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2

桃花有感

桃花,這件事。 只分成「有」或者「沒有」。  當然,你可能會說,這世界上還有分好桃花和爛桃花兩種不一樣的桃花。 嚴格說起來,好像是這樣。 只是世界上不論男女都有好人與壞人之說。 恰好碰上了那就是好人一枚,但若不幸運的話,那就是遇上了壞人了? 然而追根究底的話,這世界上只是「有人」和「沒有人」之說而已。 如何從一個無的境界生出有? 除非是患有精神分裂,或妄想症之類的吧?

於是呢,我以為桃花這件事,就是只有分成為「有」或者「無」。 有的桃花即使再爛,妳始終還是會戀戀不忘。 不忘那人曾是如何的傷了你的心,而你又是如何巴不得的想吃了那個人,扒了他的皮,吸了他的血,啃了他的骨。 然後,每當在有人問起這段傷心事之時,妳頂多會以「爛桃花」來描寫這個人罷了。 可是說穿了,也沒什麼好不甘心的。 你細數著自己為他流了多少淚,浪費了多少青春的同時,對方約莫也是正細數著自己的荷包,為自己在你身上花費了多少時間與金錢感到惋愕不已。 最多,只是棋逢敵手而已。

可是,說真的,我倒不是要說桃花這件事。 只不是過是看到了友人近日的臉書訊息再再顯示為「失戀」狀態。 想來百感交集,不忍多說了幾句。 「不過是失戀而已,要不要把自己搞得這麼頹廢不已?」 還是說,我覺得人在跳脫了紅塵之後,內心會豁然的開朗? 以至於眼裡就是看不下那為情而苦,為情所傷,終日鬱鬱寡歡,裝可憐的人? 是說,妳說,我有那麼偉大嗎? 說實在的,倒也沒有。 有紅塵,想來我是第一個一頭栽進去,非得弄得自己萬劫不復的那款人。 只是,我這人是這樣的了。 一但有了其他的新歡或者樂趣之時,過去不過是眼前一抹雲煙罷了!

正如女友們說的,我完全就是見一個,愛一個的那種人。
無可救藥的見異思遷! 說多久,好像都不會太久; 說多愛,都不會很愛。



現象

不久前,芥末在臉書上給我留了一小段文。 順道,她提了那麼一句,她說,網頁許久沒有更新。 這事說起來讓我慚愧不已。 也不是刻意的少寫了什麼,不過是日常生活實在是過於忙碌,以至於根本無瑕好似過去那樣敲敲打打地留下些什麼感觸。 只不過,按照過去發文的速度來看,差距,是有一點的。 所以昨天呢,趁著WP出新版需要update,我就連夜小修改了一些小東西,想說今早起來時,發點文什麼的。

約莫一個半月前吧? 和一群對日本文化志同道合的陌生人開始每週一次的聚會之後,認識了一些挺有趣的新朋友。 除了每週日定期的在鄰近的小鎮裡頭一家星巴克聚會以外,三不五時的會舉辦卡拉OK的活動,朋友們多半唱些日文歌曲。 歌唱完了,便會就近在Little Tokyo共用晚餐。

到底是社會人士,於是乎這票朋友的來歷背景差距頗大。 有在校學生,也有上了年紀的作家什麼的,除此之外,自然是有留美日籍學生參與其中。 週日的下午,大傢伙齊聚一堂,佔據星巴克的一角,以日/英語的交談方式閒話家常。

這群朋友裡頭,Jamie是個挺好相處的女生。 猶太人。 年紀輕輕地,大約二十出頭。 住在中國城附近,早些年在日本唸過幾年大學,回到美國之後,在家裡接些翻譯的工作。 專門翻譯些另類的日文科幻漫畫。 每個禮拜見到Jamie,她的裝扮都令我讚嘆不已。 說是Cosplay嘛,其實有沒有cosplay那般誇大的裝飾。 反倒是有點提姆波頓黑色幽默感,就是一整個很討我欣賞的女孩。

相反的和Jamie一樣,對於日系漫畫有好感的E就讓我有點感到不思議的感覺了。 她的長髮過腰,雖說裝扮起來確實有幾分像漫畫裡頭的人物,但E的舉止行為就顯得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除此之外,白人之中要說會好像這樣留著長長的腿毛之人,應該是不多? 又或者E根本就是患有多毛症,長毛的速度根本就是來不及處理? 當然,這話若是說給貝姬聽,我們大概又會扯回「女人到底需不需要除腿毛」這個議題上。

