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癒

前幾天,某人跟我說他的姪子星期天打電話給他,向他訴苦。 說是陷入了低潮期,不安,焦慮的情緒崩潰。 我後來在回想,二三十歲的年紀,那時的自己也曾陷入這樣的低潮期。 入夜之後黑暗的房間裡,時不時的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的寫字。

某人跟我說,音樂是他的救贖。 二十來歲的年紀,有天他和年長些的朋友去參加音樂祭。 那個朋友,在他們磕完藥後,撥放了些音樂。 那些不知從哪來的合成音樂組曲,讓他忽然地看到了「異象」。 他說,從那天之後,他便一直在尋找那樣的音樂。 我笑說,你是磕過頭了,產生幻覺了吧?! 他硬要說那是開啟另一個人生的轉淚點,因為那樣的經驗,他就像抓到了一塊浮板。 黑暗的人生,有了亮點。 是說,我是沒磕過藥,只能意會他形容的景象。 但前些時候,看了著名作家保羅。科爾賀的「朝聖之旅」。 他在書裡也提到過看見莫名其妙的「異象」,七彩繽紛的景象。

假如說音樂是某人的救贖,我在想那二,三十歲的年紀裡找到我的又是什麼?

昨天,我帶他去參觀這次我參展的畫廊。 我們在車上閒聊,我跟他說在那段最黑暗的時期,我找的是寫作這件事。 每當黑暗降臨,情緒陷入一個無底洞的時候,我會在半夜裡在鍵盤上敲敲打打的寫字。 是說,當時不以為然。 不過就是藉著寫字來抒發,為自己的情緒找一個出口。 如今回想起來,若不是那些年在網路上這樣敲敲打打的,恐怕我不會那麼的「懂事」。

有沒有字癒?
嗯,應該是沒有完全痊癒。

但,這世界上誰的心裡沒有一點點坑坑疤疤的無底洞? 只不過是年紀越大,越是明白那些無底洞不會因為遇見了誰就完全的癒合。 了不起只是你長大了,成熟懂事了,不會再像從前那樣輕易的拿出來向世人展示。 了不起只是你終於明白,是你的走得多遠都會是你的,不是你的是怎麼也強求不來。 無欲則剛,約莫就是這個意思。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