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 2016

To Begin, again

I know this is really early but I have to say 2016 is really one of my best year so far. It's been a while since I post anything on this website. It's actually very difficult to sit down nowadays and not feel guilty about sitting. Writing, requires time. Once start, it's not that difficult at all to begin. But the most troublesome of all thing is "to begin". To begin at some point at some time.

Looking back from the time I last post article, I was in the process of getting myself ready for Machu Picchu trip. And I did. It is by far the best trip of my life upon till this point of time. A four day trekking of total 43 km long.  We camp, we walk again. Life was simply in the mountain. No cellphone receptions, No TV to watch, No electricity or hot shower. As life return to its primitive state, you start to appreciate things a little more and a little deeper.

Second day was in deed the hardest. Mostly ascending trail with steps. To make matters worse, two days prior to my Machu Picchu trip, I came down with food poisoning requiring medical attentions. First day trekking, I started to panic a little. Having to carry extra water weight in my body did not help the situation either. After making it through the first day, I worried that I wouldn't be able to make it through the trip and might even have to turn back before it's too late.

I was stubborn as I've always been. My tour guide suggested we leave the camp early to get a head start from the group. Since then, everyday I would wake up 4:30am to get myself ready to head out to trek by 5am. I load myself up with Coca leaves in coffee, protein bar and some light snack every morning before I head out. From there on, every day we would walk towards my goal. I wasn't going to give up. Nope. Never. I just kept going. Finally, by second day after we've reached the dead woman's pass, I broke down with tears of joy.

The most amazing feeling that you've came this far to reach your goal and you can almost taste it, seeing it in front of your own eyes. you can almost touch it with your own hands. That, was the BEST day of my life. Knowing there is nothing in this world that I can not do. I was thrilled.

Everything else afterward just happened naturally. It was a point of no return. The only way down through that mountain is to just keep moving forward towards Machu Picchu. Third day we walked the longest distance and again, I left the camp before dawn, before anyone else wakes up. My tour guide and I travel in dark. We talk sometimes but mostly I can hear my own breathes. My heart pounding and sometimes I would even have to stop and catch up with my breathing. It wasn't easy now that I look back. But it wasn't hard either. Because there are more difficult things in our lives.

So, you see. My time wasn't wasted. Oh No. If anything, this has been the most productive year I ever had. As we approach the end of 2016, I'm aiming to write more, have more posts on my blog.  "You write well." my friends told me.  It wasn't easy. Writing wasn't easy to begin. It almost feels like peeling an onion. You go through layer and layer of what sits inside of you, but in the meantime, those unpleasant memories also surface. They are the darkness within the light. If not carefully handle, how easy it is to become darkness itself.

With that said though, I'm going to aim for putting out more posts.
To begin, again.

May 31, 2016

關於你的一切我都在意

會遺忘,會失去
會在最幸福的時刻
幻化成永遠得不相見

會消失,會不見
會在最愛的時候
突然轉身離去

所以記得了
因為一切都會成為過去

最美好的 最曾經
最相愛的 最傷心

最後的 也是最懷念的
是我最記得的每一個
畫面中的你

你耀眼 如閃亮的明日之星
我記得你
和那些

關於你的一切
我都很在意

May 17, 2016

誰沒有故事

今日和某人的對話。 他說,他覺得以我的文筆,可以去當作家。 嗯....這職業老實說我不是沒有想過,但後來我發覺會寫字的人,並不代表非得要去當作家。 會畫畫的人,也不是非得要開畫展。 會說話的人,不是一定要去演講。 我跟他說,我有想過。 也曾經把自己手上的些文字稿投送出去過。 但,關於出版這件事,有時還是需要點運氣。 後來,不太寫了。 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 日子裡有了比寫作這件事更重要的事情。 又或者覺得好像沒什麼特別需要紀錄一下的重要事蹟。 更或者是因為沒有人會想要不斷的揭自己的瘡疤。 所有令人動容的文字的背後,常常意味著一個難以釋懷的過去。 嗯,然而試問,誰會想讓才復原的傷口一而再的滲血出來呢? 好比說現在。 不過是某人不經意地提起寫作這件事,記憶裡的檔案,再一次的被調閱了說來。 所有故事的起承轉合,再被檢視一遍。 我以飛快的速度,抵達了終點,但他們總是停留在原地。 我幻想過這世界上的千百種可能。 可能在大學畢業的那年,在紐約街頭上那個十字路口,當那個穿著藍白橫條襯衫的男孩跟我說,他喜歡我的時候,我也跟他說「我也喜歡你」。 可能我現在也是幾個孩子的媽? 又或者,可能當那個男人說不愛我的時候,我瀟灑的不掉一滴淚,立馬的開始下一段戀情。 有可能,那時候我毅然決然地返台? 又有可能,那時出了一本書? 換了一張身份證? 這世界就是有那麼多的可能。 但,不論如何,那些所有的可能,都已經漸漸的變成了不可能之事。 我很認份。 甚至覺得我應該就是會在這眾多的不可能之事中度過此生了。 以前,有事沒事還會想起來挖一下自己的瘡疤。 現在,是根本懶得去挖它。 重點是,我還是我。 我並不想改變這樣的我。 儘管我很明白這樣的道理:「想要過不同的生活,勢必要做一個不一樣的自己。」 只不過,誰又能保證當你真正的做出了改變,事情就真的會不一樣了嗎? 還是,那不過是一條岔路,最後你還是會回到原點。 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搞了半天還是走了回頭路? 總而言之,就是這麼一回事。

