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7

關於愛...

愛情 從八歲到八十歲都是同一個樣貌的 我想...
誰也沒有虧欠誰 誰也沒有對不起誰 誰也沒有義務在分手以後 談什麼道義上的責任...

那個男人八十來歲 那個女人六十出頭 兩人書信電話來往了幾次以後 那個女人特地搭了幾十個小時的飛機從海的那一邊飛過來預備和那個男人定終身...關於這點 我必須承認的確是需要相當的勇氣 嗯 但是八十來歲的男人和六十出頭的女人 似乎從來沒有思考過是否合乎彼此的需要? 更或者當人們忙碌著計劃未來的同時 很容易失去理智 對我來說 這是多麼不可思議 又不切實際的情感...

兩人之前相談甚歡的情境在短短的幾天之內變樣 那男人說 "個性不合" 那女人氣急敗壞的要求賠償...老實說 我實在是無法理解 或者這些年獨來獨往的日子讓我變得有些冷血 也不過只見了一次面 相識不到幾個月 這時的分手必須談論起賠償問題 是不是太嚴重了一點? 男女之間 本來你情我願 只是見了一次面 兩個活了一甲子的人 卻未了到底應該賠償多少的問題 爭執了兩天兩夜...

老實說 我同情那個男人...
連手都沒牽過 卻要花上五百塊錢美金的機票賠償費用 實在是虧本虧大了...
更可笑的是那個女人也很奇妙 她說 於情於理於法 對方都應該賠償她... 五百塊錢實在是太少了...道義上最起碼也應該買張機票讓她回去 etc...

說真的 不要說我沒禮貌 但是雖然是長輩 我也覺得這女人實在是個無賴...不可理喻到了極點了~
原本只說在我家住兩三天 結果一下子住了近兩個禮拜 吃喝不用錢 出門有專車接送 還要我用我的信用卡替她刷卡買機票 哇哩咧 又不是跟我姓 只不過是我娘的朋友 看在我娘的面子上 我已經對她很禮遇了說...

不可思議 阿米生平最討厭這種"別人家"的麻煩事..
很抱歉 某些程度上我的確是十分冷血的人 跟我沒關係的人 是死是活 跟我毫無關係 你窮 我不願意接濟妳 對我來說 世界上沒有生下來就是窮的人 有手有腳 有生命有氣息的人 就沒有需要我去接濟的必要性! 我不偷不搶 存款裡每一分每一毫 是我靠勞力賺回來的...我沒有同情心 我也害怕貧窮 因為貧窮就像是個無底的黑洞... 你永遠也填不滿的黑洞 看不見的深淵~

光是這點 我就很難和那個女人溝通...
更何況是男女之間這麼麻煩的事情...我不想淌這渾水...

愛情  誰也沒有虧欠誰 誰也沒有對不起誰 誰…

我想要的生活...

人到了某個年紀以後 就會有一種莫名奇妙的渴望..

如果不是太成功 那最起碼也不要太失敗 如果不是太富裕 那最起碼也不要太窮...如果不是高級主管 那最起碼也要是個可以受人尊敬的高級職員 如果到了這個年紀還保持單身的話 那最起碼終日奔波勞碌的日子需要有它一定的目標與代價...總而言之 人生 走到了某個年紀以後 我覺得都會有一種渴望 不論是哪方面的渴望 多數都和未來人生是否能夠得到安定有所關聯...人際關係上要有所安定 退休後生活上要有所安定 工作職場上也要有所安定...

上禮拜我們醫院老闆Call我...老實說 我小小緊張了一下 因為我們老闆會找人 通常都不是什麼好康的事情! 而且我們老闆 嗯 他看不順眼的人事物 他的那張嘴肯定會開始批哩啪拉的確定先把對方罵的狗血淋頭 再聽對方有什麼極度愚蠢的理由要解釋...還好 平常我總是中規中矩的 盡量不要再老闆面前出現 沒事的時候 有多遠躲多遠的原則下 在這家醫院做了兩三年都還能平安無事...

