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04

迎接春天。準備作戰

給遠方的你...

Bosa Nova的音樂 適合在沙灘上聆聽 配上幾顆椰子樹 攝氏30度的微風吹過來 路邊山坡上結滿了紫色的小花 一叢一叢的空氣裡聞起來都是香的!

嗯 你知道嗎? 才剛過完春節 LA彷彿就這樣穿過了指尖進入了春天 昨天出門時 發現公路兩旁的山丘上已經開滿了野菊花 非常漂亮! 嗯 這讓我忽然想起聽著王菲的乘車時 容易讓人感覺 就像在空中裡飛翔 輕輕的掠過山坡上的紫色野菊花 掀起一陣自然的花香

親愛的 二月了 不要看詩人妹妹平常那顆腦袋瓜子裡裝滿的豆腐渣 正要準備邁入二月的季節裡 我開始認真的擬定計劃 計劃夏天我們都該去哪裡渡個假 泡泡海水 聽說太平洋的水比大西洋的水來得溫暖些 所以 我想住在太平洋裡的魚應該會比較漂亮!

只是 我親愛的 望當那天來臨時 親愛的記得帶著你的馬和右腦 否則容易沙灘上容易出現這樣的對話..

"你看 海馬耶!"
"馬? 在哪在哪?"

像這樣我說東 你道西的事情 似乎經常的發生 偶而甚至開始猜測 或許剖開你的CPU多加一條REM會好一些 最後 你終於忍不住的說我只需要想眼前想到的事情而已

是啊! 若不是你的提醒 其實 我是真的忘了你是何許人 平凡中的不平凡 每當電台裡傳來你的歌 總是這樣很驚喜的叫你安靜 安靜地讓我聽著你的歌 然後再以"第三人稱"來向你形容 偶而這樣想起 都會訝異自己這樣的行為 然後躲在棉被裡偷笑 連名帶姓的叫著你的名 就像連名帶姓的叫著劉德華 梁朝偉 吳俊霖那樣 以"第三人稱"來向你形容 其實那樣的感覺 是很棒的! 久而久之 我真的忘了自己是和"第三人稱"說話中 我 是不是病了?

親愛的 相信我 你真的很棒! 說學逗唱 雖然偶而分不清楚三點水的布唸起來和一棵木字旁的布不一樣 但 你的好處是即使開著收音機一面聽一面列上三天三夜也列不完的 有點笨 也有點呆 和我說起話來 常常出現那種心不在焉的應答模式 只是那些 就像說話前需要打好草稿以免結巴的我一樣 就是你可愛的地方

不論未來前方有著什麼樣的挑戰 請你記得
遠方的我 在那結了滿山滿谷的太陽花城市裡
在你身後 準備作。戰 :)

擱淺的鯨魚

給遠方的你...

其實 只是單純的想知道 入夜以後你會睡在哪一邊 一張單人床上 其實只是想要知道你會睡在哪一邊 到了深夜的時候 我要睡在你的那一邊而已 *微笑*

我想 不論經過了幾個四季 你還是像你那樣 我還是像我那樣 說話前喜歡打下草稿 兩人相對 可能只是什麼話都不說 認真的吃著盤裡的東西 什。麼。話。都。不。說 忽然的抬起頭來 對著你微笑 拿出事先打好的草稿 而你 常會被這樣舉動嚇的一楞一楞的 你還是像你那樣 我還是像我那樣 不論經過的是第幾個四季 忙碌時還是會這樣牛頭不對馬嘴的聽我說話 三不五十的哼哼哈哈兩句 表示 其實 你有在聽 不論 經過幾個四季還是會這樣

偶而 我會覺得自己想一頭住在城市裡的鯨魚 在水裡呼吸 噴水 無憂無慮的四處游游盪盪從一個城市游進另外一個城市 嗯 偶而我覺得我們都像一尾很會游水的鯨魚 在城市裡頭找著適合自己擱淺的地方

你是一頭大尾鯨魚 春天來臨前一直住在北極的洞裡面
我是一頭美人鯨魚 毫不猶豫選擇在溫水池裡過著冬天

不過 美人鯨魚 大概很捨不得離開那一年四季都是藍藍的夏天 所以大尾鯨魚只好自己慢慢的游出那個洞 越游越熱 越游越熱 越游越熱 越游越熱 一直到大尾鯨魚將自己擱淺在藍天碧海中 搖擺著龐大的五呎六身軀 轉頭用著驚訝的表情對美人鯨魚說
"真的耶 妳果然沒有騙我 這邊的水是彩色的"

偶而 我覺得我們是一頭住在城市裡的鯨魚 一直尋找著適合自己擱淺的地方 相遇 是為了印證對方口中的城市裡彩虹看起來是不是真的不一樣 有的鯨魚會離開 去尋找下一個適合自己的城市 有的鯨魚 大概 就這樣 住在一起其實 我只是想知道 入夜後沿著月光 你睡在哪一邊

因為我想 擱。淺。在你的那一邊..

悶不悶。空氣傳染

給遠方的你...

其實我無法解釋為什麼 為什麼狗生病 貓就會感冒 也無法解釋為什麼石頭掉進了水裡以後四周圍就會開始泛起漣漪 所以我總是認為 藍藍的你 藍藍的時候都不要過太久 因為狗生病 貓就會開始打噴嚏 半夜醒來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 你知道嗎? 少了些什麼? 那種感覺 就像遺失了些什麼 卻不知道究竟自己遺失了什麼的感覺 不論是側著身睡還是四平八穩的躺著睡 趴著睡 心裡 有東西遺失的時候 不管怎麼睡 就是這麼的難睡

原來【快樂】是一種很神奇的力量 你的快樂對我來說 我想 那應該是一股無限的能量 是我太敏感了 或者是你太容易被發現? 不論是什麼 你的快樂 果然是一股神秘又強大的力量 那真的是很大的落差 像黑與白之間 很分明 一點點情緒上的波動 這個城市裡就開始出現異狀 冬天裡出著大太陽 室內開始飄起烏雲 差不多就是像這樣..

"狗生病 貓就開始頭重腳輕懷疑自己真的是頭錯胎了"

親愛的 最近發覺我很習慣這樣稱呼你時就會像夏川里美那樣 柔柔的唱著歌 顧不了那一刻外頭究竟是下著濕冷的雨還是出著大太陽 覺得世界應該是以你所在的位置為中心 六千七百七十六英哩為半徑 嗯相當於台北飛往洛杉磯的距離 習慣這樣稱呼著你 就可以在這範圍之內依賴著 台北下著雨 這裡隔天就轉涼 狗生病 貓就開始打起噴嚏

六千七百七十六英哩 十一個小時的飛行 你在太平洋的左邊 我在太平洋的右邊 相隔一條換日線 但是狗生病 貓就開始擤鼻涕 不知道為什麼 走得再遠 還是被傳染了..是空氣吧!

在喘息之間 就這樣 快不快樂從空氣裡傳染...

寫給憨人的一封信

給遠方的你..

你相信嗎? 台灣話說"天公疼憨人" 那天看到五月天的這支MV想到的不是別人就是你這個憨人 走的再遠受了傷的時候 都會躲回家 家對憨人來說 其實是個很可靠的避風港 在外頭累了倦了睏了還是受傷了 不論走的再遠 覺得你都會躲回家蓋著棉被偷偷的替自己療傷 嗯 很難喔! 每回站在大門口大老遠的看著你開心的出去 看著你跌跌撞撞的回來 很難叫人不這樣含淚的替你上藥包紮

你受傷的時候 我的心就像一瞬間被掏空了一半

不過還好 即使走的再遠 你也會記得回家是嗎? 記得對憨人來說是個很可靠的避風港 外頭再冷再凍 我在家裡點上一盞燈 受傷了記得要回家 好嗎? 累了倦了傷了 要記得回家 讓我靜靜的貼在你背上 再把呼吸放慢些 靜靜的 在你背上呼吸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tomorrow will be fine"

這樣好嗎? 把我心裡所有的力量 從呼吸裡傳遞給你 嗯 我不需要 像這樣再你背上呼吸時 其實那些力量我都用不到 所以我想把它們從呼吸裡傳遞給你 如果可以 再把我所有的勇氣一併給你 趴在你背上從滑落下的珍珠穿透過你的上衣 一併給你..

"Tomorrow will be fine" 我會這樣對你說

你相信嗎? "天公疼憨人" 我相信 所以 請你帶著我的勇氣和力量 朝著夢想邁開腳步的向前走 雖然 它們不值什麼錢 也不比那些實際的物體來得真實 當然更沒有豪華的包裝 小小的心意 不成敬意

如果【愛】是一種力量
我把所有的力量都給你

"你受傷的時候 我的心 就像被掏空了一半"

是誰偷了你的馬?

給遠方的你...

"是誰偷了你的馬?"

