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沒有故事

今日和某人的對話。 他說,他覺得以我的文筆,可以去當作家。 嗯....這職業老實說我不是沒有想過,但後來我發覺會寫字的人,並不代表非得要去當作家。 會畫畫的人,也不是非得要開畫展。 會說話的人,不是一定要去演講。 我跟他說,我有想過。 也曾經把自己手上的些文字稿投送出去過。 但,關於出版這件事,有時還是需要點運氣。 後來,不太寫了。 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 日子裡有了比寫作這件事更重要的事情。 又或者覺得好像沒什麼特別需要紀錄一下的重要事蹟。 更或者是因為沒有人會想要不斷的揭自己的瘡疤。 所有令人動容的文字的背後,常常意味著一個難以釋懷的過去。 嗯,然而試問,誰會想讓才復原的傷口一而再的滲血出來呢? 好比說現在。 不過是某人不經意地提起寫作這件事,記憶裡的檔案,再一次的被調閱了說來。 所有故事的起承轉合,再被檢視一遍。 我以飛快的速度,抵達了終點,但他們總是停留在原地。 我幻想過這世界上的千百種可能。 可能在大學畢業的那年,在紐約街頭上那個十字路口,當那個穿著藍白橫條襯衫的男孩跟我說,他喜歡我的時候,我也跟他說「我也喜歡你」。 可能我現在也是幾個孩子的媽? 又或者,可能當那個男人說不愛我的時候,我瀟灑的不掉一滴淚,立馬的開始下一段戀情。 有可能,那時候我毅然決然地返台? 又有可能,那時出了一本書? 換了一張身份證? 這世界就是有那麼多的可能。 但,不論如何,那些所有的可能,都已經漸漸的變成了不可能之事。 我很認份。 甚至覺得我應該就是會在這眾多的不可能之事中度過此生了。 以前,有事沒事還會想起來挖一下自己的瘡疤。 現在,是根本懶得去挖它。 重點是,我還是我。 我並不想改變這樣的我。 儘管我很明白這樣的道理:「想要過不同的生活,勢必要做一個不一樣的自己。」 只不過,誰又能保證當你真正的做出了改變,事情就真的會不一樣了嗎? 還是,那不過是一條岔路,最後你還是會回到原點。 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搞了半天還是走了回頭路? 總而言之,就是這麼一回事。

#關於寫作這檔事
#這世界上誰沒有瘡疤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