#關於寫作這檔事
#這世界上誰沒有瘡疤

我承諾

我承諾過自己
要做個不一樣的人。

儘管我知道
這世界上有千百種的可能
但我承諾過自己

我只願做個不一樣的人

會寫作,但不一定想成為作家。
會寫詩,但不一定想成為詩人。
會歌唱,但不一定會成為歌手。

更或者,我會飛。
但不一定非要飛向天空。

我只是承諾過自己
今生,我會做個不一樣的人
擁有屬於自己的種種可能
保留自己一直都有成為這些種種的可能性

滿足,安逸
不被現實所打敗
知足,擇善固執

我承諾過自己
我只願做我自己


May 10, 2016

春風吹啊吹

(之一)

每週三天的固定休假,算一算我約莫三天的早晨都會耗在健身房裡。 以前是因為要甩身上的脂肪,現在是因為「習慣」。 上禮拜和我拉筋的教練閒聊,說到像我們這種人,是一日不健身就會覺得自己變胖了。 很恐怖的感覺。 但其實是完全沒有,心裡的因素會讓人感到罪惡。

話說,在健身房裡幹麻呢? 嗯~ 除了每週二固定與教練碰面以外,其餘的幾天多半都是自己練。 三十分鐘的跑步機,先出一身汗。 緊接著看不同的日期,時間和需要,有時練上半身,有時練下半身,星期六通常是來一次練全身。 這樣練個幾個月下來,胸部沒了不說,大腿和手臂上的贅肉也沒有了。 但重點是這樣「練功」會使人精神愉悅。

除此之外,面對那些各個身懷六塊肌的歐巴們,好像也就見怪不怪了?  搞了半天,原來我是為了固定養眼才會去健身房的 (大誤)。

(之二)

下下個禮拜要去看個演唱會。
Above And Beyond的Acoustic 演唱會。 原本玩電音的三人組合,但近期幾年發行的作品多半結合了吉他伴奏但仍舊保留了一些電音的元素。

去年年底時就知道他們要做全球巡迴的演出。 五月份在LA的Hollywood Bowl舉辦演出。 去年年底爬山時,我問某人要不要和一起去。 他想了幾天,有天忽然跟我說「走吧! 一起去。」 於是乎,幾個禮拜以前我又再次向他確認了一次,訂了票。 他說紅酒他買,我負責品酒就好了。 嗯~ 對月底的演唱會有些小小的期待感。

(之三)

本週開始學古箏。

:)

我跟我娘說,「我的人生,就是一整個很忙碌的狀態啊!」
 


Apr 9, 2016

超乎異常

有時我想
或者是我 太過於異於常人
太過優秀,層次太多 太高
以至於 注定了此生的命運

外表越是堅強的人
內心越是寂寞

Mar 28, 2016

速度

隨著年紀增長,越是懂得堆積和隱藏自我的情緒。

有時會想,反正說不說出來日子一樣會這樣繼續下去。 與其反覆地喃喃自語,不如將一時的情緒給收拾起來。 說不定過幾天有了新的事物出現時,這些情緒就會漸漸地消失。 而事實上證明,這些骯髒的情緒,也的確是會漸漸的消失。 但消失,並不代表它們就不存在。 只不過是不像過去那樣樂於與人分享罷了。

