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5

車站

昨日和健身房裡頭的幾位教練朋友一起去看賽馬。

生命中總會有許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在美國搭長途火車,第一次和工作場所以外的朋友們一起遠遊,第一次看賽馬,並買下了生命中第一張馬票,第一次賠了那張馬票。 第一次明白,原來不論是哪個年紀的愛戀,心中仍會泛起微酸,無一倖免。

從鄰近的城市搭捷運進位在市區的中央車站。 平日都開車的緣故,極少搭這兒的捷運進市中心。 距離上一次搭這條捷運線是二零零九年的時候,那時跟著攝影老師一路走了一趟車站旅。 原來古老的建築,也會隨著時代而改變。 大廳裡頭那原本古老的詢問台,被拆掉了。 所剩的是中央的電子看板。

看板,取代了人與人之間的溫度。
新漆上的那一層油漆,取代了原本古老建築的原木香。
這一路的取代,是多麼的令人感傷。

而說到了取代,約莫也得說說近日被取代的朋友?

過去熱絡聯繫的朋友,在工作的場合上換了一個位置之後,似乎一切就改變了。 過去的無話不談,至如今的小心翼翼。 有時深怕說錯了什麼,惹來不必要的另眼對待。 或者,與其這樣戰戰競競的相處模式,不如淡淡的過去就好。 環境的轉變,使得彼此的心境也跟著一起轉變。 以往的玩笑話,如今聽起來像冷嘲熱諷的令人反感厭倦。 久而久之的,形成了點頭之交。 不來往,以避免平日不必要的情緒低落。

舊的,新來的。 生活中就是充滿了一連串的取代。
新生活取代了過去式。 新朋友取代了不再有交集的友人。 說起來真的是沒有什麼。 而如今的新朋友也未必就不會再被取代。 感覺對的人,約莫就是會熱絡的往來一段時間。 而感覺消失的人,並沒有刻意的迴避,不過是沒有必要好像過去那樣的往來密集。 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