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生是一場公路電影...

上禮拜 我和朋友聊起..我認為我自己的記憶力 一直是屬於片段式的紀錄影片 影像不斷的在腦海裡面播放著 很多時候因為它不停的不停的轉動著齒輪 因此有些事情很容易被遺忘在哪個角落裡 好比說 前幾天下了班 順手的脫下了右手上的電子自動錶 放在外套口袋裡 第二天上班前不管怎麼樣就是找不到那只錶 我摸索了大半天 翻遍了每件外套的口袋 很奇怪 就是找不到那只我一直以為被放在外套右邊的口袋裡的電子自動錶...事隔幾日 我似乎也忘記了我還在尋找著這只錶...一直到方才 我開始對你形容著 我記得我掉了一只手錶的這件事情...

諸如此類的事件 不停的在我腦海裡面上演著...
我記得某些事 但同時我好像也忘了一些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一條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另外一條線)

對我來說 時間 大致上是這樣的型態 兩條平行的線 同時的再向未來延伸...我們, 我是說 我們每一個人, 同時的身處於兩條平行的線上 在某一個特定的點上 妳會突然的和另外一個自己相遇 並且將過去的妳與現在的妳兩者緊緊的相連交扣在一起 此時出現的是一條交錯的景象....

                          ∞

我的記憶 大致上就是這樣的情況...

當現在的自己與另一個自己相遇時 現在所發生的事情與影片中某個片段發生摩擦 而此時你所看到的事摩擦之後產生出來的景象 畫面糢糊 搞不清楚到底在形容著過去還是現在...跳Tone的情況十分嚴重~

我手邊有一張CD 裡頭裝了部分值得留念的片段...
我的記憶裡 這些人佔了許多重要的地位...

那天晚上 她們買了半打的水果酒 三個人窩在那個小房間裡...每年的12/31 我都會記得阿計大老遠的漂洋過海來過千禧 在觀光區買了一個很貴的相機電池 撿了幾片天空裡飄落下來的碎片 照下幾張曲終人散後的寂靜街景...以及後來第二年她們在福華飯店裡寄出的短籤 她從墾丁帶回來的那罐沙 還有我用禮物袋收集的她寄來的明信片...

我儘可能的避免用回憶的手法去形容我和她們摩擦後產生出來的景象 每次我用這樣的手法寫下紀錄時 阿計會跟我說 她說我老是害她哭的稀拉嘩啦...嗯 阿計就是這樣的人 個性直得要命..不爽一個人的時候 就乾脆不和那個人來往講話 對於看不過去的事情 要是和自己沒什麼關係的人 她也懶得和對方說些什麼...至於Sony...嗯 有陣子我一直以為她是俠女 嗯 你知道就是愛行俠仗義 打抱不平的俠女...

甜豆 我在寄給她的聖誕卡裡寫下了類似這樣的字句 "兩個孩子的媽~" 但是 甜豆在我的心裡還是當年的那個甜豆..愛寫流水帳 我很喜歡看她寫著這樣的流水帳:

我很少談論起 我對她們的感覺以及這些年所有和她們有關的記憶...

有些片段 你記住了但未必會在被提起 有些則是被忘記了 一直到有一天有人在問起時 你才又回想起 我的記憶 大致上就是經由這些大大小小不同時段出現的不同畫面拼湊而成的 老實說 我並沒有特別想回到某個特定的舊時光裡...就像看一部正在上映的電影 當你正紮實的活在那樣的情節裡時 你要怎樣不斷的將不斷向未來延申中的畫面靜止?

我只是這麼想著...

會有那麼一天 我站在義大利哪個著名的廣場上 突然的 我想起了你(妳) 而那些被置放在角落裡的一些景象...來往的人潮像個靜止中的畫面 細細的出現些雪花般的雜訊...彎下腰 觸摸著你觸摸過的地球表面 妳在那個世界裡和另一個世界裡的我緊緊的交扣在一起...

分不清舊的新的

因此 我想問題並不在於我最難以忘懷的時光 問在在於...
你想知道的是我心裡的哪個片段? 而你 又出現在我哪一個現在?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學禪

關於朋友兩三事

A perfect shape of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