「走在前面的人, 因為速度總是比別人快一點,於是乎總是比較寂寞。」

我覺得。

Mar 13, 2016

散步

前些時候買了一本新書。 嗯...更正確地來說應該是兩本新書。 書的內容介紹的是LA這兒少為人知的散步步道和少為人知的階梯。 有別於過去在紐約時的居住環境,LA地方大,所以家家戶戶出門多半是以車代步的方式,平均一戶人家裡頭就有兩部車子以上。 喜歡走路的人不多。 不過近年來越來越多人注重健康養身之道,公園裡頭走路的人越來越多,喜歡騎鐵馬的人也越來越多。

我喜歡散步。 因為散步能夠安心,心靜下來了好像才能看得清自己。  散步的時候,我喜歡看風景,喜歡聽周圍的聲音,也喜歡在散步的時間裡頭整理自己的情緒。  前些時候閒聊時他提起了這兩本書,他知道我除了喜歡看書以外,也喜歡散步。 

書裡頭介紹了不少LA這兒適合散步的地方。 日前大略的翻閱了一下,這其中不乏過去我曾背著相機四處遊蕩時走過的景點。 有位在囂嚷城市之中的階梯步道,還有位在貧民區的公園噴水池,還有中央市場對面那片小山丘。 諸如此類的小景點,走過看過的風景突然間又浮現在腦海裡。 

書裡有的景點是我之前就一直想要去造訪的地方。 比方說,每回開車經過市中心都會看見公路一旁的小溪小河,對它們的來歷總是被感好奇。 但由於開車經過,總是不清楚那裏可以停下車來去探索這條LA RIVER的源頭。 恰好書上有詳細的介紹,於是乎今日便按照書上的指示循序找到了這條河北邊一點的位置。 停好車,穿越過網球場及吵雜的五號公路,沿著河畔散步。 

前兩天才下過雨,早晨的天空清晰的看見藍天白雲,這裡的河水意外的清淨,河邊上棲息著各式的珍奇鳥類,據說這水裡還有活跳跳的紅鱒魚。 老人遛著他的德國狼犬,一旁三名拿著釣竿的中年男子,騎著單車的人三三兩兩的經過。 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公路旁這樣吵雜的地方,有處這樣的淨土。 

繼續往前走了約一英哩左右的距離,正當我享受在那溫暖的日光,
純淨的環境之中時卻因為尿急而不得不折返。


Mar 9, 2016

生命的美好

昨天,他跟我說了一個故事。 

他說,店裡那個幫忙架設攝影機的男生前天來敲他的門。 許久沒有那個男生的消息,他突然的出現在辦公室門口,原先以為僅僅是禮貌上的噓寒問暖,沒多久他發現那人削去了部分的頭髮,頭皮上還有留下的刀疤。 詢問之下,那男孩跟他說他消失的那段時間裡去做了腦部腫瘤手術。 如今回來,想好好的鍛鍊自己的身體,使自己更加強壯。 他說他倆聊了一個多小時。 

他不過跟我說了一個故事,讓我想起了星期天的早晨從附近醫院轉來的病人。 四十六歲的年輕婦人,轉來醫院時只能靠著葉克膜維持著生命。 想到這兒,我眼眶便開始泛紅了起來。近日,我的情感特別敏銳脆弱。 我跟他說,我絕對不允許你浪費自己的生命。 我跟他說,我可以不感到失望,但我絕對不會原諒他。 

生命多麼的美好,縱使多麼的不完美。
我們勇敢,因為我們必須勇敢。 


Mar 2, 2016

今早在跑步機上幾個人圍在一旁閒聊著。

M說:「我覺得我應該養一隻狗。」
J問:「怎麼說?」
M說: 「不知道,反正就覺得我應該來養一隻狗。 J你覺得我養什麼狗比較合適?」
我看了看J,他思考了一會兒,接著回答M說「我覺得你應該養一隻羅威納犬 (Rottweiler),太好動了,一直跳來跳去,拉都拉不住的那種狗。」 一夥人笑翻了。 因為M的確就是像隻羅威納犬,外表看起來兇猛,但其實一直很好動的好好人。 一轉頭接著J十點鐘的學生問他「那我咧? 我要養什麼樣的狗?」 J想了想,說道:「妳像一隻貴賓狗。」說完,大夥兒又是一陣狂笑聲。