話,少說了。 眼神就銳利了點。 前些時候經過十字路口,看見個女人,等在紅綠燈前準備過馬路。 說也奇怪,一般而言,過馬路時的候燈裝置,不論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總是會有人不斷的這麼按著! 按一次,也就罷了。 到底,它是有一定的時間限制和設定的。 候燈裝置,並不會因為路人多按了幾次就立刻的將綠燈轉成紅燈。

若真是如此,在一些較為忙碌的地段,車子都甭走了? 行人是永遠比路上的車子要多了許多的…

小旅行

上個週末去了一趟舊金山。 替小妹籌備了一陣子的Bridal Shower在上個週末舉行。 粉紅色的花朵,氣球,層層疊起的紙杯蛋糕,紅酒,白酒,早在幾個月前就預備好的會場佈置。 老實說,成果我個人還挺滿意的。 果然,一手包辦的會場佈置,讓小妹風風光光的和幾名閨中密友們歡樂了一個下午。

每次去舊金山就會很想住在那裡。 有大都市的繁華,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的街道,但舊金山就是有股神秘的力量。 在忙碌之中,又可以偷閒的閒情雅緻。 靠海,一望無際的大海。 據說,最近舊金山各個地方正在趕工,準備迎接今年的世界帆船大賽。 哪兒風大,浪高,三三兩兩的帆船在假日時漂流在海上,挺可愛的。

距離婚禮還有三個禮拜的時間。 說快不快,說慢一轉眼也就到了。 星期五那天,小妹特地的向公司請了假,母親和我一行三人,開車去NAPA Valley試吃「謝客禮」。 小妹準備在婚禮上準備馬卡龍作為宴會後的答謝禮。 於是,我便提議先去試吃看看,確定一下口味。

Napa Valley這裡有家Bouchon。 法式料理,據說是米其林一星級的餐廳。 多少人大老遠的慕名而來,但因為人氣實在太旺了,以至於如果不是事先定位的話,是根本吃不到的。 餐廳的隔壁,是他們的糕餅店。 主要賣法式甜點,麵包等等。 他們的馬卡龍在當地也是出了名的,每天都有大批的人潮前來排隊購買。 糕餅店的側面有塊小空地,天氣好時,約莫也是可以在此悠閒的品嘗它們新鮮的點心,咖啡。


養狗

我家隔壁的鄰居養了一條狗。 白色的捲毛狗。 小小的,乍看之下挺可愛的。 偶而傍晚時會遇見他們家的小朋友帶狗出來散步,放風。 是說,有些女孩抱著狗,畫面十分美麗,有些女孩抱著狗,不知道為什麼我始終有種「這孩子看起來像着離家的孤兒」的感覺。 關於感覺,近年來的經驗累積告訴我,感覺是人類最不可靠的情感。 鄰居家裡的小女孩抱著那條捲毛狗,就有著「離家孤兒」的感覺。

狗不叫,挺好的。 看家,守門。 有陌生人靠近屋子的時候,或者真的比貓管用一些。 但,就拿我們家來說,在飼養了多年的狗之後,發現有狗其實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物。 要帶著狗出去散步,洗澡,看獸醫等等。 狗不像貓,貓比較自生自立一點。 我個人對狗,沒有很大的感覺,始終還是喜歡貓多一點。

週末時鄰居一家人出門去了。 入夜之後,那隻捲毛狗,自己在院子裡頭兜兜轉轉的。 或者是因為寂寞空虛覺得冷,以至於不停的狂吠。 根據母親的說法是那條狗就是一整個「精神狀態」呈現亢奮的狀態,不論認識的,不認識的,只要是人經過就開始不停的狂吠。 父親的房間,窗戶恰好的在鄰近他們的院子。 半夜三更的,每當那條狗開始精神亢奮之時,就叫人無法招架。

於是不久前,父親向鄰居太太提出了抗議。 那位太太也很合作的在入夜之後就把狗關在家裡,情況確實有好轉一些。 但,鄰居不在家時,捲毛狗因為寂寞,所以只好自己在室外遊玩。 如此一來,若是鄰居晚歸,那條狗又開始肆無忌憚的在室外狂吠。 所以說,狗就是不討人喜歡。 而不吠的狗,似乎有沒有什麼作用。 如此一來還是養貓好。 真的!

