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06

一樣貓 百態人生

多數的時候 巴斯特都是在睡覺...
趴著睡 躺著睡 早上起床時 像恐龍一樣蹲著睡 兩隻眼睛眨呀眨 很難理解貓
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所以 我喜歡貓 因為多數的時候 我也是呈現在
"睡眠中"

同事說"You're in a world of your own"  說的頗有道理的 多數的時候 大家很難
猜測我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開心 或者不開心 生氣或者是 不生氣 就是以沉默
的雙眼 眨呀眨 心裡盤算著該盤算的東西

很恐怖 很奇怪 很難摸清我到底有什麼樣的感覺..
所以 我喜歡貓 像我一樣 那麼神秘 並且能夠盡速的安逸於多變的環境...
受到驚嚇 受傷時 就像貓一樣 躲起來 直到危險離開 確定了周圍是安全的了
以後 才慢慢的爬出來

老實說 我以身為一隻貓 感到驕傲!!
------------------------------------------------------------------
其實 這世界沒有誰真的了解誰 就像人永遠不會了解貓 貓永遠不會徹底的了
解狗 而狗 永遠也不會理解貓的心裡 曾經是那麼的堅持到底 即使人生 充滿了
各式各樣的百態 不論起飛或降落 不論向上攀升 或從高處墬落 我以為 這世界
沒有誰真的了解誰...為了人也好 為了貓也好 為了狂吠不已的狗也好

"神秘" 原來是為了保衛離別時的哀痛

走了一個人 來了一隻貓

很多時候 是這樣的...
遺失了些什麼 又重拾了些什麼
走了一個人 所以來了一隻貓...

然後 在往後的日子裡 凡是與貓有關的一切
都特別的有感覺...

就好比 前幾天在路上看到那具被車輾死的
小野貓 血淋淋的倒在馬路上 好慘 好可憐

到底是家貓好 家貓 幸福的倒在暖被裡
呼呼大睡~

走了一個人 來了一隻貓
突然間的 激發了我內心的戀貓癖....

如果 戀愛是一種病 那戀貓肯是一種醫不好的絕症!!

失敗的出口在60B

一早起來 天空灰成了一片 睜開眼看了看鬧鐘 跳下床差點睡過了8:40和牙科診所預約時間 迷濛間 想起昨晚呼叫器突然響起的過程

"12:59am"

印象中我看了看桌上的鬧鐘 是12:59沒錯 以為是同事在開玩笑 一連兩天BB Call都是在同一個時間響起 你知道我非常害怕這種在凌晨突然響起的電話或呼叫器 巨大的聲響劃破一片黑色的空間 好像即將有重大的事件要發生 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呼叫聲 除了害怕以外 是沒有期待的!

電話接通 我聽見同事在電話那頭 不安的情緒 是啊! 正常人誰會想到在凌晨2點鐘進行換肺的重大手術 手術室裡打電話來通知藥房準備 同事到底經驗還不足 緊張的傳呼了好幾位其他同事 原本應該也是可以像其他人一樣 關上call機 假裝不知情的倒頭繼續睡 但我不忍心

一般正常人的確是不會在凌晨兩點鐘進行重大的換肺手術 偏偏就有些行為怪異的醫生們鍾愛在眾人皆睡 為我獨醒的時段裡手術 但 想想也是的 到底有誰會知道 是"無常"先到 還是"明天"先到? 一個人的死亡 相當於另一個人的重生 每一秒都珍貴

************************************
故事的開始是這樣的

空洞的大樓裡 他和他設計的球鞋一起從高樓上跌落 回到了家中 清空了所有的家具 一把即將穿透他身體的刀刃和雙雙繫好鞋帶的那雙球鞋 他說 在這之前他收集了不少人的"最後一眼"

這時 電話突然響起...
電話那頭傳來了他父親過世的惡耗..

腦海裡不停的浮現起父親的樣貌 即使失敗時 卻仍面帶著微笑的樣貌

他遇見她 她總是面帶著微笑 話很多 不停的和他說著話 並親筆替他畫下那小鎮上的地圖 "60B, 出口在60B" 她不停的這樣交代著
************************************

"後來呢?" 當然你會這樣問

************************************
後來 當然 他還是錯過了..
他始終在意著出門前做好的計畫 因為失敗 一心想死的計畫

她說他們都只是"臨時代理" 各自還有固定的人選 這只是偶然間的臨時代理 不用太在意 好像他不該在意那偶然的失敗一般 "So What?" 她…

無常先到 還是明天先到?

