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3

出走的伊甸園

Image
昨天和朋友去看哈比人。 除此之外,也收到了提早幾日的生日禮物。 包裝袋裡裝的是一個紅色的包包,包包裡頭放了一本旅遊書,實用會話小冊,以及一本空白的筆記本。朋友知道我向來喜歡四處遊蕩,前些時候我跟她說今年抱定主意要去日本以後,特意為我準備的。 包包的實用性很足,內藏暗袋也很夠,重要的證件,卡片收在身上很安全。



之後,她還向我介紹了這個網站:http://www.outofedenwalk.com/

此人是個作家,為了追尋前人的腳步,從2013年至2020年,預計利用七年的時間,以步行的方式,去尋找非洲伊甸的足跡。 從伊索比亞出發,穿越過中亞,亞洲, 美洲....群找我們人類的移居方式。除了有FB可以follow他的近況以外,還有Instagram可以加入。 沿路拍攝了很多珍貴的照片。

是說,要是有一天,我也有這樣的勇氣就好了。
拋下領薪水的工作,如此之般自在的旅行。 沿途可能會去乞討,但不至於餓死。 也有可能睡在路邊,但不至於槍林彈雨。 嗯啊~ 人生如果有這麼一次的機會,似乎也是足以。

2013年眼看要結束了喔?
我是覺得....大家也不用對未來特別有什麼期待。 未來一樣會爆發很多毒奶,毒油的事件。 一樣會有人因為都更而無家可歸。 不論誰當領袖,都會令人感到失望。 所以不用特別的去指望未來,若是連最重要的現在都顧不了的,我實在是不知道我們還有什麼將來可言。

所以呢? 新的一年裡,估計最重要的還是活好當下。 想嘗試的事情,儘量的去嘗試,活在這一刻之中是要比活在下一秒來得珍貴。 昨日我和朋友說,機會來臨時,就要好好的把握。 機會不常有,若錯過了此番機會,我們將永遠都不會知道它的好壞。

新年快樂! :)

養身

Image
忙完了前幾個月為了要爭取那份頭銜的事情之後,最近慢慢的閒了下來。  說起工作,仍舊是處處危機四伏的感覺。 上星期五信箱裡收到了下個月份的排班表,雖不是十分滿意,盡善盡美的,但和其他同事相比起來,我的班表算是稱得上混亂中仍有條理的了。 若在有什麼不滿意,似乎會顯得有些矯情。

是說,陞遷的事情落了空之後,面對工作上的態度,自己也感到有了些許的轉變。 比方說過去曾將工作環境裡頭遇到的一些問題一肩擔起,如今是更能釋懷的想著「這些根本是我無能為力的事情,況且醫院裡頭高薪請來的這些個主管,沒有理由替他們著急費心。」 時間到了,打卡走人就是了。 在信箱裡出現的那些工作上瑣碎的問題,下了班之後便不允理會就是。

如此的放下,心情愉悅許多。
夜晚睡得也比較香。


說起了養身,自從夏天時為了減重,晚餐時盡可能的不食用米飯。 如今體重多數都是維持在正常範圍之內。 偶而嘴饞了,還是會吃些澱粉質較高的食物,倒覺得無妨。 前幾日看到電視上介紹「檸檬」和「萊姆」的好處。

其中有道吃檸檬的方式,我倒是如法炮製了一下。 是說,還真是挺好吃的! 平常喝膩了檸檬蜂蜜水,若是改個方式,將檸檬切片,上頭灑點咖啡粉和糖直接這麼食用確實是挺新鮮的。 既可以解解饞,還可以吃到檸檬裏頭包含的各種維生素。

話說,吃檸檬這件事,我們家人是很早就在這麼做了。 母親多數是將檸檬拿來泡檸檬水。 加州別的沒有,家家戶戶門前自己栽種的水果最多。 光是檸檬樹,家裡有個兩三棵那是很正常的。這兒一年四季日光充足,冬天時雨水較多,熱帶水果比較容易身長。 橘子,檸檬,葡萄什麼的。 除此之外我們家還有種些柿子,拔辣,前兩年爹媽逛花圃的時候,看見有人在賣蓮霧,索性如今家裡連蓮霧也都有了。

兩年前買了顆蓮霧樹,種了大半年之後,收成了一次台灣的黑珍珠。 那年冬天,特別的冷。 有天晚上下起了大雨,第二天醒來時,那棵蓮霧就這麼給凍死了。 第二年我爹媽在苗圃裡又買了一棵蓮霧樹。 如今,它長在後院裡,我爹為了照顧這棵得來不易的蓮霧樹,今年是特地給它打了傘,樹根也已塑膠袋給套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就是深怕再遇到冷冬。

聖誕節將近,這兒的聖誕節可不是情人專屬的節日。 它反而是一年一度歐美人士與家人相聚的重要節日。 也是啊,有什麼不得了的關係會比血濃於水來得親?  只是說,這部分恐怕也是見仁見智的吧?

