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城盡是寂寞人

那是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在一個密閉式的空間裡找不到透光的入口...我想呼吸 但是有時會忘了此時應該是吸氣還是吐氣...在吸吐之間 依稀的看見了一團迷霧從口中緩緩的吐了出來...此刻 我的眼前仍是一片黑暗 而黑暗逐漸的在四周圍蔓延了開來 有時 它像是猛獸 朝著自身飛撲了過來...有時 它只是靜靜的來回走動著 我們四目交接 它觀察著我的一舉一動 而我 也戰戰競競的提防著它突然的攻擊~

這是一種【病】且無藥可醫....

初期的症狀往往發生在青春期 每當人生進入了某著階段的時候 可能是因為一個人 也很能是因為一件事 經常由於發病突然 在毫無預警的狀態下 陷入了一個無法自拔的境界 有的人大量的吸食著安非他命 有的人大量的哭泣 有人迫不及待的趕上了天堂 卻赫然發現天堂的大門 只限於自然死亡...我想 我患有這樣的病 病發時會陷入一個這樣的地窖裡...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我在沒有盡頭的密閉式空間裡囤積著部分的文字 然後你說 『我喜歡妳在那裡以不冷不熱的方式描述著發病的起因...』  

忽然的 我想起了夏宇

此刻我的心裡 住著一隻這樣的野獸 在黑暗之中慢慢的將我撕裂 慢慢的流血 慢慢的死去...然後 妳跟我說 『我喜歡看妳形容著死而復生的經過...』慢慢的碎裂 慢慢的痊癒...

前些時候 我家對面的老太太突然死去...平常其實我們也沒有太大的交集...偶而出門前會在十字路口 看著她彎曲著身體 遠遠的牽著一條西施狗 蹣跚的從黑暗中走過來...更或者有時我只是看著她 彎著形成了90度角的腰 在日光下一個人安靜地拔著草...四目交會的機率不大 然而 每次我見到了她 總是不免想像著她獨居的生活

突然間 她死了~

一個死去的陌生人 按理說並不值得我這樣大費周章的記錄著什麼 但老實說 心裡似乎仍是難以接受這件事實 腦裡海時常浮現出這樣的畫面 天還沒有亮 她拖著緩慢的步伐 牽著一條狗就在前面的十字路口轉角處...人死了 妳知道她的親友在那個周末就貼上了布條拍賣起她的家當 此時 我在想 人死了 『感覺』還在不在?

『做一隻輪胎 就必須不停的忘掉路面』

那麼 當一個人身處在日光照射不到的深淵裡 是不是就必須忘掉黑暗? 忘掉它正以利齒拉扯撕裂著『跟你texwood一樣的藍天』?  寂寞的人用寂寞的眼看寂寞的世界 整個城市裡都蔓延著寂寞的聲音....妳(你)的一舉一動 一言與一行 在寂寞人的眼裡 都看似寂寞...

我承認 我是個寂寞的人
它慢慢的碎裂 慢慢的痊癒 慢慢的在黑暗之中尋找透光的藍天...
慢慢的 所有的事情 都有令人低潮的可能...例如 夏宇的一首詩 又例如 愛我? 不愛我? 的你...

或者 妳想問我『那該怎麼辦?』
我在想 其實 事情並沒有妳想的那麼壞..

就像乾枯的池塘可以變成花圃 生銹的破罐可以變成藝術品
入夜了以後 才看得見星星的光亮

滿城 盡是寂寞人
沒有怎麼辦 我只是在 等待...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