這是方才逛了友台的文章後很直接的想到了你 到底是誰偷了你的馬? 讓你經常出現這樣的現象 忘記了自己的家? 原來人腦的記憶體中文叫做【海馬】 親愛的叔叔 還好我的馬一直都在家! *洋洋得意的笑著*

報上說人的右腦善於想像 拿著報紙 坐在後院的階梯上曬著太陽 暖暖的照在身上時總覺得幸福差不多就是這個樣 藍藍的天 白白的一縷輕煙配上金黃色的日光 太平洋的這一頭有個我 很想你喔 嗯 想你的時候 我學會了瞇著眼微笑 用著發達的右腦想像 想像你笑著說我是冬天裡的慵懶貓 慵懶的在太陽底下撒嬌 因為我的右腦開始對我說 我親愛的叔叔 就像個太陽 總是這樣暖暖的掛在天空上 曬太陽的時候慵懶貓就會知道幸福它到底長的什麼樣

其實 你一定知道 不論是什麼 我都一樣會喜歡對不對? 像遠方的你一樣 聽到了海潮的聲音 聽到了海鷗在遠方啊啊啊的導航 其實收到了情書時 不論內容是什麼都一樣的滿心歡喜 對不對? 只要一秒的想念 在貨攤前一秒鐘的念頭 其實 不論是什麼 凡是"心"所選的 那些都珍貴 其實 我想 你一定都知道..

點唱機 少了唱片 轉不出美妙的旋律
白開水 少了咖啡 煮不出頂級的味道

其實你說的那些我知道 只是每走一步 都不得不讓我這麼想 我認為地球上少了你 一定突顯不出我的美好 你懂嗎? 嗯 我想你一定知道

『You Brought Out The Best Part Of Me...』

給你 我親愛的..
究竟 是誰偷了你的馬 讓你偶而出現失憶的症狀?
是誰偷了你的馬? 才突顯出我的馬它是多麼美好...

錯過的一封情書

給你 我遠方的想太多..

我在星期天的早晨醒來 覺得你想太多 牽扯出太多科技與人性之間的關係 很想很想拉著你的那雙手 輕喚著你的名字 跟你說"一起生活吧" 嗯 若不是我不善言語上修辭 若不是你害羞而內向 若不是這樣我怎能把藏在心裡的秘密 說給你知道 那愛戀的心意 要怎樣傳達才能被形容得很好? 若不是這樣 我常想 我們還得再錯過十年 十年耶! 你開心? 不開心? 十年過去了我都不會知道 你在哪裡跌倒了 在哪裡哭泣著 在哪裡想起了我 這些 若不是這樣 就是這樣的被錯過了..

星期天的早晨醒來 很想拉著你的那雙手 然後用著我最溫柔的聲音 輕聲的跟你說"一起生活吧!" 我不諳說話 不重視修辭 所以即使在一起生活的時間裡也會這樣堆積著文字 若不是這樣 怎能將藏在心裡的秘密形容得更為恰當些? 錯過了十年 親愛的想太多 我實在不想再錯過你的十年

就這樣吧! 即使是傷害 就算是自私 我不許自己再錯過你的十年 好讓你有機會用著各式各樣的方式 懲罰著我的姍姍來遲 結果 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 落下的不是擔心失去不是在意那些你愛不愛我 愛我多少的眼淚 是在偶而細數著那些身上所有的傷痕 為自己的姍姍來遲留下的記號 倍感自責 所以 我再。也。不想 不想就這樣再錯過你的十年..

"就算是自私吧"

我在星期天的早晨醒來 很想很想拉著你跟你說"一起生活吧"
可能有一天醒來 突然發覺厭倦了這一切 厭倦了你身上的香水味 厭倦了你說話的聲音 或者 只是厭倦了看見你 但 在那之前 "一起生活吧" 我繼續書寫 而你 繼續的彈琴 平凡的生活 沒有誰侵蝕了誰 我拿著寫好的文章給你看 你拿著譜好的歌曲給我聽

雖說生活 不是誰少了誰就不行 也不是誰多了誰就會怎麼樣 只單純的在生活而已 也許會有這麼一天 有一天 突然在清晨醒來 發覺自己厭倦了這一切 你厭倦了我 而我 也厭倦了你 你厭倦我埋頭書寫時對你的冷淡 我厭倦了你瀟灑的不夠自在 但在這之前.."平凡的 一起生活吧"

我再。也。不。想這樣 錯過你身上的香水味..

週末。城市勞跑

給遠方的你..

你想 是厭倦了五彩繽紛的色彩? 還是 在人們開始逃離這個城市以前 城市 長了腳 先開始逃跑 嗯 週六的下午 避開了街上的人群去書局裡逛逛 看到書架上敷米漿出了新書【開水冰】嗯 看頭看尾看中間 貨架上標示著"請勿翻閱超過三分鐘" 於是我在書架前 看頭 看尾 看中間 叫做【開水冰】的女孩 應該是個女孩吧? 男孩叫開水冰似乎有點奇怪 開水冰的內容編排有些特別 嗯 是一種趨勢吧? 網路文學 開水冰的結尾收錄了幾則很特別的留言版留言

是一種流行的趨勢吧? 以前流行收集郵票 收集汽水瓶蓋 現在呢? 流行收集留言! 我笑了站在書架前 看到敷米漿在結尾收錄著那些留言 突然覺得這或許也是一種流行的趨勢? 嗯 幾米最近也出了新書 報上說他病了所以書裡出現和以往不同的色彩 在書架前掙扎著 嗯 像在音樂CD架前我也會這樣凝視著自己的口袋 十分的掙扎

很妙的 是我 竟然同時選購了幾米。Tanya。伍佰 真的很妙 回到家後一一將它們攤放在桌上 才發覺那是統一的色彩 灰暗又黑白的攤放在桌上 看起來真的是"又寂寞 又美好"

迫不及待的在屋裡放上Jupiter 你說Tanya這張不錯 除了有那首Coldplay的Yellow以外 Tanya的這張英文專輯很不錯 真的嗎? 嗯 我承認Tanya唱起歌來 聲音很正點 歌曲很正點 但真的 親愛的 我除了用正點來形容以外 感覺不出特點在哪裡?

嗯 我們都同意 音樂是主觀的 所以 整張專輯 我只能很主觀的單單喜歡她詮釋的Yellow 就像她在1999年發行的同名專輯一樣 只是很主觀的喜歡"呼吸" 讓CD Player重複走在同樣的音軌上兩三次以後 跳上伍佰的淚橋翻閱著"又寂寞 又美好" 發覺幾米生病的時候一定很孤單 孤單的用許多許多的線條填滿整張畫布 沒有任何的色彩..

幾米說"城市長了腳 因為它厭倦了這個城市裡的居民"  寫到這裡伍佰突然在CD Player裡頭開始唱著活下去 一個念頭閃過 突然想用著疑問的眼神望著你 想問問你

"城市都開始勞跑了 還怎麼活下去?"

親愛的 偶而我會出現這樣的念頭 在書上看著 在專輯裡頭隨著音樂閱讀著 突然就是會這樣心中有感 總覺得你都會有答案 只要轉身 用著充滿著疑問的目光看著你 你都會有…

會是什麼呢?

給遠方的你...

想不起 從什麼時候開始書寫 成為一種習慣 即使你不在身旁 在那些不能以『天』來做計算單位的日子裡 書寫 是一種習慣即便不是這樣的讓雙手在鍵盤上游走 也習慣握著筆桿 讓藍藍的墨水印在紙張上 嗯 男人的筆跡揮舞 突顯出的是他的豪邁 女人的筆跡 細小精緻 一頁接著一頁的刻畫著女人與生俱來的細膩 藍藍的書寫在紙張上 手指間染上的墨漬是一種莫名的價值感

好像出現了預感那樣 預感著週末我們都需要和自己相處的時間 聽著自己想聽的音樂 看些自己喜愛的書籍 出門走走 過著屬於自己的分分秒秒 但我發覺這樣握著筆桿在紙上書寫 好像變成一種享受 是阿 在記事本上寫著各式各樣的記事 在月曆上寫下重要的日子

不知道你想過沒有? 一個人一生像這樣握著筆 可能寫著日記 可能寫著情書 或者只是很偶然的在街上記下某人的電話號碼 一個人一生 究竟寫下了幾個字? 就連 搬貨的工人 賣菜的老婆婆 我想大概也會寫上個幾個字吧?

每回當我有著這樣的預感時 你就會悄悄的從遠方捎來一封信 好像看出我的心意 嗯 就是這樣 這個週末不要聯絡 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走在和平常不太一樣的馬路上 寫些自己想寫的文字 和許久沒有聯絡的朋友聯絡聯絡 我是這麼想的 嗯 想著想著你就會悄悄的從遠方捎來一封信像是在夜裡看見了天上的星星 看出了我的心意 真的 越來越厲害的喔!! *微笑*

所以 親愛的 不是凱蒂貓 那會是什麼呢? 是水藍色筆記本? 是水藍色的髮夾? 或者 你知道我習慣這樣書寫 所以是更多的紙張和更多的水彩筆 好讓我為你寫下更多的記事?

不論是什麼 我相信 你懂我的心意
"心"所選的 不管是什麼 我都喜歡

ps.
或者 極有可能是一隻微笑的猩猩..:)
See Ya~ ^_*

自然現象

給遠方的你...

