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有一朵花...

給芥茉綠和貝姬...

入冬以後 前天早晨我看見遠方的煙火 一團濃濃的煙火 在LA的那一頭燃燒著...像極了那年我在紐約從405高速公路上暸望著世貿大樓方向的那團煙火 緩緩的從地面上升起 囤積在半空之中...那年入冬以後 一天 我誤闖進了拉起了護欄的禁地 看不出來事發當時的經過 地面上只剩下一塊塊潮濕的泥巴地與破碎的廢棄屋瓦...

"時間的經過 是件不可挽回的事情"

後來的天空裡出現了兩道光...兩到藍藍的光線...
像極了外星人爭霸地球後在地球上留下的兩條通道...

我的墓地上要有綠蔭的草地 四季裡充滿了花香 一塊石灰做成的墓碑 墓碑上記載了出生的年月日與長眠於此的那日 上頭 有我的名字...名字的大小與墓碑的size成為相等的比例 我喜歡 "Comic San MS"的字體 名字的下方 用著中文標示著這樣的短句 "米,是芭樂米的米"...青青的草地 附近住著一些其他的"鄰居" 在山上 我想有個看海的位置 夏天來臨的時候 海風襲捲著海水味吹上岸...這時候 有一隻蝴蝶在我的腳下採著花蜜...我在想 如果 我的墓前只能有一枝花 那會是朵誰帶來的花?

可能是妳? 也可能是我說的那個男人..

"在入冬後出現 在仲夏時離開..."

當然 我想我會為了他的出現與離開 感到萬分的感傷 當然 我想最後我會像大多的女人一樣 推翻著"入冬出現 仲夏離開"的說詞...像芥茉綠口中說的那些癡人一般 把對方愛到整體全數的融化 溶進自己的血液與細胞裡 然而 終究會有那麼一日 入冬後 他帶著一朵花出現...踩在我綠蔭的草地上 五月的天空裡飄著雪 我的石碑上棲息著一隻蝴蝶 他帶著微笑 注視著名字下方 那排以中文標示著的短句 "米,是芭樂米的米"...

他彎下腰 將那朵花插在我的胸前...
遙望著遠方 憶起我的字字句句...包括了當時 我是如何斬釘截鐵的對他說 "請你在入冬後出現 在仲夏時離開"的嚴肅表情以及當他收拾著行李打開門前我是如何的抱住了他的大腿 哭的稀巴爛的經過...他憤怒 因為當時我是這麼對他說的"在入冬後出現 在仲夏時離開" 但事後 我又出爾反爾的扯住他的大腿...在某個夏季 發出了悽慘的哀號聲~

入冬 我住的城市不下雨 因此山上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我在想 如果只能一朵花...你們會收到怎樣的花?

有時 我在想

『寫字,會讓人提早遇見真相  而米,則是芭樂米的米...』

現在說的 到那時到底還算不算數?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