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04

巧克力之吻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every kiss is like the first kiss~"

每一天醒來 一本日記一盒錄影帶 裡頭記載的是昨日 昨日的昨日 日復一日的小小事蹟 你吃了哪種口味的口香糖 站在街上擁抱接吻的時候 唇齒間流露著是哪種口味的棒棒糖 天上的雲是什麼樣的形狀? 今天 聽了哪首歌? 每一天醒來 都有一個堅定的理由 好讓我們再重新愛一遍 Every day is like the first day and every kiss is like the first kiss

容易迷路的貓咪再一次睜大了眼 伸長了舌頭 舔舐著殘留在你嘴角上巧克力的糖漿甜甜香香的 寫一封信告訴你 "你的Kiss裡頭有巧克力的味道" 寫在日記裡的是那些不同口味的香吻

==================================
胖子說: 棒棒糖 還是巧克力的最好吃~
==================================

一聽說你有了遷移的打算 我好像就開始計劃著屋內的裝潢 有時甚至忘形的滔滔不絕對你形容著漆在牆上的顏色 淡藍的牆壁米白色的天花板 黃色的燈光 若能是壁燈聽說人在室內裡不論哪個角度打出來的燈光會最好 隱藏式的收納些顯得凌亂的擺設 一面牆 假使你願意 我想你留下一面牆給我 幾桶橘黃色的油漆染料 一枝適合於我掌心的筆刷 畫一面植滿了向日葵的壁畫在客廳的一面牆上

想我 女人的心思就是這樣的複雜 我想你想我 在我遠行的時候 望著一片橘黃色的向日葵花海 你會想著我 想我總是滔滔不絕的說著腦海裡浮現的想法 You Can't Stop 想我 最不愛吃巧克力 卻總是伸長了舌頭舔舐著殘留在你嘴角上的巧克力糖漿"是你說 你喜歡我身上的味道~"

你相信嗎? 房子真的會記住一個人的味道 一聽說你有了遷移的打算我便滔滔不絕小心翼翼的計劃著 有時說得忘形 兩點之間的距離近乎零 你的雙手溫暖著我的心 淺藍色的牆壁 米白色的天花板 印在牆壁上有一種巧克力口味幸福的味道 貓趴在你腿上可以安心的睡著 (微笑)

但 我有沒有對你說? 胖胖牠總是非常有想法 堅持著屋裡那面牆要用鐵灰色的油漆 深藍色的地毯 粉黃色的其他 就像胖胖堅持的形容著棒棒糖 還是巧克力的最好吃那樣 貓咪翹起了尾巴 不以為然…

日光。風。秋天的季節

關於未來 其實我知道的不多又了解的太少 看不見你口中的未來我參予了多少 但假使你到了未來的地方 請記得稍封信給我 告訴我未來世界裡 天空 是什麼顏色 海水 是什麼口味 那你是不是還會在未來的世界裡想念我 像我 在這個知道的不多了解的又太少的世界裡一樣?

我想畫一棟未來的房子給你 如果 時間允許的話 我想蓋一座未來的房子給你 藍色的屋頂 乳白色的牆壁 放眼窗外一片蔚藍的海洋 你和你的未來住在夢想中的家 偶而我想那屋子應該要有一雙翅膀 就像童話故事裡頭會飛的屋子一樣 好不好? 等到了春暖花開的時候 你從未來的地方稍封信給我 約好下一個夏天我們就這樣聊天在未來的屋子裡 一直聊到天亮

星期天的下午 假死貓靜靜的趴在地板上 聽著夏天的日光和秋天裡的風在窗外的對話 日光說"帶我到未來的地方" 風不回答 卻留給了日光最大的想像 想像日光被風襲捲到地中海看見未來你夢想中的家 藍色的屋頂 乳白色的牆壁 假死貓趴在地板上露出甜甜的微笑 你知道多數的時候 貓的慾望並不大 只是想這樣趴在地板上 和你聊天 一直聊到天光

如果時間允許的話 我想替你蓋一座夢想中的家..

