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05

戒情人

好一陣子不聽音樂 不看電視 不看報紙...
出門 進門 重複的做一件事..

有些習慣就是應該這樣戒掉的
偏偏我們都無法勇於面對在那當下 即時是十分痛苦難堪的 耐力強的能夠堅持 那些耐力不足的就開始重蹈覆轍的繼續墮落下去 但我以為 墮落 不過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藉口 明明可以戒掉的習慣 找一些能夠安慰自己的藉口安撫自己無法面對現實的那一面

後來 收起了那些CD 丟掉那些"紀念品" 不聽音樂 不看電視 也不看報紙...出門 進門 重複的做同一件事 很快的戒掉愛的感覺 事實上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妳快樂嗎?"

快樂 是一種情緒上的過程..
要怎樣以有形的文字去形容無形的情緒? 你學會了嗎? 我並不以為然
即使在許多年以後 我依然認為 有些人有些事 有些你不了解的情緒 除了沉默 只有沉默...

最終 它終究只是一場過程罷了..
不論你是多麼刻意的去紀念它 收藏它 它終究只是一場過程而已...
就像快樂..充其量拍張照 留下快樂的片刻 下一秒轉眼換為灰燼 還有什麼你去爭執的? 還有什麼是永痕不滅的?

於是
她說"我找到適合一起生活的人.."

別人不懂 但我了解..

原來最後 我們尋尋覓覓的 不是那個最愛妳和妳最愛的人一起生活 我們不停的尋尋覓覓 最後只為了尋找"適合一起生活"的人..

愛情 只是一種過程..

過了那條街 那條巷 我開始不聽音樂 不看電視 不讀報紙..
出門 進門 重複著同一件事..戒掉 愛的感覺~

"No..我一點都不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