重點是 他上禮拜五找我 嗯 他和他老婆再外投自己開了一家藥房 因為要出遠門的關係 所以需要人手去代班幾天...(啊~ 果然不是什麼好康的事..) 原本以為我這禮拜可以有連續四天的休假 結果因為老闆開口了 所以不好意思拒絕 不過老闆說 可以領現金..(嗯 不可否認 我的確是個見錢眼開的人)

嗯 老實說這家店又刺激了阿米我想自己開藥房的渴望...

請問有沒有筆?

我的工作時常需要用到筆...
多數時候以黑色墨水筆為主 法律上規定 只有黑色墨水筆才算是正式經由法律認證許可的合法文件 我的工作則必須一切依法行事 所以不論是秘書訂購的 或者是藥商贈送的 只要是筆 那都一定是黑色墨水..

我的口袋裡常常會不知不覺的 多很多枝筆 大概是職業的關係 隨身都必須帶枝筆 不時的會有需要簽名的東西 好比說助手準備好的注射藥水 秘書遞來的簽名文件等等 習慣性的我都會先在口袋摸摸 如果摸不到筆 就會慌亂的四處張望 失去某種程度的安全感...

久而久之 看到桌上有枝無人認領的筆 習慣性的我就會往自己口袋裡放..
插著插著 白袍口袋裡的筆越插越多 藥房裡的秘書因為知道大家用比速度很兇 所以特地幫大家買了好幾打的筆 嗯 但是其妙的是 很多時候 第二天一大盒筆就會不異而飛..

前天晚上去參加一個歡送四年級畢業生的晚餐會 大傢伙談論起藥房裡的筆 阿米才突然驚覺 嗯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我養成了這種"收筆"的習慣 上班前身上大概只有三枝筆 下班時間一到 摸摸自己的口袋 突然間暴增了四五枝筆 反正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誰的筆 看到桌上有人忘了把自己的筆拿走 我就會替她們收起來放在自己的口袋裡..

我家的筆筒裡插滿了不要錢的筆 藥商的 Office裡的...
我覺得我是個一輩子都不缺筆的人...

前些時候去逛街買東西 刷卡時收銀員要我等等 他四處的翻箱倒櫃 嗯 阿米這時不慌不忙的掏出皮包裡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收進去的筆 我跟他說 "筆嗎? 我有..." 那收銀員一臉尷尬的表情實在是令人印象深刻...

『筆嗎? 我有~ 』

誰要是用了我的筆又忘記還給我的 嗯 阿米會像個討債鬼一樣 盯著對方問..
"我的筆咧? 把筆還給我!? 有沒有筆? 我的筆咧? 還給我...還給我~" (重複回音中)

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病態???

曬了26年月亮的貓

初夏的LA 到處都是貓...
我無法想像 那時沒有養貓的日子 每到了夜晚聽不見貓兒躡手躡腳的在屋裡左踏踏右踏踏...貓兒會曬月亮 特別是到了夏天來臨的時候 外頭都是貓...

因為愛貓 所以當我知道百老匯的貓劇要在LA演出時 去年就訂了票...這次貓劇在洛杉磯Cerritos市演出 一共三場 星期五 星期六 和星期日晚上八點

世界上第一場貓劇在倫敦 1981年5月11日 The New London Theatre 改編於T.S Eliot寫的一本書 名叫"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Cats" 故事的大意圍繞在不同的貓 月光下貓族開著舞會 每隻貓有他們的特色和另貓族感到驕傲的過去 昨天貓劇剛好滿26歲...這些貓貓也在全世界各地開了26年大大小小的月光舞會

第一幕
午夜,人行道上沒有聲響。


……直到第一隻潔裏珂貓的到來。
接著,一隻一隻的貓兒出現在廢物堆積場的各個角落。今夜是一年一度的潔裏珂舞會,所有的貓兒們都在這裏彙集,快節奏的音樂很快地沖斥整個舞臺,整個劇場。所有的貓兒隨著音樂舞蹈歌唱。在歌聲中他們演譯出潔裏柯貓引以為傲的特色:“我們能在空中舞蹈,像高空秋千,我們能翻雙筋斗,在輪胎上彈跳”。