初一的LA 窗外看起來一片灰濛濛的 但我發覺這個城市就是這樣 偶而會這樣被攏罩在一層薄薄的塵埃之中 感覺像住在沙漠之中 風一吹起來 一切都是這樣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楚北方的山 嗯 還記得那座高山嗎? 在家的北邊 高高的山 詩人妹妹每天早上起床時 拉開窗簾就可以看得到它 天氣晴朗的時候 感覺那座山離家不遠 只要這樣直直得開著車 就能夠爬上山頂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 我認為就算經過了很多年很多年 我認為仍會有著初相遇時 那份生澀感 第一次都很緊張 說話時聲音會一直這樣的顫抖下去 嗯 你笑吧 你儘管的笑吧! 笑我傻笑我呆 笑我和你說話的時候 永遠會有著初相遇時那份生澀感 像隻害羞的居家貓 到了室外依舊緊緊的貼在你的腳邊 在室內怡然自得 到了室外卻顯得內向害羞

親愛的老狐狸 一隻居家貓最大的幸福是可以在累的時候哪裡也不去的趴在主人的大腿上 將自己的身體軀成一團 在靠近閉爐的座位上聽著主人說故事 一條流浪狗最大的幸福 是在天寒地凍的的季節裡 你開著門讓它進屋裡取暖 依偎著相互依靠作伴 假使那隻貓會說話 我認為牠會對牠的主人說 依偎著你外頭的風雪再大 時間在怎樣的漫長 也不覺得累 我認為那是居家貓極大的幸福..偶而在主人出門的時候 也會覺得很孤單 但主人回家的時候 你看 不論是居家的貓 還是流浪的狗 總是很滿足的笑著迎接 是吧? 真的是很容易被滿足的貓貓狗狗...

相依偎 不覺得累 所以我想不論經過了幾個春夏秋冬 我想那顫抖生澀的貓語 可能會一直回到初相遇時的起點 真的 有沒有發現會寫字的並不太會說話? 嗯 所以噴上了香水 手上拿著打好的草稿 我想 選在適合穿著洋裝的季節裡相聚 帶著初相遇時臉紅心跳的感覺 生澀的唸著打好的草稿 用著顫抖的貓語說話

太陽出來了 親愛的 金吉拉伸了伸懶腰 不論經過了幾個春夏秋冬 有你的日子裡 從不感到厭倦 所有的感覺 總是會回到最初的地方 生澀 害羞 很會寫字 卻不會說話 愛你 不知道為什麼 卻肯為了你讓自己更好 十年如一日 就像太陽 永遠在月亮落下後升起 星星在日光下山後垂下 你問星星 問月亮 問太陽 會不會累? 我認為 不論經過了幾個春夏秋冬 也不會厭倦

一種很自然的循環..

今年這樣就好

給遠方的你...

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正常的? 總是在萬里無雲的天空下會有著想開窗的心情 日光所照之處和樹蔭產生出的對比之下 會讓人有著想開窗的心情 開著窗 我在這對岸的城市裡和家人過著除夕 嗯 有點誇張喔? 但是時差 有時卻讓我覺得很與眾不同 好像現在你可以搭著飛機 穿過換日線 依舊趕得上 坐在我旁邊的空位吃下一ㄊㄨㄚ..

"時差 的確讓人覺得很特別 很與眾不同 不是嗎?"

嗯  除夕的夜晚 不知道你又偷偷的坐在沙發上哭了幾次? 真的是很沒用喔! 所以真的 我想當那天來臨時 我們看場動作片 武俠片 喜劇片 雖然我會很想選一齣溫馨感人的愛情片 一起抱頭痛哭 最後在電影結束時 轉身給你最緊最緊的擁抱然後輕輕的在你耳邊跟你說"有你真好" 但是 我發覺面對那些溫馨感人的愛情文藝片時 你 就是真的很沒用 總是比我更先哭的稀哩嘩啦 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 害我都不能專心的看著電影 只能在一旁替你遞上無數張衛生紙 輕輕的摟著你的肩膀 對你說"寶貝 不要難過了喔! 只不過是一場電影喔!"

親愛的 如果真的不知道 那就打開窗問問天上的月亮 它就會告訴你 詩人妹妹愛你到底有多少 如果真的不知道 那就打開窗看看外頭的月亮 它穿過了換日線 會笑你 是個沒用的憨人 順著它的光 偷偷的坐回沙發上 你和你的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哭它個幾次 或者像詩人妹妹這樣 打開窗 深深的倒吸一口空氣 感謝著天感謝著地感謝有你 在我呼吸裡頭存在

如果真的不知道 那就打開窗
讓天上的月光會笑你 是個沒用的憨人

去年的農曆年 你在海上飄洋 我搭著飛機在天上飛行 都沒能在
地面上抬頭仰著頭看月光 忘記了城市裡 其實每個角落裡還有很多的希望 嗯 這樣就好 忘記了全世界 最少 你還在我心上 嗯 這。樣。就。好

p.s
給我親愛的寶貝 以往的那些[年] 我遲到了
一直 很想跟你說 "對不起 我遲到了"..
還有好多事 要和你一起完成..所以 沒有喔~
雖然太空船已經來了 但是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 還不能回去啦!! ^_*

這樣就好

妳說這一天只想靜靜的就好
不需要太多的擁抱 也不要太招搖
跟著我的腳步 踩在沙灘上的腳印
微笑的對我說 這樣就好

從來不知道妳心中的愛到底有多少
怎麼給似乎都不會減少
擁抱著 在我懷裡任性的撒嬌
妳說 這樣就好

天空降落好多個問號 一步一步踩在腳底
妳卻在身後 替我收拾著這些問號

妳從不對我說
只是微笑的對我說 這樣就好
心中的問號 就被妳解答的很好
關於妳的一切 總覺得我知道的 太少

妳從不對我說
彷彿知道我心中所有的問號
拉著我的手 走過荒蕪的沙漠
妳說 這樣就好

音樂。聲音。點唱機

給遠方的你...

"我今天 沒有下床氣喔~"

是過年的關係吧! 我爹說過年不能生氣 否則會這樣氣上一整年 和你相遇 真的不是用來生氣的 嗯 所以我答應你 當觀點不同時 我不會生氣太久 因為相遇 真的 不是用來生氣的 不可以每天下床都有下床氣喔! *微笑*

當你把電台的蚊子餵飽了以後 我還在想你! 看過西餐廳裡那種古老的點唱機嗎? 嗯 我相信你一定看過 投下一硬幣後 按下5-2-0 在第五類音樂第二張A面點一首緩慢的抒情曲唱著"我愛你" 你在寒冷的冬季裡 把台北的蚊子餵飽了 我想你 覺得你就像西餐廳裡的點唱機 投下一個硬幣後 就能即時的在那密密麻麻的左腦與右腦之間找出適當的曲子 輕挑著心弦 像西餐廳裡那種古老的點唱機一樣..

嗯 最近你常這樣形容著我 有著"正經八百"的時候 這樣 是好還是不好 快樂的時候站在高峰上狂歡 哀傷時像掉進了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裡頭 我猜 這樣一定讓你感到很不安 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嗯 是這樣吧? 應該是這樣

給我親愛的 為什麼突然的掉進深淵裡 其實有時我也不會解釋 可能只是在路邊看到被壓死的松鼠 開始想像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就這樣一下子從高峰上跌進了山谷裡 讓你感到即使伸出了手似乎還是抓不著我的感覺 很糟糕 只是想像那樣的感覺 不知道松鼠被壓扁前 記憶是不是也會像影片般的Flash Back

我覺得 這樣有點像夾心餅乾 餅乾分兩半 左看右看其實還是你的夾心餅乾 合起來很好吃 分開來還是很好吃 就是夾心餅乾吧!

快樂的時候真的快樂 哀傷的時候真的哀傷
只是一道門之間的距離 很容易的穿越 很容易的跨出

我知道 偶而這樣會讓你感到小小的不安 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是吧? 啊 是我反應太快了吧! 你嘴唇微微的動動 我手指頭已經頒下指令要你別說  這樣 心裡會很悶喔? *微笑*

其實 我的心事 你都知道 嗯 輕輕的把頭往你肩上靠 我的心事 你都知道 不用感到不安 只要把你的肩膀給我靠 投一個硬幣在你手裡 你都會替我選一首合適的曲子 所以其實我的心事 你都知道..

親愛的 那個故事你還沒有說完它 小女孩把受傷的小猴子帶回家 然後呢? 小猴子康復了嗎? 那小女孩呢? 是不是這樣? 投下一個硬幣 小猴子就開始唱起歌來 每天 每天 在小女孩有生之年 投下一個幸福的硬幣 小猴子就開始唱著歌..

投下…

前世今生。萬千恩愛盡還你的手

給遠方的你...

你相信嗎? 據說"今生緣 前世債" 今生與你相遇的再你的前世裡都有著一份緣 前世我可能是路邊的販夫走卒 你是豪門裡的公子 穿越過大街時與我擦身而過 撞倒了肩上的菜擔 前世你心地善良 可能你只是差下人替我拾起那些散落滿地的菜葉 也可能你就這樣的伸出了你的手攙扶著我 所以今生我必須來和你相遇 嗯 這會讓我想起那首歌的歌名 我想大概是這樣..

