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出現了逗號

八月中時自己一時興起獨自登山。

那天氣溫很高,華氏一百多度的高溫。 約莫是九點鐘太陽正要開始曬起來的時候上去的,這麼多年獨來獨往的,一時半刻的也沒有想過要告訴什麼人我要去爬山這件事情。 一直爬到了一半,赫然的往山路邊上一看,這才驚覺若一個失足,貌似也不會有什麼人知道我在這深山裡。

那一路上的山路不算太難走,腳邊偶有奇石,但一步一步的倒不至於太難應付。 只不過一時興起,以至於根本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 水和零食是帶齊了,身上的肌肉量不允許我餓著,渴著。 唯一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用來行走的兩支拐杖頭會因為磨損的太過厲害而破損不堪。

行走了三英哩,心想著這回頭的路恐怕會很難走。 越是這麼想越是擔心了起來。 於是,為了個人安全起見,眼看就要攻頂了,不得不開始走回頭路。 因為拐杖頭的磨損,使得我更加不得不將部分力量加諸於左腿上。 另外右腳的腳踝上因為登山鞋的摩擦也開始出現破皮的狀態。 等到下山時,已經感覺不出究竟是累了? 還是腿傷?

登山的那天早晨,我一如平常的去了公園晨運。 之後接連著兩三天,忙著工作,真正開始意識到左腿疼痛的感覺時,起先只是以為一般的肌肉疼痛。 吃了止痛藥,疼痛的感覺若隱若現。 直到某天察覺止痛藥幾乎是每八個小時就必須重複的時候,才理解事情大條了!

果然,上個月底照了X-光片,醫生說小腿骨腓骨上端部位出現疲勞性骨折。 這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晴天霹靂! 但,其實心裡也鬆了一口氣。 畢竟肌肉傷害要比骨折復原的時間來得更長。 骨折不過就是等骨頭長好就可以了! 醫生宣告是骨折時,老實說我的反應還蠻讓醫生傻眼的。 我沒有問他什麼時候會好,我的第一反應是問他:「那我還可以繼續運動嗎?」

醫生說了,你就休息三四個禮拜,減少運動吧! 話說,這怎麼可能? 早上天剛亮時不能出去競走就已經很困難了,若再不允許我運動,不如乾脆殺了我吧?! 我們後來達成協議。 我盡可能不去競走,並減少腿部的承重量。 他也不在腿上套上固定鞋。 三個禮拜以後複診,若骨折部分沒有進展,那麼就拍張MRI,再穿上固定套固定。

眼看距離上次爬山時間要兩個月了,甚是想念山林裡的寧靜。 更加想念每天早上天未亮時,到公園裡迎著微風,走出一身汗水的感覺。 即便是在健身房裡,我也想念在跑步機上完全忘我的感覺。 心中壓抑的情緒得不到舒緩時,那感覺真是鬱悶透了!

距離複診時間還有一個多禮拜的時間,這段時間盡可能的多補充鈣質的東西。 希望趕緊的復原,早日開始那規律的生活模式,更重要的是我要早日回到登山這件事情啊!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學禪

關於朋友兩三事

「不如我們重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