四周圍種些淡紫色的小花 一年四季都開放 我說像你和四季一樣 在一年四季裡都燦爛的模樣 秋天 你說我像你秋天裡的朋友 徐徐的和風 淡淡的憂傷 溫度適中 感覺頗佳 (微笑) 最好是 最好是這樣 秋天裡的風一吹 就能把你吹來我身旁 最幸福的是我 微笑著假死中的小貓 依靠著窗外聆聽著四季的對話

恨不得將你一輩子留在我身旁
恨。不。得將你一輩子留。在。我。身。旁

那..就是愛了嗎? 關於未來 我知道的實在不多又了解的太少 那就是愛了嗎? 深深的擁抱又將你輕輕的放 是愛了嗎? 是愛了吧? 你不回答 只給我屬於四季的擁抱 微笑著對我說 一塊錢 讓我們買一個夢想 中獎了最幸福的就是那隻貓

(微笑)

我聽見夏天的日光和秋天的風在窗外對話..
從未來的地方走來的你 牽著我的手 築一個未來的夢想屋
屋裡 有春天的花 夏天的你 秋天裡的我 寒冬裡溫暖的燭光

最幸福的就是那隻貓 隨你帶我走..

Love,
聽秋天在唱歌的貓
08/30/2004 7:52am

頂樓上養一隻貓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那孩子家住在都市裡的十一樓 但他說他家裡養了一匹馬 棕色的毛髮 深褐色的馬鞍 他說他的馬今年五歲 五年前的夏天他母親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但其實大家都知道那孩子家住在都市裡的十一樓 他卻非說他家裡養了一匹馬 就在他的床底下

你相信嗎? 用謊言編織出來的夢想

有時我在想 或許這就是個充滿謊言的世界 醜陋的變美好 哀傷的變美麗 或許這就是個運用了千百種謊言砌成的城堡 我們一起住在裡面 住在謊言的城堡裡嘴上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 我們像那孩子一樣 家住在十一樓 非得說家裡養了一匹馬 陪著我們讀書 陪著我們長大 形影不離的我們愛著牠 愛著那匹養在十一樓上床底下的一匹馬 用謊言填補現實的缺口 也許真的 就只是這樣 醜陋的變美好 哀傷的變美麗 家住在十一樓 但我們非說家裡養了一匹馬 形影不離 日日夜夜的愛著牠

我的心隱隱的抽痛..

嘴上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 不敢告訴你 我偷偷的牽回了那匹馬 就養在你的床底下 不敢告訴你 我偷偷的愛著她 那年 她把最好的送給我 最好的聲音 最好的臉龐 最好的雙手編織著最好的夢想 最好的你的心 嗯 如果 我是說如果 這是個充滿了謊言的世界 我想 你是我遇到最好的一個

那孩子家住在十一樓 但他說家裡養了一匹馬 沒有人相信他的話 譏笑他充滿了想像 你相信嗎? 用謊言編織出來的夢想? 我家住在你心上 家裡養了一隻貓 躲在你的床底下 聽你說話 陪你說話 如果這本是個充滿了謊言的世界 你是我遇到最好的那一個

那孩子家住在十一樓他在家裡養了一匹馬
台北的你住在頂樓 你呢? 你在頂樓上又養了些什麼?

===============================================
於是
你的一切 會讓我想要緊緊的跟隨
連同那些你不要的一切 我撿回來仍當作寶貝
===============================================

草地上的野菊花

週末 我請自己去看了一場電影 請自己去喝了一杯價值$4.05的Latte 還拜託著店員多打些泡沫 輕撒一些香料在上頭 喝一口趕走心裡那股莫名其妙的憂 貓的鬍鬚開始迎著風吹動 忽上忽下的擺動著

"我不想長大 如果長大的代價是換來更多的責任 我不想長大"

小小的像朵開在綠地上野菊花 風吹的時候像貓的鬍鬚上下擺動著 跳舞 野菊花在草地上原地踏步的揮舞著 樣子頗討人歡喜 這時你若從遠方而來 請你放慢了你的腳步 輕踩著那片綠色的草地 她之所以如此的美麗 我想那一定是因為你細心的呵護灌溉她 她知道 我認為她一定知道 只是有些明知故問的小毛病 她還是愛聽你說 明明知道的但她就是喜歡從你的口中聽見讚賞她的話 微笑 是她給你最甜美的報答

有時我想我該對自己好一些 在我需要喘息的時候 請我自己看一場電影 喝一杯昂貴的Latte 上頭多打些氣泡 吹起來感覺像飛舞在空中的棉絮 飄著飄著忽然想起你 即使你會難過 但有時我想我是該對自己好一些 發現自己的存在是多麼的美好 這時若這麼問你 我想你也會給我同樣的回答 是吧? (微笑)

"每一次呼吸 會讓我愛你愛的更加堅定.."