"萬千恩愛盡還你的手"

那是一種很安心的感覺 開心的時候我想見到你 不開心的時候我也想見到你 不用說話 只是想見到你好好的過著日子 這樣會讓我感到很安心 像小時候偷偷的藏著喜歡的玩具 帶到學校裡以後 每堂課上課前都會想要確定一下 它還在不在的感覺 可能只是翻開來看一眼 但是那一眼 就會讓人感到很安心 很踏實 不管外頭是風是雨 是炎熱的夏季還是刺骨的寒冬 圍繞再你身旁時 是一種很安心很踏實的感覺 好像前世就註定 好像前世就相識 嗯 我想 在前世我一定虧欠你許多

我一直很想 很想在某一天晚飯後和你一起照張大頭照 嗯 什麼樣的背景不重要 重要的是一定要一起照張大頭照 就像孫悟空乘著跟斗雲那樣 留下些什麼 證明自己曾到此一遊 看似不怎麼起眼的大頭照 不用刻意的裝扮不用特別的場合 只是在某一天的晚餐後 拉著你的手 一起去照張大頭照 嗯 我會偷偷的背著你貼一張在皮夾裡 這樣在翻開皮夾時 你的臉上會出現一抹微笑 我的天空裡則會飄來一朵彩色的雲

給我親愛的那就這麼說定了! 今年的七夕 我們會照張大頭照 來世 就憑此照相認 我們 也就不會錯過那麼多年了 不是嗎?

最近 我常覺得..
我們 從前世就相識..

ps.
北逼 明天我等你喔!
我替你在桌上擺好了碗筷 我等著你過來吃年夜飯...:)
通關密語: "我發現妳變漂亮了耶" 不說就不准吃年夜飯
印下來 印下來 印下來 無從抵賴..^_*

女人。三十歲的智商

給遠方的你...

三歲的女人看著鏡子前的自己 想像著自己是住在皇宮裡的Queen八歲的女人看著鏡子前的自己 想像著自己是穿著玻璃鞋的公主 十二點的鐘聲響起時 白馬王子會緊緊的跟隨著自己 拯救公主 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十五歲的時候發覺自己長的就像睡在隔壁房的醜妹妹 『青春』被寫在臉上 怎麼也不肯上學去 捱到了二十歲 鏡子裡的自己不是這裡太小 就是那裡太大 為了心愛的陌生男子 還是樂意的出門去赴約 三十歲的女人 依舊認為自己該大的都不太大 不該大的全都開始大了起來 想起了夜晚和男人的約會 沒有時間思考鏡子裡的自己究竟是怎樣 繼續出門去赴約 四十 五十 六十 七十 就這樣一直到了八十歲的時候 女人想都不想的戴著那頂心愛的紫色帽享受著世界的美好..

親愛的 昨晚我穿著背心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怎麼辦? 我左看右看 怎麼看都覺得是那麼的好看 馬上翻出女性雜誌裡頭的心理測驗出來 研究一下自己是不是提早出現更年期的症狀 要不就是最近壓力太大 鏡子前才會出現歇斯底里的自戀狂..

"臭男人 你不懂 你怎麼可能懂!"

二十歲的女人和三十歲的女人對『愛』的要求其實我一直認為會不一樣 最好的是在三十歲來臨前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即使失戀那也是美好的 最起碼當三十歲來臨時 女人 可以很驕傲的對全世界說 "二十歲那年我也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嗯 到了三十歲來臨時 男人對她來說 可能就像個展示品 可能純粹只是用來擺好看的 揮一揮手 三十歲的女人沒時間擔心鏡子前的自己 什麼地方 哪個部位究竟能不能吸引你..

"臭男人 你懂不懂啊?"

給我親愛的 嗯 絕對不要懷疑我愛不愛你 但是偶而其實女人也會想拿張紙上面畫著一個你 左手拿著紙 右手拿著木屐 選一個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蹲在自家的門檻前做著打小人的動作 "我打你 臭男人" "我再打你 臭小子" 不要懷疑 即使我在打著小人 打完後穿上印著碎花的小裙戴上可愛的紫色帽子 一個人離家出走 回家後還是會很愛你 一個人的時候 我有著三十歲的智商 圍繞在你身旁的時候 我覺得我只有三歲的智商...

因為智商不足 所以總是覺得自己是住在皇宮裡的Queen 不用思考究竟鏡子裡的自己 哪一點 哪個部位最吸引你

"你等一下喔! 我翻一下心理測驗 確定我還是正常…

愛情。瞎了眼

給遠方的你...

朝著窗外的天空 閉上一隻眼 舉起右手在天空中畫一個框框 框框裡有朵雲飄了進來 長的突然覺得有點像你 輕輕的飄過那四方的框框裡頭 輕輕的飄過天空

嗯 很矛盾喔? 矛盾的覺得你自私的不夠自私 不論是在框框裡還是框框外看你 總覺得你自私的不夠自私 很特別的形容詞吧?
嗯 朝著窗外的天空 閉上一隻眼舉起右手時 發覺這樣的形容十分的恰當 "自私的不夠自私" 想你 說不定一會兒會跑來告訴我
"我不自私喔!" 我知道 我知道你"自私的不夠自私" *微笑*

昨天夜裡我把Richard Clayderman翻出來 沒有歌詞的一首歌
聽起來乾淨 好像再髒的心情 在鋼琴聲響起時會被黑白琴鍵給洗個乾淨 髒髒的心情 髒髒的蒙住了窗戶 顯得遠處的山谷都是這樣髒髒的 一直到閉上一隻眼再天空裡畫一個框框 你飄進了框框裡 暗示著我 最近看起來好像有點髒髒的

"嗯? 我形容的還可以吧?"

我把窗戶擦乾淨 發覺 看見的人 都想看不見 看不見的人卻都想看見 看見的人 聽不見看不見時的聲音 看不見的人羨慕著看見的人眼前的風景 究竟 是風景比較可靠 還是聲音比較可靠?
究竟是看得見比較好 還是看不見比較好?

其實我想 看見 也想 看不見 想看見你打噴嚏的時候 是用哪一隻手掩住了口 想看不見你用著同一隻手在人群裡牽著我 我想看見 也想 看不見 看見 覺得你臉上的笑容很可靠 看不見 覺得你的聲音最可靠

我想 看見 也想 看不見..
看見 你開心的微笑 可以滿足的感到很欣慰
看不見 你卻一直躲在我眼皮下面..

Richard Clayderman 昨晚替我把窗戶擦了個乾淨 早上醒來 推開了窗 睜開一隻眼 閉上一隻眼 舉起右手在天空裡畫一個框框 你 跑進了框框裡 躲在眼皮下 同時的看見。看不見..

看見 你自私的不夠自私
看不見 你自私的不夠自私

她們說 愛情 是盲目的
想想 我卻認為 愛情 它是瞎了一隻眼

愛你 我想 我是瞎了一隻眼..

大雨來了。把自己忘掉

給你..

我以為 我掩飾的很好 刻意的不談起那些關於這個城市裡紛紛擾擾的心事 卻還是被你的三言兩語 像突然間開啟了水壩裡柵欄一般的一傾而下 三言兩語換我企圖掩飾的那些心事 是你 太了解我了嗎? 了解 其實現在不想談的問題 回頭還是會一五一十的說給你聽 了解 你一秒前的言語 我在下一秒會開始想的太多 然後 突然間就會像開啟了水壩裡柵欄一般的洩洪..

"有沒有發覺 其實 我們 都很脆弱喔?"

偶而 真的覺得我們就像兩隻變色龍 倚靠在樹枝上就會開始變色 只是 我以為我掩飾的很好 試著不在這個時候加諸那些其實我很清楚該怎麼做的瑣事在你身上 還是被發覺了喔? 說的 淨是那些無關緊要的廢話 然後還是 被發現了 我說的這麼不專心不認真..

"You know me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ever would.."

真的 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喔? 三言兩語輕而易舉的打散那些企圖掩飾的不認真 說起話來這麼不認真 很容易看出來嗎? 會讓人一下子有著抱著你痛哭的衝動 不知道為什麼要哭而哭 像水壩裡柵欄在下著大雨的日子裡 突然被洪水衝破的感覺...

可不可以 現在 不要想起『自己』?
可不可以 暫時 不要想著『自己』?

現在 很想 把『自己』忘掉
像隻不太聰明的變色龍 靠在你懷裡
暫時把『自己』忘掉 躲一場大。雨..

愛琴海

給遠方的你...

