覺之中 謀殺了對方並在正午時棄屍於Syene的高牆上 在那裡我們看不到彼此沾滿鮮血的影子

我認為很多時候我們必須學會[逆向操作] 越是不能忘記的 越應該將它清除個乾淨 越是捨不得放棄的 越應該將它們一一的放下 過程是慘忍 但結果是美好的 哪些是你無法適應的 你就應該學著去適應它..

(微笑)

老實說 當時 沒有能夠體諒的你的我 並沒有責備你的意願..只是當友誼失去了最重要的那兩個元素 我不知道我應該用怎樣的心情來面對你和面對我那已邁入了冬眠的愛情

經過了春夏秋冬 我還是喜歡 在充滿陽光的日子裡幻想自己是一隻長了翅膀的貓咪 我還是喜歡在空氣裡嗅著那淡淡的夏日香氣 我還是喜歡 在白紙上塗鴉 在日記裡藏著沒有人看得懂的暗號 在收音機裡聽見哀怨的鋼琴聲 在窗外看見我不曾看過的你的那一面..

倒帶。 重新來過

迫於本能的事

"不得不承認 在離開你以後 我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這樣說 似乎顯得有些嚴重 但回頭想想 其實這並不是什麼值得令人大驚小怪的事情 就像 好好的人 突然失去了看見的能力 又或者原本單憑著聲音維生的人 失去了聽見的能力 相形之下 在離開你了以後 我只是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消失了 沒有留下一點蹤跡
....而牠之所以消失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老早被低空飛過的老鷹給啣走了

後來 走失的那隻貓 在失去了嬌生慣養的棲生所以後 不得不學著喚醒沉睡已久的做貓的本能 牠將身體縮藏在草叢裡 等待黑夜的來臨 在獵物毫無防備之下 徒手捕抓獵食 因為本能所迫 牠必須學會像個流浪人一樣的知足..

有時候 不得不承認在我奮不顧身的連夜潛逃出了你的城堡以後 我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其實 這並不是什麼值得令人感到大驚小怪的 日子久了失明的 你必須喚醒你的聽覺 失聰的 那就喚醒你的視覺吧!

失去愛人的能力的 必須學會像個流浪人一樣的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