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最親愛的昨天。最最重要的現在...

給芥茉綠和貝姬...

上次給寫給妳們的信件裡 我很刻意的跳躍了這個歲末回顧的主題...每年到了這個時候 總是會有人這麼問起 我對過去的觀感與面對未來的展望...這類的問題 我常需要思考許久並且在心中產生更多的疑問句...問的人想知道多少那些關於我過去的日子? 他又應該知道多少? 他需要知道多少? 我應該以多少的份量來回答...是用上簡單扼要的句子 還是以大量囤積文字的方式來形容? 他是不是會對我所做出的詳細說明感到厭煩或者無趣? 我很怕遇到類似這樣的問題...總覺得這一個問題的背後藏有著更大更龐大的問題...

多數的時候 這樣的一個問題往往不只一個問題那麼樣的單純...
就像一座橋 用了無數條更多的線拉扯而成 就像一個人能擁有無限量大的思想...而一個人的思想是無邊無際的曠野 妳可以在這樣的曠野上堆積出千萬種千奇百怪的花樣 像貝姬的夢境裡在芥茉綠的身上套上了游泳圈 (我姪女有個綠色的烏龜頭 我倒覺得很適合芥茉綠) 如此一來原本看似簡單的問題 似乎並不那麼的單純簡單 複雜的像寒冬過去後曠地上冒出來的青青小草...

清晨 我和朋友聊著...
突然 我感覺我像一隻被困在地球上的外星貓 試著說些跳脫了自我以後人類的語言...妳聽得懂也好 聽不懂也罷 過去的日子裡我一直有這樣的感覺 一直像這個空地上的外來者 四周空無一物的一大片綠野 偶而隨著地面上的風吹草動 天空裡雲朵飄過 一場大雨讓我感到興奮不已...但那股外來者的感覺始終就是揮之不去 一種不屬於你也不屬於我的感覺 存在在一個沒有過去不邁進未來的世界裡...或者 因為潛意識中一直是身處於這樣的境界之中 也就沒有所謂是不是深陷 會不會沉淪的問題...

我有位同事單槍匹馬的選擇在2008奧運前到中國遊玩 一個人帶了一本筆記電腦 途中不停的記錄下她在中國看到的種種奇特景象 包括了人們是如何帶著異樣的眼光觀看她的金髮碧眼以及她必須行走30分鐘的路程尋找地圖上那家歇腳的餐廳在抵達目的地以後發覺是做修車廠...在旅行的過程中她不段的以電子郵件的方式紀錄眼前的景象 那細膩的描述彷彿置身於當地的場景...從她在當地寄回來的電子郵件裡帶著我們行走她走過的旅程 我以為 文字的力量就是這樣的...使閱讀者身歷其境並將思想的空間無數的放大 在她形容著四處尋找乾淨的廁所時 腦海裡浮現出那樣的畫面與窘境 當我描述著孤寂的曠野上有一朵綻放的小花時 妳開始想像那朵花的種種細節...閱讀中妳淪陷於故事裡的情節 而我則是一隻被困在地球上的外星貓 試著以人類的語言訴說一則簡短的故事與故事裡的人...

說了那麼多 我終於要回答芥茉綠的問題了...

去年我許下了這樣的心願
               
                "在能畫畫的時候 畫下更多的畫...看更多的書 寫下更多的文字 即使一個人也要快樂..."

終於 我相信 人的願望不要太高不要太難實現...這樣到了年底的時候 才不會因為願望遲遲無法實現而感到挫敗感特別強烈 也不會因為未能達成的願望感到哀怨不已...至於今年 我想除了以上的那些以外 我會附帶一個這樣的條件 既然我一直感覺自己就像一隻被困在地球上的外星貓 那麼請祢讓我遇見另外一隻這樣的貓...如果他也住在這個星球上的話 我想遇見他 有著共同的言語 我呼吸著他的呼吸 繼續在"自我放任的性格缺陷症"中記錄下真實 一起在清晨醒來時 溫習著夏宇的(莫札特降E大調)

                        『我轉過身
                            感覺禮拜一新刮好的臉頰輕輕
                            擦過左邊的肩膀

                            最最親愛的局部
                            最最重要的現在』

我深深的相信 人的願望不能太高 太難實現 否則未來的挫折感也會越大 在我很無俚頭的形容了一大串與芥茉綠原本的問題無關的大小事件以後 回到妳最初的那個問題 我想 在2008年 能畫畫的時候 畫下更多的畫 用簡單的線條與色調 看更多的書 抄寫更多的詩詞與短句 寫下更多跳躍式的文字和日記 另外我想遇到一隻這樣的貓 一隻真真正正懂我的貓~

寒冬中不能沒有的美聲男子: Josh Gorban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學禪

關於朋友兩三事

A perfect shape of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