當你想流浪的時候 記得要去希臘 那個國家裡充滿著羊騷味 我不愛那股濃濃的羊騷味 所以 當你想避開全世界避開我的時候 記的要去希臘 看看那兒的藍天碧海 看看那兒的古蹟遺物做個探險家 背著相機 和一路上相遇的陌生人說話 說著橄欖花的故事

據說 那是希臘的國花 當洪水淹沒了整個城市以後 諾亞把鴿子放了出去 回來的時候 鴿子的嘴裡銜著一片新擰下來的橄欖葉於是希臘人就把橄欖花當作了國花 象徵著和平..與和平為伍的國家是個適合你的國家 介於藍色與白色之間 你會在靠海的地方找個地方安置自己 我堅信 當你回來的時候會告訴我那個關於愛琴海的傳說..嗯 說不定會在哪棟白色的建築物轉角遇見她 遇見讓你傾心的女子 飄逸的長髮 穿梭在那個城市裡 你們相愛了一整年 當你準備要回來時她落下的眼淚 流進了愛琴海裡 她說落進海裡的是她對你萬般的眷戀 順著河流漂進大海 漂流進城市裡 每次當你擰開水龍頭的時候 是她在遠處輕柔的呼喚著你的名

那個國家 愛好和平 有著你喜愛的色彩我認為很適合你 我幾乎可以想像著你住在那個城市裡的畫面 藍色的襯衫白色輕薄的長褲赤足的走在沙灘上 寫著 替我記錄著眼前的種種景色 寫一首歌 留在愛琴海 留給那個深愛著你的女子 寫著她是如何的令你傾城傾心 是吧? 我幾乎可以想像你住在那個城市裡時的畫面..

很怪吧? 我是這樣的愛你 卻老是催促著你該去流浪 矛盾的拉著你進門又總是急著替你收拾些行李 好讓你去流浪 喜歡每天早晨醒來 拉著你聽我 喜歡拉著你聽你形容 今天的心情 喜歡聽你形容那些令你傷心 讓你快樂的小事情 喜歡黏著你 也想你在還沒有後悔以前 趕緊去流浪 在靠海的城市裡替我 記錄著你和她的愛情 嗯 我想我會很傷心 卻不要你做個沒有故事的人..

真的 很怪吧? 很愛你 但老是催促著要你去流浪..

親愛的 真的 我沒有騙你吧? "只要相信 就會出現奇蹟" 你一定以為那是只有迪斯奈卡通裡才有可能出現的劇情吧? 但真的只要相信!!

說你會 當你流浪到愛琴海的時候 寫下阿波羅在愛琴海邊愛上那名女子 並娶她為妻的故事 赤足的走在沙灘上 寫一首歌 歌名叫做『愛琴海』白色的小鳥做信差投遞在我的信箱裡 順便在註腳的部分 寫著『我想妳』說你 即使一個人在流浪時 也會想起我

"世界上有個你 很好 真的真的真的 很好.."

希望。靠岸

給遠方的你...

我想過 女孩 我會給她取個名字 要叫做[Hope] 很特別是嗎? 但我認為Hope是個適合女孩子的名字 不要叫做Michelle也不要叫做Angela我會給她取個名 叫做[Hope] 所有的[希望]會在新的生命上開始出發 男孩? 嗯 那就取個名叫[Harbor] 讓那個叫做希望的女孩停泊靠岸 讓希望。靠岸

親愛的 可是我堅持不要你只是[Hope]要[Believe] 只要相信 相信其實人生會有無數個低潮 像窗外遠遠的高山那樣 下坡然後上坡 站在下坡的時候 總覺得離上坡有點距離 不過 我聽說爬山的人都是這樣 都渴望爬上了山頂後那一秒鐘的征服感 山頂上的一秒鐘抵過你在山下抬頭仰望時的沮喪 站在山下每個人都有好多希望 但我認為相信才是力量 人家走十分鐘 那我走一個小時 相信 差別只是這樣 目標是那一秒鐘的征服感 那最靠近天空的一瞬間 什麼都值得

發覺 就是這樣 一輩子必須遇到許許多多這樣的人 可能你(妳)愛她(他) 她(他)不愛你(妳)或者她(他)愛你(妳) 你(妳)卻不愛她(他)的人 和無數個這樣的人相遇後 相信總會遇到那個人 所有對的錯的 該做的不該做的 該說的不該說的 相信的不該相信的 只是為了找到上帝遺失的另一根肋骨 感覺 這樣 像一條很複雜的數學公式

A + B = C
C - D = A

加加減減的算到最後 只剩下B 只剩下D 然後回到了A和C發覺 或者還是A和B這樣的搭配最好 該相信的可能不是愛情不是除了自己以外 自己能不能幸福 只是不停的相遇 分離 目的只是為了自己在加加減減的時候 更加認識自己

嗯 的確 我又想的太多了喔? *笑*

重點是我仍然認為應該要相信 相信自己 不單單祇是希望而已 [相信]是一種堅持下去的力量 相信有那麼一天 我們會去淡水喝著彈珠汽水 看夕陽 自己的往往都不會比較香 所以我們會交換彈珠汽水 我喝你的那一罐 你喝我的那一罐 坐在河堤上討論著正要掉進河水裡的夕陽 究竟是澄色還是紅色 而月亮 是你用左眼看的時候比較圓 還是我用右眼看的時候比較圓 喝著彈珠汽水站在河堤上當傻瓜

我只是相信 那些所有希望的事情都會實現..  

女孩 我會給她取個名字叫做[Hope]
有一天 [Hope]會遇到那個叫做[Harbor]的男孩

Hope 笑起來的時候
眼神裡會像你一樣 充滿著[希望]..

我是你的貓

給遠方的你...

"今天的妳 和平常的妳有點不一樣"
"不像平常溫柔的像一隻貓?"
"金吉拉"

在你眼裡 看來 我註定要像那隻金吉拉 白茸茸的毛髮看著人的時候 耳朵總是翹著 看著你的時候 眼珠子老是瞪的大大的 就像 貓捉老鼠那樣 深怕一眨眼老鼠就鑽進洞裡頭躲起來不聽我說話 不想理你的時候 金吉拉就是驕傲的不說一句話

一切都要你負責喔! 你要負責和我說話 你要負責聽我說話 你要負責讓我說話 一切你都要負責 負責泡咖啡 負責煮奶茶 負責當鍋裡的貢丸煮好了夾進我碗裡 還要負責把香香的烤肉上塗滿草莓口味的烤肉醬 下雨天的時候負責打傘 太陽出來的時候 負責幫我提包包 嗯 這麼說起來 似乎 你要負責的區域的確是顯得有些多 但是 親愛的叔叔 誰叫我是你的那隻金吉拉 害羞任性 易興奮還愛撒嬌 不想理你的時候頭都懶得轉一轉便驕傲的走開..

我想 在你眼裡 平常我真的很像一隻貓 有些驕傲有些害羞有些任性 還愛耍賴 嗯 我喜歡當你那隻金吉拉 時間到了在頂樓陽台上放點飼料 時間到了 金吉拉就會自己出現曬曬太陽伸伸懶腰 天氣冷的時候 就把自己縮成一團圍在你腳邊取暖 不喜歡去太多人潮的地方 是一隻居家的金吉拉 等著你下班等著你進門 潔白的毛髮 綠色的瞳孔 總是翹著耳朵喜歡聽你說話 我喜歡當你的那隻金吉拉

有一天等過去的時間已經多的數不清的時候 我會記得 有一年我是你的貓 當我是金吉拉的那一年 我寫了很多的字 平常溫順乖巧 偶而拗起來像隻山林裡的大山貓 但是我不會忘記我曾經是一隻會寫字的金吉拉 害羞 任性 易興奮還愛撒嬌

我不會忘記....
我是你的貓 :)

音樂。聲音。逝

給遠方的你...

已經不記得這是第幾次感受起你對"逝"的感傷 五月的陽光撒下 你為了梅姑的逝感到哀傷 脆弱的心靈 終究還是想把雷光夏的[逝]獻上給她 一月的風吹起 音符隨著魂魄飄往天際盡頭 我常想這樣的你 面對生命時 其實一定比我更勇敢些 嗯 都說了不是嗎? 說到和做到完全是兩回事 敢說的不一定敢做 我想這大概是我們極大的不同之一吧?

"勇敢 堅強 一月的寒風吹起時 你有著一股對生命的狂愛"

是我不夠勇敢 所以總是認為世間種種沒有所謂的永遠 於是戀人會離開 家人會離開 朋友會離開 所有的離開 那不過只是先後的問題 誰先誰後 就像排著隊伍領著號碼排一樣 面對[逝]我總是看得比較開 誰比誰先離開? 誰比誰先來? 其實都是一樣的 我不知道永遠是什麼 永遠看起來永遠是那麼遙遠 嗯 你說的對 你會要想很多事 而我 只需要想現在想到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 老實說 我不知道永遠是什麼 永遠 總覺得它好遙遠好遙遠 或者 當我們真的等到了一個永遠 還是會需要想下一個永遠? 永遠的永遠 好遙遠好遙遠的國度..

"不論給我幾個永遠也不及一個擁抱一次牽手來得真實.."

也許 這麼說的確顯得我有些不貪心 親愛的 我從來都不要你承諾一個永遠 永遠對我來說 是這樣的遙不可及 就像看著海看著天 伸出雙手 永遠摸不到海天的邊際 就像死亡 死亡後其實沒有人知道 魂魄是不是真的到達了永遠 是不是真的不再悲傷 會不會仍有著牽掛 你 還會記得我嗎?

雷光夏唱著[逝] 一月的風吹起 你獻給了她
你永遠的偶像-梅艷芳

『我不要永遠 你的永遠是一個我永遠到不了的地方..』

音樂。聲音。天堂

Somewhere in time, Somewhere in heaven
Someone will always be on my mind
Somewhere in heaven..
Somewhere,with someone, close by my side~

所有關於天堂的歌曲都很美 美到讓人真的很想知道 天堂到底在哪? 偶而抬頭看見一大片的白雲 我覺得藍色的天 白色的棉花上一定有座很龐大的城堡 白雲砌成的城堡 天堂我認為是在那裡 一到了夏天 夏天是四季裡最接近天堂的季節 嗯 想想 都很美麗 是吧?