我很久沒有....

真的,我好像真的很久沒有寫網誌。 嚴格說起來不是沒有寫,而是寫得分散了點。 又或者應該是說都寫了些不成文的東西,很難拿出來組裝成什麼網誌這件事。 若是說簡單記錄的話,大約可以分出以下幾個類別:

(ㄧ) 生活組
(二) 語言組
(三) 感情組

生活組這部分,大抵上來說大概是這樣的。 我每天刷牙洗臉吃飯睡覺,閒來無所事事之時,就會進行到第二項,語言組。 語言組這部分大致上來說就是以日文為主要專供項目。 明明住在LA,距離墨西哥只有一條邊界,為什麼不學西班牙語? 嗯,這問題問得好。 事實上證明,華人要學日文總是要比學拉丁語來得容易些。 為什麼? 因為東方人的語言中,舉凡韓文,日文,中文這類的語文,大家都有個共同點。 那就是,我門都沒有「R」的這個音!

不相信? 走一趟中國城,你什麼時候聽到門口的歐吉桑對妳說:「Fry rice or White rice?」 門口的歐吉桑多半是會這麼對你說:「fly lice or white lice?」這樣說起來,學日語是不是就是比較容易一點? 對吧?! 然後呢,從語言組這個項目裡又可以衍生到感情組這部分。 感情組這部分就是沒有什麼好報告的,因為不論怎麼說,都已經是過去式。

雖說日前蛋捲和跑兒才跟我提過,應該從語文組這個項目裡頭趕緊的發展出些什麼感情組的東西,但是老實說我以為即使發展出些什麼感情組的東西,人也未必會比現在更快樂一些?與其將感情投以未知數上,不如在有限的生命裡在可知的情況下好好地過日子? 這世界上真的沒有什麼是永恆的事。 誰都可以找個理由先走一步。 (今早在小丸子語錄上看到的名言佳句)

大抵上,最近的生活就是這個樣子。


生意人

話說,長年的在異地住久了,常會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族裔的人。 大傢伙離鄉背井的在一個異邦之境內謀生,自力自助,自給自足。 比方說在美國,不論你走到哪個大城市裡,都會發現不同的族裔在不同的地方聚集,繁殖,建立他們屬於自己的另一個國度。 所以呢? 不論妳是跟團,還是自助旅行,約莫都會拜訪「中國城」這個景點,感染一點家鄉的味道?

話說,住在LA的華裔族群比紐約多。 到底是距離亞洲地區比較近,不論你是搭飛機還是划船,約莫也是會先經過美國西海岸? 噗! 不過呢,傳言是一般人會選擇在紐約落腳,多半是為了年輕時方便打工賺錢。 大都市裡各行各業選擇性比較多,交通方便,人口較為密集。 但也是有不少人在紐約努力了一段時間之後,輾轉的到西岸來渡過晚年。 畢竟,上了年紀之後,才會發覺那又濕又冷的東岸,似乎與自己的身體有某程度的衝突。 西岸的氣候,較為乾燥,一年四季的氣溫變幻不會太大,較適合亞州人生活。

不過呢,我並不是要和你討論在美國是住在西岸好還是東岸好這件事。 話說星期天的早上醒來,母親大人說要去買幾個碗回來,估計是為了下個月初家裡有遠到的客人所準備的飯碗。 於是呢,今天一早,開著車帶爹媽一起去附近的雜貨店買碗,隨便逛逛。

這家「永和豐」開在鄰近的鎮上幾年的時間,主要賣些南北雜貨,另外還有電飯鍋,鍋碗瓢勺什麼的。 嚴格說起來,這類的店面在華人區裡還真是不少,但它的貨物比較齊全,也就不用跑很多個地方。 話說,方便歸方便,店裡貨品的價錢就沒那麼方便了。

一個普通的飯碗,大約是美金一塊九毛五。 這價位的飯碗,質料單薄,怕是手不穩的人一拿,總是要缺個邊邊角角的。 貴一點的,上頭寫的是日本製造,要價六塊錢。 摸起來是要比一塊九毛五的扎實些,碗上的花樣也較為好看美觀一點。 但照我看,這些多半出自同一個地方:「中國製」的可能性比較多!