因為人們(觀眾)出現在貓兒們的天地,貓兒們起先對入到它們領地者心存厭惡和懷疑,但是很快地他們接受了陌生人的觀察,並且向他們講述了貓兒的三個名字:一種是家裏的日常稱呼,一種是有尊嚴的獨特名字,另一個則是只有貓兒自己才能知曉的秘稱。純潔的白貓 Victoria 表演了一首獨舞,象徵著一場舞會的正式開始。

強健的灰貓 Munkustrap 是貓族首領 Old Deuteronomy 不在時的管事人,也是小貓的守護者。在故事裏他充當旁白的作用,給幼貓(及觀眾)講述潔裏珂的規矩,並介紹其他的貓上場。

Munkustrap 給小貓解釋了潔裏珂舞會的意義。這個一年一度的月圓之夜,是只有貓類才能體會它的魔力的,而且,他們一族的首領 Old Deuteronomy 也將會在黎明到來之前,從族裏選出一隻貓來,送上雲外之路(Heavy Side Layer), 從而獲得重生。因此,在這個舞會上,各種各樣的貓兒們都要登場介紹自己,希望能去美妙幸福雲外之路。

接下來 Munkustrap 介紹了 JennyAnyDots,她對待所有的…

一切都是錢惹的禍...

95度的氣溫 艷陽高照...這禮拜遇上一年一度的"醫院週" (醫院為了慰勞辛苦工作的員工 特地設立的一周) 有的吃還有得拿...前年 嗯 我忘了送什麼了 不過去年送了一個不錯的午餐袋 今年送一個500c.c的保溫熱水瓶 外加提袋 上頭當然還印了我們醫院的名字 人人有份 星期一發禮物 星期二是夏威夷日 所有在職員工可以穿著打扮充滿夏威夷風參加抽獎 星期三有KTV大賽..員工可以自行參加 獎品是一台IPOD...

聽起來的確不錯..

不過 不是我要說 吃的是一年比一年還要爛!!

我記得第一年轉到這家醫院時 還有現場烤肉 第二年的食物明顯少了許多 到了今年 雖然是outback steakhouse來的BBQ雞塊 不過 嗯 會不會也太小氣了一點? 連飲料都只有一種選擇 而且還是最便宜的飲料粉製成的糖水...由此可見 為了加蓋醫院附屬的新大樓 我們醫院肯定是花了不少錢 再加上近年來景氣長期低糜 導致我們的食物份量遞減 一人限量一小盤 幾塊雞肉還得要跟打賞的人要個兩三次...

我覺得吃的不好也就算了 嗯 那起碼也要把薪水算的準確一點給我..
上禮拜發薪水 結果發現薪水少了幾百塊錢 嗯 一氣之下跑去會計部查問 結果會計部的答案是 嗯 因為妳都是晚上五點鐘才打卡吃晚餐 所以 應該算是上午班 這樣的話 三點以後額外的薪水不能算在內...(嗯 這中間相當複雜 所以暫時省略) 總之基本上如果我午餐打卡 那工資就有不同的算法...

哇哩咧~ 這是哪門子的算法?!

所以最近我都特別注意什麼時間打卡...
甚至於身上除了帶了一台BB call以外 還多帶了一個計時器...每天定時打卡...
我倒要看看光是午休時間 早打卡和晚打卡到底有什麼區別?  

這個禮拜五 我要去看CATS...
嗯 生平第一次花錢去看舞台劇...

說起來我應該是個蠻節省的人...以前當學生的時候 很窮 又不好意思用父母的錢去享受 所以當很多人花了七八十塊錢去看過舞台劇的時候 嗯 我都把那些錢省下來 開學的時候拿來買課本用 (那時光是一堂課的課本就要百來塊) 嗯 我在紐約住了那麼多年 真的從來沒有看過舞台劇...等到自己賺錢的時候 又捨不得花錢去看一場舞台劇...嗯 不要說舞台劇了 老實說 我覺得STARBUCKS都是奢侈品...自己泡一杯即溶咖啡省錢也可以達到攝取咖啡因的效果...