會做家事的男人 十根手指攤開來 我覺得應該就是長的像那個樣 有點粗有點短 手心裡頭藏著交錯的心事 在頂樓以外的世界裡彈琴 在頂樓以內的世界裡做著家事 想想 最愛的還是那雙手 十指攤開 長的就是那個樣啦!

那天 對你形容著剛剛認識的那位日本媽媽 身材短小還蠻好相處的 英文不太好 卻總是喜歡拉著我講話 媽媽說日本的房子並不大 飛機降落得那一天 日本媽媽以為來到了天堂 五塊錢就可以買得到很大的一個Pizza 她笑我跟著笑 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她究竟在笑什麼 想想 人們談起天堂的時候 就是應該這樣 心滿意足的笑著 想起天堂 好像就是應該這樣的微笑..

圍繞著 在你四周圍繞的時候 感覺就像在天堂裡 在最好的季節裡 總是在微笑中想著你的美好 眼裡 把世界總是看的十分美好 像孩子一樣 笑起來的時候 讓人忘記手心裡頭還藏著那些交錯的心事 世界 從你的眼中看起來是很美好的

今天早上醒來 突然想起去年的農曆年 你在海上漂流著 那時覺得你像個靠海維生的浪人 有些頹廢 頹廢得在甲板上寫了封信給我 裝在玻璃瓶裡頭 遠遠的往大海裡拋了下去漂上東岸 有著孤單卻在孤單裡把世界看得十分美好 嗯 我喜歡這樣在你身旁圍繞 張開雙臂 其實我想在你的範圍之內活動 天堂 一定很大很大

一直認為夏天 是四季之中最接近天堂的季節 我不貪心 我真的不貪心 somewhere in heaven 只是想在你的視線範圍裡活動..

真的 不算貪心吧?

"Somewhere In heaven
There is a place waiting for you and me.."

出去的。回不來

給遠方的你...

車上的儀表板 在4:55pm亮起了黃燈 太陽下山了以後 車燈在5:15pm開始作息 想念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從車內空調的通氣孔裡鑽進來 變成呼吸的一部份

車窗外 有著22.7度的高溫 不該 稱之為高溫嗎? 風吹在臉上感覺夏天好像會在十字路口等我 突然有著想要擁抱你的衝動 好像只要再等等 等儀表板上 綠燈亮起 等太陽再升起來以後 等著冬天過去 等著春暖花開 嗯 等著夏天來臨 在路口忽然會有想要擁抱你的衝動

那天 只是突然有著想知道的衝動 你說一天三到五根 沒有特定的地點 不需要跑到樓下 在樓梯間即可點燃一根火柴 在樓梯間燃燒一個希望 一天之中 你說一天總要三至五個希望 點燃一根火柴 沒有特地的地點 不需要跑到樓下 煩惱時就走進樓梯間裡 燃燒一個希望 絕大多數的時候 你讓Dunhill Light靜靜的待在口袋裡一天三到五根 沒有特定的地點 就可以點燃希望

看著遠處正在往山底下躲藏的太陽 我覺得橘黃色的大地下就像你點燃的火柴棒一樣 好像只要再等等夏天就會在十字路口等我記住那股突然想要擁抱你的衝動 記住了 眼前就會充滿著希望

看著車上的儀表板 在擁擠的高速公路上亮起了黃燈 忽然想起那天阿哲的『回來』很巧喔? 最近我們常發生這些很巧的事情 齊秦在車箱裡呼喚著『回來』看著油箱的黃燈亮起 莫名其妙的我想到了回來 嗯 是阿 再不下去加油 就回不來了啦! *狂笑*

親愛的 很想很想 當思念變成呼吸的一部份時 會有著想要擁抱你的衝動

『我在冬天裡過著夏天』

感覺 就是像這樣 沒有特定的地點 不需要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 風吹在臉上 22.7度的高溫 『思念』 出去了 回不來..

左邊王八。右邊綠豆

給遠方的你...

每回逛舊貨攤 都會特別留意那些瓶瓶罐罐上的痕跡 有的可能缺了個小口 有的可能是出現了裂痕 不知道你是不是也發覺就是這樣的裂痕 讓它們呈現著一股自然的色彩?

這樣的你 最好 這樣的我 最好 有一些小小的瑕疵 看似完美 其實骨子裡卻有著小小的瑕疵 是被完美世界淘汰下來的次級品 是被唱片公司篩下來的非商品 只是沒有人知道 把這些次級品堆在一起 可能也擺得出美麗的展示

"妳寫得再濫 我都覺得OK"

這樣的話 我絕對相信你是真心的 絕對相信你認為即使我寫的文章再濫 也都是OK 當次級品遇見次級品的時候 站在左邊的次級品覺得右邊的次級品 一直都是OK的 我娘說 這叫做"王八看綠豆"

左邊的次級品 叫王八
右邊的次級品 叫綠豆

相看兩不厭 於是左邊那個叫做王八的次級品 就對右邊的次級品說 "妳寫的再濫 我都覺得OK" 親愛的王八叔叔 我是件被完美世界淘汰的商品 沒有華麗的外表 甚至還帶著一絲絲的瑕疵 是站在你右邊的次級品 藉著左邊的次級品散發出的光亮 展示著屬於最好的那一面 反射回去 讓左邊的次級品有著相同的亮度 反射 再反射 反射出即使有著裂痕 也可以擺出完美的角度 即使偶而經過的路人 會發出陣陣的嘶笑聲 右邊的次級品仍堅持著認為和左邊的次級品站在一起時很有趣

親愛的 這麼說 不知道你是不是會認為我在罵你是王八? 嗯 沒有喔 我只是形容一下那樣的感覺 感覺像這樣 感覺你比較像王八 而我 自然是比較像綠豆 也許 過些時候該在頂樓陽台上撒滿了綠豆 出門前 看著王八看著綠豆 天空會放晴 掛著微笑大步大步的向前行..

我是件被完美世界淘汰的商品 沒有華麗的外表還有著瑕疵 抬起頭來發現的 是另一件次級品 很平凡 很溫柔 卻不太懂得讚美我 但仍然搶奪我所有的視線 嗯 平凡溫柔害羞時靦腆卻沉默 是我獨一無二的王八

有一億五千七百六十八秒的時間 獨自推開烏雲
卻在相遇後 天空 才出現太陽 搶奪我所有的視線..

ps.
怎麼樣! 就是用王八讚美你..再捏我阿~~ :)

摩天輪上的真心話

給遠方的你...

如果真的要計算 其實我想平均不僅僅是五十七萬兩千八百個字 偶而想起來 我知道那是多麼龐大的一堆文字 嗯 投遞出去的那一刻 我從不曾懷疑 不會去懷疑你是怎麼將它們處置的 投遞出去時 就是很安心 非常安心 扣除其他的 投遞在信箱裡的是平均五十七萬兩千八百個文字

我想 也許你是對的 我的確是有點笨 笨的從來不會懷疑送出去的能不能得到很好的照料 笨的不知道怎麼用真心話玩遊戲 這麼說 你可能要笑我 笑我把單純的遊戲想得這麼複雜 但是 不對嗎? 真心話怎麼可能拿來當遊戲玩呢? 那我究竟該問你什麼呢? 親愛的 我的確是有點笨 所以我只好問你生活裡的小細節 幾點鐘起床 週末的時候都是怎樣度過 抽煙的時候 香煙是夾在在食指與中指間還是中指與無名指之間 我想 這些大概完全不具遊戲的規則內容吧? 但是 我實在想不出該問你心裡的哪些真心話

你瞧 我真的把它搞的很複雜吧? 電視上的真心話 問的很老套你愛不愛我? 你愛我多少? 你想不想我? 你想我多少? 這些問題好像才符合真心話遊戲的條件 哎 要怪除了要怪我比較笨一些以外 要怪就怪電視劇把遊戲形容得十分俗氣 因為我並不想知道 不曾懷疑 不想質問 就像五十七萬兩千八百個字 我只需要將它們投遞出去 不用去懷疑 不用去發問 只需要把所有想說的真心話投遞出去

不想知道你愛不愛我 你愛我多少 你想不想我 你想我多少 但 我想知道 你是幾點起床 刷牙洗臉的時候是先洗臉還是先刷牙用哪個牌子的刮鬍膏 用哪個牌子的牙膏 習慣將家裡的鑰匙放在哪個位置 看電視的時候喜歡擺什麼樣子的姿勢 髒衣服是送洗還是自己洗 這些問題 我認為都不具有真心話的條件 只是生活上的小細節 細節 需要一點一滴的去發覺 去發現

親愛的 嗯 想帶你去坐摩天輪 發現當摩天輪攀爬到最高點時你臉上露出恐懼的表情 想在那時候緊緊的抱著你 用我最細膩的語言 形容著上面的風景直到你肯睜開眼欣賞周圍的寧靜 想帶你去海邊聽鯨魚唱歌 聽到鯨魚唱歌時 發覺你的眼睛會突然大的在發亮 想帶你去看雪花 發現雪花落在手上真的就會像詩人妹妹說的那樣出現六角結晶的形狀 當細節被發覺與發現的時候會趁著你熟睡的時候悄悄的摸黑敲打 敲打更多的文字投遞出去 即使 你近在咫尺 也要摸黑敲打投遞出去的文字

想和你說的話 總是好像洪水氾濫 總是擔心來不及告訴你好多事 來不及告訴你 香菇貢丸 真的很好吃 來不及告訴你 …

給你。在生命的轉彎口

給遠方的你...

