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3

朝會

唸書時我很少參加朝會。 特別是在五年級之後,家裡便以不方便的理由,向校方要求了免參加朝會。 以至於在我唸書的這段期間裡,很少和其他同學一起排隊,跟著樂隊進場,參加升旗典禮朝會。

說不上來這是好或者是不好。 在那個急需要同伴的年紀裡,無法和其它同年齡的孩子們一起參加升旗典禮,可能還是我這畢生的遺憾吧?! 但,這世間上確實是如此,會有很多的逼不得已,無能為力之事。 習慣了之後,便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的了。 
我向來個子就比較嬌小,所以在參加過的幾次朝會裡,我都是排在最前頭的。 不論是上課的座位還是排隊的時候老師安排,總而言之,個子十分嬌小的我,至始至終都是排在最前面。 偶而若是遇到了說話時容易噴口水的老師時,我也是那首當其衝的第一位。 這在我過去的學生生涯裡是讓我感到特別印象深刻的!
老實說,我很喜歡參加朝會。 或者,小時候的我有比較強烈的表演慾望。 唸小學的時候,時常參加演講,台灣戒嚴時期,常有許多「保密防諜」的演講比賽可以參加。 可能老師也看中了我有強烈的表演慾望,嗓門又夠大的特質,因此每年的演講比賽都會派我去參加。 畫圖比賽,由我代表,演講比賽,由我代表。 仔細想想,雖說我從未因為拿到模範生而在朝會時上台領獎,但其他倒也是小獎不斷。 
免參加朝會以後,多數是留在教室裡靜修。 有時空蕩蕩的教室裡頭,就我一個人看守,年幼時是覺得挺淒涼的。  偶而回想起朝會,會覺得那其實是人生之中很特別的一段時光,整個操場上站滿了人,聽著校長,主任在台上說話,自己則在台下與鄰近的同學竊竊私語。 當那樣的光景不再時,才會發覺如果人生可以擦掉重來,我一定會再去參加一次朝會。 

三月裡的流水帳

所以說呢,最近在忙什麼? 

事實上好像也沒有在忙什麼,然後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你會不會有這種感覺? 打從睜開眼似乎就是沒有停下來過,但其實有沒有幹下什麼特別浩大的工程,緊接著太陽就下山,很快就要上床睡覺了。 是的,這種重複行為統稱為「混吃等死渡日術」。 以下呢,請容我來說明一下三月份的總結吧!


話說呢,三月的某日醒來,我在筆記本裡記錄下這些話語:「人生在世,總有許多個「不知道」,「不確定」,「不明白」。 另外還有一個沒有,那不外就是「什麼都沒有。」。」

不知道今天會不會比昨天運氣更好一點,不確定明天會不會比今天更美好一點,不明白這世界上為什麼總有這麼多的不知道與不確定。 而這「什麼都沒有」,我以為對絕大多數的市井小民而言,就是為什麼做了一輩子,就是什麼錢都沒有存到的窘境!

我的三月,就在這「三不,一個沒有」的陰影之下開始了。


是關心,不是關係。

上個週末,我給好友們出了道題目。 作文寫久了,偶而也會出現欠缺靈感的時候。 靈感的來源,無非就是生活之中大些大小的事物。 剛出爐的新鮮事兒,又或者是某些小情小愛的陳腔濫調。 說多了,也挺無趣的,是吧?! 於是乎,上週,我在自個兒的臉書上頭,貼了這麼一條短訊,讓好友們集思廣益一番,出了幾道可能性的話題。

部落格寫久了,也是會有倦怠症的。

昨日,收到朋友的來信,他問我:「妳覺得現在的我們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 他這問題問倒了我,我壓根沒有認真地思考過,那個我曾經以為是很愛很愛的人,現在對我來說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 是朋友? 也不完全是。 是家人? 我又覺得有些差距。 很難說出個什麼特別的關係。 可後來我在想,是什麼關係,有什麼關係呢? 若一段關係之中,我們彼此在內心所設定的關係不同,我想恐怕很難有什麼長久的關係?

