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2

第二週 (Week Two)

Image
活動進行到第二週,終於輪到我出題。 不過顯然本週只有我對這道題目比較熱衷一點? 上週的題目一出來之後,其實我先注意到的是該題目的前頁和後頁。 我很自然的就發現到把這幾頁訂起來之後,除非前後兩頁是空白的,否則就是不能排除會間接影響日後結果這件事。

十一月,末了

Image
上週四過了感恩節。 家裡有別於平常安靜的日子,反多添了幾分人氣。 母親每年在這個時候會入境隨俗的烤上一隻火雞,我則是添加幾份西式小菜加料。 今年自己動手做了馬鈴薯泥,約莫是當日最受親睞的一道菜。 這裡的人趁著這幾日連續假期,從星期五開始就瘋狂的大採購。 據說感恩節的買氣好不好,意味著該年的景氣是不是會有復甦的徵兆。

第一週 (Week One)

Image
在簡單的討論之後,貝姬,小V還有我,就此展開了「這是一本書」的遊戲。 遊戲的方法很簡單,每個星期一由三人輪番選出本週的功課主題,然後針對該篇的指示自由發揮。 
在開始發揮之前,先在自製的黑板桌上拍下它純潔無瑕的頁面。 展先出它原始的樣貌。 乾淨,潔白的在等著創作者天馬行空的想像。

這是一本書 (This is a Book)

Image
話說,某日貝姬在我臉書下方貼了這則訊息。 她問說要不要一起來玩這個? 老實說,我想不起來是哪天,不過很湊巧地在她問這個問題以前,我曾經在郵購網站上閒逛之時,看到這本筆記本的介紹。

是說,當時也沒有想太多的,就略過了它。 或者是因為之前已經買了另外一本由David P. Earle所製成的「The Open Daybook」。 這本書裡收集了約365位藝術家對當日的創作。 每人一天,每人一頁。 一本厚厚的Daybook裡頭,就包含了三百六十五件美術作品,從油畫,鉛筆,水彩,各式各樣的不同創作。

自畫像

Image
今天早上突如其來的裝起了Painter。
許久沒有使用的數位筆,拿起來突然地感到有些生疏了。

Cry Baby。愛哭鬼

Image
他是個愛哭鬼! 
小時候就愛哭。 長大了以後還是愛哭。
He is just a cry baby!

道不同

前些時候和認識多年的友人起了一點小爭執。 起因不外乎就是為了軍公教福利與勞工之間的待遇差別。 當然,一個議題,兩樣情。 一個銅板,敲不響。 爭執到了最後,始終還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沒有結果。 然而,正因為這一小件事,倒是讓我特別的感慨了起來。 
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從來都不是取決於時間的長短。  有些人勢必要在人生的某一站出現的。 此人出現的時間長短,與此人為何出現都默默地成為一種暗示。 暗示著這時的人生,可能要做出的一些抉擇與轉變。 可以確定的是有些人會因為這些轉變而成長,有些則是因為這些轉變而付出無以計量的代價。 
事後,我在噗浪裡和女友們宣洩了一下情緒。 說到底,不外乎是不對Tone的那些。 只是過去對於不對Tone的人,老是會耿耿於懷的立馬做出些什麼重要的決定。 比方說刪除了這個人,或者關閉與此人來往的管道之類的事。 又或者是緊緊的抓著對方的死角,就是要爭到底。 
如今看來,那些行為好像都沒有什麼意義。 對方不會因此而認同你/妳。 爭贏了對方,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獎勵。 人生不痛不癢的還是一樣的日子得這樣過下去。 唯一可見的是你/妳的心裡其實很清楚,這個人再也無法與你/妳深切的交談。  
你們見到了彼此,或者還是可以維持著噓寒問暖的關係。 除此之外,你/妳就絕對不會再對他/她推心置腹的談天說地。 有時道不同,就是無法勉強在一起。  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