人生 走到每個階段總會有許多 需要學習的東西 學習愛人學習被愛 學習那些你懂 但現在可能質疑著自己並不了解的事情 嗯 我相信啊 相信人生 走到不同的轉彎口 需要學習的東西 還有很多 這樣想想 其實我們沒有失去了什麼只是得到了更多吧?

嗯 愛你唷 但是我知道只是愛你其實並不足以填滿心中所有 多愁善感的思想空間 就算是自私吧 自私的認為 那些多愁善感讓你成為一個很棒的創作者 *微笑* 想到這裡 我常會這樣臉上泛著微笑 笑你充滿了情感 是個豐富的人 卻不懂得形容內心裡那些豐富的情感 常常等到我說出了口 你才會跑來對我說 "那是我喜歡的事情喔!"

要怎樣告訴你 你才會明白? 這樣的你 是個很豐富的人 這樣的你 是個很棒的人 要怎樣告訴你 你才會知道 人生 走到了每個階段裡 不是失去而是不停的得到

就像夏天裡的蟬到了冬天的時候 會死去 然而留下的卻是一整個盛夏牠倚偎在老樹的枯枝上時的溫度 老樹一直再期待著 期待著下一個炎熱的夏季裡 那隻總是站在陽光下高聲歌唱的盛夏歌手

你的胸口有著我填不滿的缺口 但我認為那樣的缺口 每個人都會有 嗯 偶而我崇拜你像她們崇拜著偶像一般的崇拜著你 但多數的時間裡 愛你 就像愛著在某個特定的時間裡 我該遇見某個陌生平凡的男子 愛著平凡的你 胸口 有著缺口 平凡男子都會有的缺口

伸出手輕輕觸摸著那個缺口 低下頭 只想甜甜的對著你微笑 心裡還是會忍不住的問著 要怎樣告訴你 從那個缺口裡 我看到的豐富與光彩 要怎樣告訴你 人生 走到不同的階段裡 不是失去而是不停的從中得到 *微笑*

沒有一輩子的朋友 一輩子的朋友據說往往是『自己』不同的階段裡 會認識不同的朋友 藉助每個不同階段裡的朋友 我想才能更認識了解自己 說好 我們要一起到老 說好 當幸福來臨時 要放手 說好 微笑著說再見 說好 我們會因為離別而感傷卻不會因為離別而失去 可能會懷疑 究竟我們在離別裡得到了些什麼呢? 嗯 在離別中 我們得到『微笑的感激』我認為是這樣的..

親愛的寶貝 愛你唷 愛你的每一天我總是帶著微笑的感激 感激再上一個生命的轉角口 我遇見了你 不是別人 而是你 不太懂得形容內心豐富的情感與想法 胸口上有著填不滿的缺口 當那天來臨時 說著再見 你得到的是愛你的每一天裡我臉上微笑的感激

到了生命的轉彎口 我伸出手輕輕觸摸著那個缺口
低下頭 只想甜甜的對著你微笑

我想 …

火星又來了

給遠方的你...

"火星來了 就把妳發射上去"

三字頭的人生剛剛開始 你幻想著等火星來了 不想學那些科學家 荒謬的宇宙論 不想學陶吉吉一樣 看著今天晚上的新聞 嚷嚷著不想住在這個城市裡 要搬到外太空去

你說 "火星來了 就把妳發射上去"

瞪著你 噘著嘴 三字頭的人生 我才剛剛要開始 你說不想學美國太空總署 拍下一堆的黃土沙漠沒樂趣 你說要把我給發射上去 怎麼辦? 三字頭剛剛開始 我想我得計劃一下等火星來了 要帶你去旅行

科學家的腦袋瓜子裡 不知道是不是也像我這樣裝著一些垃圾 看著今天晚上的新聞 會想著發射個東西上去了以後 萬一真的上面有ET 那它會不會搭飛機? 會不會學John Denver一樣 整理著行李 搭著Jetplane在飛行? 會不會有一天 像霹靂貓那樣 在霹靂地球爆炸後幾百年 也有個芭樂的我問著芭樂的你 火星上面 會不會真的有ET? 數十億光年後 在你老家的大樹下 挖出我藏在樹下最寶貝的秘密?

"火星來了 我會帶你一起去"

習慣有著和你說不完的話題 習慣三不五時你會突發奇想的嚷嚷著要把我發射到火星上面去 嗯 習慣不管到哪裡都會"帶"著你 不管你要不要 肯不肯都把你收在口袋裡 到處去旅行 所以 親愛的叔叔 等火星真的來了 我會帶你一起去 去看看火星上面的月球 會不會比較大 去看看火星上面的星星 是不是一樣的閃亮

我不想去火星 火星上面沒有你 我會悶得慌
我不想去火星 火星距離地球太遙遠 沒有你陪我說話
一個人 我哪也不想去 沒有你聽我說話 就怕悶得慌..

火星來了 我們要。一。起被發射出去喔! :)

寫一篇十二個月份量的詩

一月。臘梅香

我的身上沒有貼著標籤
你的標籤
心 卻一直想往你的城市裡飛

我的那雙手沒有貼著你的標籤
卻停不住 它們的想念

我的日子裡 沒有你 一樣的過下去
只是沒有你 會有著填不滿的空間
我的身上一直沒有貼著 你的標籤
空氣裡卻飄著 一月裡的臘梅香

右手在捻梅 左手在思念

我的身上沒有貼著你的標籤
在不下雪的城市裡
戀著一月裡的臘梅香

戀著你身上的男。人。香
--------------------------------------

二月。擱淺鯨魚
二月 天空飛來了一隻擱淺的鯨魚
牠說牠聽見遠方的戀人在想念
於是四處開始尋找著紫色的太陽花
嘴裡 閑著一朵花 飛進沿海的城市
戀人啊 在窗口曬月光

二月 城市裡飛進了一隻擱淺鯨魚
牠說聽見了戀人的聲音 很難忘
等到了第二個四季 牠說她還是很想他
游進太平洋的右岸 尋找一朵太陽花

抬頭看著天空 飛來一隻擱淺鯨魚
穿過換日線 游向左岸。太平洋
嘴裡 閑著一朵紫色的太陽花
掉落在 戀人啊 照滿月光的窗

擱淺 在月光下
聽著遠方戀人的歌聲 悠揚
---------------------------------------
三月。回首來時路
我從三月來
撿到你 遺落在人間裡的孤獨
你說 寂寞它一路上與我為伍
我說 寂寞它不過是一段旅途

撿到你 在三月裡
我不許你一個人留守孤獨

我從三月來
撿到你 住在你的身體裡
你看到的不是我不安分的靈
只是我奮戰著你緊鎖的孤單

撿到你 在三月裡
一直住在你的身體裡

就。是。不。想。出來
--------------------------------------
四月裡的一畝田
這裡 一畝田
隨手撒一把名叫幸福的花籽
開片一畝名叫幸福的花園

幸福? 我並不認識它
祂說給妳一畝田 請妳用心灌溉
好開出一片夢想中的花園

下雨了? 撐著雨傘逛花園
不讓雨水淋濕了我心愛的花園
長草了? 帶著鋤頭去拔草
不讓雜草侵占了我驕傲的花園

四月天 祂給我一畝田
幸福? 我不認識它

撒點花籽 用心灌溉
就能開出了一片名叫幸福的花園

幸福 大概 就是這個樣子
-------------------------------------
你笑的像孩子一樣
唱一首歌 就能打發了你
藏在眉宇之間的哀傷

你哭的像孩子一樣
說命運啊 它總是迫使你
教你不得不快點長大

剪一段五月的陽光
塞進你心裡
溫暖每一個微笑的花房

剪…

零歲定八十

給遠方的你...

