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目的(七)

2008. 5. 12 星期一 天氣雨

昨夜下了一場大雨...

我來 結果把大雨給帶來...七天的行程裡光是大雨就下了兩三天。 NY的雨季在四月到六月之間 雨季來臨時常下著雨。 風很大 我幾乎快要忘記了刮著大風 淋著雨的感覺....我來、所以把雨季給一起帶了來。

今天在Fresh Meadows附近的Starbucks裡看報喝咖啡 外頭刮起了大風 烏雲密佈。 這附近有不少的公寓...老的少的 外國人居多。 我在這兒居住了十幾年 環境還不錯....交通也方便 出門就有公車 轉搭地鐵也OK。 離華人市區15分鐘 距離Manhattan頂多也只要30分鐘...缺點是住家旁有家學校。 早晚學生們上下學時 常會造成街道雍擠的現象....NY很喜歡利用汽車喇叭來反應自己開車時的情緒。 長鳴 象徵了你很生氣、短鳴 意味著警告。

後來我聽同學說 前幾年到LA來的時候 親戚不停的交代著在LA不要隨便按喇叭這件事情。 紐約人這樣的行為到了LA肯定會吃上一張又肥又大的罰單。 後來的華人市區 人多了 交通亂了 治安似乎也就不太好~

我在Fresh Meadows住了十幾年...一棟兩個家庭式的townhouse...磚牆 (磚牆在 因為長年處於地震帶的關係 所以在LA很少見) 磚牆有個特色 年代久了 會隨著雨水灰塵等變色。 照常理來說房子的外牆每個幾年的應該要清理一次 以保持磚牆的外觀和維持當時的顏色。 紐約是個古老的城市...所以到處可以看得到那被雨水洗刷後斑痕累累的外牆。 公寓的窗外附設著逃生梯...讓古老的城市附有另類的美感...偶而還會看得到人們在街頭牆壁上的塗鴉。 塗鴉這件事 說穿了、我認為那不過反射出了人類想被看見的慾望...

到紐約的人多半是外來的新移民 從世界各個不同的地方湧入...辛苦的耕耘 把每日所賺取來的每一分每一毫累積起來 寄回家鄉去。 因為每個人都離鄉背景 所以出現了在異地聚集的情況。 這一區住的全是福州人 開的都是福州店 說得都是福州話、那一區住的是潮州人 開的是潮州店 說得是潮州話...印度人有印度區 說印度話 賣印度的香料、因此即使不用說英文也能夠生存得下去。  前些時候 我看了那麼一篇報導...男男女女的每個人都離鄉背景 到了異鄉 由於一個人的日子實在是過於枯燥乏味 在遠水救不了近火的情況下 紐約的新移民族群出現了已婚男女同居的現象。

這城市古老、古老的城市往往充滿了故事~

出門了幾天沒看報紙 在行程即將結束前我在Starbucks裡閱讀著報紙...一大早starbucks的人潮絡繹不絕 附近公寓裡住的無非都是些上班族和老人。 那附近有棟老人公寓...所以Fresh Meadows這附近常會出現些類似Kohl's的百貨店家...早些年常和我娘在這附近逛 有吃的又用的有穿的、還有個社區型的體育健身房 地下室設有溫水游泳池 繳交了會費以後 我常來這裡游泳~

簡短的紀錄下當時出現在腦海裡的短文和報上的記事: James Frey, author of "A Million Little Pieces" coming out with his new book that describes Los Angeles call "Bright Shinning Morning"、一首簡短的詩、一句上帝保佑你背後的意義和人類模仿的能力。      

上午我和兩名待產中的孕婦有約...打從剛近藥劑學校開始就和她們相識 一起唸書、一起出遊、一起東家長西家短的聊著八卦。 Amy和Kee是Stony Brook的校友。 Kee在大二的時候追過我那個緬甸華僑室友...偶而會經過他們那票男生的宿舍門口 Kee就是一臉很痞的樣子 再加上室友三部五十的會說些壞話 所以使得往後的兩年大學生涯 即使每天我都會經過他們的宿舍 也絲毫不會讓我想和這票人打交道! 轉了藥劑系以後 一天在St John's的新生訓練上 遇到Amy和Kee兩人...當時已經開始交往了一陣子、所謂的際遇 就是在某個不知名的日子裡 你和出乎於意料之外的人相遇~

這是他們的第一個寶寶 一歲半的Kyle...

