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3

這就是人蔘!

Image
跟著巴士往前開,此番來到加拿大B.C省的第二站,甘露市 (Kamloops)。 雖稱之為「甘露市」但是其實跟「甘露」這兩字沒有什麼特別的關聯。 估計是早年華人移民為取諧音所以命之為「甘露市」。

甘露市人口約八萬人左右,是個居住比較密集的地區。 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Kamloops的意思源自於早期的印第安語,意思是「河流交匯處」。 這兩條河流主流來自於Thompson River,菲沙河其中的最大的一條支流。 據說此地是加拿大第八大城市,由此可見,加拿大地大物博,人煙稀少?!

是說,在此之前,我個人是沒聽過這個跟甘露沒有什麼關係的「甘露市」。 甘露市之所以會是「旅遊景點」,估計是因為此地是北美盛產西洋蔘的重要地區之一。 
北美另一個規模較大的西洋蔘盛產地在美國,威斯康辛州。西洋蔘在很古早古早以前,是沿著大西洋北美原始森林生長, 十九世紀開始,野生的西洋蔘產量減少,於是開始了人工栽培的方式。 
雖說西洋蔘的知識是很重要,但是我個人覺得出門旅遊我是沒有想要深入研究花旗蔘這種外表看起來跟樹根沒什麼太大差距的東西。 
然而,在巴士長途跋涉的開了一兩個小時之後,我是非常極度的需要直入蔘場使用一下他們的廁所,接著再喝幾杯他們免費提供的蔘茶。 當然,巴士會千里迢迢的帶著數十人開來此地,蔘廠自然不會錯過此番海削觀光客的機會。 那區區的幾小杯蔘茶又算得了什麼!
不過是說,雖然此景點於我而言不過就是個借廁所的地方,但看著眼前那位身材較好,腳踩著三寸高跟鞋的妹妹,跟著其他的團員們一起聽其講解一下。 畢竟,團體生活就是這樣,處處得要遷就一下,才能相處的愉快! 

他們希望在這樣的小鎮上

Image
昨夜,與導遊分開之前,他特別有交代。 說是今天要特別早,起得早,才能早些開始我們那漫長的公路之旅。 早起對我來說並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情。 平常工作的時候,多半也是一大清早的五點就必須起床,刷牙洗臉,準備展開一日忙碌的生活。 習慣了早起,這幾天的旅程估計對我來說並不會有什麼感到辛苦之處。 
今早的早餐,行程表上寫的是說「Canadian Breakfast」。 我左看右看,怎麼也不覺得Canadian Breakfast和American Breakfast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自助式的餐桌上有著炒蛋,早餐肉,土司麵包,奶油這類的東西。 咖啡,牛奶在一旁等候,果汁,茶水任均選擇。 飯店特地將來此住宿的團體集中在會議室裡用餐,多半除了因配合團體的行程之外,主要的估計是不希望團體住宿的人打擾到該飯店其他的貴賓。 
早餐過後,帶著打包的行李,搭上了旅遊巴士就此展開了往後這數日漫長的公路之旅。 
第一站抵達的是加拿大溫哥華東邊的希望鎮 (Hope Town)。 希望鎮人口不多,總估計約六千人的小鎮。 巴士走上Trans Canadian Highway,一路上沿著菲沙河(Fraser River)行走。 菲沙河是加拿大BC省最長的一條河流。 在加拿大長河之中排列第十,菲沙河源自洛磯山,一小部份位於美國華盛頓州。 
早些年的Trans Canadian Highway是毛皮貿易的主要道路,河的這一邊有Canadian National Railroad,河的那一邊有Canadian Pacific Railroad。 Hope Town,希望鎮的命名是來自於早年淘金時期,人們一窩蜂的湧進了此處,在此處的菲沙河流域渴望淘出他們一生不愁吃住的財富。 怎知道,金子沒淘成,卻留在此地,將此鎮命名為「希望鎮」。 
希望,是他們這一輩子的願望。 
旅遊巴士抵達此處時,恰巧碰上了當地一年一度的Brigade Days。 詢問一旁賣雜貨的老人,他說Brigade Days是希望鎮為了慶祝早年希望鎮先人到此開發的重要的節日。 每年的九月初都會有重大的遊行,煙火慶祝。 此外還有賽馬,木雕競賽等各式各樣的活動。 我們談話的此時,一旁還有希望鎮上的警察穿著著傳統蘇格蘭制服,吹著蘇格蘭風笛遊行經過。 這讓此次的短暫停留變得相當有趣!
希望鎮上除了有慶祝活動以外,最特別的莫過於這個鎮還上過大螢幕。 席…

秋高氣爽旅行記

Image
話說,初夏時的一場旅行不夠看,一年來個二次出遊才能滿足我?  不管怎麼說,上週花了六天的時間,來了一次近距離的旅行。 此番的目的地,是鄰近的國家「加拿大」。 想說九月天,不熱不冷的季節裡去加拿大,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看見滿山遍谷的紅楓?