Love,
貓眼看菊花
08/23/2004 02:52am

衣櫃反鎖

給遠方的你...

凌晨五點 一張MD 一附耳機 漆黑的房間看不到包圍住的四面牆 狗吠 時間真的很漫長 漫長的有時不知道做什麼比較好 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 狗仍然在吠 怒氣自然而然的浮現上心頭 氣外頭的狗在天為亮時 就開始扯開了嗓子高聲喊叫 氣自己又不知不覺的走進那沉悶的森林裡 氣你不懂我的心 倒帶 再回到歌曲的第一章 繼續重複的氣外頭的狗死命的狂吠 重複的氣自己重複在那些亂七八糟的情緒裡

凌晨五點 一張MD 一附耳機 漆黑的房間裡狗在吠 淚在飄
『哭泣 有益身體健康』適用於悶到極點無理取鬧的一隻貓

太大的空間我在角落裡有著無比強烈的恐懼感 從一個點到另一個點 從一方到另外一方 好遙遠的隔閡感 發覺也許 越大的未必是越好 龐大的人群裡讓我感到有著好遙遠的隔閡感 凌晨五點 一張屬名你的MD 一附耳機 漆黑遙遠的空間裡狗在吠 淚在飄 越是熱鬧的人群裡越是害怕我和你走散

人為什麼要哭泣? 嗯 這問題我帶進衣櫃裡思考 衣櫃 是阿 我還沒告訴你 交換了房間以後 現有的衣櫃比原來的大更多吧? 衣櫃裡的溫度適中 在炎熱的夏季裡躲在衣櫃裡消暑的感覺剛剛好 這是個秘密 但人 究竟為什麼要哭泣? 我躲在衣櫃裡思考 讓狹小的空間排擠那些囤積在心裡的不安全感

哭泣 可能是一種無力的宣洩吧? 我想

天空開始泛白 重複著那些動作 轉身哭泣 逃亡漂流 哭泣悲傷 一些個無法合理化的情緒間 失眠 因為外頭的狗不停的狂吠 無法阻止壓抑的感覺 再凌晨五點突然的崩潰 為什麼哭泣? 其實我也說不上來 可能只是身處在龐大空間裡那股巨大無比的遙遠隔閡感 讓我開始擔心在熱鬧的人群裡和你走散 那感覺與幸福感背道而馳 卻同樣的叫人無法承受

凌晨五點 一張MD 一附耳機 漆黑的房間裡狗在吠 淚在飄.

其實我也不想這樣 將衣櫃反鎖
我出不來 你進不去 隔著三夾板只聽得見 沉默的聲音

S.O.S

給遠方的你...

偶而 我也會感覺自己被困在千層派的最底層 伸出手在向你發出求救的訊號 訊號或者是太微弱了 所以你可能聽不到 或者你還沒有查覺 我是如何的緊追隨在你一舉一動 一言一語 一頻一笑的情緒後面 或者是太快了所以你來不及察覺? 察覺我伸出手奮力的向你敲打著求救的訊號? 只是你沒有聽到..

我好想自私 說些很自私很自私的話 好比說在世界的某個無人島上蓋座地牢 就把你悄悄的關進那用磚牆砌成的牢 可能會像童話故事裡頭那樣 安排噴火龍看守 確定不會被你逃跑 我喜歡的話可以帶著鮮花去探望你 你無處可躲也不會有人知道

But Would I really want to do that?
The answer is most likely not...