挑好了碗,父親要買茶葉。 在茶檔前尋找著「珍珠茉莉花茶」。 這茶葉也有學問,同樣是珍珠茉莉茶,茶葉的大小不同,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 一磅的茶葉,次級的一磅三十八塊美金,中價位一磅四十八塊美金,高級一點的一磅要賣到六十八塊美金。 我說,這差也不過就差在茶葉顆粒大小而已?

母親見狀,就上前詢問掌櫃的太太,說是在別處看到同樣中價位的茶,一磅只要四十五塊美金,價差三塊錢。 問着那位操着一口廣東口音的太太,四十五塊錢賣不賣? 那位太太回答說:「這是好的茶葉,要四十八塊錢…

一期一會

今早學到的句子,據說是出自于日本茶道。 いちごいちえ(一期一会)。 意思是一生只有一次,並不會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意指要人珍惜眼前人的意思。 話說,這個月才剛開始,每天好像都很忙碌的樣子,每個星期坐下來認真唸日文的機會不多。 或者是眼下我有個學習的瓶頸? 渡過了這個學習的瓶頸,應該是會漸入佳境。 (握拳) 

昨天在臉書上貼了張自製文具盒照,蛋捲問我什麼時候開始也迷上了紙膠帶這東西? 話說,約莫就從我很認真地開始寫手帳這時候開始。 一開始只是買一捲來試試,然後不知不覺就越買越多! 紙膠帶挺好用的就是了。 清色的紙膠帶可以用來在上頭寫寫字,作分隔線什麼的,要是手帳裡有空白的地方是可以用來作裝飾。

漫畫

最近頂紅的「深夜食堂」相信虜獲不少人的心。 這使我想起不久前整理衣櫃,翻出一整箱的漫畫。 母親見狀嚷嚷著說要賣,要如何如何的處置這些漫畫。 但我覺得,漫畫這東西放在那裡不臭不爛的,是要如何如何?

是說,我們家的人從小就看漫畫。 多半是些日系的萌少女漫畫。 大眼,櫻桃小嘴,臉型和五官完全不成比例的放在一起。捲髮的程度,那根本就不是一般正常人可以辦得到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故事內容一定是要與自己身高不成比例的男生談戀愛的過程。


人神相戀,人畜相戀,又或者看些根本與現實不符合的漫畫。 偶而看到男女主角親熱的劇情,小小年紀的還會臉紅心跳,並在夜深人靜之時,從新回頭再看一遍這幾頁的內容。 這情況一直維持到蠟筆小新出現之後,看漫畫的風向才跟著轉移了一點。

母親說了,書念不好,這些個漫畫可是一本也沒有少看過。 老實說,哥哥的情況比我嚴重一點。 或者是因為我那渾然天成,見風轉舵的性格,從來也沒有迷戀過什麼而無法自拔。 摩羯座的人到底是擇善固執了點? 不論如何,直到現在我對於那些個浪漫有不切實際的故事仍是情有獨鍾。

有時看上手了,就是一股腦地覺得寫得好。 比方說,暮光之城 Twilight。 友人們就是覺得這故事寫得既沒營養又沒什麼文學可言,堪稱一本垃圾。 但,也不知為什麼我就是喜歡啊! (是說,如果暮光之城是本漫畫,我想大傢伙也就不會有那麼多意見了?)

話說回來,暮光之城,真的沒什麼營養。 非但沒有營養還容易教壞了小孩子。 十來歲的貝兒和年長了她幾個世紀的男人私奔,著實不是什麼好榜樣!

是說,看了「深夜食堂」妳們會不會也很想開一家這樣的店啊?
我會耶! 所以說,浪漫天真有不切實際果然就是我這一生最大的敗筆?





剝奪

於是 有些什麼
被剝奪了去?

空想的
繪畫的
天馬行空的

重要的
可延遲耽誤的

愉快地
輕鬆的

悲傷
或者憂鬱的

他剝奪了妳
青春 重要的青春

還剝奪了你
獨處的時間

以時間彌補了空缺
以空缺彌補了空間

可妳仍舊覺得
有些什麼被剝奪了去
想不起 是誰 埋下的線