出生的那一天母親說 日子和平常一樣 沒有轟轟烈烈的在天空裡出現七彩的雲朵 沒有颳風也沒有下雨 但我不愛哭 母親說 出生的那一天 她懷中的襁褓安靜地不愛哭診所裡隔壁床的媽媽的小男孩 卻哭了一整夜

我靜靜的 不愛哭 只是靜靜的欣賞四周圍的聲音 我想那一天我還是閉著雙眼的吧! 只是像現在這樣安靜地欣賞著你的聲音 隔壁鄰居狗在吠 四周圍寧靜的聽得見手指在鍵盤上敲打的聲音

出生的那一天 我不愛哭 隔壁的小男生哭了一整夜 我想倘若那天我會說話 我會告訴他 "請你安靜點好嗎" 請不要打擾我躺在床上看風景 母親說他就這樣的哭了一整夜

我的出生 很平凡 我的生活 很平凡 最高興的事其實可以一項一項的列上幾十種 但在30歲以前最高興的是認識你 那是一個很容易記住的整數 不是28 不是36 是在30歲以前很高興的與你相遇 有著共同的話題 有著相同的感觸 嗯 偶而不約而同的用著同樣的文字形容一件事會讓我們感到訝異

30年前 我遇到了一個男孩 他很愛哭
30年後 我遇到了一個男孩 他還是很愛哭

我一直安靜地 不愛哭 你哽咽的時候 常會讓我有著不知所措的感覺 不知道 男孩 為什麼都這麼愛哭? 嗯 安靜地我 再出生的那一天 天空裡沒有七彩的雲朵 沒有風雨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裡 平凡安靜地出生在你的城市裡

"安靜地 等著 在30歲以前認識比我更愛哭的你.."

好像 從那天開始 就是這樣
安。靜。地等著一個人 安靜地在平凡裡發現奇蹟..

出生的那天 我已經學會了閉上雙眼聽著你的心跳聲
安靜地 等著你來 和我相遇

冬季。石頭火鍋

給遠方的你...

20.5度C 沒有你的城市裡低於25度以後 我認為都很冷 從手指蔓延到腳指頭 不論包了幾層的襪子 手套 我還是認為低於25度以後 就。是。很。冷

太陽西下前 向東行駛 發現遠處的山上蒙上了一層雪 大熊山上有人開始向下滑行 我覺得很冷 想起早上出門前 只是這麼輕輕的瞄一眼 我都覺得冷 很難想像紐約還是半個故鄉吧?

一顆蛋 + 一茶匙的沙茶

這樣的調味 其實會讓我想起日本 想起日本的納豆 嗯 看起來很像吧? 食用前請用力均勻的攪拌 蛋黃裡有沙茶 沙茶裡有蛋絲 就像用力的攪拌著納豆一樣 看起來不太起眼 但是經過攪拌抽絲後 吃起來還不錯的味道

加一點點生啤酒好嗎? 小小的一杯 醉了躺在後花園裡 在太陽下山前賞著月 發現月亮和太陽 其實一直同時的高高掛在天上 左邊是月亮 右邊是太陽 嗯 你不用說 只需要安靜地聽我說 累的時候你不用唱 因為我會唱給你聽 唱那首小時候傻的望著月娘開始瞎掰的詞 你替它填上譜 我大聲的唱著

"月娘高高掛天上..."

很冷很冷 沒有你的城市裡25度以下就會很冷 拿著生啤酒 手裡用力的攪拌著一顆蛋和一茶匙的沙茶 看起來實在是不怎麼樣 但是 "你管我!!" 就是喜歡這樣吃火鍋

親愛的 記得一顆蛋一茶匙的沙茶 用力攪拌一下 不起眼的東西 其實有時候最美味 像什麼呢? 像人生吧! 一顆蛋的人生 加點黑漆媽烏的沙茶 用力的攪拌一下 吃一種不一樣的味道 即使25度以下 這個城市裡 沒有你和我搶著鍋裡的貢丸 魚丸和芋頭 看著鍋裡 冒出來的蒸氣時 一樣會感到很溫暖

為什麼? 其實我也解釋不了 只是一種感覺吧? 拿著一顆蛋 用力的攪拌進沙茶裡 是一種很真實的存在感 想像 可能 你在冷冷的冬季裡 在那一秒裡正做著同樣的動作

只是單純的用一顆蛋加上一茶匙的沙茶 認真的攪拌著 嗯 只是這樣想想 看著鍋裡的蒸氣冒出來的時候 心裡會有一種滿足感 再冷也不怕 想著 你可能做著 同樣的動作一顆蛋 一茶匙的沙茶 想你的時候想想你 再冷也不怕...

你像冬天裡的石頭火鍋
頭頂上冒著幸福的煙火
ps.
不要怪我沒警告你 搶我貢丸 我就用筷子插死你!! 凸^_^

朦朧中的半透明

給遠方的你...

"太愛一個人 容易迷失自己"

你不覺得真的是這樣嗎? 太愛一個人 忘了要多對自己好一些 要是凡事以對方的需要為需要 那誰又會來注意自己的需要? 多愛一些 少愛一些 對自己好一些 生活才會多變 才會有著不同的新鮮吧?

最近 我變笨了 我絕對有足夠的理由可以相信 讀書會讓詩人妹妹說話突然變得很笨 有些話常常還沒有對你說 自己已經感動到不行 有些笑話常常還沒對你說 就已經通通忘記了 讀書似乎在詩人妹妹的身上完全出現了反效果 *狂笑中*

語無倫次的就像隻一直在你身旁嘰嘰咕咕的小母雞一樣

根據以往的經驗來看 你說的沒關係 常常不是真正的沒關係 就好像陰天那樣 天空裡只是有幾朵烏雲 我拉拉你的衣袖 你說沒關係 只是烏雲而已 但是胸口上還是有著一層半透明 非要等到第二天放晴後 看見了頂樓窗外第一道署光 臉上才會露出脆笛酥式的微笑

親愛的 我 還是很難捉摸的嗎? 難以捉摸 所以偶而會讓你感到忐忑不安嗎? 就像烏雲一樣 飄啊飄 不知道它究竟是不是也會眷戀那片天空 只是這樣飄啊飄的 說想念卻隨時可以說不見就不見 說愛戀卻總是輕描淡寫的形容著你 就像形容著永遠的偶像 真的 似乎有些難以捉摸哦?

其實 我很怕 很怕愛你太多 忘記了自己的需要 生活會開始漸漸的變得沒有味道 這樣 看到彩虹的時候 你還會不會想起我? 時間久了 會不會有一天我突然變成一隻被人毒啞後的小母雞? 明年 後年 甚至幾百年以後 會不會突然你跑來告訴我

"親愛的小母雞 妳該說點新鮮的話題了!"

嗯 我想我是愛你的 我知道你的需要 但是你的需要可能不會是我的需要 我也知道我的需要可能不會是你的需要 但是 我想我是愛你的 縱然你喜歡的 Coke Float在我眼裡還是很噁心的搭配 但我知道 那是你的需要

你吃你的coconut 我堅持要Vanilla
這樣才能對你形容香草裡 可以吃出什麼樣的味道

愛你的時候 其實 我也會害怕忘記我自己
朦朧中 透清晰 清晰中 有著半透明...:)

隨心所欲

給遠方的你...

LoS aNGeLEs 一月一日 五點五英哩的長度 從Colorado Blvd飄過來一陣陣的玫瑰香 我在家裡睡到自然醒 任憑那空氣裡散佈著屬於浪漫的花香 嗯 我真是不浪漫喔? *微笑*

回想起來的時候 一直都是這樣 會被你靦腆的笑給打敗 說話的時候 會一瞬間變的口齒不清 含糊的想掩飾著 以為這樣可以模糊的讓人不去注意歌曲的作者 我會偷笑 每回發現你用著這樣的方式掩飾時 我常會偷笑 還會很想告訴你 嗯 寶貝 這 根本太。明。顯了 好嗎?

日子 其實對我來說不具任何的意義 所以當外頭有著熱鬧的遊行時 我喜歡安靜 當夜幕垂落時 黑暗裡的安靜 我會突然有著想要衝到大街上高喊著"HELLO"的衝動 這樣 會很奇怪嗎? 可是開著車吹著風 你不認為那樣的環境裡 適合快樂的大聲唱歌嗎? 唱著沒有人聽得懂得歌 唱著歌 只因為心情所至所以想要唱歌

一個人的時候 日子 它不具任何意義
兩個人的時候 日子 它更加的不具任何意義

嗯 我想你會同意我 一個人的時候 可以點著兩人份的早餐 假想你正蹲在馬桶上研究漂浮在水面上的顏色 一個人 我可以吃掉你的早餐 兩個人的時候 可以一起在一月份裡找個沒有意義的日子 一起躺在院子裡曬太陽 研究那朵白雲長的比較像你 還是比較像我 其實 日子的本身 不具任何的意義 有意義的是每一秒裡 空氣裡有你在呼吸喘氣 有我唱著歌討你的歡心

"笑起來的時候 你最漂亮"

這裡靠著海 相聚的時候 找個不具任何意義的日子 我要帶你去看海 聽聽海 聽聽風 聽我把沉默掛在空氣裡 聽我說要在沙灘上挖個大洞 把你的笑 你的淚 你的聲音 你的人通通埋在洞裡 安靜地研究到底是海依賴著天 還是天依賴著海 是你依賴我 還是我依賴著你

日子 它不具任何的意義 空氣裡有你的氣息時 每一天都像在過年 一個人的時候 買著兩人份的早餐 假想踏入家門的 那一刻 你會用著細膩的形容詞 形容著蹲在馬桶上的發現噁心的讓我一個人順便吃掉你的那一份 兩個人的時候 只是喜歡依賴著你的存在 依賴著你 我可以不出一點點的力

日子 不具任何的意義 『我』沒有任何的常理可循
每一天依賴著你 像白雲依賴著藍天
不出力 卻可以隨。心。所。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