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靈魂住進了錯誤的肉身

我以為我和此人的關係就會繼續的這樣僵持下去了。 
不會更好,也不會更壞。 就是一直擺在那裡讓它爛。 

我覺得射手座的男人,都少根筋。 他們的心太嚮往自由,以至於無時無刻的像一隻蜂鳥,飛過來,飛過去。 偶而想起來了,好像記得有你這個人存在,下一秒又忘記,得意的把你拋在半空中,然後忘記接你回到地面。 差不多,就是這個樣。 但,我覺得說穿了他就是沒有很喜歡很喜歡我。 然後,我以為我和此人的關係約莫就是會以這樣的模式繼續僵持下去。 有那麼一天,他去他的巡迴演出,我在這裡繼續我的人生。 偶而他路過這裡,我們吃個飯,寒暄問暖一下,緊接著又各自分道揚鑣。 或者看場電影,或者討論一下人生的大道理。 僵持在這個不痛不癢的關係之中。 

古羅馬哲學家愛比克泰德說:「人的情緒不會受外在的事物干擾,受干擾的只有自己對事物的看法。 面對你無法所掌控的事物,就由他去。 如此一來,你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我以為我已經練就了一顆堅固的心,不受外在事物的干擾。 沈靜,自我,無礙無罫。每一次的我以為,都成了反省自己的機會。 我以為,我永遠也達不到他的標準。但說穿了,這世界誰又到得了誰的標準? 當其他漂亮的女孩們學著濃妝豔抹的年紀,我不過在積極地重新學會走路。我以為,我的靈魂已經不在這一般的世界裡,以至於我始終與這世界格格不入。 

「我的靈魂住進了錯誤的肉身。」 

我時常這麼想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