老師

小時候的志願「我想當老師」。 或許,正因為這個小小的願望太強烈了,以至於我唸小學的時候就對教書這件事情有特殊的情感。 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家裡買了塊小黑板。 我爹說是用來給我練習寫字用的。 有了黑板,有了粉筆,從此以後三不五時的我就拉著妹妹和鄰居的幾個小孩子,圍坐在家中的小書房裡,大家打開了課本上學。

即便是後來步入社會,我對教書這件事情始終有股莫名的使命感。 早些年時,學校會安排些四年級應屆的實習生到醫院裡頭來實習。 於是乎,也因此就順理成章的做起了指導老師。

是說,我的性格似乎和我的志願有部分的抵觸。 比方說,性子急了,多半也就是六親不認得劈頭就罵。 又或者,工作的性質和能夠與實習學生交談的時間並不多,實際上教與學生的好像並不多,以至於每學期總結之時,內心就充滿了重重的罪惡感。 幾回下來,倦了累了,索性也就乾脆不在接收這些學校安排過來的實習生。

偶而仍舊是會想起,我小時候的志願,是當一名老師。
是說,若不是靠藥劑吃飯,我想我約莫也就真的走上了「有教無類」這條路。

日前,貝姬向我推薦了本書。
佐野洋子人生最後的一段日子的日記。

當人生突然地被告知即將終止的時候,相信多數人都不會想要將時間浪費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的。 又或者反正也就是快要死了,有些事情也就不用太過於認真的去做些什麼努力。

「我並沒有非常熱愛工作到覺得還有很想做的工作沒做而不想死。」 

所以說呢? 近日接了中文家教的工作時,倍感時間被綁死了的心情。 一周下來,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時間越來越少。 週一到週日,彷彿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那種「今天早上醒來很想癱睡在此」的心情被打亂了,超毛躁的fu從我內心如滾滾江水一般的湧起。 猛然想起了我小時候的志願。 是說,果然是屬於胸無大志型的人類,連小時候的志願都那麼的平凡無奇。

欲望

あのさぁ....
今年、何が一番欲しい物ですか。

我說,今年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如果沒有你

幾週前我收到你從日本 嵐山寄來的明信片,明信片的樣式是淡淡的秋日景象。 看來約莫是水彩畫。 遠方的山坡上佈滿了泛紅的楓葉,一座渡月橋,橋面上一抹濃霧。 畫出了那裡的寧靜。 翻至明信片的背面,上頭有你留下的筆跡。

感覺近年來你時常飛行。
有時是這裡,有時是那裡的,有時像是在尋找,有時又好像不是。

幾週前確實有些低落。 夜裏突然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突然的發了簡訊給你,對你描述自己在工作上遭受的打擊。 想來是嚇到你了,以至於後來幾次的聯繫,你總是問我「還好吧?」這件事。 嗯,是的。 我很好。 我一直以為,在經歷了許多之後,這人世之間再也沒有什麼能將我打倒了吧?  就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殊不知你又飛往了另一個城市。

近日,正整理著過去留下的一些文字。
這十年的光陰裡,你始終在這裏。

剩下的三百多篇文章,全是那年為你而留下的情書。 夜裡讀起來,心裡仍舊是暖和的。 我開始明白,那些時常在你生命之中出現,每當你需要安慰之時,不吝對你施出援手,每當你流淚之時,替你拭淚,每當你跌倒,奮不顧身前來擁抱你的人,方才是你最重要的。 也是此刻才明白,那時的傻里傻氣,並沒有白白的浪費。

於是,我是在想,如果沒有你,我會不會成為現在的我?
如果沒有我,那麼,你想你還會不會是現在的你呢?

