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心裡都住了另一個人...

給貝姬和芥末綠...

老實說 這些年我儘可能的不去思考有關「為什麼而離別?」 「為什麼而相遇?」 的問題...然而 我卻堅決的相信 每件事情的開始 背後都有個深遠的「意義」...例如 為什麼要吃飯? 什麼要說話? 為什麼要寫信? 為什麼當我們終於鼓足了勇氣離開某個地方的時候 會突然的聽見自己身體裡面發出的輕聲細語?

「有些人進入你的生命裡,就是為了離開。」

這是上個禮拜 我在袁瓊瓊的部落上不斷琢磨的一段話...孩子靈魂進入母親的生命裡、男人進入了女人的生命裡、太空裡飄落的隕石進入了地球表面裡、車子進入了隧道裡、一封從他鄉捎來的文字進入了心靈裡 諸如此類的進入著 目的「就是為了離開」...

我曾經試過把自己孤立起來 像生活在荒郊野嶺的高山上 或者雜草叢生的小島上...我也嘗試過一週不和人交涉 然而最後總是因為某些很可笑的理由破局...比方說 就當我下定決心 單獨遠走抽身離開的那一霎那 總是會有些人進入我的生活裡...才預備好離開的興致就這樣被打斷 (相信面對BLOG改版時的Gra就是帶著類似這樣的心情)

後來 我為免去這樣反反覆覆在情緒上的折騰 習慣性的在一開始就分析著該名闖入者 是「屬於離開型」或是「現在不離開但難保未來不會離開型」仔細想想 或許真的是個性使然 一樣的人生 每個人在進入與離開之間各持己見...

我從來不眷養容易死亡的生物 過去 我曾養死過小白兔、小文鳥與仙人掌 這些全部被我列為拒絕往來戶! 在進入與離開的過程上 我開始有了「選擇性」選擇和誰交往 選擇和誰在一起 選擇讓誰進入 讓誰離開...

有陣子我很喜歡林夕的寫的東西 歌不像歌 詞不像詞的林夕很對味 這是林夕寫的「百年孤寂 」...
       
林夕,他病了...
只是我在想 或許每個孤寂的人都有病...

袁瓊瓊說「每個孩子裡面都有個老人」 等老人長出來了 我們便忽然的過了一生...

老實說 我不知道這是一個「開始」還是一個「分離」但我知道 很多時候我的心裡住著另外一個人...這個人常在相遇時若隱若現 此刻正和茫茫人海中的妳們緊緊的相連在一起 卻又在同時戰戰競競的拉遠著距離像個局外人...

我的心裡 一直住著這樣的一個人~  

ps.  這些天比較忙 這封信就這樣托托拉拉的分了兩三天才完成 :)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