花再香 終有凋謝的那一天
人再美 仍有年老的那一日 你再好 還是有說不見就不見的可能
那麼 我們還在這裡談什麼永不永遠? 誰也無法預料 究竟是無常先到 還是明天先到..

痛苦的遺憾著...

這個職業是這樣的..永遠的在生命線上作戰~
路 要走快一點
感覺 要麻木些

只是你永遠不會明白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
是該痛苦的將它戒掉 還是應該戒掉那些痛苦的

每次廣播小姐按下緊急鈕 "路 要走快一點 感覺 要麻木些"
要不然 當你面對著床上痛苦掙扎的 你會開始懷疑著
究竟 當你在生命線上作戰時 是應該痛苦的將這些痛苦的戒掉
還是應該戒掉那些令人痛苦的以便繼續的處在痛苦的階段裡

更或者 當你面對著等候在門外的家屬..
你應該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她們? 低頭的微笑?
還是露著遺憾的目光?

遺憾著 床上的那一位 仍處在痛苦的階段...

強把寂寞鎖在心裡

多數的人都是這樣的...因為寂寞所以顯得脆弱~
但我以為 一個人的寂寞 是要為自己負些責任的...

是不是開心 是不是憂鬱? 想得開與否?
是不是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才會備感寂寞
是不是不停的指望另一個寂寞的靈魂給你(妳)一些不寂寞的安慰?

或者 人該學習的是怎樣應付自己的寂寞感...

從心動開始...

"分享" 我認為是一種非常私人的名詞...
當一個人願意和另一個人分享時 那是一種無形的佔有與信任
也許有的人會說 [那像妳這樣把思想以文字的方式展現出來
難道不也是"分享"]? 我就是覺得不一樣...

但不一樣的地方在哪裡 老實說 我也說不上來~

就是可以這樣將思想以文字的方式說給陌生人聽...
沒有特定的對象 沒有一定要說給誰聽的分享...
但 我認為 一個人與另一個人之間的分享 是私密的 是信任的
結果 是心動的開始...

(很模糊的定義是吧?)

我想也是...

人與人之間 是很奇怪的..
有的人明明距離妳很近 但是妳覺得他很遙遠..
有的人明明距離妳很遠 但是妳覺得他很靠近..

很難說明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但是每當談論到了"分享"
莫名奇妙的 妳會給這兩種人不一樣的標準...
(至少我是這樣的)

分享 從心動開始...

帶著記事本一起去旅行...

有一陣子 我直嚷嚷著說要去旅行
沒有一定的目的地 沒有一定的日期

當然 這樣的想法 我常常很快的就能夠忘記 一但生活有了其他的目標與計畫時 那些早些時候有的夢想和期待 我很快的就能忘的一乾二淨 一直到某個不知名的日子裡 突然的又想起 (就像我有時仍會突然想起你那樣)

下著大雨的星期六 我開了16miles的車程 到鄰近的城市去找旅行社小姐開票 嚷嚷了一陣子的旅行 我要去實現它 我一直以為 有些夢想不論大小 你都該認真的去實現它 若不是現在 那也應該是在不久的將來 不論夢想有多大多小 多遠多近 多好多壞..

過些日子 我要帶著記事本一起去旅行..
旅行 是可以製造更多的夢想 (至少 我是這樣想)

金黃成一堆

"日光 貓和起司 全部金黃的在一起閃閃發光.."

毛球在空氣中飛舞 Buster在日光下PURR著向我乞討我手中的起司片 我聽蕭蕭唱歌 用那種我們喜歡的唱歌方式唱著歌 思緒隨著空氣裡的毛球飛啊飛 好像回到了從前 (微笑) 從前 在那個日光 貓和起司 全部都金黃在一起閃閃發光的下午 我們都相信 我們很幸福!

關於幸福 應該是這樣的..

最愛的總是距離最遠 最遠的總是最愛的 只是我想那是要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以後才能領悟到 關於幸福 應該不僅僅是你愛我 而我也愛你而已 很有可能是在心殤了以後 重新的去愛惜自己 重新的愛上自己 然後過些時候 也許就在明天 也許就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後 在那個日光 貓 和起司片全部都金黃到一起的日子裡 你會想起我 而我也會想起你 卻仍然能夠帶著祝福微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