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們重新開始」

年,過去了。 我以為今年會等到了世界末日,可我們沒有。 日子,還是如此一般的像窗外的綿綿細雨。 有時微弱的不視於肉眼,有時又顯氣勢磅礡。  回顧起這過去的一年, 似乎無須談什麼關鍵字。 日子,又豈是我們三言兩語所能斷定之事。 只是,我還是忍不住的翻起了這過去這一年以來的筆記本,回憶起那似是遙遠,卻僅是昨日之是是非非。



昨天夜裡,我是在想,這一年之中最令自己感到印象深刻,且欣慰之事。 印象最深刻之事,約莫是二月初時,毅然決然的隻身前往刺青。 思想著紋身這件事其實早已經不是什麼三天兩天的事情,但好像今年二月初這樣突然的讓此事成為事實倒是第一次。 昨天夜裡回憶起那天早上,休假在家裡,醒來之後突然想著自己今天要去紋身。 圖案呢,大致就是那樣。 就這樣刺在左膀子上。

有時我在想,如果沒有認識了那個溫和的人,還會不會想要讓紋身這件事情成為事實? 還是說我會繼續的好像某人那樣,關於紋身這件事,僅是想想而已? 還是說,這一切不過是水到渠成? 不論有沒有與溫和的人相識,我都會在二月初時的某天清晨醒來,毅然決然的去刺青?

無論如何,二月初時,我完成了多年來的心願。 在左膀子上刺下了此生不可抹滅的紋路。 它總是好過那瞬間的火光,會消逝。 越美好的,就越不長久。

三月時我收到小貓寄來的禮物。 她送了我一本夏宇。 裡頭仍舊是我喜愛的那些字字句句,翻開第一頁還有那我最最愛的夏宇和她的親筆簽名。 而此時的日子,仍猶如她說的那樣「接駁吧然後壓縮」。

最後一次見那溫和的人是在三月時下著雨的某日。 我送他一串火光,他送我一隻微小的Robot。 之後我在日記裡寫著「他不會來找妳,妳也就不用再想著他。」 友善,溫和的讓日子緩慢的從我眼前經過。 有時,我在咖啡廳裡,有時,我在自個兒的屋內沈思。 畫圖,寫字,為了使自己的日子更加的充實,我去報名了日文課。 一日一日,等待著今年的世界末日。

老實說,我還真的期待著今年的世界末日。

最近,說忙不忙,說閑到也沒一日閑下來過。 每週一上日文課,週三到週五是固定了要工作。 週六週日則是忙著念書,閒來無事時做做手工藝品,消磨時間。 看看電視,讀讀小說,沈迷在書寫手帳本的日子裡也挺不錯。 前些時候,開始經營起自己的網路商店,也賣出了不少成品。 這些小收入用來購買更多自己所喜愛的東西。

孤單? 其實還好。 有時我想我根本就是寧願孤單了。 那人與人之間的種種,既不利人也不利己的。 與其傷著人,也傷著自己的,不如我們重新開始,走好自己的路。 (又或者自幼便是如此,也是愛逞強的人唯一的生存之道。)


今早醒來時窗外下著微微細雨,腦海中想起的是年初時我收到的夏宇。 於是,就讓我們重新開始,唸首夏宇的「不如我們重新開始」:

是否也受苦於春日/突發的激動/我像狗/掉著毛/許多事物同時進入/而又分別流向他處/如果一個句子到達/它必須馬上出發/並置的另有其他/但都不指向/被期待之初/複雜的生活也很無聊/無聊的生活也很複雜/這明顯的就是幾年前深愛他時設想過的/希望過幾年後不再愛他的夜晚/那就像在海上航行就像懼怕陸地/只能在海上航行噢真是喜歡海洋/擁有自己的船大部份時間住在裡面/搖晃在海上潛得深很深
再過72小時,我們便徹底地脫離了世界末日的這年。 今日我將夏宇的文字化成了牆上的裝飾。 無論日子如何的反覆,不變的是我,還有我堅持的那些,及夏宇。 我最最愛的夏宇。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