我娘常說 我對…

我要 我要 我就是要...

上禮拜才剛職完那個大夜班 沒隔幾天有天休假 手機開始響 上面的來電顯示是"Unknown" 嗯 通常這種情況只有一個可能 就是醫院打來找我的...聽秘書說 今晚大夜的那位藥劑師因為心肺復甦執照過期 所以暫時不能來上班...

哇咧~ 對我來說 這是非常的晴天霹靂...
雖然我是一千萬個不願意再做一次大夜班 但是人家一但開口 我就沒辦法Say No..

我發覺我對電話有極大的恐懼 說真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太喜歡電話這種東西 通常人家打我的手機都是問人在哪裡? 什麼時候到之類的問題...電話對我來說 必須是要有目地的! 若是你突然打個電話過來 想要噓寒問暖 我可能還會懷疑對方的動機...相反的你若Send Email給我 我倒是挺能夠欣然接受的...所以 很多時候 我覺得手機啦 電話啦這種東西是一種附屬裝飾品...沒什麼事情 我不會去打電話找朋友閒聊 當然對方也最好不要打電話給我...

講電話 我認為 必須要有動機...  

早上睡到九點起床 中午吃完午餐後小有睡意 想說躺下去看看能不能睡到五點半起床 然後梳洗一下吃完晚餐 時間剛剛好...人才剛躺下去 我妹就打電話過來 問我上次在SF幫我姪女買的那隻小海獅是哪一家賣的? 還不就是我們家的小祖宗...她前陣子跟我娘說 『奶奶..這個海獅沒有氣了』(小朋友覺得東西抱久了 被壓扁了 就是沒有氣了) 於是我娘問她 那要不要再買一隻? 從那次以後 每次去玩具店 我就幫她找小海獅...

『人類的慾望是與生俱來的...』

我覺得說的真是一點都沒錯...睡醒了吃 吃了又睡 等大一點了以後 看到什麼就想要...要與不要這種事情 似乎是出自於本能...

我妹說 她下午翹班出來 一個人跑去漁人碼頭逛了四十幾分鐘 也沒看到像我上次買的那麼大隻的海獅..結果回到公司以後 還是上amazon郵購了一個20"的海獅...白白浪費了九塊錢的計程車費...還有一個下午的勞動費 回到公司臉都黑了 秘書問她 是跑去哪裡了? 她說去漁人碼頭找海獅...被祕書笑了大半天..

嗯 以前我妹是家裡的么女兒...比較受寵一點...
風水輪流轉 我姪女現在是家裡的小公主...

公主有旨 『要買一隻大一點的小海獅!!』
臣等不得不聽令...拋頭顱 灑熱血也要完成公主的旨令...

依賴

咖啡 使人依賴
抱枕 使人依賴
電腦 使人依賴
信仰 使人依賴

只要東西用久了 就會讓人產生依賴...
最糟糕的不是咖啡 不是抱枕 不是電腦 更不是信仰...糟透的是產生依賴的人~

『無法預知是誰 但我們可預知的是權力必定使人腐敗.. 所以 不論他(她)怎麼爛都好 最多只能坐上八年的時光~ 』

昨天和一位同事偷懶一起去吃冰淇淋時聊起來的事情.. 不論哪個國家 哪個領袖 看來 只要是權利都必定使人腐敗...我同事說 嗯 就是知道她們都很爛 所以只准她們爛八年..

剛剛當選的的頭兩年都在混 吃喝玩樂大好時光 第三年偶而會想到做點事 第四年會比較拼一點 因為要競選連任 等到真的連任了以後 第五年 第六年 第七年 一年比一年爛 因為只要連任了以後 反正也不可能在繼續連任下去了 所以即使爛透了 也沒什麼關係~

嗯 咱家的小布也是這樣..
再怎麼爛 也不可能爛過第三個四年...

東西 使人依賴
而權力 則使人腐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