怎麼辦? 你該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 才不會有這樣難解的情緒? 嗯 其實 並沒有要怎麼辦? 一如平常那樣 在特定的時間裡起床 盥洗 出門 工作 一如以往的和你談天說話 或者因為太清楚不能有所要求 所以偶而 也會這樣感覺自己受困在千層派的最底層 偶而伸出手向你發出求救的訊號 微弱到你聽不到 how sometimes I only wish there's a dungeon where I can secretly lock you up

so that I, myself, feel me in you, rather than among your many other things 這其實是我 很自私的想法 不是嗎? Gen‧er‧os‧i‧ty is something I have not or maybe so little of

是該告訴你嗎? 還是最好我好好保管這些讓你我心傷的感覺?
收起來 不被你察覺那種莫名的失落感 微弱的在向你求救中

S.O.S

走時請按鈴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有時候我感覺不到你 像被驅趕出來的幽靈走在我不知道的世界裡 伸出雙手一股冰冰涼涼的 白濛濛的無邊無際從址間開始順勢蔓延腦海裡一片空白 你是不懂 還是和我一樣善於假裝? 假裝現在是住在身體裡那個小人在說話 說些陌生的生疏的客觀的感覺 那感覺像行至酒館裡歇息的旅者一般 我聽著你形容另一個世界裡我不知道的是是非非 有時候我感覺不到你 你在不在這裡?

但了解 了解又是什麼? 問我 其實我也不知道..

了解 或許只是一種出自內心的感覺 那麼 在我感覺不到你的時候 就算是我不了解的時候嗎? 我上車了 忐忑的坐在你調整好的位子上 其實不是不想承認 偶而還是會出現那種發自於內心的感覺 感覺即使你在的時候 我還是很想念你 卻不知道為了什麼? 不敢告訴你 有時候我感覺自己感覺不到你 感覺不到你究竟在不在車上? 或者只是像七月被驅趕門外的幽靈一般 穿梭在人間

想起伍佰的那本詩集
"你是街上的孤魂 而我是撿到你的人.."

不敢告訴你 想你知道了會說我又想得太多 說好一起搭車去旅行 突然的轉身告訴你 "即使你在的時候 我依然想念你" 但不知道這是什麼道理 我想靠近 又不敢靠得太近 想了解 又害怕太了解反而將你推向邊際

如果 我是說如果 如果有那麼一天你想躲起來的時候 會不會瞞著我悄悄的拉著下車鈴? 等我如夢初醒的時候 發覺已經看不到你的背影? 如果 真的有如果 答應我 請先拉下我心中的下車鈴

現。在 先讓我開始想念你

阿茲米巴塞星球來的太空貓

Dear 親愛的...

有時 幻想自己是來自外太空的異形 來到地球時住進了錯誤的身體 "your heart is too small for you" 累積了太多的心事 太多的夢想 心的大小對現在的你來說 是稍嫌小了一點 我? 我幻想自己是來自外太空的太空貓 降落在地球時住進錯誤的身體裡 我的心對我來說顯得太大了一些 but I think we'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幻想 我是你身邊來自外太空來的貓 (微笑)

多數的時候 我是內向害羞的 對你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你知道其實我很少主動和朋友們聯絡 電話 是一種奢侈品 有時間的時候寧願看看書 寫寫信 很少抱著電話拼命講 我想是害怕聽見電話兩端的寂靜 悄然無聲 我不太東家長西家短 即使和你相處時也是這樣 我們很少談論起第三人稱以外的話題 對你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只是好像永遠有著說不完的話題一樣 嗯 也會沉默 也會生氣動怒 但至少是無話不談的 所以 你知道 心裡的話通常我只對你講

幻想 這世界只剩下那隻來自外太空的貓

你的心太小 我的心太空洞 不大不小的尺寸 對彼此來說fit的這麼的剛好 你沉默 我多話 我沉默 你會逗我笑 你相信嗎? 這麼說你相信嗎? 有時 我會幻想自己是隻受難的太空貓 遺落在地球上住進錯誤的身體裡 但 愛上你 是我來到了地球上最美好最美好的一件事情

勾勾你的小指 心裡的話都告訴你...

I think we're perfect for each other, just you and you only,for me...:)

Love,
阿茲米巴塞星球來的太空貓
2004/8/18 2:33am

在耳邊說話

給你 我親愛的遠方的那個人...

