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3

我的完美主義

近日,經常在崩潰的邊緣。夜裡睡得不安穩。

距離醫院裡頭更換新作業系統已將屆滿一個月的時間,但就我負責的樓層部分仍是一團混亂。 重點是這些都是可預知,並可以避免的問題。 很奇怪的是打從一開始我提出問題的時候就沒有人可以給我一個合理的答案。 等到大家進入Live的作業系統之後,然後才跟我說,這個不可行,那個沒辦法改。 要不就是給我個模擬兩可的答案。

頭一個禮拜,不自覺得在座位上暗自啜泣。
第二天立馬寫了封信給藥劑部門的執行長。

人家也很好心的在忙碌於其它併購案的同時,不斷的在與其他部門溝通。 但是,問題就還是在啊! 溝通歸溝通,政策不做出改變,溝通是沒有特別的效率的。 人都劣根性。 若是系統本身的漏洞,溝通過一次也許可以修改一次的錯誤,但勢必會再犯下同樣的錯誤。 每天看著眼前八九十行的藥單,每一行都與我無關,當我需要處理我樓層的藥單時,得從這八九十行的要單中挑選其一。 這真的是很累人的一件事情啊!

昨日,我們又開會了。
執行長最後作出的決定使我感到悲觀。

是說,按照常理而言,工作量是被刪減了一些。 至少每日我不再需要負責門診手術室的相關事宜,只需要專心於住院外科手術室的工作。 理論上而言,是減緩了一些,但我一整個對這些事務就是感到相當的悲觀。 不用負責門診,但我還是會繼續接到由門診部門打來的電話啊! 整個對我來說就是決定的相當草率,而且不合邏輯。 但是,住院外科的部分就已經壓得我每天下了班之後累得要死了,我根本也就不想多思考門診手術的部分。

說著說著,悲從心中來,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跟執行長說手術室裡的壓力太大了!
他是說再忍忍,忍個三個月。
我搖搖頭說,恐怕是很難,我估計要忍上六個月!

今早我在想,難道這是個突破不了的局面? 還是說是時候找新工作搬家了?

抽絲

她將事情的表面剝了開
在繁雜無序的線團之中
抽出一條可拉扯的棉絮
一點一點的
拖著那條棉絮
往另一個方向前往
直到她將事情分解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