剛認識Kyle的時候 他很害羞。 不過、個人覺得非常引以為傲的是不用多久的時間 這些孩子們很快的能夠和我打成一片...不停的拉著姨姨的手在屋裡走來走去。 很乖的小男生。 Liz家住Commack..位於紐約長島 距離紐約市市區要大約45分鐘至一個小時的車程。 房子買了四、五年 附近都是獨門獨戶的住家...住家環境十分安靜 地很大 後面有個人工游泳池、我笑著說 紐約天氣這麼冷 一年能用它個幾次? 屋裡感覺有點樓中樓的設計...三個房間、兩個廳、原來的車庫被改造成了健身房和狼犬睡覺的地方。

五年前的價格是五十萬左右。 後院空地很大...但我個人覺得生活空間可以再加大一點點 會更加舒適。 上次回紐約來就是參加Liz的婚禮。 先生是個越南人 但、幼兒時被好心的外國夫妻領養 所以有個外國姓氏....兄弟姊妹當中有一半是領養來的孩子。 我在紐約的這幾天正好碰到Liz的預產期在家裡待產、 她說她無法想像不工作時退休在家裡生活的日子。  Amy三不五十的會開車過來和她作伴...平常一個人在家挺無聊的。 (當時 我應該建議她開始寫BLOG)

下午三點離開Commack 四點多回到市區 腦海裡突然閃過了那麼個畫面 然後、我就開始打電話~

"我想吃日本料理和特定的某一個人"

所以我打給了這畫面裡的"某一個人" 然後我跟他說我想做的"某一件事"...他開始分析著時間與距離之間的關係、分析著現實與夢想恐怕因為外在因素而難全的可能性、 然後他問我 "為什麼?"

為什麼 一條馬路 上面沒有馬 但是偏偏得要叫做馬路?
為什麼 打噴嚏的時候 我們要向對方說聲 "God Bless You"?
為什麼 從高空看下來 地球的表面上出現形形色色的圖樣
像是地球人發出的求救信號一樣?

為什麼有限的時間裡 你不想想我們可以去哪裡吃到日本料理
而卻要問我 為什麼?

說穿了、其實並沒有為什麼...只是在那樣的時間裡和那樣的場景 在那一秒鐘我想吃日本料裡 和你...這是我blog上頭的標題 "喜歡一座城市 就像喜歡戀人 多數的時候沒有特別的理由 只是喜歡而已"  喜歡、所以要更加誠實的面對在一個下午四點半鐘 我想和你吃日本料理的這件事情。 喜歡、所以不是誰或誰就可以代替...麥當勞代替不了日本料理、阿貓阿狗代替不了你。 所以、他的"為什麼?" 換來的是在這些落落長的思緒不停的出現於腦中後極微簡單與扼要的回答。

"Because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want to do this"

在有限的生命裡 要更加誠實的去面對所有喜歡的人、事、物..
以便日後的自己可以從容的回顧 了無遺憾

我和他約好過了橋以後 再和他連絡...於是、下午四點半 灰濛濛的天空下著綿綿的細雨 我一個人去走那條路線、看你看過的風景、過你過過的的橋、等你等過的紅綠燈、 停你停過的馬路邊。

「獨處是寧靜巨大的」

他住的街道直的以字母命名 橫的以數字命名...經常迷路的人 久而久之的會衍生出一套應對的方式 比如說 每個城市的街道大多是以四方規劃 從一個點逐漸的往外擴大或者縮小...而最終你只需要記得你當初設下的點、即使迷路也可以迷路的很安心。

以這樣的方式、我開始環繞著那個地區...有教堂、有公車站牌、Avenue A那條最靠近河邊...右轉可以進入小巷子裡 小巷的盡頭可以觀賞河上的夜景、Avenue B, C and E...每條街上有不同的風景。 地面上凹凸不平...隔幾條街有個大公園 公園很大...寂靜的綠地和來往的車輛呈現出強烈的對比。 公園裡幾張供人野餐的桌椅...一條小拱橋 有人在公園裡慢跑。

我把車子停在22街與23街之間打電話給他...他開始落落長的說著很複雜的路線圖 顯然是忘了我的記憶只有三秒鐘的事實。 那天、我沒有帶筆 身邊也沒有紙...當他開始落落長的描述著路線指示時 我大約的記下了幾個片段。

Avenue E、Toll、Jersey City、Columbus Drive、Montgomery....至於後來這些單字背後所穿插的那些左轉、右轉 我只能記個大概。 當然、這件事情 我在當時沒有告訴他...有時候 事情就是必須這樣讓它自然的發生 包括了迷路!  果然、他那落落長的路線指示我只記了一半: Avenue E、Toll、Jersey City、去向不名的Columbus Drive、最後瞎貓碰到死耗子的montgomery st。

靠近河邊 所以很冷很冷...我站在Greene St與Montgomery的轉角口 冷到直打哆唆。 他出現在對街的行人道上取出口袋裡的手機 開始播打電話 我在街的這頭遠觀著他的背影。 轉身、過馬路...以他的小跑步。

白色的格子襯衫、藍色的針織衣
一件黑藍色的外套、 一頂洋基的棒球帽

我在結束到那個城市前 最想遇到的人 最想一起做的事、還有個祕密 他不知道~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音樂。城市。青春記事簿

什麼是生命教練?

【當水果遇見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