我以為,人與人之間所要討論的是「關心」,而不是「關係」。
少了關心,要關係有什麼用? 不是嗎?

「你若不住在我心裡,怎麼知道我想要的你的樣子?」

想要走進一個人的心理,我以為,只是想想或者是遠觀,那都是行不通的。 我們都不住在對方的肚子裡面,所以永遠也不會知道,也沒有義務去明白對方的心意。 唯有真誠地坦言,彼此善待,方有可能聽見對方微弱的呼喚。 而關於位置,我想,我們既不是玩大風吹,也沒有要跳格子,所以關於位置這件事,這件事兒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等著發爛

Image
愛情,是一顆吃不完, 等著發爛的蘋果。
初期的症狀,只是寂寞哀傷。 日子久了,就只有等著酸臭潰爛的份上了。

給某人的字條之一

給某人,

我似乎未曾告訴過妳,年輕時在課堂上,我甚少和同學玩傳字條這件事? 於是,那日收到妳夾在雜誌裡的小字條時,我很努力的嘗試著回想著校園時光。 或者,我的日子總是過得太匆忙,根本來不及停留在寫字條的日子裡? 但我記得有那麼一次,我鼓起勇氣的在課堂裡悄悄的寫下的那第一封告白的情書。

情書的收件人是我的高中同學。 話說,其實我已經仰慕他許久,特別是那雙才華洋溢,隨手執起筆,就能洋洋灑灑的畫出有趣的插畫。 我想我們都是一樣的,對於那些擁有一身才華之人,總是那麼的無法抗拒。 他們像極了一塊要命的磁鐵,使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於是乎,我終於在高中三年級的最後那個學期,在課堂裡趁著老師在台上講課之時,悄悄地寫下了告白的情書給他。

下了課,我慌忙的將情書塞給了他,接著頭也不回的離去。

這件事,說到底並不浪漫。 他並沒有因為收到了情書而感到興奮不已。 我們也沒有因此而更加的友好或者是交惡。 我和此人之間就在三年級下學期結束後,分道揚鑣。 但,命運這東西果然就是十分的難以預料,因為我想我們誰都沒有想到會在某一日再次的不期而遇。

大三的那年學期剛開始,走進生化教室裡,他忽然的出現在我眼前,臉上掛著熟悉的微笑,大老遠的跑來向我打招呼。 那學期,他坐在我旁邊的座位上。 雖然我一直記得此人的的確確曾經是如此的令我怦然心動,然而瞬間,我忽然明白所謂的怦然心動,其實並不長久? 再次相遇時,我對他的一切已經不再感到興趣。 我甚至開始意識到自已對此人某些行為深感厭惡。

但,前陣子我忽然想起了這個人。 那個驅使我寫下第一封情書的人。
(雖說情書的內容,其實我已經不記得了! 相信無非是請你和我交往之類的那些。)

其實也沒什麼,我突然地想跟妳說說關於傳字條這件事。

麗思卡爾頓之正面能量

話說日前,我去參加了醫院裡頭安排的座談會。

是的,也是因為政策的關係,所有員工必定按照指定的時間抽空參加。 座談會的主辦人,是我們醫院此次特地花下重金聘請來的國際知名五星級豪華大酒店-麗思卡爾頓(Ritz-Carlton)飯店發言人。 當然,妳可能要問說,醫院為什麼要請這樣五星級大酒店的人來演講? 這問題問的好。  殊不知近年來景氣欠佳的狀況下,許多醫院因為不善經營,紛紛倒閉關門,宣布破產的也是有的!
於是乎,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醫院採取了以經營「五星級大酒店」的方式,開始招攬南加州的客人前來居住養病! 首先是大動作的將所有過去舊的病房翻新整修過了一次,接著是將這些老舊的映像管電視改裝為高級平面電視。 再者則是將過去那些個霸佔著主官階級,又好吃懶做的員工們遣散,撤換。

然後,就相戀了。

Image
他們在茫茫人海之中,尋找。 有時近在咫尺,卻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他們相遇。 然後,他們相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