八月 逮到了機會得以偷閒的假死貓 躲在房間裡坐著靜靜地想念 寫下一封信給你 形容著假死貓思念你的時候 四周圍安靜地不需要熱鬧的氣氛 飛舞在天空裡的棉絮 檸檬樹上的綠葉 攤開那本寫滿了你的名字的日記本 靜靜的回想那些和你說話 感覺我也聽得見你在我耳邊說話 想念 數不清的想念像夏夜裡盤旋在燈火下的蚊蟲 密密麻麻的傾巢而出

『想念你的貓在32度C的烤箱內 假死中』

早上起來能聽見Keri Nobles輕合著鋼琴聲真好 最好是你雙手輕輕的彈著呼應著我心底的那首歌 一首你認為我會喜歡的鋼琴曲 有時我會想倘若能天天這樣醒來就好 (微笑)

======================================
我: 汪汪若有長假時 還是多陪陪喵喵好了~
======================================

坐著靜靜地不出聲 即使不出聲你也聽得見我說話的聲音 四周圍靜悄悄的連喘口氣都得放輕聲 聽一首Keri Nobles的歌曲 假使你喜歡的話 你可以彈奏俏皮的詼諧曲 彷彿看見貓穿著滾著蕾絲邊的小洋裝在你面前旋轉歡唱 嗯 其實喵喵也不喜歡 汪汪太忙碌的行程 泡一個人的澡缸哪裡會有兩個人來得香? 睡一個人的床鋪老是好像遊走在浩瀚的宇宙那麼寬大

想你的喵喵在32度C的烤箱內 假死中
假死在你雙臂裡 感覺聽得見你在耳邊說話

說? 說你? 說我? 說你想我也像我想你一樣? 還是說你愛我也像我愛你一樣? (微笑) 說什麼都好 想你的假死貓說 說什麼都好 說你最鍾愛的Keri Nobles 說你昨晚夢到床底下的大怪獸 說什麼都好 假死在你耳邊 說什麼都會很好 可。以。微。笑..



貓字條:
=====================
汪汪 喵愛你唷! :)
=====================

微笑貓

Dear 親愛的...

和小妹對換了房間 這裡的空間很大 陽光十分的充足 早上起床後拉開窗簾就可以看見日光 依山伴水的感覺 適合我 適合一隻貓 (微笑)

最近 我還是很想你 一種可以微笑的想念..

上個週末整理出了幾個馬克杯 都是以往朋友遠行時蹭贈送的戰利品 其中最喜愛的是一只來自埃及的馬克杯 墨綠的底色上頭印著金色的古埃及璧畫 據說 那是埃及人的文字 以圖像代替文字 記錄著當時埃及人的歷史文化 顏色上搭配的非常有特色 是我最喜歡的一只

就是這時 突然會有想和你一起往天涯的盡頭飛行的衝動.. (微笑)

不知不覺的在這城市裡居住了一年 偶而會忘記自己曾經是個道地的紐約人 紐約 聽起來開始有種遙遠的感覺 地鐵 逗留在地鐵站裡的流浪漢 車水馬龍的街道 紐約人冷漠嗎? 不 至少沒有LA城裡階級觀念那麼重 前陣子突然很有感的這麼對你說 LA的人階級觀念真的很嚴重 你的 我的 位置對LA人來說象徵的太多太多 紐約人的冷漠 至少是大眾化的一視同仁

不能說我不喜歡這個城市 這城市讓我感到很心安 紐約 聽起來有些遙遠 偶而經過你家門口 那種感覺在心裡仍然是這樣噗通噗通的跳著 想起你 仍然保持著當時的微笑

"什麼種的感動 是不能承受的感動?"

倒數三秒 閉上雙眼
看看你是不是能感應到是什麼樣的感動 讓我們不能承受..
(微笑)

Love,
微笑中想念你的貓
08/13/2004 4:03am

活著

給你 我遠方的親愛的那個人...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工作又是為了什麼? 這些其實我認為沒有人擁有標準的答案 像那首歌的歌詞 "問千百個不同的人 可以得到千百個不同的答案" 好幾年前張藝謀導演過那麼一部戲 戲名就叫做《活著》共產主義下活著只是很單純的活著 不為了什麼特別的理由 只因為生命本身的條件就是活著

有的人認認真真的想了一輩子 到了臨死前仍不知道究竟活著是為了什麼 匆忙的人生 活著是因為不停的思索著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找不到 答案 其實我認為也沒什麼關係! 至少你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思考著充滿深度的問題

'對抗 放棄 耽溺'

據說這是一般人面對工作上困境時的反應 最沒建設性的是怨言 哀聲載道的依賴著不快樂活著 於是 我想你該給自己一個機會 (在不被餓死的情況下) 辭職去旅行 去他的人生 去他的責任 去他的那些關於音樂的種種 你不再為誰寫歌 不再為誰唱歌 你的雙手或許會為了求生存長出繭 你的雙腳或許會為了走太多的路而變形彎曲 就一年為期限 但就是不再依賴著不快樂生活

"生命本身的條件就是活著.."

