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事情都有個開始...

給貝姬和芥末綠....

上了網 我看見自己Bloglines裡頭出現了數筆更新 妳們知道 人一旦養成了某種習慣 那些習慣不論是好是壞會像一隻黏在皮膚上的水蛭 緊緊的扒附在身體的某個部位上 大量的吸血 直到他的腹腔裡積滿了鮮血剝落離去...閱讀 對我來說是這樣 感情 也是這樣 我們就像生活在藻澤裡頭的小水蛭 依附著彼此的情感過活...『有你不行 沒有你也不行』我渴望自由的來去 但同時也仰賴著他人的存在...

我喜歡將人來人往的人生比喻為乘車...更具體的來說 是一輛【公車】...而我是車上的一名乘客 車上來往的人我和他們一一的相遇 一一的別離 一次一次的重複的說著親切的話語 一次一次的因為他們突然的離去 內心因此感到難過不已...柏拉圖說: 『現實世界並不是靜止死寂的,而是處於生滅變化之中...』我不知道我應該將這些人與人之間來往的過程 歸納於感覺或是現實之中? 這兩者之間 看起來像個極端的世界 卻有緊緊的相連著...或者 不論「現實」或是「感覺」都同等的重要

前些時候我和某人突然有了這樣的對話 「世界在變,我們不變」...當然在我們相互的交換了觀點以後 變與不變的問題上我們仍各持著己見...在我看來 這世界在變 除了全球暖化以外 青菜變貴 油價變高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取決於利益 當年 那個妳深愛不已的男人 在妳心中突然輕微了許多...當感覺不存在的時候 即使仍維持著某種特殊的關係 仍抵不過生活之中那份微妙的轉變...

我在想我是個沒有秘密的人...
一但產生了「感覺」就必須將這份感覺付諸於現實上的行動...

我難過 所以我哭了
我開心 所以我笑了

因此『曖昧』 這東西 不存在我的字典裡...雖然過去 我也曾因為暗戀著某個人在夜晚裡久久的難眠 這樣的情況最多不會超過半年 我更加無法想像明明喜歡一個人卻要因為害怕對方察覺而小心翼翼的掩飾自己 不讓對方發現的生活 那會使我痛苦萬分! 「如果心靈是支配者,那麼心靈將把一切都支配得很好,並且把每一特殊事物都安排在最好的地位。」因此我常讓心靈支配著我生活上所有的大小事物...包括了今天要寫下什麼樣的文 穿什麼顏色的衣服 想念誰? 走哪條路...

每到一個城市 我都會希望擁有一份該城市裡的紀念品....多數的時候這份紀念品會是當地的明信片或鑰匙圈 價錢便宜卻能長久留念的東西 就明信片而言 我喜歡在明信片上印上當地的郵戳 這點對我來說十分的重要! 好比不久前我同事正巧到歐洲旅遊 臨走前我就特地的拜託她幫我從當地寄明信片回來 上面必須要有當地的建築物與郵戳...

我喜歡買書 但是很多時候 我搞不清楚我究竟是想看那本書或者是純粹只是當時在腦海裡閃過"我必須購買這本書"的衝動...有的書 買回來我可能只翻了兩三頁 有的書則是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翻閱 我抄寫下書裡令我感動的句子 反覆的朗誦...

我喜歡書店 倒不是書架上某種類型的書籍 而是因為書店裡的味道...

最近我購買了這些書籍:

《雨季不要來》三毛
《三城三戀》鍾文音
《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幾米
《唐吉珂德》塞萬提斯
《Born On A Blue Day》Daniel Tammet

另外還有兩本工作上必備的《Tarascon Pocket Pharmacopoeia 2008 Deluxe Lab-coat Pocket Edition》與《Tarascon Internal Medicine and Critical Care Pocketbook》

印象中我一直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再也不用煩惱"唸書"這件事...然而後來 當我終於不用再為了唸書而唸書的時候 才發覺原來人的一生將與書籍產生密切的關係 唸完了一本會讓你想唸第二本...唸完了第二本 妳發現另外一本 如此的永無止盡...

關於貝姬的兔子...

我記得小學五年級的時候 我娘在菜市場給我買了兩隻"迷你兔"...聽說兔子吃草 所以那陣子我爹娘很努力的四處去割芒草回來給兔子吃 起先我把他們養在籠子裡 但是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 這兩隻號稱迷你兔的迷你兔到後來變得完全不迷你 我家過去是個三層樓高的透天<span style="font-family:Arial;">厝...三樓是自己加蓋出來的違章建築 有水塔 有個小小的迷你庭園 這兩隻不太迷你的迷你兔就被養在這迷你的花園裡 蹦過來蹦過去...

有一天其中有一隻迷你兔完全不顧自己死活的蹦到水塔邊 除了嚇了家人一跳以外 那些貝姬口中『小小的一顆顆萬人仙丹』也成了『圓滾滾的芝麻湯圓』 當然每天我的爹娘還是帶著家裡的鐮刀四處尋覓芒草...最後終於 在一個寒冷的冬季 兩隻完全不太迷你的迷你兔成了桌上的「三杯兔」....由於屠殺的過程太過血腥暴力 為免我再次心靈受創 故略過

從此以後 我拒絕再飼養這些號稱迷你兔的動物...

前些時候 我娘再次提起了購買迷你兔的事情 而我也幾乎接受了『小姪女需要養寵物』的理論...那天我們到了跳蚤市場 正細心挑選小兔子的同時 我在玻璃櫃外看到了穿流在兔子身上的小跳蚤 那景象引起我全身一陣搔癢 很難想像把這樣的兔子帶回家後 我的貓 是不是又會出現身上有跳蚤肚裡有小肥蟲的困擾...

為了杜絕這些經由飼養迷你兔所帶來的種種困擾 我認為 這世界上只需要一種寵物 而這種寵物最好是貓...(這讓我想起了另一個話題 為什麼男人不能是貓? 乖巧 又不用過分的照顧牠...)


後記:
昨晚下班回到家後看見客座夫人來信...深夜裡我在黑暗中敲打下這封信..
我不記得第一次寫信是什麼時候 第一次寫給誰? 但是我記得每次收到來信時 我總是會慎重其事的寫下心中想要留給對方的字字句句 包括了信裡所用過的每個字...人與人之間的『相遇』 第一次 從文字開始...

透過文字表達的方式 第一次讓我們更加的接近...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