清晨六點四十分出門。

平日上班的那些日子裡,我也是走這條高速公路。 公路上上班的車潮和往常一樣,只能說LA的人多半都很早起。 當然早起的原因有部分得要歸咎於「此地實在是太大了」。 從南到北的要靠開車來移動。 不是LA人懶惰,也不是LA人不環保,而是這裡的公車並不像其他地區那樣統一規劃。 一個城市與另一個城市之間,各有各自的市內公車。 多數的LA不搭公車,理由是什麼? 其實說穿了並不是因為班次不多,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路線太過複雜了。 我個人是不太喜歡複雜的事情,LA人也是如此。 因為路線太過複雜,於是乎大家還是以開車為主要的交通工具。

送機的司機走的是快速道。 雖說上班的車潮流量很大,但仍舊是在登機前兩個小時把我們安全地送達了機場。

此番前往加拿大搭乘的是阿拉斯加航空。 第一次搭乘這家航空公司,科技取代了人性的設計,大傢伙得自行使用電子系統來印登機證。 這設計對年輕人來說還好,但對一些老年人來說真是諸多不便的設計。 我個人仍舊是喜歡買書,看書,與人類溝通講話。 至於機器這東西不是不可以,不是不方便,而是它就是完完全全的毫無變通可言啊!

反正幾點的班機,客人您就按下按鈕印出登機證就是了!
什麼走不走道,窗不窗戶的問題一律免談免問。 是吧?! 果然就是很不人性的通關方式啊!

抵達加拿大的時間是中午十一點四十五分左右。

加拿大過去因屬英,法兩國的殖民地,因此一走進機場大門就可以聽到機場廣播與告示牌皆以英語和法語這兩種語言來作為官方語言。  但要說起了我對加拿大的印象,單是入關這部分我個人就覺得他們應該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一個國家。

從登機門走到海關處,短短大概兩,三百米的距離。 外國觀光客得從二樓搭乘升降梯往一樓的方向前進。 這也就算了,那手扶梯一次只能容納一個人的寬度,以至於當多架國際航班同時抵達的時候,上千人擠在同一個入口以龜速前進。 這樣也就算了,即便是到了海關櫃檯前,仍是得大排長龍的一一通關。 如此這般的,約莫是要一兩個小時才能過得了海關?

話說呢,我一瞧前方估計是有無障礙快速通關道可行? 我三步並作兩步的往前移動尋問…

O,Summer!

Image
進入夏天之後,氣溫出現異常狀態。 往年的夏天都來得比較早,今年入夏之後,出現了幾日超低溫,讓人實在是不知道該穿什麼衣服比較好。 之前收起來的長袖,又突然地翻了出來給披上。 但明明是應該進入秋天的日子,確連日的出現高溫。 
午飯後小憩的一會兒,在屋裡悶熱的很,望著外頭一池子的水,換上了稍嫌大了一號的泳裝。 撲通的躍進那清涼的池子裡消暑。 痛快!

*** ***   ****

近日無所事事,休假在家裡時盡可能的不去查看醫院裡的訊息。 如此以來我就不會情緒跟著無能為力的事情起伏,因此顯示為冷靜的狀態。 閒來沒事時仍舊是看書寫字,偶而也會看看電視。 最近我很喜歡看做菜和居家佈置的頻道。 上個禮拜有空時,特地跑去買了一桶油漆,把家裡的壁爐給好好的粉刷了一下。 昨日則是將面對著玄關的那面牆給稍加佈置了一下,成為家中的一面照片展示區。 (心想要是未來能在這天花板上頭裝上展示燈,那效果應該是更棒! 只不過,這部分可能要從長計議一下。)

***  ***   ****

星期五到溫哥華,洛基山脈旅遊一下。

打自五月份時和我爹媽至台灣旅遊之後,我抱定了主意,未來只要是涉及與兩位老人一起出門的行程,一律採用跟團的方式遊玩。 我爹媽從來都不是愛好旅遊的人,因此對於出門遠行這件事情,實在是欠缺經驗,以至於出個門都要像逃難一樣的拖三拉四的。 所以呢,跟團對他們來說是經濟又實惠的一種方案。

不過是說呢,既然有人要出錢,我當然就是欣然地答應一起去遊玩一下。 時間也不長,不過就是六天而已。 是說,知道了要去溫哥華以後,自然是要跟當地的朋友聯絡一下。 難得的可以碰一次面,於是乎我立馬的給月小晴發了個message。 (期待)

*** *** ****

昨日,決定了2014年的手帳本。

今年分別使用了moleskine和traveler的日記和月曆。 明年想要走回高檔路線,能夠把日記和月曆合二為一的ほぼ日手帳。 楽しみです!

八月過去的有點快,有些忙碌。
工作忙的那幾日,日記裡就這樣不小心空白了幾頁, 九月份的來臨,希望能夠一掃八月時那一整個的不愉快,不順利,不舒服,不得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