於是乎,我看著J,我問他「那我呢?」 這時J一本正經地說:「妳啊? 妳像一隻大丹狗。」 我望著他,他認真的說:「不是妳的外表,而是妳的內心就像一隻大丹狗。 巨大的心就像大丹狗一樣。」一邊比手畫腳的指著自己的胸口,眼中時不時的露出那光芒,彷彿對他來說,眼前就真是有一條大丹狗在跑步機上競走似的。 霎那,心裡確實有點小感動。

Feb 22, 2016

只是說說而已

只是說說而已,淚水就開始落下。
她擦乾了眼淚,倔強的說「我很好。」


Feb 9, 2016

說什麼好

說什麼 都好
說什麼也彌補不了
說什麼都無法取代
你離開時的傷害

說什麼 才好
說什麼也無關緊要
說什麼都填補不到
所有的空虛寂寞

說什麼 最好
說什麼好
說什麼都比不上
此刻的什麼都別說

好說的
都說好

說好的
都別說



Jan 24, 2016

療癒系

最近幾個週末以來好像都不斷地有邀約。 今天和這個人吃飯,明天和那個人吃飯。 飯局不斷的佈滿了每一個週末假期。 難得這個週末有屬於自己的時間,上午安排了許多沒有的韓式搓澡兼按摩。 舒舒服服的度過了星期天的早晨,轉個彎吃個悠閒的午餐。 回到家裡,看看連續劇,拿起手邊的畫本,繼續日前開始的禪畫。

話說,其實這張禪畫是開始挑戰後的第二張圖。 第一張圖送給了某人,將畫裱了個框,想來他應該會喜歡那張意義非凡的藝術品。 這第二張禪畫,自然是要留給自己。 以簡單的線條將畫面塗滿,每一筆都還蠻療癒的。 

前些日子在FB上看到個PTT貼圖,貼了個以紙黏土做的馬來膜。 說巧不巧,那陣子我剛好也買了紙黏土,想要來嘗試一下做出不同的紙黏土工藝品,最好是結合了之前的識別證。 開個網路商店,繼續不務正業一下。 看到了可愛的馬來膜,這讓我突然很想來捏一隻試試看。 於是乎,二話不說立馬拉了幾坨紙黏土下來,搓搓揉揉的好像還有點像樣的感覺。 

星期天,難得的療癒日。

Jan 20, 2016

關於安逸

匆匆忙忙的走進2016年。 一轉眼,一月份過去了一大半,每天忙碌的進進出出,似乎不是為了什麼重大的事情,而生活仍舊是像過去那樣的安逸。 「安逸」的生活,有時讓我感到不安。 彷彿是身有什麼重擔,但自己卻被蒙在鼓裡渾然不知。 

這兒的早晨氣溫很低,低到我已經失去了早起晨運的動力。 但每天仍舊會像個鬧鐘似的自動在五點三十分時醒來,睜開雙眼,凝視著天花板,思考著那一天的行程與需要完成的事項。 陸續收到友人寄來的明信片。 心裡想著找一天要坐下來好好的回覆給對方,想著想著,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沒有記下來的事,約莫已經累積的比富士山還要高了吧? 

「我有太多想要完成的事情。」 我這麼說著。
「找一件事情,是妳最熱衷的。」他這麼回答我。 

然後,我想了想。 以我如此跳躍的思考方式,約莫是很難找到一件事情,是讓我感到最熱衷的? 太過於安逸,會讓我感到不安。 

近年來唯一讓我感到比較熱衷的事物,莫過於站在跑步機上,思緒完全的投入「不要在跑步機上摔個狗吃屎」這件事。 專心的走好眼前的路,那短暫的三十分鐘,便成為一個永恆。 或者,這就是他所說的能夠讓我感到最熱衷的事? 

昨天,我訂下了九月份要去馬丘比丘爬山的旅行行程。 接下來的是訂機票,安排提前抵達的住宿,以及旅遊保險。 我跟他說,其實我感到很害怕。 我害怕當我一個人走在山路的時候,那四下無人,只有我一個人的感覺。 雖然我相信事實上我並不會只有一個人,但光是想到極有可能在偌大的深山之中,我很有可能因為跟不上大家的腳步而落單。 這念頭閃過時,會讓我感到害怕。 甚至是懷疑自己這樣執意的要去爬山的舉動。 

可是若不是現在,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是最佳的時機。 明天,說不定「明天」不會來。 我將一輩子不知道,獨自得在深山中那是什麼滋味。 比起那樣的害怕,我更害怕的是「一輩子不知道」這樣的感覺。 

我有一顆不安定的靈魂。 
面對安逸,反而會使我感到極度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