不為了工作 不為了家庭 不為了活著以外的理由而活著 沒有錢的 因為活著開始有了一點積蓄 有錢的 因為活著開始追求尊貴 然而生命的本身 若不是活著便根本不存在 問千百個不同的人究竟活著是為了什麼 辛勤的工作又是為了什麼? 我想你可以得到千百個不同的理由

"離開吧! 如果這是對你自己最好的決定.."

在餓不死的情況下 去陌生的城市裡 用著你的雙手做些你沒做過的事情 用你的雙腳去走那條你沒走過的道路 思考著那些人們不停思考了一輩子的問題 若活著只能為了工作 失去了工作你還能擁有什麼?

仔細想想 也許活著不單單只是為了工作而已
活著 是因為生命本身附屬的條件 就是活著..

親愛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活著的意義究竟為了什麼 更不知道人生的目標是不是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 也許 真的就只是這樣 活著 因為生命本身的條件是活著 匆匆忙忙的人生 哭著來笑著走 關於活著 我已經不想去思考不想去尋找答案

不知道活著為了什麼的生活裡
與你相遇 是一個很好的理由..

22:59:59

給遠方的你...

早晨醒來望著扭轉成一團的床單 相互交纏出一股幸福的美感 簡單的想起一闕詞 "你儂我儂 忒煞情多..你泥中有我 我泥中有你" 你大笑 笑我是隻講話前後矛盾的小貓 我微笑中有你 你微笑中有我 有一種心有靈犀的感動 沉默是那一頁最美麗的逗點 隨著閃爍中的滑鼠指標 我們一起微笑

一到了夏天 頂樓酷熱的溫度讓你一連兩日來睡的都不太好 思想在文字與文字之間跳躍著 但我喜歡和你一起思考一起微笑 聽你抱怨昨天夜裡熱的讓你輾轉難眠 聽你評論著報上的時事新聞 喜歡挖掘那種平凡得不能在平凡的小細節 喜歡和你天天膩在一起的感覺 期待 盼望 等待 守候 品味那種看似簡單卻又複雜的情感

========================================
我: 你太多的回憶 會讓我感到孤單又寂寞~
========================================

我知道其實你也知道 你太多的回憶 會讓我感到孤單又寂寞 我知道其實你也知道 沒有了回憶那又是多麼可悲的事情 你大笑 笑我是講話矛盾的小貓 嗯 確實是這樣的 回憶讓人感到富有 沒有錢 但回憶裡烤麵包的香味 相信可是令人幸福的死去 但你太多的回憶 有時讓我感到孤單又寂寞 只因為我不在那些回憶裡 我知道其實你也知道 於是 我們一起開心的大笑 你微笑中有我 我微笑中有你 幸福的形狀裡頭隱隱約約的我看見你的身影

你相信嗎? 那種第六感的直覺? 越是靠近你越是感覺強烈的第六感 夏天裡開著窗 學校附近的火車拉著氣笛聲呼嘯而過 像一陣風 把你的影子吹進房裡緊緊的包圍著我 不經意的路過那間教堂 隱約的看見你仍在台上賣力演出的影像 織一個夢想 圓一個夢想 一種假使現在回家你會在門口的感覺 越是靠近越是強烈 我們一起開心的微笑著 品味著幸福 那一秒裡 你微笑中有我 我微笑中有你..

最近的生活十分簡單 快樂嗎? 我想是的!
是有一種期待的感覺在22:59:59雀躍...

父親,男人最溫柔的名字

給你 我遠方的親愛的那個人...

關於背影 我想對許多人來說 印象中最深刻的應該是朱自清形容他父親的背影 遠遠的拎著桔子 放下桔子 又抱起桔子 穿梭來回在月台之間

"..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 臺,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

於是 你問我 你的背影是什麼樣子..