每一次的旅行,是為了拾回另一個自己。
每一首情歌的背後,也都有一顆心碎的故事。

教中文

Image
之前在美國某廣告刊登網站上貼出了招生的訊息,每隔一兩個禮拜就得要去手動重新刊登一下。 不久前有人寫信來詢問,第一次詢問的是一位媽媽。 這位媽媽家裡有兩個十來歲的少年要找中文家教。他們的母親問了些問題,估計是要找教拼音的中文家教去他們家裡上課。 
是說,我個人對拼音是沒有偏見,只不過不管怎麼說台灣人的注音學起來就好像日本人的五十音一樣那麼好用。 如今不論走到哪裡,即便是網路上仍舊是可以看得到注音符號被廣泛地利用。 所以說來說去,我還是覺得想要學中文,就應該從學ㄅㄆㄇㄈ開始學起。 又或者,這是我個人的小偏見? 母親說在我爹那個年代,學校裡哪裡教他們什麼注音符號? 
估計也是對的。 父親離開大陸的那時候大家夥趕著逃難都來不及了,哪有學什麼注音符號這回事? 不都是一本字帖,一枝毛筆,學著寫寫國字。 一點一劃,一橫一豎的,跟著學堂裡的師傅這麼一筆又一筆,一字又一字的給訓練出來的? 只不過,對於現在啥都不會的外國人,ABC來說,光是這麼一點一劃,一橫一豎的,腦海裡可說是毫無可連結的意義。 
日本人有五十音,台灣人有注音。  上週印了些注音練習的章節,交代學生要回家練習。 
學好了注音,才能看得懂國字。 看得懂國字,才發得了音。 要不,老師這麼唸唸,回家就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這是所謂的「窮忙」。 
話說呢,最近收的這個學生,大概三十來歲,香港第二代。 太太是個台灣人,生了個寶寶,寶寶今年一歲多。 據說,他之所以要學中文除了對工作有些幫助以外,主要的是他擔心未來寶寶只跟他媽媽說中文,他會被冷落在外。 於是乎,特地想請俱有台灣口音的家教教他說中文。 另一半會說第二種語言但自己卻要請家教的人還不少。 就像學開車這件事,估計多數的人也是會花錢去找別人學,而不是請另一半來教。
自己人,有時的確是不比外人來得方便好用。 

昨日的種種

Image
昨天送返家過節的小妹去機場。 每年十一、十二月時正逢美國人旅遊最旺的季節。 除了趁著長假帶著一家大小遠行的人不說,異鄉的遊子多數也都是趁此時返家探親。 此時的機場肯定是要大塞車的。 是說,算一算舉家搬遷至此也有十年的光陰。 此時不知是不是應該用到「光陰冉冉」這四個字? 好像也不過就是一轉眼的時間,怎麼鏡子裡的人就這麼年華逝去了呢?

昨日去機場的路上路過一小段路。 初來乍到之時,那年夏天我和我小妹來過這個地方。 搬家公司除了負責我當年在紐約舊家時用的一些傢俱搬過來以外,還負責把大一那年買的小綠以火車載運的方式運到西岸來。 酷熱的夏天,我帶著小妹一起來牽車。 是說,這段記憶我隱約的記得一些片段,昨日一直想不起這當中的細節。 比方說,我們是怎麼過來的? 開的是誰的車子等等,這些事。


只是記得,那年的夏天真的是很熱,小綠的冷氣不夠強。
而我印象中是那年牽完車回來,我和小妹都中暑了。

這些,說起來就好像昨天的事情而已。 但時間算起來竟也有十年之久。

***   ********  ***
幾個月之前收到阿尼Line過來的訊息。
說是十一月底在舊金山有個婚禮要拍。

若不是距離感恩節太近,我應該是二話不說的立馬訂機票飛上去碰個面什麼的。 但感恩節對我們家來說是還挺重要的。 小妹通常都是聖誕節時飛去田納西州和夫家一起過節,而為了公平起見,感恩節都是在LA這邊過的。 所以這段時間,家人團聚的日子就無法遠行。

說起舊金山,不久前因為小妹出了點事,我還特地上去了一次。 我非常喜歡那個城市。 空氣新鮮,依山伴水的每個轉角都有一家咖啡店。 感覺上那兒的人生活的挺悠閒的。 住在城市裡生活機能很好,交通也很方便,少了紐約的髒亂,多了LA沒有的四季之分。 我覺得未來能夠住在那兒挺好的! 說它是第二個溫哥華真是一點都不為過。

這幾日頗注意阿尼臉書上的食物PO。
昨晚推薦了他幾間我覺得不錯吃的店。

是說,下次有機會,時間云許的話還是希望可以早點安排。
開車帶他去吃些以公眾交通工具到不了的美食地方。

***  ****** ***
今日最中肯:

ワーキングプイ いくら働いても報われない時代が来る。
Working Group 做再久都是白忙的時代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