我看過充滿自信的背影 高聳挺拔 一步一步的向前行 無所畏懼 也看過隱藏著悲情的背影 15度向前傾斜 背上寫著一頁頁的滄桑感 你問我 你的背影是什麼樣子?

"你的背影我覺得很安全"

寬厚結實 時而溫暖時而哀傷 懂得保護人也需要被保護 對於你的背影 其實我不用想太久 直覺上認為你的背影充滿著安全感 像父親嗎? 或許是吧? 但我以為男人的背影 就是要像你這樣 安全可靠 好讓他(她)在年滿三歲的那年元宵節 你將她(他)扛在你肩膀上 穿梭在忙碌的人群裡 兩人天真的談話內容

"看到沒有? 看到大象沒有?" 你問著他(她)
"那不是大象啦! Daddy 你是笨蛋喔?" 她(他)還會這樣笑你傻

如果到了那時我們還能在一起 我會替你們拍張照 留下你倆談話時的背影 或許你才能相信 自己的背影是如此的溫柔 *微笑*

"父親,是男人最溫柔的名字"

親愛的 我可以脫掉你的上衣 脫掉你身上的塵埃 脫掉你的白色的襪子 脫掉你的帽子 脫掉你的眼鏡 很多時候 我可以脫掉你身上的許多東西 但你知道嗎? 我脫不掉你心中沉重的烏龜殼 或許是我不想脫掉你心中淡淡的哀愁 就像我對那些哀傷的情歌容易動容一般 讓哀愁飼養著悲傷的精靈 我脫不掉 也不想脫掉 脫不掉的烏龜殼 讓你的背影 透露著"擁抱我"的暗示

關於你的背影 溫暖的灰冷的 安全的紮實的 深深的吸引著我...

直覺上認為 你 會是個好父親 (微笑)

沒有你的我該怎麼辦?

Dear 親愛的...

在我有生之年 我想我不會允許自己 問你這樣的假設性問題..
"沒有你的我該怎麼辦?"

你不在的時候 我該怎麼辦? 這句話聽起來是多麼的無奈啊! 你不在的時候 我們除了我以外 將不再有其他 沒有我的你該怎麼辦? 沒有你的我又該怎麼辦? 這些 其實都和我們該怎麼辦牽扯不上任何的關係 失去你的我和失去我的你 都將各自的好好活著 一樣的呼吸 一樣的在左腳跨出第一步以後右腳跟進 一樣的笑 一樣的思考著那些我們曾經一同思考過的問題

其實 我想過 真真切切的假設過 假設難過了一陣子以後 沒有你的我該怎麼辦? 屋子裡你微笑的方式 記得我不許你趁我不注意的時候 對我說些什麼感謝的話語 記得那天一個人在屋裡嗅著你衣服上的味道 從衣領到袖口像個毒販吸食著衣服纖維上沾附的塵鬗 煙灰缸裡你留下的最後一條淡黃色菸絲 我捨不得遺失 怎麼辦? 或者 聽到了心酸的情歌 即使藏匿在衣櫥裡仍關不住門後的悲傷時 怎麼辦?

只是 在我有生之年 我想我不會允許自己 問你這樣的假設性問題..
"沒有你的我該怎麼辦?" 這問題太令人傷感 特別是對你

親愛的 我不忍看見你哭紅的雙眼 你先走 當我開始有了這樣的念頭時 我自私的替你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不論如何我要你先走 唯有如此 你便看不見我藏匿在衣櫥門後的悲傷 看不見我躲在裡頭獨自品味你衣服上味道的模樣 紅色的藏有歡笑 藍色的藏有淡淡的哀傷 我不忍聽見你聽些太過心酸的情歌 所以請你先走 感傷的問題留給我 思考那些我們曾經一起思考過的問題 "沒有你的我該怎麼辦?"

*微笑*

瞧?! 我是不是真像個"活在過去的人"? 你用過的東西 我捨不得丟棄 你穿過的衣服 我小心翼翼的品嚐 你住過的城市 我認真的觀察 緊追在後的是你用過的每一秒鐘 對我 都實屬珍貴 沒有你的我該怎麼辦? 怎麼辦都好 就是不想看見你無奈的表情

我想 這次 我是無可救藥的愛上你了
沒有你的我 其實 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Love,
愛上了癮的貓
2004/8/3 03:10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